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戌年二月十九

2006-3-18

昨天下午真是很“充实”,从中兴的面试出来就去赶西安华为的笔试,好在这次都是在中心,所以只是换个教室而已。

晚上收到零的回信,我知道她最近比较忙,而我当时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下意识的给她留了言。但我就是想找个人说出来,算是倾诉或者是其他什么吧。对于安慰以前我不知道,但从我25岁往后的人生里,将不会再存在这个词,但她的话倒是让我更清醒地认识了这一点,不过我知道也许这才是真正的鼓励吧,呵呵。

看看远方,方向也许已经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