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2月16日

昨天是donews blog一周年。

逛着逛着到了blog绿茶代码。

看《Donews Blog一周年纪》。很诚恳的文章。

过滤很变态,google的广告很烦,可是看了这篇文章,两者都可以理解了。

我将回到在donews写我blog,因为它的管理者是太好的人。

呵呵。

另外,我发现不能用http://donews.net/app访问了,要用http://www.donews.net/app。顺眼多了。呵呵。

app℡飘过,什么也没看见。

2004年11月28日

凌晨45分。


宿舍喧闹有人问日期,答道28,一个月份将过去,恍然。整个11月,记忆已经封,沉,入时光的海水里。记忆冰冷幽蓝无法忆起。

小小拉开阳台的玻璃门,头探出去呼吸冷空气,月色如水,风凉,抬头望见深蓝里层层片片云。冷静和深沉,冬夜。

夜夜不能入睡,感觉时光在流走,带走热量,令身体曲卷,彷佛生命最初的样子。

最开始,我们在温暖的子宫。然后吸干先辈的心血。成长是残酷的美。只是这世间能温暖我们懂得我们及观看我们的人太少。温暖的
总是太少。

所有的生活,最后都一样,寂寞而冰凉。

内心有挣扎,等待时间流尽转过拐角,人无法做什么。是知道,只能承受又一次身体某些部分死去的痛。只是不能睡去。徒劳挣扎。

挣扎。

辗转的尘世,人时时想自救。所以飞蛾。微笑

今晚月凉如水。

2004年11月27日

想到了就更新,呵呵。

我的大学

三年中的回忆,清算,总结。


网页标准化
即css+xhtml学习笔记

MY SQL administritor’s guide
正在看这本书。想顺便试试翻译。想尝试翻译而已,才不管是不是已经中文化了呢。
版权是个头疼的问题。

Photoshop cs
同上,想试试翻译。

关于李敖
近期关注。应该可以写点什么。





2004年11月11日

    当热情快被冷冻的时候发现了有一件东西很重要。不是人民币不是爱情。只是突然明白自己对css+xhtml仍为了解到什么。一切都可以重新来过。这种感觉像在学html代码。非常让人有希望。有希望就是好的,至少还可以期待下一个明天。

在重重叠叠的网页间遇到个tension,太有才华的小孩。明天会怎么样。世间真相里的一切趋于完美。也不必去等,类似于日本人被砍头的事件去绷紧神经。
    呵呵。
    给我时间。我相信。impossble is nothing .这几天,在心里反复思量这句话。

2004年11月07日

又可以写了,很久没有写了。当日子变的无聊当书写成为一种负担,当钢笔生锈,当头脑中充满着一堆重复不已的废话时候,我便不写懒得写。

生命是什么。

这是冬季,天空阴霾,所有的物体的表面都为冷空气无休止侵刷。

和mm一如即往的甜蜜,争吵,亲吻。

可是毕业了我们的爱情怎么办。

代码然人厌倦了。说实话,是暂时厌倦了。TMD,论写码,我怎么够东软的来,要么写网页,NND,我这么和美院的叫汁。废了废了。这狗东西有时真教人绝望。

想念青春。想念高中时在冷风和阴郁中去图书馆的日子,想念和老姐聊天的黄昏,想念和will哲学的晚上,想念每个五点钟清晨起来读课文的日子,想念放我床边的一群小鱼。想念年少的光。

神呵,我TMD真爱你创造的这个所谓的成人的方式成人的世界。

云停,酒罢已倾颓。

2004年10月25日

停停走走,什么让你泪流满面。

冬天已经到了,裸露的脚指感觉到冷。

空气开始澄清和冷冰,气味漂浮在尘灰之外,常常看天空常常眼见光线的浮沉不定。安静的直觉,冰冷的感觉。

冷让人开始自省,夜里无法安睡,那么多的愿望让现在的人愧惭。两个人一些事一些情,关于爱情的事,亲爱的,冬天里爱情成为时时需要的拥抱。现实如何理想如何。天明未央。

 

2004年10月04日

温度冷却

我们熟知的一切似乎变化到让人惊讶的地步。没人知道未来会是怎样的明日世界,我们只知道今天,最近的现在已经让人无从判断。

如果你这时候再去google上搜一个叫linux的词,除了说明你是菜鸟,你还会为那些文档的更新日期惊呀。2004年4月已经是一个最近的数字。可是,现在是2004年10月,一个寒潮到来的月份。一庆祝个共和国55周年的长而太短假期。

人们的热情已经冷却了,正如此刻的天空。

也许半年对于某些东西来说是差不多的一个概念。半年前,半年后。似乎怎么都一样。

半年,对于linux却是太长太长了。长到你现在只能用vm5.0时看的是vmware3.0的教程。也许你还想,也许真的可以用redhat6.0的经验来安装fedare2.0。也许你还在想,怎么才能让nvdia  gero forecefx在freebsd跑起来。也许你的英文实在很好,你可以看handbook而不中文handbook。但华人的世界为什么需要通过英文来学一样东西,如果有中文,应该有中文的。

而中文以外的世界,freebsd正在进行5.2β6的测试,fedare2.0正在上市。就是我们的(本土的)红旗正在为他的4.0用华丽这个词来进行宣传。。

温度冷却

我们熟知的一切似乎变化到让人惊讶的地步。没人知道未来会是怎样的明日世界,我们只知道今天,最近的现在已经让人无从判断。

如果你这时候再去google上搜一个叫linux的词,除了说明你是菜鸟,你还会为那些文档的更新日期惊呀。2004年4月已经是一个最近的数字。可是,现在是2004年10月,一个寒潮到来的月份。一庆祝个共和国55周年的长而太短假期。

人们的热情已经冷却了,正如此刻的天空。

也许半年对于某些东西来说是差不多的一个概念。半年前,半年后。似乎怎么都一样。

半年,对于linux却是太长太长了。长到你现在只能用vm5.0时看的是vmware3.0的教程。也许你还想,也许真的可以用redhat6.0的经验来安装fedare2.0。也许你还在想,怎么才能让nvdia  gero forecefx在freebsd跑起来。也许你的英文实在很好,你可以看handbook而不中文handbook。但华人的世界为什么需要通过英文来学一样东西,如果有中文,应该有中文的。

而中文以外的世界,freebsd正在进行5.2β6的测试,fedare2.0正在上市。就是我们的(本土的)红旗正在为他的4.0用华丽这个词来进行宣传。。

温度冷却

我们熟知的一切似乎变化到让人惊讶的地步。没人知道未来会是怎样的明日世界,我们只知道今天,最近的现在已经让人无从判断。

如果你这时候再去google上搜一个叫linux的词,除了说明你是菜鸟,你还会为那些文档的更新日期惊呀。2004年4月已经是一个最近的数字。可是,现在是2004年10月,一个寒潮到来的月份。一庆祝个共和国55周年的长而太短假期。

人们的热情已经冷却了,正如此刻的天空。

也许半年对于某些东西来说是差不多的一个概念。半年前,半年后。似乎怎么都一样。

半年,对于linux却是太长太长了。长到你现在只能用vm5.0时看的是vmware3.0的教程。也许你还想,也许真的可以用redhat6.0的经验来安装fedare2.0。也许你还在想,怎么才能让nvdia  gero forecefx在freebsd跑起来。也许你的英文实在很好,你可以看handbook而不中文handbook。但华人的世界为什么需要通过英文来学一样东西,如果有中文,应该有中文的。

而中文以外的世界,freebsd正在进行5.2β6的测试,fedare2.0正在上市。就是我们的(本土的)红旗正在为他的4.0用华丽这个词来进行宣传。。

温度冷却

我们熟知的一切似乎变化到让人惊讶的地步。没人知道未来会是怎样的明日世界,我们只知道今天,最近的现在已经让人无从判断。

如果你这时候再去google上搜一个叫linux的词,除了说明你是菜鸟,你还会为那些文档的更新日期惊呀。2004年4月已经是一个最近的数字。可是,现在是2004年10月,一个寒潮到来的月份。一庆祝个共和国55周年的长而太短假期。

人们的热情已经冷却了,正如此刻的天空。

也许半年对于某些东西来说是差不多的一个概念。半年前,半年后。似乎怎么都一样。

半年,对于linux却是太长太长了。长到你现在只能用vm5.0时看的是vmware3.0的教程。也许你还想,也许真的可以用redhat6.0的经验来安装fedare2.0。也许你还在想,怎么才能让nvdia  gero forecefx在freebsd跑起来。也许你的英文实在很好,你可以看handbook而不中文handbook。但华人的世界为什么需要通过英文来学一样东西,如果有中文,应该有中文的。

而中文以外的世界,freebsd正在进行5.2β6的测试,fedare2.0正在上市。就是我们的(本土的)红旗正在为他的4.0用华丽这个词来进行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