2006年05月18日

丙戌年四月二十一

2006-5-18

对于工作,这个入行的机会,我渴望了很久。我曾经问过自己真的喜欢这行么?我会为这行放弃许多东西么?得到肯定答案后我便义无反顾,即使找不到工作,我也认了。也许是喜欢那种创造的产品被成千上万使用的成就感,也许是喜欢开发过程中的快乐,虽然也会头痛,但还是向往。

今天下午小黄通知我明天上班,昨天去的四个人就要了我一个,突然有些遗憾和紧张,反而没有怎么兴奋,也许我等这个机会等太久了。连一直自信的很得技术能力也有些开始怀疑自己,我想这是正常现象吧。无论如何,我是个男人,我对这行有兴趣。我发现我有一个毛病,就是心高气傲,但我仍然想让我的名字响彻天地。

那么我想说丙戌年四月二十二日(2006-5-19)这个日子,绝对是值得纪念的。我会想念去上海的同学,谁让我日语不好呢,没办法。不过,我想我也会在上海同他们见面,因为我早已下定决心,和命运玩命到底。

2006年04月30日

丙戌年四月初三

2006-4-30

今天是4月份的最后一天了。这个月结束了在东软的培训,开始找工作。班里的很多人已经几个半个月没见了。也许有些想念吧,昨天晚上我梦见了很多人,sure、小智、李さん、小偏。好像我们在考试,结果我找不到纸,最后就剩我最后才交卷,sure在门口向我喊着:早く…早く,呵呵。

sure是个精灵般的女孩子,かわいとわかい。不过在办事的时候也有一些细心和沉稳的一面。很热心也知道疼人,有心事或者不高兴得时候,她会像一个小鸟一样悄悄的和你说话,呵呵。有时候会让我很感动。虽然平时很女人,但做事却很大气。

李さん是个成熟的男人,也是典型的焖烧型,心里对一切事情有数的很。说话做事也很干脆,对朋友也很够意思,只是跟我一样,也是不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可他比我幸福的多,因为那个女孩喜欢他,只是家里面可能不同意吧。他是满族人,我认识的满族不多,但给我的印象都很好。

小智在个人简历上家庭成员一栏向来只填父亲一个人,我和sure开始很纳闷。后来去他家才知道,他的母亲在02年去世,遗像和排位就摆在他的柜子上,很刺眼。他头脑聪明,学东西也快,我一直认为他是最有潜力的人。不知道他的开心是掩饰还是他本身的性格。他和sure在一块的时候简直是对活宝,好像情侣的打情骂俏一般,呵呵。和李さん也是能开起玩笑没完,呵呵。

小偏走的早,但还是同我们保持着联络。

虽然只有半年,但由于人少,而且几乎天天呆在一起,所以感情都很不错。7号要去中心,应该又能见面了吧。本来今天打算去小智家,可下午的事打乱了我的计划,遗憾。

网上碰到MJ,听说零度又回群里了,有些惊讶。出乎我意料的事太多了,随它们去吧。

2006年04月25日

丙戌年三月二十八

2006-4-25

很久没上来写了,并不是因为我想熄博,我是个怀旧的人,开始了一样东西,便不忍心亲手把它结束,零说过这样仁慈不适合当老板,呵呵,也许是吧。前段比较忙,生活循规蹈矩,所以无处可写。

看了一部韩国电影叫做《光石的弟弟光泰》,买的时候以为是个喜剧,不过其实是讲述两个面对爱情时截然不同的兄弟俩的成年人的爱情故事。哥哥光石让我想起了过去的自己。面对女孩的好感,自己明明也喜欢可却是畏缩不前,爱情真的决定于命运么?我想,当然不是。所以,人是用来创造命运的。我也许也喜欢走在单行道上,喜欢那种思念的感觉。但生活是现实的,我也将有所改变,不会只依靠思念来生活。女人也不是靠直觉来生活的,要实实在在的牵手才能一起走的更远。

又开始思念零,下意识的拿起电话,可当手指碰触到按键的瞬间停住了。其实曾经有很多碰到的女孩让我有所感觉,但不见面就不再想起。只有她会让我长久的思念,也许这种思念会伴随我的终生。但一切都已过去,其实什么都没开始过。所以,我想我的思念会变成她的一种负担,还是让这只属于我的思念在心里生根发芽吧。此刻我的手心仿佛又感受到了她手掌的温暖。

我想她要去寻找她的幸福,我也要寻找我的幸福。有这样一个知心的朋友也算是上帝的一个礼物吧。

人的一生就是和命运抗争的一生吧,重要的是,我不会再屈服于命运!

2006年03月29日

丙戌年三月初一

2006-03-29

今天是我出生的日子,呵呵。生日一直以来都是在家里头,然后老妈给做点好吃的就算过了。大概一直到上中学吧,都会有蛋糕吃的。大了以后觉得自己不是小孩,也不是老人,所以对于生日的概念越来越淡了。

很有意思,小的时候记得最清楚的就是自己的生日。而现在记得最清楚的是老妈和别人的生日,要不是老妈说起,我今年也许真的会忘记,呵呵。老妈给包了顿饺子,吃的挺好,我又长一岁了!

2006年03月25日

丙戌年二月二十六

2006-3-25

感觉我和零的距离好像越来越远了,这个距离当然不是指地理上的。昨天写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见天看起来杂乱无章。我想可以总结出一句:最远的距离不是万水千山,而是近在咫尺。

2006年03月18日

丙戌年二月十九

2006-3-18

昨天下午真是很“充实”,从中兴的面试出来就去赶西安华为的笔试,好在这次都是在中心,所以只是换个教室而已。

晚上收到零的回信,我知道她最近比较忙,而我当时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下意识的给她留了言。但我就是想找个人说出来,算是倾诉或者是其他什么吧。对于安慰以前我不知道,但从我25岁往后的人生里,将不会再存在这个词,但她的话倒是让我更清醒地认识了这一点,不过我知道也许这才是真正的鼓励吧,呵呵。

看看远方,方向也许已经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2006年03月16日

丙戌年二月十七

2006-3-16

最近不知不觉地忙了起来,每周6天的课排的满满的,然后是突然的一连串面试通知。即不是那种为了谋生四处奔波的找工作,也不是踏实的学习。课要上,试要考,然后还要为了面试准备,感觉有点窒息,真的感觉身心疲惫。上课的东西还没消化就要看面试可能考得东西,到了12点也弄不完,第二天又要早早的起床。有时回家骑车的时候我差点陷入无意识状态。不过现在的社会就是如此变态,要求人们就要适应这样的节奏和生活,弱者就被淘汰,所以我有时候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

今天下午的笔试居然碰到了LiuG,他胖了许多,但还是那么干净利索。结束后接到老刘的电话,他去东大查分,于是一块吃了晚饭。他的成绩如果是报"体系结构"是稳上的,结果他报了今年严重撞车的"计算机应用",所以等着调剂,如果不行,他便准备去昆明理工,所以最近也挺乱。

找工作的时候真的是千差万别,有的人死活留在沈阳,有的人只要有机会就去面试,好像一时间很多人都丧失了理智。

现在真的想什么也不管好好的睡上两天。人们之所以能怀抱希望,是因为他们看不见死亡…………

2006年03月06日

丙戌年二月初七(惊蛰)

2006-3-6

当一个人小的时候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躲避在父母的大树下被保护的风雨不透,以致在年龄已经进入成年的时候依然想去找一棵大树可以让自己依靠,于是苦苦寻找–爱情也好,理想也好。

不过走了一圈才发现,原来成年人的生活中没有简单。天长地久、海枯石烂也只是诱人的童话。猛然间醒悟,原来那棵大树就是自己,弄不好还有一群人正站在下面要你来保护。所以就拼命的成长,这样才能不让那些人失望。也从此学会了放弃,学会了在现实和自我中做出选择。明白了改变世界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改变自己。也就是从那一刻起,从孩子转成了大人,变得从容和坚强。记得《天气预报员》里,老夫亲临死前说的一句话很经典:“在这狗屁的生活里,我们必须学会放弃一些东西,必须这样做。”

我对于生活的热情,正在一点点的丧失。我的生命现在只是为了心中那一点点情感和一点点未知的希望。我人生的过程也许就是寻找它们的过程,更或许我生命的意义也在于此。零有句名言:“路很长,走了很久也看不到尽头。”后来我发现每个人都是在路上,看到尽头的人很少,大部分人在人生的尽头依然如此。所以我想还是抱着乐观的心情欣赏一路的风景吧。生活中总是遇到很多人,相遇又分开,然后大部分就老死不相往来,总是压力、工作挂在嘴边,有时间喝酒却没时间给朋友打个电话。不知道国人的情感为什么变得这么冷漠。不过想想,有时我也许也是这么冷漠。

昨天MJ给LQ买了部手机,他出血我还是头一次见。想说点祝福的话,虽然发自心底却觉得虚伪,只是想他能赶快结婚然后老老实实过日。

以上是归途中突然的胡思乱想,夕阳照在身上,却一点也不觉得温暖……

2006年03月01日

丙戌年二月初二

2006-3-1

早上起来莫名的原因,头痛的要裂开,走路也是左摇右摆,于是给明明打电话,让他给我请个假。吃了药上床躺着,想想很久没有生病了,这次是算是正了八经的了。将近十点接到明明的电话,说下午有面试,让我必须去,没办法,吃了药上路。到了中心大家都很惊讶,呵呵。

下午面试说是一点,于是连饭也没吃就准备走。ZS临时决定也要去,但简历还没打,于是陪她去打简历,而没有跟大部队走。她是个很体贴的人,路上买了四根香肠,我们一人对付吃了两个。到了高登一看,大部队都一顺水的在外面站着,大冷的天冻得脸都通红。我问怎么不进去,他们说老师说好在外面等,老天爷,真是群孩子,于是我把他们都弄进了屋,找了个地方坐着等。一直不喜欢星级的宾馆,那种昏暗的灯光,让人昏昏欲睡。生活是现实的,大家以为一点钟开始,结果中心的老师和华为的人刚结束上午的面试,决定去吃饭,一直等到2:30才回来。“孩子们”开始抱怨,我却早已麻木了,所以坐在沙发上悠闲的抽烟,呵呵。当然中心的人跟华为的人吃饭,也不会那么简单,等待是自然的,只是苦了这群连饭也没吃,又在外面冻了半天的孩子们。

面试的人终于回来了,头一次来高登,房间的布局倒是比我以前去过的舒服。两个华为的人都是典型的西部汉子,个子不高,很实在也挺亲切,给我的印象很好,不像深圳的人,让我觉得恶心。齐档案的时候发现所有人的档案都是散的,于是我跟ZS又一个一个给钉起来,感觉就像个大家长,呵呵。之后就是熟悉的漫长的等待。其实以前已经面试过华为,所以知到不会有什么希望,所以我应该是滥竽充数的吧,哈哈。

知道零搬到的高登,所以结束后去找她,很久没见了,想看看她怎么样?现实已经让我不再敢去幻想,只是想去看看她,毕竟无论如何她都让我挂念。虽然第一次到她的公司,但几乎在屋里的人我都见过了,只是他们也许会奇怪,我是何许人也?LF气质不错,也挺成熟,终于见识了零所认识的男人,我想相比起来我也许像个孩子,呵呵。虽然不认输,却很服气。社会的历练造就了今天的LF,而我有我的目标和路。搞技术和搞销售的人,永远都是截然不同的两种。零把我领到一个独立的办公室聊天,感觉有些过意不去。零烫了头,我想人应该总是在变化的吧,不过还是更喜欢一头直发,自然、洒脱的她,呵呵。很久没见,但她的气质依然那么好,在办公室里也依然会力压群芳,呵呵。

刚从高登出来,突然听见有人叫我,我还很奇怪。回头一看是大伟,我们有年头不见了,大专的时候虽然是不同的专业,他和我们的关系却很好,毕业后便失去的联系,多年不见,他看上去有些沧桑,他在高登说是做金融,主做欧美时段,所以他是黑白颠倒的生活,要了电话后告别。到了车站才发现身上没有零钱,想找个小铺,但走了很远都没有,我想零应该在这开一个,呵呵。快到市妇婴的时候终于找到一家,买了瓶冰红茶,虽然我很少喝红茶,但在冬天走在路上,喝红茶会有种从头爽到脚的感觉。默默的行走,是我很喜欢的感觉,所以一直想去远行。

刚到家就收到ZS的短信,说她先回去没有告诉我,所以发短信过来弥补一下,呵呵。我终于回到了温暖的家,昏昏沉沉的一天也终于结束了。吃晚饭老妈非让我量体温,我对发烧的感觉一向是很敏感的,断定不可能发烧。可一看才发现36.9度,原来这三天我都在发低烧,难怪我感觉难受,看来我真够粗心,呵呵。

2006年02月18日

丙戌年正月二十一

2006-2-18

很久没有上来了,心情平静,生活也是按部就班。疼痛是为了成长,当然成长也会增强对孤独的抵抗力。虽然我依然是孤独喜欢关顾的对象,但我已经习惯了承受。大刘去了宁波,不过让我意外的是他的一个在游戏中认识的女孩,随从未见面,却在半夜给他打了3个多小时的电话,结果被停机。他只好求于助我,呵呵。

不过前天晚上到是让我颇感意外。白天问了个ZS一个很小的问题,当时她没有找到答案。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我自然没有放在心上。可晚上10点,突然接到ZS的短信,里面有她的答案。我毫无准备,让人感觉温暖,如果是以前,我一定会感动的流泪。除了我老妈,已经很久没人这样在乎我了。真的很羡慕她的男友,呵呵。现在的我,虽然很感动,但却不想让自己再去喜欢什么人,也很难再去相信感情,而且我现在已经不想触碰任何情感。

我还是我,做我该做的事,过我该过的生活。时常去她的“家”看看,看看她过的好不好。她文字的功力深厚,表达的准确而贴切。所以有时读她的文字会让人心疼,不是同情,而是陷入其中的彻骨的痛,让人无法像旁观者那样冷静。希望她可以得到她所期盼的幸福,享受她的美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