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3月08日

今天无意中看到一个人的博客,记录了当年高中的生活,其间都是用当年的自己的诗作进行的串联,感到很亲切,因为把我也带到了那个时光,我们的年纪差不多,应该比他大一届。最近当年的同学发起了20年后来相会的聚会邀请,一时间响应者众,原来很长时间都处于潜水状态的地下工作者纷纷暴露身份,强烈要求参加。这让我很高兴,也想起了一些往事,想当年,我们班也颇有几个才子才女,每每要吟诗作对,可有苦于没有发表空间,很凑巧,当时我们班要求记团日志,当时我们班全是团员,所以和班志也差不多,由于人多,所以分成了3组,分别记录,这就隐隐有了竞争的意味,开始大家记得还比较规矩,也比较死板,不知从什么人开始,记录一些趣闻趣事,并开始议论时政,发表感想,或抒发情感,赋诗填词。文体,形式不拘一格,一下子把谁也不愿意记得日志搞得风声水起,纷纷为自己起笔名,在上面用心创作起来,颇似今天的博客,所以我觉得我们当年那么好的东西怎么就没有延续到今天呢。

记得有个起名蓝天的女同学发表了一首小诗,还引起了我们阵阵猜测,在当时少男少女的心中激起了阵阵涟漪。让我惊讶的是,平时为高考忙得不可开交的同学们,竟一个个都是藏龙卧虎,纷纷展露才艺,有的人的字这么漂亮,有的人展示了金石功力,有人用诗歌言情,有人用画笔点评。

真可惜,高考前,把日志给停了,后来就忙着考试,查分,上大学,这3本日记就不知流落到谁的手里了,但我深信肯定是有心人收藏了,不知在今年的同学聚会上能否露面,我相信要是出土了肯定会引起更大的轰动。

引起我一番感概的就是此子的这篇日记。http://blog.sina.com.cn/u/3f4a18c7010001vh。据说此人叫唐尧。

本来想到本人的博客生活去写得,但是还是donews提供的速度更快一些。就先到先写吧。

2006年02月13日

去年的我,忍受不了donews的blog配置界面,感觉人机对话对话不友好,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在其它地方安了个家,但是没想到,那个家今天我回不去了,只好厚着脸皮又回来看看。

其实,一直还是关注着donews的,因为我一直是donews的新闻用户,每次它发来的消息我还是要看一看的。所以也知道donews一直在进步,好像已经有人相中,就要另攀高枝了。

今天回来其实是因为想记录点东西。本来早就想写,但一直懒得没有机会。今天时间比较闲,赶紧补上几笔。

话说2006年1月20日,公司开年会。每年公司都是在元旦前请大家看一场贺岁电影,春节前请大家吃一顿。是啊,一年忙到头,有钱没钱也得让大伙吃顿饺子过个年呀。贺岁电影我可能没都看过,但是年前聚餐我可是怎么也舍不得拉下,从2001年第一次开始,我是年年不拉,但是以往都是从半截参加,好像从来没参加过一次完整的,说来也巧,每年都是到开年会的这一天,客户那里突然有事,必须赶过去应急,所以回来时经常聚餐已经到尾声了。今年我终于在年会这一天没像往年那么背,惨叫一次完整的聚餐会,也听到了令我非常感动的声音见到了难得一见的场面。

2006年年会是公司五周年纪念日,几年来大家风风雨雨,其间也经历了几次比较大的风波,但总的来说还都有惊无险的走过来了。唯一遗憾的是没能实现公司上市的目标,而且感觉越来越渺茫。这是因为公司的香港母公司经营业绩不好,拖累了我们。正当大家感到前途无望的时候,会前的股东大会上,公司总裁宣布公司已经和投资方(控股公司)完成了MBO,现在公司又完整的回到了大家的手中,大家听后,都有一种海阔凭鱼跃的感觉。带着这种感觉,一直到了年会上,公司董事长是一位女士,而且年长我们很多,确实是一位在业内德高望重的人,她以一种非常感性的语言回顾了公司5年来的发展历程,让在座的很多老员工都唏嘘不已,共同回忆起不久前的岁月。当公司的5周年的生日蛋糕推上来后,气愤到达了高潮,董事长哽咽着说不出话来,一遍又一遍的只是重复着,“我真的感谢大家,我也相信我们的事业一定会成功,真的,只要我们坚持下去!”此时此景,大家都有一种胸头涌动的感觉。不自觉地都举起了手中的酒杯,要分享一下此时的激动。

我是一个比较理性的人,但是同样也被感动,眼睛里不禁湿润起来。

2005年01月27日

前几天在网上又注册了一个新家(在博客生活上),但一直没有下决心搬过去,但是donews提供的功能实在是太简单了,实在无法忍受,特别是没有留言簿和简陋的文章编辑器,其它我都能忍,但习惯了使用word的我实在使不惯这个编辑器,也不愿意费好大劲去网上使用免费的留言簿,本来都应该是系统提供的,让大家把精力都浪费在这些方面实在没有意思,好了就说这么多,赶紧收拾收拾搬家吧,欢迎大家到我在博客生活的家做客。

2005年01月26日

今天再上自己的blog时,下了一跳,昨天还好好的版头和版头文字全变样了,不知是怎么回事,难道网管开始干涉起大家的定制爱好了吗,悄悄换了一个皮肤又恢复了正常,真搞不懂是怎么回事,看看好友xuxin1860的blog,好家伙,版头图片又变了,这家伙好像有瘾,不过说心里话,他找得图片还真不错,跟他的blog风格非常搭调,有些怀旧,一看上去,就跟看经典电影的感觉似的,真不知他到达是干什么的,平面的感觉如此之好。

这些天一直犹豫着到底买一款什么样的笔记本,IBM经典T系列是我的最爱,但就是价格太高,连水货都不便宜,想买一个二手的,网上又净是骗人的,昨天联系了一家北京的,离我这还挺近,看好了一款T41,配置虽然不是很高,但他同意升级到40G,512M,就是价格最后还差一点没谈拢,但我估计也就在100元左右了,其实我倒不是心疼这100块钱,主要是考虑这到达是二手的,没有保修。后来我又上了dell的网站看看他们最近有什么优惠,还别说有一款挺让我心动的,700m系列,分量轻,配置也不低,还有保修,但和IBM二手机有1700元左右的差距,当然配置比IBM的要高一些,可是dell的口碑不是太好。日后出让也会跌价不少。唉,真让我范难,平时挺有主意的,怎么在这件事上总是犹豫不绝呢,希望有高人能替我指点迷津。

2005年01月18日

2005年1月17日
有几天没有记录父亲的病情了,这几天他的病情一直很稳定,看不出坏也看出有多大好转,其实我觉得他在医院里整天和这些病人谈论病情,也发现自己的病情应该是很轻的,完全可以恢复,但是时间也不会太短,只是我担心他再也不能向平日一样喝酒爬山了,无论是我还是他本人,都不会不承认父亲确实老了,其实不止是他包括母亲在内,身体健康一直是我最大的牵挂,去年去灵隐寺的时候我还特意为全家人请了一柱平安香,没想到还没有过年,父亲就病了。
父亲病房里有几个病友,很有意思,左边靠窗的一位只是小指不能正常活动,第一次进来治疗,说话声音总是很洪量,平日不太注意,这回却对医生的建议从内心深处认同,再也不敢吃肉了。

2005年01月14日

2003年1月13日晚

今天晚上听广播,发现了一个好节目,晚9点到10点交通台有一个《旅途》节目,谈旅游的,两个主持人讲的眉飞色舞,我也听的心旷神怡,因为他们正在谈西藏旅游的话题,去西藏旅游一直是我和老婆非常向往的事情,没事的时候我们都计划好多次了,但却始终没能成行,唉,都怪我总是意志不坚定,凡事不爱采取主动,象这样的事情如果没有冲动是成不了的,要不然总是会埋没在计划中的。
其中一个客串嘉宾叫晓霞,是一个电视编导,曾经取过N次西藏,开始是工作需要,后来是不自觉的要去那里净化心灵,她说得很起劲,我听的也热血沸腾,恨不得明天就立即成行,另一个主持人名字记不清了,但声音很好听,不愧做电台主持的,光凭声音就能够吸引人,她说话的声调有点象电影《向左走,向右走》中的女主角,书卷气很重,听得非常舒服。
她们提到了去西藏时要注意的衣食住行,以及主要景点,我只记得吃要在肥姐餐厅,住要在巴朗穴或者龙达穴萨(不知写的对不对,要到网上去查一查),开车去最好走青藏路,连小面都能开到拉萨,玩的地方一定要去大昭寺,尤其是早晨9点开门以前去,可以和藏民一起去礼拜,那种感觉会让你充分感觉到宗教的神秘与神圣,她还提到要在拉萨市内一个寺内去听辨经,想来是佛教的讲堂了。
只记得这么多了,今年或明年8月,我要带老婆孩子一起去朝圣,因为8、9月是西藏最美的地方,我要到那里充分感受那里的阳光,洗涤我的心灵。

2005年1月13日

今天哥哥到医院去陪父亲做检查了,我由于要上班,就没有去,但是心还是在他身上的,快下班的时候给哥哥打电话,问了问今天得情况,哥哥说今天感觉好一点,能自己走廊里的栏杆自己遛弯了,我说他吃安宫牛黄了吗,他说昨晚我们走后他吃了一丸,今天就说感觉见效了,我哑然失效,看来这个药得精神力量还挺大,我想象着父亲的样子,小时候总是觉得父亲很高大,永远也构不着得感觉,但现在一转眼,我的孩子都9岁了,看着儿子看我得表情就像我当年看父亲一样,真是时光如流水,往事如斯夫呀,前几年,我出差有一段时间没有回家,再见到他时,猛然发现爸爸得头发好像一夜间就白了好多似的,我才意识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已经长大了,尽管不愿承认,但现实让你必须面对,有些责任是你逃避不了的,人也在这些责任面前一点一点成熟起来了,有时我感觉一个人的心里年龄和他的生理年龄会有很大差距的,我就感觉到了这两年我才渐渐懂事了。虽然已经没有了20多岁时的激情,但我确感觉一个成熟的男人在社会里和家庭里更加自信了,因为很多责任不自觉的把你退到了前台,是你必须面对的,来来往往再也没有年轻时处理这些场面和问题时的窘迫了,啊,成熟也挺好的,原来都是爸爸妈妈在家里拿主意,有一天你会突然发现他们要征求你的意见了,而且必须有了你的同意,他们才会欣然的去干。

2005年1月12日
晚上下班后我去医院看父亲,母亲已经陪了他一天了,正在宽慰他,见我进来,就和我一起聊起父亲的病情,妈妈平时挺急躁的,尤其对父亲,但现在她也意识到那样于事无补,尽量和颜悦色对他说话,爸爸总是对他的说教一笑了之,并不跟妈妈真的翻脸,被唠叨急了,也就到楼下走走,看看别人下棋打牌什么的,一会儿也就好了,但这会我明显感觉到这次他有些着急了,跟我说今天感觉不好,左手和左腿明显的比昨天刚进来时感觉麻木,还抱怨我们不应该听医生的,没让他吃带来的安宫牛黄,据说此药有起死回生之能,妈妈总是传说此药的功效,弄得全家都挺迷信他的,但我听了医生的介绍,觉得医生们说得还是有道理,不要盲目夸大药效,万一没有达到预想得效果,会让病人更加丧失信心的,我和他们又聊了一会儿,爸爸同并病房的一个病友也挺有意思的,71岁了,也是局部麻痹住进医院来的,但此老很有信心,因为他是一个老病号了,腰椎、颈椎都有毛病,来医院的次数也多了,平时在躺在床上一边不断的用左手指画圈(因为左小指麻痹),一边和病房内的人聊天,天南海北,他了解的还挺多,看得出也是一个经历丰富的老人。
我和妈妈商量了一下用药的情况,妈妈说准备医生给他用果糖(一种治疗血栓的特效药,不知真实否,也不知到底怎么写),我不太懂,就说不要考虑钱,到现在了有什么能尽快见效的就赶紧用吧,因为毕竟发现的还算及时,年纪又不太大,早用比晚用好,其实这些话也是说给父亲听的,因为老人还是有些但些花钱太多,虽然想治病,又心疼钱,所以情绪有些不太好。

2005年01月13日


2004年1月11日,我在网上的家终于建好了,其实这不是我第一次在网上安家,只不过这一次我是很认真的,我要坚持下去,就好像经营我现实中的家一样。真高兴,能记录自己的感想了,很长时间以来,都想记录一点什么,平淡的生活中仔细琢磨还是能够出现很多美妙的时刻的,当时很想记录下点什么,但长时间的使用电脑,已经不愿或懒得动笔了,真高兴现在有了blog方式,能够让我用我喜欢的方式记录下自己的生活随笔,不为了别人,只是不想在多年后回忆当年的时候,大脑中会一片空白。
如果能有一些感悟,也非常愿意和大家一起分享!

     2005年1月11日晚7点,哥哥突然打电话过来,让我赶紧送父亲进医院,我一听,心里咯噔一下,也没多问就赶紧拿钱下楼去他那里,一路上,我想父亲下午还在我这里帮我修灯呢,怎么说病就病了,但是我们家有高血压史,我的几个叔叔大爷都曾先后有中风的现象,所以父亲一直是我们家重点监护对象,因为离的不远很快就到了,我上来一看父亲正躺在沙发上,哥哥帮他在量血压,原来他回来后突然刚到左腿有些不听使唤,左臂也抬的费力。还好,比我想象的好很多,父亲还在坚持不去医院,但我们坚决不同意,赶紧收拾带他到附近的西苑医院去看。下楼的时候,他不用人搀扶,自己柱着一根平日爬山的木棍,扶着楼梯慢慢下来,我们都觉得发现的还算及时,应该能够很快恢复过来。

      到医院后没有太多的内容,例行是询问,检查,做CT后,没有发现出血点,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但医生还是建议我们住院观察,因为这一阶段为病情不稳定器,需要认真对待,我们也觉得还是谨慎些好,只有父亲有些失望,他以为向以往发烧感冒一样,回去输几瓶液后就没事了呢。 安排完住院后,已经折腾到10点多了,医院病房要关门了,我们觉得父亲的病情还不需要陪人,关键还觉得他的心情还是很乐观,就回去了。 顺便说说现在西苑医院的服务态度还真是挺好的,无论急诊还是病房,值班的护士和大夫都很认真负责。比起某些著名的医院不知要好到多少。 今天写道这里,我会完整记录父亲的治疗过程的,相信他一定会和我们一起象往常一样回家过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