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1日,纳斯达克开盘,灵通网的股价持续上涨,一度涨至5.5美元,较之前的收盘价5.14美元上涨9.9%。

  随着9月10日中国移动《关于短信业务全面实施订购确认措施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的正式实施,纳斯达克的SP概念股连续飘红,收效可谓立竿见影。

  “上次调整太严了。这种松绑对SP公平一些。”SP业内人士张涛(化名)表示。

  今年7月,为了制止某些SP强制用户订阅他们提供的服务,中国移动推出了“业务先体验,使用更放心”活动,要求SP们必须给用户一定的“免费体验”时间,之后才能开始收费订阅,这当中主要包括短信、彩信、WAP等业务。

  “免费体验30天甚至更长(在每月21日以后订购SP业务的用户不仅当月可以免费试用,之后一个月一样可以免费),给了用户投机的空间。”易观国际总裁于扬对记者解释说,“用户可以享受20几天某项服务,然后退订;第二个月再以新用户的身份注册和使用。”

  “SP们没法儿活了,它们挣不到钱,而这样移动也没有分成。”一位地方移动的SP负责人告诉记者,《通知》正是基于此种情况下发的。数据显示,短信业务仍为SP最大的收入来源,因此取消免费体验首先从短信业务开始。

  但上述SP负责人并不认为此举将对SP产生实质的影响:“彩信等免费体验并没有取消,而它们是SP未来的增长点。”事实上,对于这个从混乱起步的市场,此次“松绑”只是中国移动平衡策略的一种尝试。

  “或许以后还会有更严厉的监管措施。”上述SP负责人并不认同媒体所说的“松绑”。张涛对此也表示了认同:“从长远看,中国移动是想取消SP这一环节,直接与CP合作。”他认为,“日前,掌上灵通解除与湖南卫视的合作关系,中国移动介入就说明了这一点;而因为中国移动直接与几大唱片公司的合作,TOM、空中网、龙腾阳光等SP的彩铃业务下滑严重。”

  “过去监管过松,前一段儿时间监管过严,中国移动正在尝试寻找一条‘平衡线’。”于扬所指的监管过松,是从2000年到2004年前后,SP市场几乎毫无监管;而2006年春夏之交中国移动针对SP的11条新规则则“空前”严厉。

  “空前”严厉的政策让SP们怨声载道。7月,调低业绩预期和裁员成了SP的主要基调。“但如果全面取消SP,中国移动将会把自己直接暴露于政策的监管之下,面临极大的风险。”于扬表示。

  作为一种商业模式,SP最早出现于2000年。同样在这一年,中国移动推出了移动梦网。最初的SP的确经过了一段儿暴利时间。而根据当时的二八或三七分成原则,无线收入逐渐成为中国移动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

  然而,没有规则的市场迅速引起了消费者的不满。“因为在信息产业部的短信投诉中,中国移动的投诉率占到了60%。”在信息产业部的直接压力下,中国移动开始迅速出台了一系列的监管措施。“这也是中国移动面向3G、规范内容市场的必然要求。”业内人士表示。

  “让这个市场上既有SP存在,又能保证自己的监管力度和利益。”于扬认为,这才是中国移动所要寻找的平衡线。

  事实上,中国移动的政策出台以后,很多SP转向了中国联通,中国联通短时间内受益,但长远看是持平的。

  然而,业内人士认为,这种松绑以后的空间将会很小,短信代码“四网合一”工作已经发展到了200多家SP了,许多全国性的SP短信代码已经更换完毕了。以后信息产业部将收回部分监管措施,运营商的监管范围将会逐步变小,根据自己利益的选择空间将会越来越小。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