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27日

今年以来,似乎货运个体业户的信用问题突然受到了大家的广泛关注。

如下的新闻非常典型:配货站接连“蒸发” 考问物流业诚信度…今年4月8日,位于长春市南广场附近珠江路上的鸿声配货站一夜之间消失了。从今年3月末开始,长春市已有近10家配货站接连“蒸发”……

于是,我看见了很多政府主管、社会贤达、新闻媒体的人在各种场合讨论加强监管的方式。言语中,货运个体业户信誉几乎差成了社会共识。

然而,这个共识与我的亲身感受不大一致。因而,为了理解货运个体业户的诚信度究竟如何做了一个简单的调查。

我选广州和保定做为采样点。因为广州是一个以外地车为主的、规模很大的货运市场。保定是一个以区域车辆为主,规模较小的货运市场。

我通过这两个地区主要的货运集中地,调查了这两个地区的“骗货”次数,得到两个笼统、但是准确的数据:广州每月骗货次数低于10次;保定每月骗货次数低于3次;

广州每天进出车辆约5万辆,保定每天进出车辆为5千辆左右。因而,广州的骗货比例低于15万分之一,保定的骗货比例低于五万分之一。

也就是说,在几万个货运个体户中,会有一个严重缺乏诚信的,会骗走你的货。

几万分之一,这个比例高还是低呢?

我们可以做一些比较。

通常,我们认为大公司的诚信度比个体户高,上市公司应该是大公司中最受信任的公司。但是请看:

“统计显示,截至2005年6月30日,沪深两市有480家上市公司存在大股东占用资金的问题,占款金额累计近480亿元,相当于全部上市公司去年上半年净利润的一半。”

这相当于说,与大股东合伙投资于上市公司的小股民利益的一半被大股东偷偷侵占了。从比例上看,在1404家上市公司大股东中,严重缺乏诚信的占34.4%。

我们再来看看另外一个数字

从1997年至今,河南、四川、广东、贵州、江苏、安徽等省的14个交通厅长、副厅长因为经济问题受到查处,在中国基础建设投资迅速增长的今天,交通系统内部出现这么多腐 败分子已经不是偶然现象。

假定每个省有10位交通厅长, 全国这些年有290位交通厅长,严重不诚信的比例为5%。

所以,我们得到一个基本事实:

上市公司大老板中,非常不诚信的有34%,不诚信比例是货运个体户的17000倍。
高高在上的主管领导中,非常不诚信的有5%,不诚信比例是货运个体户的2500倍。

换句话说,与上市公司大老板、省厅级行业领导比,货运个体户的总体诚信度要高成千上万倍。

当然,这些数字不能减轻我们把货托付给陌生司机的忧虑,因为我们有可能遇到那五万分之一的人。要想更有安全感,我们需要找到办法来了解对面的陌生司机身分证是不是真的,家住哪里,有没有保险,曾经有几年的从业经验。但是我们需要理解,这个市场缺乏的是了解司机诚信度的办法,而不是司机的诚信度。

如果说诚信是一个道德问题,这些数字确实能够告诉我们,随便地把个体户定位于道德水准低的群体是极为荒谬的,对于他们是无端的侮辱。

 

2006年10月09日

我看了几次电视上易中天讲三国,非常喜欢。因为,易中天口中的诸葛亮、曹操、刘表……,不是中学历史课本里的历史人物,是活生生的前辈。

中学历史课本里的历史人物,是处于奴隶社会或者封建社会的社会发展阶段的、服务于大地主阶级或者农民阶级的死人。在这样的历史书里,最重要的是赤壁大战究竟是发生在哪一年。如果这些记错了,历史考试就可能不及格。

因为,历史是唯物的。唯物的,意味着司母戊鼎这个物件才是历史,记载着某年某月的甲骨文这个物件才是历史,一次次的农民起义和改朝换代才是历史。唯物史观,意味着历史是一张编年表,并且只能有一个正确答案。在唯物史观里,我们不用爱一个古人,不用恨一个古人,我们要客观评价他,用一个站在唯物史观立场上的标准答案。

在唯物史观的标准历史里,我们能看见中国的疆界,看见所有的事件、人物和仪式。但是感受不到任何一个人的喜怒哀乐、感受不到任何一个人与我们之间的情感与理智的关联,感受不到任何人与我们之间的血脉相连。

易中天是历史学的blogger,他讲易中天心里的历史,讲易中天感受到的曹操和孙权。我相信,他也能感受到中国历史流淌在自己的血液里。

我们每一个人都在中国活历史的“社区”里,都可以自己的方式与古人沟通,都可以用自己的心去blog我们感受到的历史。在中国历史的web2.0里,我们与先辈一起相互证实自己是中国人。

2006年10月05日

我们的社会里,在google百度上搜索、在新浪上看新闻、在donews上写Blog、在QQ上聊天的,大都是每天坐在明亮的写字楼里的白领。虽然还有更多的人是在菜市场买菜、花市上摆摊的蓝领,但是他们没有那么多闲时间和闲心思在网上逛游。

所以,互联网在很多人看来,是白领的世界。有关流氓软件的争吵、有关Web2.0的讨论,有关富士康案件的裁决等等互联网话题都是白领的话题,不是蓝领的话题。

棉花是两块九一斤还是两块四一斤,是棉农的话题,因为这意味着棉农一年的盈亏;当天配货启程还是等三天才找到回程货主,是货车司机的话题,因为这决定了到车老板这个月能不能付得起购车按揭款;小区的暖气管线是四分还是六分,是水暖工的话题,因为这关系到今天能挣三户的钱还是反复奔波在建材批发市场和一户人家之间一无所获…….

这样的蓝领话题还有很多,共同之处是事关生计,明确且重要。以这些话题为核心的互联网,可以称为蓝领的互联网。货运、餐饮、棉花种植、花木、建材等等很多行业,不是由少数几个、几十个大公司以及他们的白领员工构成的,而是由数百万个独立、分散的小业户编织而成的。在这些行业中,蓝领的互联网是另外一个宽广的世界。

配货网( www.peihuo.cn),可以说是蓝领互联网世界的一个典型。因为它一切都围绕着“配货”这个核心,围绕着货车老板、货运部的基本生计。十多万用户中,95%以上是货运蓝领,他们每天付费上配货网,每天在这个网上做成几十万票生意。

蓝领互联网应该是什么样呢?分享配货网的一些心得,期望能引起同道的共鸣或者切磋。

第一,旗帜鲜明地为蓝领服务
很多“行业垂直网站”、“行业门户”之所以不成功,就是因为模仿新浪、腾讯、百度做行业新闻、行业社区、行业搜索,最终都是为行业里少数大公司以及大公司里的白领服务,脱不了白领互联网吸引眼球的运作模式,就脱不了“小众”广告价值低下的宿命,一定走不下去。
旗帜鲜明地为蓝领服务可以得到真正的回报,因为他们比大公司和白领更需要服务,他们比白领人数更多,同时他们从没有吃免费午餐的习惯,他们愿意为任何物有所值的服务立刻付费,无论是互联网服务,还是批发市场的铺面。
怀疑蓝领是否能够上网,是毫无必要的,如同不用怀疑秀水街上卖衣服的小贩都会用英语讨价还价一样。因为跟挣钱比起来,英语和上网都很容易。学不会上网的,只是位高权重衣食无忧的老干部,不是肩扛全家饭碗的蓝领。

第二,发自内心地尊敬蓝领
蓝领的互联网,开发和经营者也多是白领。白领不必夜里睡在货车里、不必对付各种黑白道上的麻烦,如果不能发自内心地尊敬蓝领客户,就没有办法理解他们做生意的原则,没有办法学习他们鲜活的生意智慧,没有办法体贴他们的问题。不能理解和学习这些,就连今天他们怎么做生意都不能模仿,更不可能站在他们的立场上设计互联网服务来促进他们的生意。
我亲身经历的货运行业里,很多互联网公司,从一开始就把货运蓝领们当作任由整合的“资源”,而不是聪明的生意人。于是,自说自话地设计一套“全新的、高效的、诚信的”行业秩序,期望这样大家就会一股脑各就各位,岂不知这些车队马帮从丝绸之路开始已经走了几千年,怎么会不知道避害趋利呢?

第三,服务于蓝领的基本生计
对于蓝领生意人,提升形象、提升管理等等抽象的价值都不能成为他们花钱的理由。在拥有百万小业户的行业,蓝领生意人没有大规模营销费用,接触客户的方式很有限,采购的讨价还价能力更有限,互联网可以创造新的方式来拓展客户面,降低采购成本。所以,蓝领的互联网有机会,也必须直接服务于他们的基本生计,或者立刻带来收入,或者立刻减少某种成本。
离开服务于基本生计的核心,互联网对蓝领就毫无价值,就算搞得像新浪搜狐一样内容丰富,对他们都没有任何价值。因为他们不需要用第四种媒体来打发时间,抒发情感,了解世界。

第四,找到扎实落地的桥梁
蓝领的互联网,不可避免地遇到落地的困难。以类似掏宝、搜狐的市场推广方式很难有效地与蓝领生意人沟通,因为他们不在网上闲逛,不看时尚杂志,也很少到市中心去看路边的灯箱广告。
把发自于大都市IDC的互联网服务落实到广大蓝领们的生意里,需要合适的合作伙伴作为桥梁。配货网在每个地区都有一个合作伙伴,这位伙伴知道在哪里能找到货车老板,能够与他们有效沟通,随时处理他们遇到的各种问题。他们是把货运蓝领引向互联网服务的可靠桥梁。找到最合适的合作伙伴,并与他们建立双赢的协作模式是配货网最关键的问题,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再多投入,再多热情都没有用。

互联网的世界不能只有白领没有蓝领。就像我们的社会不能只有卿卿我我、家长里短,吵架骂街,还必须吃真的粮食、穿真的棉衣,并且时刻准备对付真的你死我活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