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想起了去年初冬的一件小事。
  那天,我去给手机充值。北风起了,寒意逼人,冬天已经显神威了。
  服务员比较热情,很快充上值。哼着小曲,环视四周,发现东墙跟下一溜儿摆开几台机器。是新上的!我走上前去。见一位少妇坐在一台跟前,动作优雅,操作熟练,不一会儿,机器的出口就吐出了一张长长的小纸条儿。原来这是几台用来查询和自动打印手机花费的机器。真进步呀,我心想。另外一台眼前,两个小伙子嘻嘻哈哈,一起在鼓捣,这个摁一下,那个摁一下,看来是生手。我好奇的看,慢慢的转。
  “这是你的吗?”有人在问我,抬头一看,原来是刚才两个小伙子中的一个,他指着机器旁边凳子上的黑手套在问我。“哦,不,不是。”听我这么一说,那个小伙子悠悠走上前去,身子一斜,麻利的拾起了那双黑手套。我注意到那是一又皮手套,看来质量还不错。“刚才有位妇女在这里打印来,可能是她的吧。”我赶紧说。“咱又不是偷她的,嘿嘿。”说着跟另外那个小伙子一对眼光,象是征得了对方的认可和赞同。两个嘻嘻哈哈,拉拉扯扯的走了出去。我看到他们挎上了一辆摩托车,一溜烟儿似地跑了。茫然的我向大厅门口张望,盼着那个少妇急匆匆的赶来,就算找不到手套了,我还可以告诉她真相呢。等呀等,没有,没有就算了。
  走呀,回家呀。
  回到了家。小女儿迎上来,我一下抱起了可爱的小宝贝,在她的小脸蛋上亲了又亲,舒服来自心底。家真好!“别乱了,壶开了,倒水!”妻子吩咐道。好,倒水去喽!
  吃过饭,来到卧室,扳过妻子的肩膀说:“今天上午碰到这么一件事——”一五一十,就把手套的事告诉了妻子。“是不是有点后悔自己忘了拾那双手套了。”妻子在开我的玩笑。“算了吧,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我好象真的受了侮辱。我开始郁闷起来。
  我为什么这么耿耿于怀心事重重呢?躺在床上我止不住的想。那双黑手套闪现出来。少妇回家后,发现手套不见了,想,回去找也不可能找回来了呀,算倒霉吧。明儿再买一双。这种情况我没话说,可我老想另一种情况:少妇回家,发现手套不见了,着急了,回去找也没找到,丈夫回来跟丈夫一说。“糊涂呀脑子想的什么呀!”一向疼爱妻子的丈夫也发火了。这种情况会让我难受。少妇的侧影我见到了,高高的鼻梁,青青秀发蓬松的盖着鬓角,充满女性美。这样的人似乎不该生气。她怎么就忘了手套呢。这么粗心,着急活该!来的时候带着手套走的时候不手冷吗?我恨恨的想。结论:女人该细心温柔。
  另一个形象闪现出来,是那个小伙子,高高的个子,刚毅的脸,已经是典型的男子汉了,可就见这男子汉悠悠走上前去,身子一斜,麻利的拾起了那双黑手套。“咱又不是偷她的,嘿嘿,”嘻嘻哈哈的走了。我想,他完全可以交到柜台去,但是,没有。差劲儿!知道这小子拿走我就说那双手套是我的了,我当然会交到柜台上。唉。我怎么反应这么迟钝呢。那小子也真可恶!一双手套值几个钱?结论:男人该宽厚大度。
  想出来为什么郁闷了。小小一桩事,原来破坏了我心目中关于女人和男人的美好的定位。女人细心温柔,男人宽厚大度,那是我的理想国吧。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