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里的姐姐

姐姐 是你把我引领到这片秋天的原野
我们手挽着手
跨过了那么多条浅浅的小河

姐姐 我们在巨大无边的秋天里坐下来
风宁静地停泊在水边
季节的马车也一路缓缓的
装满馥郁的浆果

我们都彼此挂着温婉的微笑 姐姐
唯美的蝴蝶在九月的阳光里浮动
划着漂亮的双桨
然后你向我打开了比春天的原野
更为丰美的贞洁

姐姐,你向我招手 对我说
过来啊 小宝
蚱蜢飞起 野兔跑过
秋天的大地烧了梦中的花朵
我们相互依偎着 姐姐
姐姐 我多么喜爱你的皮肤
你的皮肤如暖雪
姐姐 我多么喜爱你的长发
你的长发似暖夜

姐姐出嫁,姐姐芬芳

姐姐,你的目光,是故乡的一片云
——题记

姐姐,你的身子
沐浴着最新到来的春风
你攥着去年饱满金黄的粮种
站在新鲜的土垄间
你额前柔发飘飞
腰肢是童时小河的蜿蜒

姐姐,你有没有想过
我们有一天会离别
我哭了的时候
你有没有看到夜色的方式
夜色,在这个日子
席卷过我们村庄的方式

姐姐,夜色里的姐姐
你穿着吉祥的红衣
你把目光仰的
比天边的浮云还要空远
你在忙忙碌碌中对我浅浅一笑
姐姐,我整晚上想告诉你
还是我诗中的那句
姐姐,你的目光
是故乡的一片云
你的身子,是故乡
幽幽的溪水与起伏的群山

青纱帐把黄昏织得密不透风
姐姐,你要走了
你愿意带上我的诗上路吗
你会听到隔年的风声
和我叮当作响的眼睛吗

姐姐,你清凉如水的身子
包含着我们母亲连绵的使命
你要将我们村庄的姓氏
挂在你经过的每一株
摇曳的小草上
并答应我
别在我别过身去的时候
开始伤心的哭

燕子姐姐从南方飞回来了

姗,你那么小
你有着黑黑的胳膊和黑黑的脖颈
当你用手抹着眼睛哭的时候
我真怕冬天的砾石与冰凌将你小小的身子划伤

姗,你的妈妈去了很远很远的南方
你的妈妈长的白雪公主一样美丽和善良
她在每个夜晚月亮升起的时候想你
我们一起喊她燕子姐姐
我们在每一个春天等着她从南方归来

姗,闲暇上午的时候
我就教你识字 教你写
春天 温暖 欢笑
与南方的燕子姐姐
有的字
你总是写的少一横或者
多一点
我给你指出
你就皱起鼻头调皮地笑

那个急雨后的黄昏里,姗
你病得那么厉害 你说你想妈妈
想南方的燕子姐姐
你脸烧得红红的
可你还说燕子姐姐的好
念叨着从前我跟你说起的
燕子姐姐从不打人

当我如捡一片叶子一样
抱起你小小的身子的时候
我看见我们贫瘠的土墙上
有你用白粉笔写的歪歪扭扭的十一个字
燕子姐姐从南方飞回来了
没有少一横 也没有多一点
完美得就像你说出的那个梦想

我们还怕什么呢,姗
燕子姐姐从南方飞回来了
燕子姐姐从来不打人
燕子姐姐总是春光一样笑着
燕子姐姐女神一样高贵和善良

这个下午是姐姐

这个下午是姐姐
她用骀荡的春风包围我
不冻我。

这个下午是姐姐
她用花朵的芬芳来爱我
不为难我。

这个下午是姐姐
她听我的心事慢慢说
不骤然离开我。

让我们把姐姐,搬到更暖和的地方去

我们应该伫水临风,烟雨
可是风太寒了
水太凉了

烟雨。你的脚在半空
受到伤害
所有舞蹈的精灵和红鞋子
都在等你释然的一笑
为你寂寞着

姐姐,你们知道吗
当我看到你们相背相携的在水面
点点的石桥上,在漫长的楼梯上
艰难的行进时
我的心有多么的哀沉苍阔!

秋风知道我有那样的胸怀
我孱弱的身影可如水上青山的倒影
可如光洁轻缓的云梯
留你们踏水踩云,轻盈而过

秋风给了我们许多果实
可它日渐如一柄小刀子
切割我们孤单的灵魂了
我们的姐姐面色苍白
我们一定不要让她冻着
我们要寻找一处阳光更多
更暖和的水边
把她搬到那样的地方去

不要忘了,在她的膝头
放上一本宋词,或者童话
芳草斜阳,精灵秋叶
姐姐,当我离去
有你们的世界依旧美好
依旧是平仄的古意
和透明完美的结局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