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寂寞到我这个程度,大抵都会有一些恋物的倾向。
我要说的是一只钱夹。说起来就要翻过老黄历,三四年前,去华新买皮夹,起先看中一只蓝灰色的,样子也讨巧,男人用也合适。可惜一张照片放不进去,又看见旁边一只银灰色的,样式差不多,大一些,做一翻取舍,要了那银灰色的。心理还掂着那蓝灰的,张爱玲笔下分红玫瑰与白玫瑰。对于人和事,我们总会多一些挂念给不在身边的那一些。
然后那银灰的陪我过了好几年,存放的照片变旧,发皱,不知不觉被我拿掉换上电话卡。钱夹的一角也露出红颜易老花易谢的意思来,可是我还不离不弃。这么多年,养条狗肯定有感情,它呢,虽然始终无话跟我说,毕竟总是在我身边,直到有一天它突然离开我。
我一直不能确定的是,钱夹究竟是掉在车上还是落在回家途中。因为当时我在公车上睡着了,可是我睡在前面第一排,一个位置,旁边没有人,小偷又怎么会有机会下手?或者是一不小心让它从牛仔裤的后袋口揣出来。因为裤子薄。自己没知觉,到站时拎的东西多,分散了注意力,可是有一个印象是我记得回家时习惯性把钱夹从裤子后面的口袋里提出来,往桌子上一丢。只是后来确实找不到了。房子不过这么大,都找过每个边边角角,都没有结果。
算了,丢了就丢了!然那银灰的梦却时常在我记忆中漂游。我始终不是那么干脆的人。
旧梦如它,现在才知它在我心目中的位置已经超过了那蓝灰啊!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