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4月22日

前天跟几个老朋友喝二锅头,讨论“论语”,结果喝多了。

第二天清醒过来,回忆为什么跟那个博学的哥们说不到一起去,最后想明白了。原来,他是把论语当学问,在课堂里看论语,一句句看出处。而我是把论语当知己,酒逢知己千杯少,每一杯都是感觉。

凭着感觉走,有不可取代的价值,因为感觉中汇集了此生过去数十年的历程,以及父亲、母亲们数十年的历程,……说大了,一个人的理性是历史的,传统的延续。谁能说勇气、信念、荣誉不是理性的核心呢?

一句句看出处,也有不可取代的价值,因为理清逻辑,明确概念,才能建立一种可以演绎及归纳的体系,没有这个,就没有物理学,就没有今天的飞机大炮、冰箱彩电。

我们已经有飞机大炮了,就像我们已经有西医了,无法放弃,无论你是否想放弃。因而,喝二锅头的另外一个朋友说,难道我们能想象没有西医的世界吗?不能。

但是,为此就放弃中医吗?

我不会,因为我相信中医。我相信中医从整体上看一个人的生命状态是对的,可以理解病,也可以治病。

我还相信信念、荣誉心、勇气无法来自于传统之外的知识和概念。

好多天没有看keso的文章了,今天看了几篇,认为他基本是个中医。他的结论不是逻辑推导出来的,而是感觉出来的,感觉背后,是他的价值观和信念,不是数字和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