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23日

今天与一位货运企业老板朋友聊天。

他的公司是今天中国最成功的零担货运提供商,全国网点数千个,年收入十几亿,成长速度、盈利状况也很好。这位老板也是我最敬佩的物流人之一。

聊到他在货运市场的竞争对手,提到几个规模接近的同类公司,他都认为不足为惧,他认为在经营理念、信息系统、服务功能各方面,他的公司遥遥领先。

他笑咪咪地跟我说:将来真正能跟我竞争的是你。

这听起来有点像煮酒论英雄。“虚拟”的互联网公司真的能与实实在在有车有库的传统企业竞争?

当然要洗耳恭听:

他认为小型货运公司成本低、服务贴近客户,凭借配货网,可以实现大公司才能做到的全国资源有效配置、安全认证、实现全程信息管理。货运行业的竞争将在(少数大型公司)与 (小型货运专线 + 互联网信息平台)两种模式之间展开。大型公司建立私有全国物流网络,提供全国服务,运用内部的信息系统;小型公司掌握少量本地资源,提供专门服务,通过互联网共享资源有效协作。

两者的竞争是管理技术与自由市场的竞争。

确实,让货主更安全、快捷、便宜地发货,让的小而好的货运公司、车主司机赚到更多钱,就是我们配货网的使命。这样的使命就是与他的大公司争夺客户、争夺资源。

我喜欢这样的竞争,像赛跑而不像拳击,最重要的不是打倒对手而是领先到达。竞争的结果不是两败俱伤,而是各得其所。

悬念不是互联网是否会赢,而是互联网会赢得什么样的空间。

令人期待的竞争。

 

 

 

 

2006年11月02日

事隔二十年,重游中山陵。
中山陵这样的地方,一靠近就会产生真实的历史感,尽管只是100多年。远远地看到牌坊上“民族”、“民权”、“民生”六个字时,不由得不产生对中山先生的由衷景仰。
这景仰促动我一字一句地读了刻在墙壁上的“建国纲领”。这篇纲领明确规划了如何以“三民主义”为核心建立一个现代国家。“民族”和“民生”说得简洁而清晰,而“民权”则阐述了完整的计划和步骤。
惭愧!我好像是第一次读这个建国纲领,然而它是我所见过的对未来中国最美好、最可信的描述。我觉得,如果我是那个年代的人,为这个美妙的纲领,一定加入孙中山先生的革命队伍中。怪不得当年中山先生没钱没势,也能有千万个革命者追随!
所以,离开刻着建国纲领的石壁,我就一直在想,这样好的主义,这样好的规划,为什么没有能够救中国呢?为什么没有能够成为指引中国人前进的主流思想呢?
在中山陵的后花园里,有很多历史照片及资料。其中一页令我突然有了答案。那是中山先生的亲笔:
“民族为平等,民权为自由,民生为博爱”
原来如此,三民主义就是“平等、自由、博爱”,就是基督教核心价值在中国政治思想上的直接实现。
看到这一行字的同时,我理解了三民主义为什么没有救中国。
因为靠基督的力量,不能救中国人。我们是中国人,不是欧洲人美国人,我们绝大多数不认识这个伟大的神,不理解他的智慧,没有办法从他那里获得坚定的信念、相互的认同以及相处的伦理。
所以仅仅从“平等、自由、博爱”的基督教价值观出发的主义,不足以指引中国人拯救自己。
我们有另外一套价值观,以儒释道精神为核心的价值观。儒释道的智慧和力量伴随我们走过了数千年。我们无法重新选择另一个出发点,无法重新选择自己已经走过的路。我们只能接着往前走。
那么,中山先生错了吗?
中山先生信仰基督当然没有错,基督徒以“平等、自由、博爱”为价值出发点当然没有错,也许正是基督徒的价值观让他成为伟大的国父而不是庸俗的政客。

三民主义没有错,它是基督,这位远方而来的客人对我们中国人的一个美好祝福。

对待这样的祝福,我们应该感激并且受到启迪。然后,当然是继续我们自己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