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8月22日

很多人说香港是个文化沙漠,但他是个很有特色的地方,所以出了许多很有特色的人。比如女作家李碧华。最初接触是<古今大战秦俑情>,只知搞笑而尚不懂玩味.其后又看了青蛇,对香港的文化开始改观.
<青蛇>—–一部很有味道的片子.扮演法海的赵文卓也对自己的角色十分满意.
我曾经翻过原著,里面借用过张爱玲红玫瑰与白玫瑰的话,说每个女人都需要两种男人,一个是许仙,一个是法海.每个男人也都需要两种女人,一个是白素珍,一个是小青.仔细玩味,两种其实可以这样划分,一个温情体贴,一个放肆难缠,可能就是征服与被征服.
据说原先白素珍与小青是想请梅艳芳与巩丽来演,后来才换成王祖贤与张曼玉.
王祖贤的小倩想象早就深入人心,仙衣飘飘之下果是万种风情,而张曼玉的演技也是无可挑剔.小青戏弄法海,小青杀死许仙,小青流出眼泪,小青说:姐姐,难道妖就没有感情了吗?我小青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
许仙死了,白素珍压在雷峰塔下,法海暗暗思悔,小青带着宝剑上路.
当人们明白某件事情的时候,结局总是沉重.
 

最近老是睡不着,同宿去他女朋友那里,我一个人,开着灯,翻来覆去时就捧本书看,床边现放着《神雕侠侣》,一直看到半夜2点钟,才睡下。
躺下来,一样的云里雾里,好似一屋子人在抽烟,看不到人。往前走几步,却是太湖之滨的水气逼上来,有个庄子叫明月庄,里面一个老妇人,分明是古装打扮,墙上挂把剑,虽然老,依稀可看出她年轻时候的美。因为这美,倒不让我感到害怕。
给你讲个故事吧!老夫人说。
我是中了蛊似的成了她的忠实听众,后来又把这故事记下来。
她讲:
 
我的名字叫陆无双,从小父母宠爱,有一天一个女人找上门来,把我全家都杀光,只剩我和我表姐,表姐被一个怪人救走,我被那个女人带回她的巢穴。那个女人叫李莫愁。
我在她面前拿低伏小,只为了要活下去,她打我骂我凌辱我,我都拼命给忍住,她有个大徒弟叫洪凌波,见我一只脚有点跛,每每替我说好话,日子过了久,她种种折磨我的方式都尝过,没有了新鲜感,问起我从前,我只说不记得,我在端茶递水中偷学她们的武功,洪凌波有时候背着她倒也肯指点我几招,我心里想:凭这个,以后可以饶你一糟。
 
有一次,他们师徒一快出去办事,我偷了她的五毒神掌秘籍骑着驴子走,后来就遇到了杨过。
故事讲到这里,我只见她一脸幸福面容。于是我想象她那个时候,骑着驴子江湖走,皮肤不够白,掩不住神色间一股俏丽,最好看的应该是那双眼睛,笑的时候象星星,不笑的时候象明珠。
我似乎听到她喃喃低语:
杨过,杨过,如果他不来,也许我现在更好过。
然后她继续讲故事:
我也不知是怎样会爱上他,一开始他跟我装疯卖傻,我叫他傻蛋,甚至想过要杀死他,李莫愁在这个时候追上来,三番几次都是他救了我,他说我的眼睛长的象他姑姑。他嘴里没一句是真的!
 
表姐程英从桃花岛赶过来,在村屋里,表姐说让我们先走,我知道三个人里,武功我是最不济,可是李莫愁找的人是我,我怎能弃之而去。我见到一张纸,上面写的是:既见君子,云胡不喜。分明是表姐的字。
我说表姐你和他先走!我留下来。
他却说:我们三个人,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
 
等到我们脱了险,我才知道他口口声声说的姑姑其实是他的情人。虽然大不伦,可是是他选择就必定是对的。
 
又过一段时间,再在江湖里看到他,却见他断了一只手,表姐是强忍眼里泪花,我是怒火上冲想找那个砍他手的人报仇。
然后我见到了他的姑姑:小龙女。
没有她,我和表姐是春兰秋菊,有了她,我们不过是路边的小红花。
表姐向来是种文静的美,她却是清清秀秀不带一点尘世之气。
于是我们走,后来还有经历的,说不说,没多少分别。
 
十六年后,我和表姐听说他和小龙女似是功德圆满般团聚,我们只在远处高兴着,我在太湖之畔落足,他曾把本门的玉女心经传了我,我苦心钻研自创梨花剑派,表姐却是在离我不远的清词庵里潜心修佛。
这是我们的结局了。

天上的老鹰飞啊飞
日子过的没心没肺
上网看书喝咖啡
电视里有个人叫胡斐
他说他的刀法又准有快
有部小说叫九月鹰飞
主人公名字叫叶开
天哪,为什么我不是胡斐
不是叶开
那样我就不用怕被老板责备
听说前面那家网吧改成了服装店
后街又飘来桂花的香味
天气凉了给自己加一床被
生活总是疲惫
远处的灯亮了
你又是否已经入睡
 

有一段时间,心里空,找了许多旧片子看。比如《新龙门客栈》,《倩女幽魂》,还有这部《甜蜜蜜》。
几个主要人物,是黎明,张曼玉,杨恭如,曾志伟。
记得初中时候,动不动就提四大天王,那时候他们风头健,都说刘德华是沧桑的,张学友的歌是最好听的,郭富城的舞跳的好,黎明的眼睛最花了。这都是说好的,因为同样有人会说:刘德华有点老,张学友有点丑,郭富城只会扭屁股,黎明呢,唱歌走调的离谱。说这话大概会得罪人,不过言论自由嘛!

大学认识一个女孩子,平凡中很见美丽,有一次说她很喜欢黎明,虽然喜欢他的人很少,她说的喜欢是带欣赏的意思。成熟稳重,低调内秀,他的歌,他的样子,都给了她这种想象。也许不是真的了解,却是真的喜欢。
后来我看到《堕落天使》里的黎明,不发一言,看似冷酷,其实是言尽无声:如果你懂,不用我多说,如果你不明白,我解释三天三夜也没用——到是演绎出了王家卫的风格。
于是我也有点喜欢黎明了。
然后看到这部《甜蜜蜜》,黎小军,从天津到香港投奔姑母,想着过好日子,把恋人小婷接过来,不会说粤语,不会说英文,第一次发工钱,在肯德基认识打工的李翘,被介绍去培训班学英文,中间李翘拿回扣,帮她一起卖邓丽君的磁带,无人问津,烦恼中互相取笑,偶然间李翘被击怒,说你占我便宜?!
黎说还是你占我便宜多一点!
李无语,又说:你明明知道,为什么还要来?
黎说:我怕不给你便宜占,你就再不会找我。——–那样我在这里就真的一个朋友都没有了!
那个时候,还不是爱情。
所以李翘会隐瞒自己也是从大陆来,后来被揭穿,就说家乡广州离香港这么近,同样说粤语,比他要好的多。
一个女孩子,远走天涯在外面捱,除了好强自然也有原因:家里兄弟姐妹多。
黎和李,两个人都是孤寂的,于是在房间里发生关系,黎还念着青梅竹马的小婷,可是买金项链的时候买了一模一样的两件,一件给小婷,一件给李翘。
李大概不懂他的意思,算什么?补偿?她说:我到香港来,不是为了你,你到香港来,也不是为了我!
于是冷淡了一些时候,再见面是在黎和小婷的婚礼上,李翘认识了黑社会的大哥曾志伟,曾看出李翘满面春风下掩藏着极度的数落。他提醒她:人家都已经结婚了!
婚礼上,各人有各人的心事。
黎对一脸幸福的小婷讲:如果那时候,你在我身边就好了!

于是黎和李终于旧情复燃,黎明是终于知道把小婷带到香港来,是自己从前的一个愿望,可是实现了还不如永远不实现。
小婷从前是跳芭蕾舞的,李帮她找到一份好工作,小婷很感激,在车上把黎送她的金项链送给李以示感激之意,李象碰到蛇一样把她拍掉,小婷拣起来。有些事,对和错真的就那么清楚明白?

主演李翘的是张曼玉,从长着小虎牙装可爱的少女到充做点缀的花瓶,到金襄玉,青蛇,桃花三娘,李翘再到后来的苏丽珍,她的演技已经不用多说。
当她拍掉小婷手里的项链的时候,她心里自然是很复杂的。
一开始,她大概还清楚自己不会爱上黎,买两条项链分送两个人都会买同一种款式,自己怎么可能会爱上这么蠢笨的男人!可是到后来,爱的大概也就是这些原因。可是已经回不去了。
黎也跟小婷摊牌,小婷问: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事情?
黎说很早以前。
小婷说:我明天就回去。
黎说我们已经回不去了。
李带黎去找曾志伟说清楚,恰巧遇到他出事,要逃走。
可是还是要讲清楚。于是去船上找曾志伟,他帮过她很大的忙,她不想让自己觉得欠了他。
曾说:你干吗还要来?香港比我好的男人多的是!
又说既然看到我了,就可以放心回去了!
李却没有走,同他一起逃到了美国。
黎在码头等,直到看到船开走,他心里是悲哀的,但是他不怪她,也许当初她爱上他,就是因为知道他懂得她。

曾志伟演的是一个非常讲义气的黑社会老大,在按摩场所认识急着还债的李翘,喜欢她,但不*迫她,给她时间认可他。知道从头到底她都没有爱过他,后来出了事,也不是一定要逃走,但是他不允许自己出卖朋友,所以离开香港跑路,走的时候给李翘自由,他这样对她,反让她不好意思走,当然,这不是他用手段,他大概也没料到一个女人也会这么讲义气,更没想到同时在码头上还有另一个男人在等她。他和她这么相象,所以能够有一段时间在一起,她对他既是还债,又不能说是毫无感情。

杨恭如演的小婷大概只能算是个花瓶,略有亮色的花瓶,最奇怪的是她知道了黎和李的关系后似乎并不生气,也许是她早觉得李样样比自己好,黎会选择她就在情理中,也许是她在天津也吃过很多苦,所以不再象小女人那样任性。也许经过多年的隔阂,在她心底对黎的感情早就也淡了。不然怎么都说爱情敌不过时间呢?!

你是至尊宝,我是瞎子。
别人这样叫我,是因为我即无个性,又行事盲目,总而言之没有领导者的风范,缺少江湖侠客的孤傲,又不肯学普通百姓的老实。在帮里也是举足轻重,然,我说我瞎子做的最聪明的事情就是跟着帮主你了。
可是,我的这翻心事你如何懂得?
你不懂,或者你装做不懂,我都认了。只是痛定思痛,我还有话说。
我恨媒体把我刻画的面目丑陋,且杜撰了紫霞这样的理想女子,移花接木的掠夺去我的痴心种种。你知我知,事实上只有白菁菁而未出现过紫霞,紫霞是男人梦里的理想女子,也是你的梦中情人。
你说你喜欢白菁菁,我说品位也太差了吧,帮主。
你怎知我是吃醋。我看你们前因后果,你向我喜形于色,我故做冷淡。其实喉咙卡了鱼刺,平静的疼痛。
又说紫霞也是我的自我幻想,我并不是想做女子的,但是肯成全你,白菁菁究竟只是你俗世里的爱情。紫霞,紫霞。你在梦中叫,我在梦中听,问世间,除了我瞎子,还有谁和你有这般默契呢?
梦中是真真假假,紫霞拔剑相向,你悠悠道出巧妙话语,让她欲刺不能,如不是爱你这样深?又怎会轻易就相信。
菁菁,紫霞,梦,没有我瞎子。我放手离开,心里也满足做过那样一个梦,去意已定,经历了这许多事,我知自己再无精力从头开始去爱一个人了。曾经的梦只当作俗世外的仙旗飘飘,我只寻我俗世里的爱情。

我从前是一个男子,现在是一只狗.
事到如今,我也说不清梦幻交错刹那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去广州看望我的朋友,刚下车,就看到前面一条狗险些被车撞,我说小心,自己脚底却滑了滑,好象扑到了狗的身上,然后什么都不知道,只觉得自己象变成了那条狗.并且我找不到我从前的肉身.
夜变深,我在街上走,对面看到一个人,正是我的朋友乐森.
乐森失恋了,乐森提着啤酒瓶,乐森俯下身说你和我一样可怜吗?乐森把我带回家.
 
我从前是一个男子,现在是一只狗,我的主人乐森今年28岁,个子高瘦,英俊,穿着一件浅灰色短风衣,风度偏偏.他从前是我的好朋友,现在是我的主人.
我对乐森的事情知之甚多,只是苦不能言,我知道他洗脚的时候常常会忘记先拿拖鞋,于是帮他叼过来,他便拍我的脑袋,示意友善.他不知道这样的动作我们以前也常有,只是到后来,他有了女朋友,我就离开了他.
我知他从来未爱过我,他和我不同.
有时静下来看他熟睡,忽然想从前看张爱玲的<倾城之恋>,流苏和广原在乱世中得以成全,我当时也曾恨世道如此平和,没有地震和海啸,没有外星人来入侵,没有倾城来成全我和他.我想人性只有在最脆弱的时候才最真实,那怕只是在一瞬间.我幻想自己死在他的怀里,然后他忽然明白他也爱着我,我为他伤心了这么久,他为我痛苦也应该.——然而这样,不也是一种成全?
 
那段时间,广州政府严禁养狗,不少宠物的主人带宠物去做了灭声手术,乐森有一朋友在一家宠物医院上班,一天来玩,说好一条松鼠狗,我顶讨厌这个流利流气的家伙,于是朝他叫,他说不好不好,得带到我医院做一下灭声.乐森似乎有点忧郁,他的朋友便例举了做手术的种种好处,现在政府发现私自养狗的抓到一只打死一只,与其被打死,不如做个灭声,邻居也不会举报.你要到我医院来,准给你免费.
我恨不的便扑上去,乐森似乎也在考虑,乐森本有留饭的意思.幸好那人临时有事走了,我便送了一口气.
我虽然是只狗,可也有脾气啊,淘气的时候,我对他叫,对他闹,他说再闹我带你去做灭声,我忽然停止动作,我哭了.
乐森,乐森,你为什么不能明白我?
 
 
我从前是一个男子,现在是一只狗.
你们说狗也有思想的吗?对了,不是有句话说,网络上谁也不知道我是一条狗.
我不就是那只有点伤心的狗.乘着乐森出去,敲他的键盘,很多事,他是不知道的.
 
 

放一首歌,写一点文字,习惯性摸口袋,发现手机没带,不管了!
风情不是色情,所以先做提醒,某些朋友可以在此时退出,以免浪费你宝贵时间而未给你带来娱乐性.
1)那天我坐1568车来南京,旁边是一位30不到的女性,湖南人,在上海工作,来南京看老公,虽然来回数次,对江苏的城市还不太熟,每每问:到常州了吗?到镇江了吗?还有几个小时可以到南京?
不动声色终于到南京,大家下,萍水相逢,何必虚做表态说再见呢?!
2)我到南京有事情,顺便见一位网友,相识也不久,我是孤单已久,而他似乎刚失恋.彼此交谈感觉都很好,于是说见面,他把家里和公司的电话告诉我,.我不够真诚说自己没手机,只告诉他去的车次,到达时间,我的穿着,手里再拿份南方周末做标志.让他在出口处等想想应该很好认.然,我在出口没有见到我要见的人,风吹在身上不觉得冷,打电话到她家,他老妈接的电话,说他没回家.我留了自己手机号码,请她转告一下,如果回来打我电话.
于是便奔自己目的地去.心里多少有些不忿,自信自己还不够让人见了转身就逃,可是他怎么这么不懂礼貌?
打电话给一个要好的同学,因为他女朋友来了,所一没办法住他那.他说你事先不通知我啊?我帮你联系一下?我说那不用了,明天再找你.
3)晚上12点,去网吧包夜,南京的晚上格外冷,我丢了身份证,所以没办法找旅社,网上也未见他.想算了吧!受伤也是自己肯给机会.网络本来就复杂,何况我也没吃亏啊?!
只是想找个人聊聊,看到一个陌生人,我说我没地放住了,你啊能收留我?
他说不行啊,我明早要上班的!
不过是敷衍吧!三言两语谈开来,我说了自己的处境,他倒有点同情,说那你快点来啊!
打车去他那边,想豁出去了,好比是流浪吧!及至见到那个人,倒比自己想象中的好.一路跟他上去,情景象是在那里经过过,去某个地方找某个同学,一点不觉得紧张,通道比较暗,心情不暗.
他说要洗澡?我说不了,挺累的想睡了,于是扑好沙发,彼此聊了会,他似乎对未来很有规划,也谈了他的感情状况——-目前有个朋友.他抽完烟,彼此都觉得累,话就渐渐少到没有.可能是因为很少睡沙发的缘故,那晚我睡的并不好,床头窗外可以听到风声和来往车子的声音,迷迷糊糊,渐分不清那里是热闹,那里是清净.
早上醒来,他还在睡,我穿好衣服,蹲在他床头看他睡觉的姿势.他的手机和烟盒都放在床头,我忽然想抽根烟,想了想还是没有.
他醒来,我们一起下楼.
 
向前走,向后走,那晚我到底也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只是想体验一下自我放涿,我不是别人想象中的那样单纯或者复杂,内心里,我是希望浪漫而不是放浪,朋友,如果你看到这些文字,除了说声谢谢,也祝你事业有成吧!
 
 
 

一个人寂寞到我这个程度,大抵都会有一些恋物的倾向。
我要说的是一只钱夹。说起来就要翻过老黄历,三四年前,去华新买皮夹,起先看中一只蓝灰色的,样子也讨巧,男人用也合适。可惜一张照片放不进去,又看见旁边一只银灰色的,样式差不多,大一些,做一翻取舍,要了那银灰色的。心理还掂着那蓝灰的,张爱玲笔下分红玫瑰与白玫瑰。对于人和事,我们总会多一些挂念给不在身边的那一些。
然后那银灰的陪我过了好几年,存放的照片变旧,发皱,不知不觉被我拿掉换上电话卡。钱夹的一角也露出红颜易老花易谢的意思来,可是我还不离不弃。这么多年,养条狗肯定有感情,它呢,虽然始终无话跟我说,毕竟总是在我身边,直到有一天它突然离开我。
我一直不能确定的是,钱夹究竟是掉在车上还是落在回家途中。因为当时我在公车上睡着了,可是我睡在前面第一排,一个位置,旁边没有人,小偷又怎么会有机会下手?或者是一不小心让它从牛仔裤的后袋口揣出来。因为裤子薄。自己没知觉,到站时拎的东西多,分散了注意力,可是有一个印象是我记得回家时习惯性把钱夹从裤子后面的口袋里提出来,往桌子上一丢。只是后来确实找不到了。房子不过这么大,都找过每个边边角角,都没有结果。
算了,丢了就丢了!然那银灰的梦却时常在我记忆中漂游。我始终不是那么干脆的人。
旧梦如它,现在才知它在我心目中的位置已经超过了那蓝灰啊!
 

那个时候,我刚上大学,有一天逛街看到两个大约和我同年的男子,状似亲密。一个一个威武,一个秀气。
时至今日,早忘了他们的样子,分分合合,他们大概已不在一起。
生活给我们许多回忆————————
 
我和森是中学同学,大学又在同一个城市。
有一年冬天,我去他的学校看他,天气多变,晚上变的冷,他把他女朋友送的毛衣借给我,后来隔一段时间相见,发现那件毛衣被虫蛀了几个洞,我说不知道我赔不赔的起?他说算了,请他吃顿饭当道歉。
我穿那件毛衣的时候,曾经遇见一个女孩子,她说你穿这件毛衣真好看。
黄昏,灯下,一个人。
我取出那件毛衣,穿上,闻到一股淡淡的烟草味道。
那个时候,他烟抽的凶。偶尔劝,他说:生命是首歌,只要好,不要长。
 
有一天,我表哥说要来我们学校,让我在宿舍等。
然后接到传达室电话,说有人找,我出去,意外看到森。
我惊讶说怎么是你?
森和女朋友分手,我陪他走一段路。我表哥来,他先回去。比如从前我到他学校去看他,他女朋友来,我就先回去。
 
我知道森有一段时间是避我的,很多话不用说出来,大家都明白。
我从来没怪过他。只是无法不喜欢他。想忘记他,又无法。
 
后来同学聚会,他告诉我又交了女朋友。
然后又分手。
我问他,你相信爱情么?
他说相信。但是难遇到。
 
后来我们毕业了,仍然保持着联系。
有一天我把他的电话全部删掉。城市这么小,抬头不见低头见,我宁可随意的邂逅,也不要刻意的思念。
 

有时候照镜子信心百倍,有时候却很颓废。这是从前一个网友对我说的话。后来我把这句话用到了自己身上。
什么正事都没干,一晃晃就到了奔3。
看周星星的《九品芝麻官》,主人公坐在月亮下面说:我长大了想做一个清官。
理想是小时候放过的风筝,那能当真?
我有个好朋友,他对父母的话向来言听计从,高考后却执意去了东北,后来大学毕业又去了南方,他是独子,父母在不远游他也不是没有听说过,他比我有理想,他说要看看外面的世界。其实平常说要看外面世界的人是我,可是我始终生活在父母的视线之内。
理想需要勇气。
有一次在网上遇到那个朋友,他说很想家,想小时候家乡那片桃花。
我说你有理想啊!
理想,呵呵,也许只是个谎话。
 
我的头发很细软,一般洗过后甩一下就蛮顺,有一次刚洗过头去上课,听到楼上有学长说:看那个人头发这么顺。后来有个同学说如果可以换你的头发,我肯出5000块,那时候还是小孩子,听到这种话窃喜。
有一个同学,头上长了不少白头发,嘲笑他肾亏,吃了不少黑芝麻,核桃仁也没什么效果。有阳光的时候我喜欢他躺在我怀里帮他拔白头发。
后来他去染头发。就不需要我拔。
刚上大学时,看到很多人染头发,心里一痒也挑染了一把,回家被父母骂,我说这有什么啊!气的不行了。后来新头发慢慢覆盖了染的那一把。尝试过,也就觉得没什么了。
有一天,发现自己长了几根白头发,吃饭的时候,爸爸说你怎么长了白头发。
我说不知道啊。
我怎么能跟他说实话?
有一次坐火车,对面一个帅哥,有许多白头发,我们没有说话。
最近发现自己的头发变硬了,世界都在变?何况是头发。
心血来潮,去剪了短头发,连十岁的小孩子都告诉我:叔叔,我觉得你剪这个菠萝头没以前好看。
我说酷啊!
修修理想,剪剪头发,一晃晃奔3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