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8月22日

白马,你为什么叫白马?
因为我妈生我前,梦见一匹白马穿墙而过。正好我属龙,我爷爷说龙化白马,必非凡品,所以我爸爸就帮我取名字叫白马。
是这样啊,那到真有趣。
可不是,我冷冷道。我在这个叫遗忘的酒吧里工作近三年,已经不下10个问过我名字的来历。当然,也都是熟客了,不然不会告诉他们名字。

酒吧里放的音乐是黄舒骏的《马不停蹄的忧伤》,一如三年前,我刚到这里的时候,也是放的这首歌,当时我问老板,这里招不招工?老板仔细打量我一下,不说话,我说我刚刚退学,又不想回家。老板沉吟一会说好吧,你明天过来试试吧。后来我才知道,我去之前,原先在那里干活的一个小伙子,正好辞职回了东北,老板正打算招人,所以也算是巧了。

这是一间同志吧,老板姓高,三十五岁左右,面目俊雅,很有人缘,来去大都是他的朋友,比如现在跟我说话的这个,大家叫他坦克,三十不到左右,个子高瘦,眉目清秀。听说是个自由撰稿人,写的东西也算不错。他伏在吧台听歌,我给了他要的啤酒,找给他零钱,他说声谢谢,继续问我: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忧伤吗?

我以半开玩笑的口吻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他说:因为我们大家都在忧伤着。

我说我现在在做事,你要是真有兴趣,改天我下班后告诉你。

他说好的,我在那边等你。

之后,我看他跟人聊天,一个人喝酒,听歌,打电话,抽烟,似乎没有走的意思,心想随他吧。看时间是凌晨一点,还有一个小时酒吧关门,再一看,他已经走了,呼一口气,酒吧里人渐渐少了,到了两点钟关门打烊。我走出弄堂口,忽然看到一个黑影飘过来,吓了一跳,近看却是坦克。这家伙还没走啊。

怎么样?可以告诉我你的故事了吧。

我说累都累死了。

他说答应了可不能反悔哦。

我说你这么好奇是为什么,写小说找素材吗?我是个很贫乏的人,让你失望的。

他说我只洗耳恭听了。

我说你真是,算了,我告诉你吧,三年前我为什么退学又不肯回家,来这里打工,那是因为当时我和我的一个好朋友因为我的缘故而被勒令退学,至此失和。坦克说只是因为这样吗?一副不可理解的样子。我说算了,你不会明白的。他说你说了我就明白的。

我说那好,我家就在前面拐弯,你要不怕明天瞌睡,就到那里,我细细说给你听。他说好啊,反正他向来就是夜猫子,喜欢白天睡觉的。

到了我家,我泡了杯茶给他,他说没有酒吗?我说你在酒吧喝那么多还不够啊。他就不说话,只等着我开始讲我的事。

热气从茶杯里慢慢飘起来,所有景象开始转移。

我和苏州是中学同学,非常要好那种,大学又在同一个城市,只是不在同一个学校。到大三那年,我们因为都不习惯集体宿舍的生活,所以商量一起出来租房子住。我们学校是无所谓,本身就有很多人在外面住,他们学校管的比较紧,不但男女宿舍不准随便出入,连晚上熄灯时间都有规定。后来他们学校很多学生开始闹,也有不少人借口要考研,于是学校开始批准一部份人外住,条件是至少大三以上,于是我和苏州挑了个离我们学校差不多近的地段找了一处房子,那时候房租也很便宜,两室一厅,不过500块钱一个月,面积虽然小,但是很够用。付了半年房租,搬进去非常开心。

我和苏州各自挑房间,他挑了件带阳台的,面积稍微大一些,我也无所谓,房租,水电,大家平摊。关系这么好,自然不在乎这些。客厅比较小,但是有一张沙发和一台电视机。电视机后面是窗户,正好对着楼梯,原来糊着报纸,索性被我们撕掉。感觉幸福极了。

问题当然也有,住出去了,每天早上就要骑近半个小时的自行车到学校,苏州到是可以搭公车,好几班的,最多10分钟就到。我于是又羡慕又妒忌,说你早算好的是吧,他说那能事事想的这么周到呢。另外房租虽然便宜,到底还是学生,家里又都是平常之家,而且这事都没跟父母商量,商量了肯定不同意,所以生活费还是那么多,势必影响生活质量生活。于是都出去打工,可是打工也不乐观,做家教,促销,派送,压根挣不了多少钱。不过我还好,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苏州还有个女朋友阿美,两个人整天蔫在一起,怎能不用钱,于是他经常问我借,我说你怎么老是在交化子碗里抢饭吃啊,他说好兄弟讲义气嘛,我就没话讲。水电费也基本上都是我交,两三次下来就有些来气,有次他说阿美生日到了,问我借100块,过几天我看见阿美穿着新裙子跟我打招呼,我心里想不知道是不是用我的钱买的呢,臭美什么呢。

苏州跟阿美好上以前,我们兄弟两个还经常一块喝喝酒啊,点两三个小菜,再谈谈理想,议论议论从前一拨同学,之后呢,我跟他见面次数日少,当然有时候他们也会邀我一起出去吃饭什么的,我看不得他们那个肉麻劲,所以推辞,几次以后他们就不再叫我,后来阿美开始在我们这过夜,开始是偶而,再后来就是常住了,阿美一看就是那种娇生惯养型的女孩,根本不懂节约,我好几次都帮她关水关灯。却也无可奈何,再小气,总不能让她掏钱付电费吧。

最受不了的是他们晚上声音很大,我们两个房间的墙壁大概是那种三夹板做的,比较薄,隔音也比较差,又是在深夜,基本上我都能听到,有次我乘阿美不在跟苏州说你们晚上“聊天”能不能小声些。苏州笑笑,说你也找个女朋友吧。我气不打一处来,什么意思啊你,就以为你自己帅,能找到女朋友啊,我和你一起走在街上,还不知道谁回头率高呢。当然这话我只是心里说,一,我是个比较内项的人,什么话都藏在肚子里,二,我还真怕跟他翻脸呢,那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那段时间,大家课都不多,我有好几次下午回家,都发现他们两个都在屋子里闹腾,习惯了,我也不理他们,坐着一个人看电视。想,租完这半年,我就搬回宿舍去,就跟苏州说父母知道了,不准在外边住。正想着,好象看到几个中年人从楼梯口上来,穿着很正式的,样子很象领导,疑惑着他们干吗来的,就听到敲门声,疑惑间去开了门,也是刹那间想起不好,可是同时也有个声音在想,随便他。

门开的时候,苏州屋子里的响声也正值高峰,几个中年人面面相觑,后来我知道,他们是苏州学校里的领导,因为他们学校正在评什么211工程,教育局的几个领导去他们学校了解学生的各项情况,他们学校的几个领导又带着这几个教育局的领导来参观在外租房子住的学生的情况。苏州当时提出外住的理由也是说方便考研,但事实如此,再傻的傻瓜也知道两个赤身裸体的男女不会是在一起复习功课吧。

于是,苏州和阿美被退学已成定局,苏州走的那天我翘了一天课在家里等他,他并没有说我什么,可是他什么都不说比骂我打我都令我难过。苏州的父母接他回老家,他们看见我也不说什么,或者是知道事情原委所以恨我,或者是没心情说什么。总之没人跟我说话我也很难过。阿美是本城人,她父母是断不会放她跟苏州走的,所以他们两个也分了。很快,房间里空荡荡只剩下我一个人,不过才住了四个月,没想到就到这一步。

之后我听一个老同学说苏州回家后跟父母大吵,赌气后跑出去被一辆车撞到,问题是不大,不过要在病房躺好长一阵呢。我喃喃自语说怎么会这样呢。同学在电话那边说:白马,你当初真不该开门的。

我知道,可是事情已经到这一步,我悔也无用。

然后我开始逃课,不上课也不做什么,总之是四处晃荡。我心里的秘密憋的我难受,可是苏州不会听我解释。再后来,有次考试我作弊,学校说要严肃处理,辅导员让我叫父母过来求求情,学校也会宽容的,我说随便吧,我不想读了。辅导员说你怎么了,我说我不想读了,我读不下去了。辅导员说你年纪轻轻,怎么可以这么没志气,我说我没办法,你不要劝我了。

后来由于我坚持不肯向学校认错,学校终于把我开除了,辅导员虽然再三求情,总敌不过我自我放弃。我离校那天,也避开同学送我,只跟辅导员说了句谢谢你,就走了。

我是不肯回家乡的,也无脸见父母,也无脸见苏州。就开始在这个城市晃荡,父母知道后先是骂我,然后叫我回去,我都不睬,我说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母亲在那边哭,说你怎么这么傻呢,你有什么想不通的跟妈妈说,妈妈会帮你的。父亲在那边说随便他,就当他已经死了。

是的,我感觉自己的心已经死了。

后来我就来到这家叫遗忘的酒吧,并不知道这是家同志吧,是因为这个名字才进来的,进来也未发现有什么异样,后来发觉了也没有抗拒。我求老板用我,简直是在求他收留我,之前我在这个城市四处寻找工作,可是我大学都没有毕业,而且是退学的,又身无所长,谁肯用我呢,当时大概是听到那首《马不停蹄的忧伤》吧,一下子脆弱的简直要崩溃。

我的故事讲完了。

我看着对面的坦克,他说有一点,我觉得挺奇怪的。

我说什么?

他问:白马,你觉得自己是gay吗?你是不是爱苏州。

我说我不知道,大概是吧。

他说那你在酒吧里呆了三年,其间一个bf也没有找过,是一直没有中意的,还是一直忘不了苏州?

我说可能两样都有吧,也肯能什么都不是。

他说哦。然后又说这个时候很难打到计程车。我这样花容月貌的,你也不想我出事吧,我很累,不介意的话想在这个沙发上睡一夜。我说你睡我床吧,我来睡沙发。

他说他不习惯越俎代庖的。我终于拗不过他,就让他在沙发上睡了一夜,第二天我起来的时候已是上午十点,他已经走了。被子也叠的整整齐齐。

我涮完牙洗好脸,煮了碗方便面吃,想起有许多东西要买,于是去超市,超市里人很多,我正慢慢挑拣,这时电话响,是坦克,他说:你的故事很让我感动,我打电话给你是希望你能走出来。

我说谢谢。

这时候,我不小心碰到旁边一个人,是一个长发女子,我说对不起,并帮她把掉在地上的东西捡起来,却突然怔住,她也怔住,说是你啊,白马。

她是阿美。

她已经结婚,她告诉我,她后来由于她父亲一个好朋友的帮忙,转学到另外一个城市的一所大学继续念完学,只是她再怎么恳求,她父亲也不肯帮苏州转过去。她后来毕业了又回到这里,然后和一个她父亲看中的人结婚,生活的还算美满。

我说那真不错。

她说,虽然开始我有些恨你,但是后来想通了,以前自己太任性了,完全不顾别人感受,这个也是结婚以后才懂得的,你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没想到你会这样。

我说我很好啊。

她说算了吧,其实有件事我早看出来了,你对苏州不是一般的朋友那么简单对吧,我们女人的直觉都是很灵的。

我不说话,她接下来说的话更令我动容,她说:前段时间遇到苏州,他也结婚了,在做生意,看样子还不错,他跟我谈到你,问我有没有见到你,要是见到的话就替他向你问好,希望你有空能回家乡看看他,老同学还有你自己的父母,没必要这样的。还说有些事,其实他也是知道的。

于是我泪流满面。

真是下笔无言,本想写些文字纪念刚过去的七月,我最喜欢的时节。然又不知说些什么,好比一个关系不错的朋友离开,你除说声珍重,别无可言。

 我的偏执除了表现为恋物,还对某些事物特别敏感,或者莫名喜欢。前者是对人名,邂逅之下忘记对方长相,名字却还记得,后者是对某些星座,时间,颜色,城市。还有对使用过的东西不忍丢弃。这实在不是一个男人该有的好禀性,不过也无法。

喜欢七月是因为一句话:生如夏花,死如秋叶。生命有时候残酷于时间,而更多时候都没有那么浓烈。

在那个刚过去的七月里,跑去南京过了生日,并不是大张旗鼓的,是让那一刻在安静中过度。

                         —————(七月)

有次意外遇到一个大学里的朋友,不熟但记得他很会写诗。

诗这种东西,是我不会的。虽然过了简单崇拜的年纪,还是有些佩服,另外一个原因是他混的比我好。

以前也读过些唐诗宋词,如今全不记得,现代诗读的更少,诗人的名字,仿佛只记得北岛,海子,顾城。看过电影〈顾城之恋〉,读过海子的: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还有个诗人叫徐志摩,只读过他的:我轻轻的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

想他最失败的是对林微因说:许我一个未来,最成功的是坐的那架飞机恰好失事。

                         —————–(诗人)

住在七楼,风很大,晚上拉开窗,再开电扇,炎热的七月就这样度过,只是一开始吃惊有蚊子,科技发达的年代里,生物也与时俱进,然后点电蚊香,到也无忧扰,有一天晚上,从外面飞进一只蝙蝠,怎么赶都赶不走,后来躲进天花板里,不敢用手抓,只担心晚上睡觉时会落在我床上,也听见半夜里细细梭梭的声音,如此相安无事到也安然,只当是宠物,又不用我喂食,还可以帮我吃蚊子,倘若是神话化作偏偏美男来报恩那更好,然后又过一段时间再听不到那细梭音,想必已飞出去,自己到是多一些心思,仿佛舍不得。

然后转身,就看见窗外那一轮明月,正挥洒着月光,把我半间房间的墙壁给照亮。

                         ——————-(月光)

俗语说美女蛇,说的就是我,只是我出道前浑身青色,所以他们都叫我青蛇,我修炼五百年,在杭州这一带混的很开,直到白蛇出现,彻底打乱了我辛苦营造的局面。

世人爱用惊艳两字,我到现在才理解,那白蛇真是美貌不可方物,我自见到她起就愿为她肝脑涂地,至死不悔。我和她吃住一处,她说:小青,我们两个女人家长此以往,终会惹人闲话。我说呸,谁爱嚼舌头谁嚼去,当心我把他当苍蝇吃了。她说小青,我已经细细思索,不如这般这般,我听闻后只说这样可以吗?她说当然可以了。

她说可以就可以喽。

我们的计划就是勾引一个男人到我们中间来,她嫁给他,我做陪嫁,这样别人也不会说闲话。到底是她聪明。

于是我们在西湖成功勾引到一个叫许仙的男子,那许仙呆头呆脑真是好骗,以后世人,恩,也就是那些吃饱没事做的人编排出一段佳话,什么许仙前世救过白蛇,如今白蛇化作佳人来报恩,云云。靠,我们是两个拉拉啊,那有这么多屁话。

白蛇嫁给许仙后,之后便对我有些冷落,她说:小青,我们做戏也要做真些,不然他还不要起疑心。她到是步步小心,我想这许仙到底有什么好呢,有次我故意穿的暴露些在他面前走过,他还不是一样起反应。男人!

日子一久我就有些不乐意,我原来是主角啊,现在成配角,再过些时日怕要成群众演员了。但到底听她的话,在家里是不兴风作浪的。

于是我到外面去,在旷野里看到一个精壮的僧人,决意去勾引他。

他在溪水中游泳,我跟下河,他已瞧出我是妖孽,我是这样妖,妖妖娆娆到他身边,十指伸到他腹前,他说妖孽休的无礼,我说小师傅我是特意来助你修行。也对,不是都说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吗,我来看你怎么过我这一关。

他到底年轻气盛,那里受的了我挑逗,然,到他开始有反应时,我一下就跳开,吃吃笑:小师傅也不过如此,还是回家继续修炼吧。

他虽是欲火焚身,到底拿我没办法,后来我知道他的名字叫法海。

后来的事情是我没料到的,因为这一次法海对我恨之入骨,可是他不报应在我身上,偏来折磨我最爱的人。

论道行,他是比我们高,可是我和白蛇加起来也有1500年的道行,他要对付我们也不是那么容易,何况我们两个来到这里既未杀过声,又未害过人,他凭什么来降我们。只是他拐弯抹脚的动足坏脑筋,说白蛇嫁给许仙犯了人妖恋的天条,这在当时是有据可典的,三圣母和凡人刘彦昌私通声下沉香,都被二郎神关在华山下。

法海告诉许仙我们是蛇妖,许仙当然不相信,法海说我是得道高僧,难道骗你不成?许仙用鼻子哼一声道;得了少蒙我,我看你是嫉妒我吧,早看出你在打我家小青的主意了。法海起的说不出话,道:那,这样我跟你打赌,我这里有瓶雄黄酒,你给她们吃下,如果她们是蛇就会现原形,如果不是就是我输了,我输的话赔你十万两纹银,如何?许仙考虑一会说你哪有那么多银两,拿我开唰啊。法海说最近金山寺香火旺盛,又收门票钱,赚了不少银子,十万两是区区小意思,你不相信我这就写字据,许仙收了字据说那好,反正怎么着我也不会赔。

许仙拿雄黄酒来试我们,白蛇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她喝了以后现出原形把许仙吓死了,我说这中臭男人一点不相信我们,吓死了活该。白蛇比我心善,说也是我们先算计他才出这种事,好歹要把他救活吧。我问怎么救?她说上南极仙翁那摘灵芝草。

我们两个奋不顾身去盗灵芝草这一节也不想细说,我当时只是想救活许仙,从此两不相欠,那知道救活他以后还是有很多事,法海把许仙带到金山寺,不让他出一步,许仙偷偷写信给白蛇让她去救他,说法海骗了他。

我们看完信后就气不服,法海你凭什么管这么多闲事啊,白蛇是自觉害了许仙,一个性欲正常的男人,你让他从此关到和尚庙里,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总不能让他天天打飞机吧,要么就变成gay.要是太监倒还好。

我说姐姐,我们水漫金山寺吧,淹死这贼和尚一家老小。

盗高一尺,魔高一丈,这一仗我们终于闹的天翻地覆,不想这完全中了法海的计,他告到天庭说我们屠汰生灵,就向玉皇大帝讨了个金钵把白蛇收了进去,还放到西湖边上的雷峰塔里,说是做自由恋爱者丑恶下场的反面教材,就跟别人杀了人还把人头挂在城墙上一个意思。其实我知道他是在向我示威呢,意思是说我逃不脱他手心,要不乖乖投降白蛇就是我榜样,可是我不服气,我跟白蛇说姐姐你忍着,我早晚救你出来,白蛇说你别管我,你自己逃生去吧。

我到了紫竹林,拜在观音门下数十年,终于有所修成,于是来到西湖边上打开雷峰塔的封印,救出白蛇,雷峰塔倒的那刻天地轰隆隆巨响,我想法海一定是听到的,可是他心虚不赶出来,我如今也心平气和许多,懒得和他计较那么多,从此后,我和白蛇相伴生生世世,再也不管什么许仙不许仙,世俗不世俗。

所谓的佳话都靠不住。

那天做了个测试得了33分,提示男人性格中略带女性化,取向正常,推荐给一对朋友,分别得了23分和41分。或者都有偏差,对自己的取向,从犹豫到认定,花了几多青春,如今再无害怕。只是到现在还是单身,认可KING说的一句话:找不到爱人不是别人的不好,是自己。自己的时辰未到,或者自己的心态不对。也就这一句。

前些天心情特别坏,QQ上问一个朋友,我很差吗?他说是的,比我差。我说你去死吧,他说这样问的人只配这样的回答。我说我心情不好你不能说其实你很好啊之类的话来安慰我一下,后来聊的不记得了,想,他要不那么回答也就不配他。再发消息给一个很远的朋友,你喜欢我吗?对方没有回答,只是在后一天搭讪别的事,这样真是好啊,矫情和爱情是毕竟不同。

然后淘很多碟,躲在象夜的夜里看,从悲伤中看出开心来,第一张是〈喜宴〉,自然很喜欢赵文喧的高伟同,又想起某个朋友的话,他讨厌所有不是GAY而演GAY的人。细细想,其实喜欢可以是很淡然的,对人对己都是好事。

总之很喜欢李安这部电影,他的家庭三步曲,以前看过〈饮食男女〉,另外一步〈推手〉也买了,只是还未看,兴许还能重温一下以前学的太极拳呢。

看了喜宴后发消息给一个朋友,说有许多感触,他说那样的好事是很难遇到的,又说他大概要过段时间看才会感动,我问为什么,他说他现在还没那样的压力——大概,没心没肺总是要快乐的多。

看的第二部是〈果酱〉,好象是新秀作品,不过很好,几个小故事,相互关联,好似火锅一样,个人也特别喜欢这种故事与故事邂逅的方式,少不了的是巧妙的连接与穿插。那个女演员叫六月,据说还是个歌手,粗看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故事的结局,打扮下也很见风味了,当然这和〈食神〉里的莫文蔚先故意破坏自己后略提高自己是不同的。

另外几张碟虽然还没看,想来应该不会买错,很老的如张彻的〈独臂刀〉,小说以前读过,忘记了,只是很想重温一下那时候的武侠片,而更想看的是胡金铨的〈龙门客栈〉,只是没找到。还在音像店看到阮玲玉主演的〈神女〉,那该是多老的片子啊,不过没有买,因为我真正想看的是周璇和赵丹的〈天涯歌女〉,听听她怎样唱:天涯啊,海角—–,还有郎呀郎——

也买了黑泽明的〈七武士〉,很经典的片子,只是图象无法恭维。不如留到以后看。还有韩国的《男人的未来是女人》,因为比较欣赏刘智泰。还有几部日本的爱情片,有一部叫《解夏》,迷上封面上的男孩。

只是没有找到《记忆中的风琴》和《在世界中心呼唤爱情》。当是遗憾。

在看电影的过程中,接到好朋友的电话,他生日,请吃饭。问我带不带人过去,我说带谁啊?已经想好了,告诉他们准备过单身,要么离开这里,要么买单身公寓。怎么看是他们的事,怎么过是我的事,很多次想过怎样离开这里,要带的东西除了书,衣物大概也就这些碟片了,至于那么多的〈看电影〉杂志,我是怕麻烦的,带走太重,带回家会被父母说浪费,而且白搁在那边说不定发霉,不如就送给朋友,当是纪念物。

目前只是想想。

有一天晚上,做梦遇到侄子和外甥都过来玩,看着这些小动物,总会更让人燃起对生活的热爱。第二天,隔壁城市的大学同学过来出差,一起吃的饭,两个人分一瓶啤酒,险一点就脆弱的想跟他倾诉,到底忍住。

学会了克制,再悲伤,也不要做日后后悔的事。

虽然,克制比遗忘还要难,好在我有我的华丽世界,认真做影迷其实也没多长时间,算是起步晚,现在象先天不足的孩子努力吸取后天营养,好跟别人一样成长。

不是采取自闭的方式,只是多寻求一种快乐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