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1月17日

前几天万圣店庆,老板刘苏里特地打电话通知,说晚上红酒管够。

见了面,偶然谈到豆瓣网,没想到刘苏里极其严肃地说这个网站对书业将产生巨大的杀伤力。因为比价使得商家不得不血拼价格,最终导致所有的商家不能挣钱。

而没有商家对读者的培养,出版商要么只能卖不需要培养的傻瓜畅销书,要么卖已经有长期积淀的老书。最终是那些有所创新同时又需要培养读者的书没了希望,结果是市场上只剩下几个向商务印书馆一样的百年老店和一堆垃圾书商,中坚力量全部完蛋。

我告诉他,豆瓣是我的同学搞的,他是兴趣所至,本来跟书业无关,怕没有想那么多。

这下苏里非常感慨,说最初dangdang起步的时候,李国庆因为也是书业老兵,起初用网络搞些破坏行规的事还很不好意思;接着是书业小字辈陈年做卓越,活脱是一个小流氓,根本不把他们这些老人老规矩放在眼里;

而现在他妈的豆瓣,根本就不知道什么书业,更无从了解什么行规,但是却有颠覆性的力量。

不过刘苏里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却也看不出他真的很有危机感,态度有趣得很。

立刻给豆瓣的杨勃打了个电话,他说,很荣幸受到重视,但是豆瓣没有那么严重。

2005年11月03日

最近我总是想起一个人, 在电视上看见的。

一个老头,老农民,九十多了。

他在电视节目中讲述他的过去,一段与抗日有关的过去。

他讲台儿庄战役他是营长,作为增援,带着自己的连队冲进了已经满是日本人的台儿庄。一寸一寸打,最后活着出来了。

他说,打完了撤出的时候,看着填满沟的尸体、还有路边其实没有死可是没有办法救治只能被抛弃的一息尚存的人,他特别伤心,他觉得自己只不过是比他们运气好。

讲到这里,他说,我不是英雄,但是我对得起国家,拍着胸脯。

那神情,真是坦然。

他接着讲,后来他当团长,守武汉。守了个把月,仗打得很惨。

那天,是八月十五中秋节,老百姓送了很多月饼,洋酒,水果。他召集了自己的弟兄大家一起喝酒。

天亮了,接着上去打仗。

他说:那天晚上真快乐。老眼昏花里,突然闪出喜悦的光芒。

我想,那一定是他一辈子最快乐的晚上,是他人生最辉煌的一刻。男人一生为理想而奋斗,最终留给自己的,其实就是这么一点东西—老得不成样子的时候老眼昏花里那点发自最深处的光芒。

这点东西,每一个男人都有权获得,每一个男人都不应该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