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0月27日

再见 DONEWS,再见男一.

这是我的新博客:

http://www.blogcn.com/user20/nvsi/index.html

就算是告别吧. 告别男一,告别过去,告别脆弱的一切.

男一你也不要难过.也许这样的事情你也曾想过无数次.也问过我的.我说不会离开你.但最后我还是离开了.也许我们都在欺骗自己呀.我不知道这样做是不是对你不公平.但我不想欺骗你的.我想一个人过日子了.以前也说过.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欺骗你的.

现在好了.你的压力也没有.你可以过你自己的生活了.我想了很久,其实感情的事不是硬托来的.你看我们在一起多痛苦呀.我也没给过你想要的,你也没给过我想要的.我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才说的.因为一些事情和一些人.我突然觉得我是不爱你的呀.既然这样我干吗还要给你那么大的压力呢.

你要坚强起来了… …

我说不下去了.但是我希望你好好的对待生活.

另外,我的CD和DVD有时间给我寄来吧.地址以后给你.

谢谢这一年来你对我的照顾.谢谢.

如果你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就在这里留言吧.电话别打.

2004年10月21日

孔子曰:你慌鸡毛啊。。。。

2004年10月10日

2004年09月30日

 

 

 

 

 

 

 

 

 

 

 

 

 

 

 

 

 

2004年09月26日

成都真牛逼。

昨天我们去看了两场演出。演出杀手的神话从此破灭。

小酒馆的那场就是朋克,人特别多,地方又小。我一开始站在椅子上。后来就坐到桌子上去了。谨遵男一的教诲,不站到前面去。危险系数顿时降到最低。就是什么也看不见。大家都点着头,象一群闹钟。

 

点到一半,力巴就拍拍我的肩膀让我跟他走。他们说有一场更精彩的演出在一个小区的楼顶上。一出小酒馆就听见声音了。我们汇合了一群人。带头大哥说:是一个老外的帕题,乐队是我们的外教,其实他们也挺害怕的。怕小区居民报警,被遣送回国。众人逐做大笑状。

爬上顶楼。果然神清气爽。迎面一群蓝眼睛黄头发,叽里呱啦的鸟语。

另加彩灯数颗。古有诗句云。(忘了是怎么背的了)

我和力巴直奔主题而去。新金属。主唱夫妇都没穿鞋。在水泥地板上蹭来蹭去,我想袜子质量一定很好。不象我穿的十块钱三双的。隔壁楼顶上站着一群大妈。看我们这群闹钟闹得很厉害。

看完演出一群型男索女又回到小酒馆。坐在外面聊天。

 

接下来是另外两位同志。没什么意思。我们就去K歌之王了。

哇噻,K了以个通宵,可算是K够了我了。

 

2004年09月22日

刚才看了很多人的博客,忽然觉得我偏离正道很远了.

重庆拜拜,成都你好.

改头换面奔小康.

书名叫<天台上的孩子>

2004年09月20日

钱辛万苦地终于把职给辞了

2004年09月18日

现在我极其沮丧.

我那可怜的二百五稿费.

我这可怜的二百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