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4月25日

zhaixuehun.blog.sohu.com

2009年04月10日

在网上看了赤壁(下),体会良多。

赤壁之战,是江南孙氏公司与汉曹集团之间的战争。

江南孙氏公司是一个典型的地方性民营家族企业。董事长孙权,总经理周瑜。汉曹集团是一个典型的大型垄断性国有央企,曹操是董事长兼总经理,在朝中任宰相,部级干部待遇。

周瑜,在电影里,领导着江南孙氏集团获得了这场战役的全面胜利。

一场三万人对八十万人的胜利,出乎绝大多数人的意料。

江南孙氏集团董事长孙权,如同当今大多数民营企业董事长一样,周围有很多咨询顾问。战前,所有顾问的战略评估意见都是打不赢,咨询建议都是最好赶快把公司卖给央企汉曹集团,这无疑是非常有道理的:从实力上看,汉曹集团市场占有率已经达到70%以上,作为央企的融资能力近乎无限;从市场长期发展看,寡头垄断,国家统一也是必然趋势。

孙权着实也犹豫了一段时间,是卖掉还是坚持独立经营下去,确实是一个问题。董事长特别助理鲁肃先生表面为人忠厚,实际把局面看得很清楚,这时候他偷偷跟孙权说,“公司卖掉,顾问照样是顾问,还可以得到不少中介费、律师费、审计费,可是董事长您能去哪儿啊”。这一句话就让董事长想清楚了,不能卖。

最终事实证明,公司的关键抉择,绝不能相信咨询公司的分析,拿不定主意的时候,还是多跟自己多年的铁哥们儿聊聊好一些。

那么江南孙氏赢的道理在哪里?

先看看周瑜和他的团队

总经理周瑜看起来很牛,其实是每个小公司里都可能遇到的领导:自身业务能力强,关键时刻上阵就可以杀敌;对自己的部下特别讲义气,有时还主动帮犯了错误的兵掩盖问题;实力弱但合作意识强,自己的陆军少,就千万百计找刘备这样具备一定陆军优势的小企业形成战略伙伴关系。手下黄盖和甘宁等几个重要的部门经理,全是那种没念过MBA的草根干部。

不过这个团队对敌人来说,也有可怕的一面:首先董事长孙权虽然事前犹豫,但一旦决心下了就全力出资。这很可贵,因为如果他但凡中途形势不妙时,稍微动动心思考虑撤资、清盘或者售出以求自己全身或半身而退,周瑜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其次,黄盖和甘宁等骨干员工不但各怀绝技而且打起仗来绝不为自己考虑后路。

另外,特别突显家族企业优势的是,董事长妹妹、总经理夫人小乔都可以随时从厨房和闺房里走出来舍生忘死。这样一个有坚定信念又相互信任的团队,才有可能创造出咨询顾问们分析不出的业绩。

再看看曹操和他的公司

曹操的风范,可以让人立刻联想到中国石化、中国远洋、中国移动的领导,绝对都是雄才大略,胸中是一个全国乃至全球的发展蓝图,下手也都是深思熟虑的战略布局。

但是汉曹集团的公司所有权不清,曹操那么厉害,但到死也没敢MBO把公司变成自己的,所以只能以权术确保自己对公司的控制。

在汉曹集团里,蔡瑁和张允这种空降兵很容易牺牲,尽管水军作为新成立的事业部,特别需要他们这样的外来专业人才,然而一个小战役业绩不嘉,再加上蒋干这种领导身边的人说几句不利的话,二人马上就被杀了头。

可是,空降兵通常必定与领导缺乏深入的沟通方式,新业务部门通常也必定会遭受一些挫折。尽管拥有全球招聘的人力资源机制以及庞大的资金实力,曹张二将的速死也活生生说明汉曹集团的机制和文化会让绝大多数新业务都难以成功。而偏偏在赤壁之战,缺乏水军作战这种新业务能力,80万人马在江面上就未必是个真实的优势。

打仗,除了管理团队,基层队伍也极为重要。汉曹集团的基层管理显然漏洞百出。孙小妹在营地里除了谈恋爱就是天天偷核心机密,竟然没人管,最后事情泄露跑掉了也没有人追查到底。

再说说曹操这种董事长兼总经理,因为几十年来必须用权谋来确保自己的位置,冷酷、疲惫和孤独的心灵需要慰藉,因而往往喜欢或清雅或肉欲的女人交往。偶尔,他也确实很难分清打赢这场仗和与心爱的女人喝杯茶究竟哪个对自己更重要。但恰恰就是曹操这么点心里的小缝隙,就被小乔钻了空子,借此功夫拖延了战机

信息系统很重要

除了团队,周瑜这一方在信息技术的运用方面,那真是具有相当明显的优势。孙小妹的信鸽传书系统,乃是多年精心研发而成,虽然没有花费很多投资,但是非常实用,对于江南孙氏公司及时沟通最新信息起到了关键作用。而诸葛亮独特的分析系统,看到蛇形云彩就能给出下雾的预测,看到龟流汗能给出风向要变的预测,实在是自主知识产权的高级软件,没这套预测软件,草船借箭没戏,火烧连营也没戏。

东风

那片刻的东风,是唯一的机会。
周瑜和他的团队,看到了机会,创造了机会,抓住了机会。
从而大败曹操于赤壁。

2008年12月10日

公路货运是个值得我们所有人关心的行业。其一,咱们消费者购买的任何产品,都有10%以上物流成本,而物流成本中通常超过60%是公路运输成本,也就是说我们每卖100元东西,大概就有6块钱是用来支付公路运费;其二,公路货运是一个年营业额超过1万亿的巨型产业,我们天天念叨的国美,所在的家电行业只有4000亿,比公路货运小得多。

本文的意图就是要阐明,养路费,就是一直以来横在公路货运行业发展面前最大的拦路虎,用燃油税替代养路费,搬掉这只拦路虎,就等于解放了这个行业,这个“解放”将会明显提升整个国家的物流效率,会催生出一批百亿规模的现代运输企业,也会最终降低每一件产品的成本乃至消费价格。

公路货运行业的今天

几乎所有的行业都随着市场化步伐得到极大提升,公路货运行业却是绝无仅有的例外,至今不仅落后、效率低,而且畸形:

对于货主,除非你是货运行家,否则很难知道谁是可信赖的服务商,公道的价格是多少,超过1万亿的市场规模,连续十年每年超过10%的需求增长,却几乎没有全国性的优质品牌,最大的公路货运公司只有大约0.1%的市场份额;

一半以上的货运业务,到现在都要通过现金交易来实现,而与此同时,运输发票买卖则无比火爆,每年交易量票面价值少说有数百亿(现在你明白为什么会经常收到卖运输发票的短信和邮件了吧?)

在高速路上很多冒着黑烟慢悠悠挪动的大货车,不用专家眼光就能看出来,那肯定不是最省油,不是跑得最快,也不是最安全,更不是最环保的车…….

这一切都与养路费(及运输管理费等)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养路费利益共同体

我们国家大致有700万辆货车,其中超过85%掌握在规模在5辆以下的运输业户手中。因而,理解一个拥有几辆车的典型运输业户与养路费的关系,基本就理解了公路货运行业的主流业态。

养路费是按车辆的标称载重吨位收取的,每吨每月200元。因而对于一辆标重20吨的大货车来说,大约每年每辆车要交5万元左右的养路费。这样的车通常给运输业户一年创造的净收益也在5-6万元。所以,养路费对于运输业者,与利润相当,不是一个小数目。

好在,运输业户如果选择“挂靠”的话,这辆车就肯定不用交5万了,4万就行,或许还可以3万,甚至更少。

挂靠是什么?就是运输业户把自己的车辆登记在挂靠公司名下,由挂靠公司替真正的车主交养路费。一家好的挂靠公司不但可以帮你争取到最优惠的养路费率,还可以帮助你办理各种营运证件、车辆年审、保险、购车贷款、协助处理交通事故、等等一条龙服务。

有了挂靠,运输业户可以省一大笔养路费,而且再不用自己去面对运管、交警等等各个部门的无数办事窗口。因此,几乎所有的运输业户,都要选择“挂靠”服务。

挂靠公司越是吸引更多的运输业户挂靠,就越有实力与运管及交警部门建立稳固的关系,越有谈判议价能力,这样反过来对车的吸引力就越大。所以,尽管运输业户大多做不大,挂靠公司却能达到成千上万辆车的经济规模。

对于一个区县,向每辆货车收多少养路费并不重要,因为大货车通常不在本地行驶,也并不压损本地的道路,每年能收到养路费的总额才重要,能收一千万可以让运管人员有好的福利,能收一个亿就成为一个偏远县最重要的财政收入来源。

所以,以地区性小政策和人缘关系为纽带,县区政府、运管部门、挂靠公司老板共同形成了一个地区的“养路费利益共同体”。

这个利益共同体在整个物流价值链中,既不创造更高的物流效率,也不创造更好的物流服务水平,但是却将车辆依附关系牢牢锁定在小地区、小圈子里。从国家财政的角度,它以“产业化”的机制维持了极高的养路费征收成本,从货运行业的角度,它使得运输企业永远处于不公平、不透明的成本环境中。

税务部门对运输发票的规定是,有多少车辆才能开多少发票。由于车辆资产并非依附在真正的运输业务实体中,所以大部分具备货运经营能力的公司账上没有车,开不出足够的运输发票;而账目有大量车辆资产的挂靠公司,拥有发票配额,但没有那么大的自营业务。所以,养路费利益共同体创造了发票供需的不平衡,也就创造了每年上千亿的运输发票交易市场。

燃油税: 新秩序

没有了养路费,就没有了靠养路费活着的运管养路征稽大军,“挂靠”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核心价值,地方政府也不再有任何驱动力非要把运输车辆落户在本地区,养路费利益共同体自然会解体,将车辆资产依附关系分割捆绑在小区小县的旧秩序将逐渐被打破。

燃油税使得货运车辆的盈利不再依赖于地区小政策和政府关系,而完全依赖于货源及燃油效率。因而,对于货运车主来说,增加盈利最好的选择将变为依附于拥有多个地区货源网络的货代公司,从而更快地得到更多、更合适自己车辆的货源。而对于货代企业来说,下属车辆越多,关系越稳固,就越能给货主提供可靠、优质、低成本的服务。

这样的环境将打破车辆资产的属地分割,并意味着货主资源与车辆资源能够将更有效结合地在一起,意味着货代服务,作为货与车的桥梁,将取代“挂靠”(车与运管的桥梁),成为货运价值链新的枢纽性力量。

货代服务做大,将如同世界上其他国家一样,意味着整体效率的提升,成本的改善,以及车主利益的长期保障。

同时,燃油税将使燃油效率成为车主购买车辆的首要考量标准,将彻底淘汰那些高油耗却省养路费的大吨小标车,使数百万运输业户的利益与节能减排大目标完全一致,这对我们整个国家的环境保护都是一个福音。

还有一只拦路虎: 路桥费

路桥费占公路货运成本30%以上,从上市公司中的高速公路公司报表看,靠路桥费吃饭的公司的平均收益率是运输业户的数倍,他们投资风险极小,收益却太高。收益及风险的不对称显示了垄断性路桥收费标准过高。

没有投资回报,就没有今天的高速公路网,因而,我们不能指望征收燃油税的同时取消路桥费,但是应当制定一个相对公平的路桥收费标准。

2008年10月08日

三件小事:

1、周正龙拍虎:华南虎保护的大背景下,猎户拍年画做虎照
2、书记进京抓人:书记到北京法制日报社抓女记者
3、紫薇大闹CCTV: 紫薇通过CCTV质问全中国男同胞背地偷情的价值观问题

这三件小事都上了网,结果导致业余农民摄影家与全国影像专家正面交锋,辽宁山区县委书记与国际都市北京市民正面交锋;强大CCTV封贴与八卦闲人转帖交锋;
这三件小事,虎照跟大家没有关系,但是事关诚实,女记者跟大家没有关系,但是事关公正,紫薇与大家没有关系,但是事关自由,哪怕是娱乐的自由。

四大事件:

1、汶川地震
2、北京奥运
3、毒奶粉弥漫全国
4、神七飞天

这四件大事都曾经是网上头条,结果导致全国人民终日在以泪洗面中坚决支持抗震救灾;然后投入到为国争光的爱国热情;然后跟卫生部一起讨伐三鹿以及牛根生,然后又全身心到外太空为中华民族第一次不在地上行走而高潮体验。

然而四件大事边都有些小事,比如,那些死去孩子的父母认为孩子不是死于天灾,而是人祸;比如,那些满心欢喜想挣点奥运利润的饭馆老板空等了两个月只能坐在家里看火炬传递的群众演出;比如那些质量免检证的由来…….

大事让我们快乐或痛苦,但是蚂蚁都有快乐或痛苦。我们跟蚂蚁的区别是我们知道对和错。诚实是对的,不诚实有错;爱护生命是对的,不爱护是犯罪。

不讲对错,只讲大小,不如让蚂蚁去做大国吧,它们人最多,也很强大。

2007年11月19日

10月份,在长三角多个地区目睹大批货车彻夜排队,加不上油的惨况。柴油的极度紧缺甚至导致大量小偷改偷柴油。一些货车司机好不容易花两倍以上的价钱加了黑市的油,又在晚上被人把油偷走了。

报纸上说,柴油短缺的原因是是国际油价上涨,炼油厂赔钱。

翻一下去年的石化行业财务表现,中石化盈利500亿,中石油盈利1000多亿。享受着垄断经营的种种好处,一年挣这么多钱,原来只有挣利润的权力,没有保障供应的义务。

今天,看到了这个新闻: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日前召集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有关负责人,研究提出进一步保障国内成品油市场稳定供应的有关措施。两集团表示将合理安排生产,努力提高产量,多渠道组织资源,合理安排资源投放,严格执行国家定价,搞好资源勘探开发,以保障成品油市场稳定供应。”

措辞严谨而清晰。可惜,就是没有一丝歉疚。

享有制定油价政策权力的人,享有垄断石油利润的人,面对那些需要加油来养家糊口的货车司机,是不是至少可以有一丝歉疚呢?

 

招聘启事:

配货网www.tianxia800.com招聘渠道销售、技术人员。电话:010-82150101

2007年10月08日

假期里看见有关Nokia的两个新闻:

 

一是Nokia与雷诺合作,出品了一版叫作“NEW Twingo NOKIA”的轿车;

二是Nokia81亿美元价格收购Navteq(汽车导航系统、个人导航设备和其他企业数字地图及基于网络地图系统的主要供应商);

 

我几乎立刻想买一辆Nokia来开,并且一定会像买时尚手机一样,非常在意它的外观、摄像头的焦距及像素、上网的方便程度、音乐等等,至于排气量、加速性能什么的,随便吧,既然是Nokia牌的,那些有什么重要呢?我又不打算开着它参加汽车拉力赛。

 

那么,开着Nokia,与手里拿着它有什么不同呢?

 

就像其他Nokia的摄像头、麦克风在屏幕上方一样,有四个轮子的Nokia,摄像头和麦克风也应该在挡风玻璃上方。

 

这使Nokia看见的和听到的,就等于我看见的和听到的,只要我坐在它里边。

 

于是,我可以把这一切分享给非常有兴趣知道我在哪里以及在做什么的太太,在她愿意的时候,把屏幕切换到我这里,让她一边看着我驶过的街区,一边告诉我别忘了去附近帮她卖个什么东西。

 

有了可以开着走的Nokia,谁还会在封闭的房间里,傻乎乎地相互看着屏幕上对方的大脑袋,进行什么所谓的视频聊天呢?

 

当然,开着Nokia,受益的不仅仅是我太太,我的朋友还可以碰巧发现我离他只有1公里远,拐个弯就到,完全可以现在就见个面,把事儿说完就得了,否则我明天在城里堵上一个小时后才能赶到西单去跟他进行预先的办公室约会。

 

“前方300米向左……”,Nokia会清晰地指引我开到那家酒吧门前,直到我看见那哥们隔着玻璃向我招手。

 

招手的那哥们,是中国联通的物流行业应用负责人。我需要跟他介绍配货网与一汽卡车公司的合作计划,我们将让以后的解放牌卡车内置GPS、互联网、视像头…….

 

开这这样的货车,货车司机会多挣些钱,因为当他的车上还有几个立方空位就不得不出发的时候,一路上附近的货主都能“看见”,一定会让他有机会再载一票合适的散货,多拉三个立方走一千公里,就多挣大几百块钱。

 

开这样的货车,货车司机拉活儿也容易,因为货主可以知道这位司机的信用记录,知道车开到哪里了,还可以看到装载的过程,如果发现自己的宝贝笔记本电脑将要跟酱菜坛子堆放在一起,还来得及马上投诉…….

 

汽车本身就是移动终端,汽车与手机的一体化,将带来移动互联的黄金时代。

 

按照互联网的速度,最多到2009年,汽车上的移动互联应用,比如我上面说的生活应用和商业应用,都将极为普遍。

2007年06月17日

这些天关注山西黑砖窑的事情,震惊到不能不仔细想想。
人贩子把十来岁的孩子从河南拐骗到山西临汾,卖给窑主,这些孩子在窑主的狼狗和打手面前变成只干活儿不拿钱的奴隶,随时可能被打残废,甚至被打死。数百个父母们千辛万苦寻孩子,当地派出所反而成了阻力,因为他们拿了窑主的保护费,因为窑主可能碰巧就是村支书的儿子……
这样的砖窑不是一个,而是上百个。这些窑主、包工头,村支书,派出所,工商,税务,其他所有知情的以及有责任知情的人,对于被拐卖的孩子和他们的父母来说,构成了一个吃人的小社会。
如果不是河南电视都市新闻频道的曝光,这个吃人的小社会不知道还要吃掉多少孩子。
有两个事实值得我们思考:
第一,除了亲手残害孩子的包工头和人贩子,为什么那么多的人愿意成为吃人价值链的一部分?村支书、劳动监察,派出所,乃至知情的村民等等,他们中有任何一个人如果足够有良心,黑砖窑早就被举报、被查处、被关闭了,根本用不着等到400个绝望的父母感动了隔壁省的电视记者。
但是,在那个成千上万人的小社会里,就是没有一个出现一个有良心的好人。
为什么除了丧尽天良的包工头和人贩子,当地那么多普通人中没有出现一个好人?
中国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基本价值观,为什么在那个小社会里完全消失了?
 当地政府当然难逃其责,但是,当所有的普通人都成了麻木不仁到看不到基本是非,哪里来的好政府?
第二,这件事里,新闻媒体与中央政府的合作,成了最终解决问题的关键。
电视记者的曝光,首先唤起了极大的民众关注,所以很快也引起了王兆国、胡锦涛的关注,他们的关注,自然形成了地方政府迅速解决问题的动力。
这是一种确实能解决问题的社会机制,就是所谓“新闻监督”。
上述思考,让我得出两个结论:
1、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每一个匹夫都有责任维护与坚持我们的基本价值观,否则,整个社会有可能完全坏掉,成为吃人的社会。
2、新闻监督,也许会给执政党带来小麻烦,但更是解决大问题的力量。

2007年06月05日

5月30日,太湖爆发了生态灾难。导致了无锡的自来水臭了。

我每天都跟鄙公司无锡办事处经理通一个电话,他说:

“水臭了,一股臭鱼的味道”…

“抢购了1箱矿泉水,够活两天,每人限购2瓶”…

“三天没有洗澡了,这么热的天,我也臭了”…

“本来打算拜访的几个客户都离开无锡了”…

“吃了一周矿泉水煮方便面,看见方便面就想吐”…

“周六带着兄弟们去江阴了,终于洗了个澡,吃了个正经饭”…

“水不臭了,但是用自来水洗脸,眼睛很难受,好像有些刺激性的东西”…

 

 

 

 

2007年04月22日

前天跟几个老朋友喝二锅头,讨论“论语”,结果喝多了。

第二天清醒过来,回忆为什么跟那个博学的哥们说不到一起去,最后想明白了。原来,他是把论语当学问,在课堂里看论语,一句句看出处。而我是把论语当知己,酒逢知己千杯少,每一杯都是感觉。

凭着感觉走,有不可取代的价值,因为感觉中汇集了此生过去数十年的历程,以及父亲、母亲们数十年的历程,……说大了,一个人的理性是历史的,传统的延续。谁能说勇气、信念、荣誉不是理性的核心呢?

一句句看出处,也有不可取代的价值,因为理清逻辑,明确概念,才能建立一种可以演绎及归纳的体系,没有这个,就没有物理学,就没有今天的飞机大炮、冰箱彩电。

我们已经有飞机大炮了,就像我们已经有西医了,无法放弃,无论你是否想放弃。因而,喝二锅头的另外一个朋友说,难道我们能想象没有西医的世界吗?不能。

但是,为此就放弃中医吗?

我不会,因为我相信中医。我相信中医从整体上看一个人的生命状态是对的,可以理解病,也可以治病。

我还相信信念、荣誉心、勇气无法来自于传统之外的知识和概念。

好多天没有看keso的文章了,今天看了几篇,认为他基本是个中医。他的结论不是逻辑推导出来的,而是感觉出来的,感觉背后,是他的价值观和信念,不是数字和概念。

 

 

 

 

 

 

 

2007年03月19日

今天一个朋友说起王佳芬,光明乳业的总裁。

她是我认识的最有领导魅力的女人之一,我在光明总部欧式剧院风格的雅致办公室里见过她。

但是,显然,她将不得不离开了。最近的三年,在蒙牛突飞猛进的同时,光明退化为一个地区性公司,眼看离开中国乳业第一阵营了。她做为领导者,必定要为此下台了。

回家的路上,我在想,问题出在哪里呢?

王佳芬是一流的领导者,既经过上海国企政治圈子的洗礼,又是中欧管理学院的明星学员。怎么看都比牛根生“素质”高。三、四年前,光明在全盛时期,王佳芬有麦肯锡做战略顾问,有上市融来的很多资金,有大批来自跨国公司的职业经理,有在长三角绝对垄断的市场地位,有最好的ERP系统,每一样那时候的牛根生都没有。

但是,上海Ms.Wang就是输给内蒙老牛了。

也许原因很多,但是有一件事我还记得,当年老牛只做常温奶,而光明的常温奶业务由一个有点腼腆的小伙子执掌,在整个光明的事业部领导中,他算是最弱的一个。麦肯锡,上市资金,跨国公司的职业经理队伍,ERP,都没有能够丝毫地帮助那个腼腆的小伙子对付老牛。

而常温奶,恰恰就是这几年中国乳业增长的支柱。

常温奶是行业大势,王佳芬没有抓住,就输了。无论她那个时候做了多少事情,没有抓住常温奶,就输定了。就像彩电行业,平板液晶是大势,李东生忙着国际化,也没有抓住,也就输定了。

做一个行业领导者,要领着大家抓住大势向前跑,不把这个核心抓住,国际化也好,团队提升也好,信息化也好,都没有意义。

不过,老牛能抓住下一个大势吗?我不能肯定。所以,我仍然是由衷地敬佩王佳芬女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