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进入这家广告公司工作一年多了,我的生活还是没有太大的变化。每天上班、下班,按部就班地生活。有时和一帮谈得来的同事一起聚会,这便是我最大的娱乐。
  我所在的这家广告公司是这个城市里面最知名的,在其他城市还设有好几家子公司,实力不容小觑。公司一大,清规戒律就多,等级也变得森严起来。我从事的工作是电脑平面设计,这与我所学的专业倒是十分对口。只是在公司里面,我充其量也只是一个底层的小职员,很多在学校里学到的东西在现实中并不十分受用。我不能随心所欲地,天马行空,我的思路和创意总是会受到诸多限制,因此,我有时也会郁闷。这个时候,我便和那帮同样郁闷的同事一起去吃喝玩乐,尽情发泄一番,以抒解心中怨气。我们称这种日子为“鬼混”。
  经常在一起“鬼混”的有五个人。易铭、韩风、家华、小艾和我。我叫向欣。三男两女的组合,一样青春洋溢的脸庞,一样朝气蓬勃的年龄,年轻就会有共鸣。我们都信奉“兔子不吃窝边草”,自己的另一半绝对不在同个公司找。否则,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难免相看两生厌。
  我们聚会一般都有个由头。今晚,我们聚会的主题是庆祝易铭重新恢复自由人身份,换言之,就是他失恋了。易铭和他女友相恋五年,大学伊始就开始了交往,毕业之后两人选择在不同的城市工作,各奔东西,最终以分手收场。失恋本来是一件伤心的事,可是易铭却把这次聚会的主题取名为“庆祝他重获自由”。可是,我们知道,他并不是不伤心的。坐在“钻石年代”酒吧里面,易铭整个晚上都没怎么说话,只是一杯接一杯的喝啤酒,从来不知道他的酒量这么好。
  在他又一次端起酒杯的时候,我拦住了他。易铭,别再喝了。我们今天来,不是来看你喝酒的。
  小艾在也旁边附和。对啊,易铭,有什么不开心的,不要闷在心里,说出来会舒服很多的。
  易铭苦笑着放下手中的酒杯。其实我知道,分手是必然的结局,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那个时候,以为只要两个人相爱,就可以排除一切困难,就算是天各一方,也能一如既往。现在才发现,这种想法简直单纯的可笑。
  也许,长大了,考虑的问题也现实了吧。我幽幽地说。然后,每个人都若有所思,陷入了沉默。

  B
  在我们五个人中,韩风是个异类。今年也不过27岁的他,却早早已经套上了婚姻的枷锁,使得与他同年却仍然孤身一人的家华总是抱怨危机感太重。枷锁这个词,是韩风自己说的。可是我们都知道,他是幸福的。在韩风的儿子出生一个月之后,我们又有了一次聚会。韩风一个劲地向我们抱怨结婚生子有多累,多没自由。你们知道吗,今天晚上还是我趁老婆儿子睡着了以后偷偷溜出来的。那个小东西,老是不睡觉,就知道哭,吵死人了。唉,结婚已经是个错误了,现在又来一个儿子,我的人生可以算是完了,没希望了。他摇头叹息。
  可是,我们看到,他的脸上分明洋溢着身为一个父亲的温暖和自豪。我们都心照不宣地附和着,笑成一团。
  聚会结束之后,易铭送我回家,因为顺路,每次都是他送我回家。易铭常常跟我说,向欣,你真应该为有像我这样的同事而感到庆幸,你看我,哪次不是平平安安地把你送到家门口,就算是男朋友,服务也未必有这么周到吧。
  我通常都是送给他一记白眼。这样顺路送一下会死吗?那我是不是应该感动地痛哭流涕呢?
  那倒不用,女孩子嘛,流涕总是有损形象的。要不然,你以身相许吧,怎样?
  我哈哈大笑几声。易铭,你想的倒美。再说了,你不是非美女不谈爱的吗!
  易铭喜欢美女,我是知道的。他的前任女友便是让人惊艳的女子,美的不可方物。分手之后,在他身边兜兜转转的也总是长发飘飘的美丽女子,而我,虽然不丑,但绝对不会让人有惊艳的感觉。更何况,兔子不吃窝边草,我不会忘记我们五个人的名言。我知道,我们之间不会有爱情,所以,我们的交往也就可以轻松而随意。
  可是,有一个秘密是他们都不知道的。自从那晚,易铭失恋的那个晚上,我在酒吧的洗手间外面看见他伤心落泪的样子,我对易铭的感情就已经产生了变化,在那一瞬间,我竟然有一种心动的感觉。只是,这个秘密,我不打算让任何人知道。

  C
  小艾比我早一年进公司,今年26岁,单身一人。她常常向我抱怨,向欣,你说为什么这个世界上的好男人这么少呢,十个男人七个傻八个呆九个坏还有一个人人爱,要到什么时候才轮到我啊!
  其实小艾是个美女,性格活泼开朗,朋友很多,她的身边也一直不乏追求者,只是她的要求太高,近乎苛刻,从外貌到性格,从工作到家世,既要英俊,又要富有,每一个条件都含糊不得。家华总是对她的择偶条件嗤之以鼻。小艾,女人可是老的很快的,你再这样挑挑拣拣,小心老了没人要哦。小艾从不理会这些,她的名言就是:我宁可高傲的发霉,也不要委屈的恋爱。现在是挑老公哎,一辈子的事情,怎么可以将就呢!天下所有的女人都是一样的,向欣,你说是不是?
  我只是微笑。家华在一边接话,向欣才不是这样的人。要是天下的女人都像你这么肤浅,那我们这些既没财又没貌的男人岂不是要打一辈子光棍?
  家华和小艾好像天生不对盘,两个人在一起经常唇枪舌剑,争辩到面红耳赤才罢休。看他们斗嘴,对我们来说是一种享受。
  对了,向欣,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没见你交男朋友啊?家华忽然把话题转到了我身上。家华讲话向来直来直去,没心没肺,有时真让人难以接受。
  因为……我迟疑着,因为缘分还没到嘛。我笑着,奋力掩饰我的心虚。
  要不是当初我们说好了“兔子不吃窝边草”,不然你和易铭倒是很相配的一对呢!家华语不惊人死不休,此话一出,所有的人顿时起哄。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幸亏酒吧里光线昏暗,我想应该没人看出我的脸红与尴尬吧。
  好了,你们玩够了吧。易铭挺身而出,平息了一帮人的混乱。向欣早就说了,她相信的缘分,如果我们之间有缘,不是早就应该擦出火花了吗?
  就是啊,你们这帮人,口没遮拦。我极力附和着,而内心的失落只有我自己知道。
  缘分从来都是可遇不可求的,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有缘无分,有分无缘。可是易铭,难道我们真的没有可能吗?如果命运安排我们相遇,只是为了要让我们相识,那么,我宁愿我们从未遇见。

  D
  渐渐的,我们的聚会次数少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生活。我仍然继续着我平静如水的生活,冷眼接受周围发生的一切改变。我知道每天都有人给小艾送花,而小艾好像也找到了自己心目中的完美情人。我知道家华也交了女朋友,每天下班就匆匆赶去约会。我还知道,易铭正在和一位家世显赫的千金小姐交往,那位小姐的父亲是本市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
  可是我却不知道易铭是否快乐。我看到过那位小姐颐指气使的神气,这样唯唯诺诺的易铭不是我所认识的易铭。可是这样又有什么不好呢?易铭淡淡地对我说,她家境优裕,财貌双全,而且又是独生女,以后偌大的家产就由她继承。向欣,你不是说过吗,人长大了,也就变得现实了。
  可是易铭,你们相爱吗?
  爱情是很脆弱的东西,可以一纵而逝,也可以细水长流。向欣,我觉得工作之后的我真的改变了很多,变得连我自己都觉得陌生。
  这是必然的,因为我们要成长,所以必须付出代价。如果人永远不用长大,那该多好。
  易铭笑着揉揉我的头发。傻瓜,那不成了妖怪了吗?
  我静静的感受着易铭难得的温柔,收藏我们之间相处的点点滴滴,内心无比绝望。或许,这样促膝谈心的机会以后都不会再有了。这是暗恋的卑微与无奈。
  微笑着与易铭说再见。转身的一刹那,我分明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
  “吱”的一声,我听到急刹车的声音。正茫然无措时,后面一只有力的大手把我拉到了路边。我回头,是一个陌生的男人,一个高大严肃的男人,他对我说,以后过马路小心点,你以为你有几条命啊!他的声音很好听,他皱眉的样子很滑稽,让我不禁想笑。
  我总是学不会如何过马路。记忆中,曾几何时,易铭也这样把我从车海中解救出来,然后对我说,向欣,以后过马路小心点,你以为你有几条命啊。

  E
  后来渐渐的与那个高大严肃的男人有了来往,并日渐熟悉起来。他叫兼,是一家IT企业的高级行政人员。在易铭举行婚礼的那天,我对他说,兼,我们交往吧。那个时候,我的心神正处于恍惚状态,对于他的反应,我并不是看的很真切。我依稀记得,他的脸上是露着笑容的。沉默严谨的兼是是很少笑地这么彻底和放肆的,他是那么单纯的快乐着,而我,应该也是快乐的。
  等到我们五个人再次聚首,已经是一年之后了。易铭打电话来说,向欣,我们五个人很久没有聚会了,晚上一起聚一聚吧。今天,我离婚了,就当是再次庆祝我重获自由吧。我握着话筒,半天无语。
  那晚,易铭的脸上没有悲伤,有的只是解脱之后的如释重负。千辛万苦维持了一年的婚姻,结束的时候,却只需要一个小时。他笑得很苦涩,也很苍凉。我看着易铭有些沧桑的脸庞,心里隐隐作痛。
  聚会结束,又是易铭送我回家。同样的路,同样的车,可是我们一径地沉默,已不复当年的轻松随意。想起那时的心无城府、肆无忌惮,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遥远,任凭追忆也是枉然。再过一个星期,易铭就要离开这个城市,去另外一个陌生的地方开始新生活。而我,也将有自己的生活轨迹。虽然,我曾经是那样地喜欢过你,将来,我也不会忘记你,只是,关于那个暗恋的故事,会成为永远的秘密。
  向欣。我转身离去的时候,易铭在身后叫住了我。我转头,他伫立在离我两步远的地方,静静地看着我。向欣,如果我现在告诉你,我喜欢你,从很早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你,你会不会觉得已经太迟了?
  我呆呆地看着站在面前的易铭,心神开始恍惚。我想,这只不过是我做的一个梦罢了。可是,等我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被易铭紧紧地拥在怀里。他抱的我那么紧,几乎让我无法呼吸。
  向欣,如果我请求你,你会和我一起走吗?离开这里,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然后重新开始。
  我在易铭的怀里默默哭泣,眼泪流下来,落在他的肩膀上。太晚了,易铭,已经太晚了。因为,再过一个星期,我就要和兼结婚了。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