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4月08日

    朱逢春夫妻分离团聚、闵员外家庭纷争和解……在这一幕幕古今大戏的曲折节拍背景中,奶奶先知先觉的自言自语,唤醒了已然年近不惑之年的山西闻喜县土坷垃鼻涕小童“我”那沉睡的心灵。于是,“我”重生了,在奶奶从未须臾离开的注视中。

    在浦东机场磁悬浮列车从启动飞驰到缓缓停下的7分钟里,读完了《归去来》充满仪式意味的结尾,心里充满了对“我”灵魂重生的欣慰。

    这几年也读了不少书,但是在同龄人写的书里,这是我读到的唯一一本真诚、直接、具体地讲述心灵归宿的书。

    说真诚不容易,因为不仅仅要面对自己乡村童年的幸福愉悦,也要面对自己都市青年的不堪。

    说直接和具体,是因为“我”,王平平绝无仅有地把自己的寻根明确、毫无保留地落实在了“奶奶”的一言一行上。除去不多的故事情节,这本书根本上就是《论语》“奶奶版”。

    “我”追随“奶奶”,有如颜回子路追随孔子。

    就象孔子对子路颜回一样,奶奶对“我”不是抽象的,甚至没有半点抽象。面对赵部长奶奶富贵不能淫保护了自己的孙子不被抢走,面对地痞奶奶威武不能屈赢得全家的尊严,面对“平平”、“南南”、“家财”等儿孙奶奶发于至爱是个儒家,止于清静是个佛家。

    我们这个年代,很多人正在寻求人生安身立命之大问题,很多人都在找寻解决问题的途径,而这本书给我们展现了“王平平”走过的一条通路,一条新鲜生动但却传统可靠的通路。

    王平平寻根的起点在象征着现代都市价值堡垒的国贸中心。事业突然成功后,他在那里疯狂消费,一直挡在他眼前的人生目标伴随着被消费的名牌和金钱突然间摔得粉碎,都市价值霎那间在虚妄和荒唐的刷卡中消解了,王平平与“奶奶”重逢了。

    从此,一刻不离地注视随着奶奶的身影,王平平开始了自己从出生25天后的寻根,温暖的童年少年岁月尽情沉浸在奶奶博大的人生智慧和信念中,直到被动出走。

    出走后的一切都是不堪,书写到这里突然变得艰难。在姥姥家冷漠的大房子里痛哭一场后,“我”与妈妈比陌生人还陌生人,“我”住在都市里,如同坐在姥姥家的大客厅里。

    寻根归来的“我”,还是要面对依然陌生的妈妈,还是要面对仍然很大的都市。然而,奶奶早就说了对朱逢春的妈说了,“要不是打碎一个碗,你哪儿还认得你的娃儿?”

    与妈妈,与曾经不堪的都市,与无耻无心的现代社会,在奶奶的预言下,“我”终于和解了。

2006年04月02日

前两天收到卖培训的垃圾邮件,什么蓝海战略之类的,主讲朗咸平。

在电视上看见朗咸平被采访,这仁兄几乎每句话都不离“网民”。

一个朋友告诉我,有一次看见他与人争论的时候,以“我在网上排第X名”来证明自己的重要性。

他真是一个网络经济学家。

有网络作家,网络歌手,没想到也可以产出网络经济学家。

我对网络作家,网络歌手都充满了敬意,比如韩寒什么的。服务于大众,服务于娱乐,在哪里出场都很好,只要有人肯消费, 就很好。

但是,经济学家不是服务于大众娱乐的,不是被用来消费的。

我认为大家不要再消费朗咸平了,这对他倒是不错,可以收点讲课出书的钱,对大众真正的经济利益也许很危险。

2006年04月01日

梁先生在批林批孔运动中面对声势浩大的群众说:“三军可以夺帅,匹夫不可以夺志”。

林昭在监狱里对无产阶级专政说:“我没有错”

一个是充满理性和修为的儒家老者,一个是纯洁天真的姑娘。一个靠三千年文化的传承,一个靠生命中本来的真挚。

我们这个民族的脊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