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至尊宝,我是瞎子。
别人这样叫我,是因为我即无个性,又行事盲目,总而言之没有领导者的风范,缺少江湖侠客的孤傲,又不肯学普通百姓的老实。在帮里也是举足轻重,然,我说我瞎子做的最聪明的事情就是跟着帮主你了。
可是,我的这翻心事你如何懂得?
你不懂,或者你装做不懂,我都认了。只是痛定思痛,我还有话说。
我恨媒体把我刻画的面目丑陋,且杜撰了紫霞这样的理想女子,移花接木的掠夺去我的痴心种种。你知我知,事实上只有白菁菁而未出现过紫霞,紫霞是男人梦里的理想女子,也是你的梦中情人。
你说你喜欢白菁菁,我说品位也太差了吧,帮主。
你怎知我是吃醋。我看你们前因后果,你向我喜形于色,我故做冷淡。其实喉咙卡了鱼刺,平静的疼痛。
又说紫霞也是我的自我幻想,我并不是想做女子的,但是肯成全你,白菁菁究竟只是你俗世里的爱情。紫霞,紫霞。你在梦中叫,我在梦中听,问世间,除了我瞎子,还有谁和你有这般默契呢?
梦中是真真假假,紫霞拔剑相向,你悠悠道出巧妙话语,让她欲刺不能,如不是爱你这样深?又怎会轻易就相信。
菁菁,紫霞,梦,没有我瞎子。我放手离开,心里也满足做过那样一个梦,去意已定,经历了这许多事,我知自己再无精力从头开始去爱一个人了。曾经的梦只当作俗世外的仙旗飘飘,我只寻我俗世里的爱情。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