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老是睡不着,同宿去他女朋友那里,我一个人,开着灯,翻来覆去时就捧本书看,床边现放着《神雕侠侣》,一直看到半夜2点钟,才睡下。
躺下来,一样的云里雾里,好似一屋子人在抽烟,看不到人。往前走几步,却是太湖之滨的水气逼上来,有个庄子叫明月庄,里面一个老妇人,分明是古装打扮,墙上挂把剑,虽然老,依稀可看出她年轻时候的美。因为这美,倒不让我感到害怕。
给你讲个故事吧!老夫人说。
我是中了蛊似的成了她的忠实听众,后来又把这故事记下来。
她讲:
 
我的名字叫陆无双,从小父母宠爱,有一天一个女人找上门来,把我全家都杀光,只剩我和我表姐,表姐被一个怪人救走,我被那个女人带回她的巢穴。那个女人叫李莫愁。
我在她面前拿低伏小,只为了要活下去,她打我骂我凌辱我,我都拼命给忍住,她有个大徒弟叫洪凌波,见我一只脚有点跛,每每替我说好话,日子过了久,她种种折磨我的方式都尝过,没有了新鲜感,问起我从前,我只说不记得,我在端茶递水中偷学她们的武功,洪凌波有时候背着她倒也肯指点我几招,我心里想:凭这个,以后可以饶你一糟。
 
有一次,他们师徒一快出去办事,我偷了她的五毒神掌秘籍骑着驴子走,后来就遇到了杨过。
故事讲到这里,我只见她一脸幸福面容。于是我想象她那个时候,骑着驴子江湖走,皮肤不够白,掩不住神色间一股俏丽,最好看的应该是那双眼睛,笑的时候象星星,不笑的时候象明珠。
我似乎听到她喃喃低语:
杨过,杨过,如果他不来,也许我现在更好过。
然后她继续讲故事:
我也不知是怎样会爱上他,一开始他跟我装疯卖傻,我叫他傻蛋,甚至想过要杀死他,李莫愁在这个时候追上来,三番几次都是他救了我,他说我的眼睛长的象他姑姑。他嘴里没一句是真的!
 
表姐程英从桃花岛赶过来,在村屋里,表姐说让我们先走,我知道三个人里,武功我是最不济,可是李莫愁找的人是我,我怎能弃之而去。我见到一张纸,上面写的是:既见君子,云胡不喜。分明是表姐的字。
我说表姐你和他先走!我留下来。
他却说:我们三个人,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
 
等到我们脱了险,我才知道他口口声声说的姑姑其实是他的情人。虽然大不伦,可是是他选择就必定是对的。
 
又过一段时间,再在江湖里看到他,却见他断了一只手,表姐是强忍眼里泪花,我是怒火上冲想找那个砍他手的人报仇。
然后我见到了他的姑姑:小龙女。
没有她,我和表姐是春兰秋菊,有了她,我们不过是路边的小红花。
表姐向来是种文静的美,她却是清清秀秀不带一点尘世之气。
于是我们走,后来还有经历的,说不说,没多少分别。
 
十六年后,我和表姐听说他和小龙女似是功德圆满般团聚,我们只在远处高兴着,我在太湖之畔落足,他曾把本门的玉女心经传了我,我苦心钻研自创梨花剑派,表姐却是在离我不远的清词庵里潜心修佛。
这是我们的结局了。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