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我是亲自送小夕走的。
  丁香般忧郁的小夕悠悠地叹息,犹如玫瑰花瓣落入潮湿的泥里,拾不起芬芳,只留满眼残红。其实我是希望小夕干干脆脆的走,可她偏偏那样留连不舍,让我想起蝴蝶,翩翩而舞,却回旋不前。我发现地上砸下几滴泪。一定是小夕哭了,我还好。

  (二)
  今天是个晴天。我拉开窗帘的时候阳光就流水般泻了进来。我的脑袋疼的要命,站起来的时候翁翁作响,我只好蹲在地上呆了几分钟。从昏沉中稍微清醒一点的时候,电话响了,我按下免提,桑娅的声音就急急地响起:“喂,出来玩啊!”
  我说:“好啊!”

  (三)
  我和桑娅站在步行街尽头的广告牌下,四周都是高楼。阳光被生硬阻挡,却依然倔强地穿过缝隙,丝丝缕缕,牵强而任性。我忽然想飞。小夕一定不能,她体会她的幸福和悲伤。我可怜的小夕。
  桑娅抱着我的手臂,“瞧他帅的!”她说。
  我于是见到了她后来的主角。这个英俊的如此熟悉的男人!小夕一定会惊讶万分,也许她会泪水滂沱,可是我不会。我不是小夕,我是另外一个人。当然桑娅也不是。我真真实实却又如此古怪精灵般的桑娅!她望望广告牌上金黄色的麦浪,打个响指:“叫你麦子吧,Man!”我于是想起了小夕的话,她说:“做被我宠的猫,我要给你幸福!”我有点恨小夕了。

  (四)
  如此喜欢桑娅,新认识的玫瑰花般的女人。爱情一簇一簇地开,生命却像枯叶一片一片跌落。桑娅一定是我前世的影子,我爱极了这种满含着堕落的美。我想这是宿命,一定是。
  麦子送桑娅花朵,麻纸里是怒放的玫瑰。桑娅一瓣一瓣地摘,泡在浴缸里,然后躺了进去。我问:“为什么?”她狡颉地笑,她说:“十分红处便成灰。” 这个追求繁华却放弃永恒的,这个比昙花更美丽,比烟花更寂寞的女子!左手幸福,右手放弃。我想,麦子是应该爱她的,我谁也不恨。可是,如此炽热却冷酷的美丽女子,让我怎能不想起小夕?她恬淡却清晰的悲与痛,隐隐藏着,在骨子和身体里。血管里流淌的是眼泪,小夕似乎说过。那么她哭了,是在滴血吗?
  而这样蓬勃聪慧的桑娅,我又怎忍心告诉她,这个世界上还有小夕!

  (五)
  我在梦里又遇见了小夕。我知道她会来,虽然我抗拒。可是我怎么能拒绝梦呢?像我的身体需要水。我的夕夕,她含着泪。她说:“我弄丢了那只猫,那我的幸福给谁呢?”我抬手,可是我抓不住她,就像她抓不住她的猫。她说:“我找它,追呀追呀,它却喜欢上了花朵与绣球,再不记得我们的花园和温暖了!”我开始用力,拼命张开双臂,我想我一定要拥抱到小夕。她却无声消失。她说:“恨呀!”字字寒心。我终于醒了,却只听到叹息。那么云淡风清的叹,如何来掩饰彻骨的伤情与心碎!
  只是一场梦而已。

  (六)
  桑娅买回来很多衣服,花花绿绿,对着镜子飞扬起她年轻的脸。我问桑娅:“麦子呢?”
  “不知道,刷卡的时候他还在。”桑娅说话的时候不看我,她看她的衣裙。
  眼睛有点涩,我坚持问:“桑娅,麦子好吗?”
  桑娅妖娆地笑,她低低的扭头,她说:“你觉得呢?”
  我觉得呢?在我匆匆忙忙从一个温暖的城市赶到这里,我就失去了所有关于男人的判断能力,我甚至忘记了踏进这座荒城的目的。可是桑娅,你为什么要问我这个问题呢?我不是小夕,太累,我不再关心这个问题。
  我看见桑娅额上那颗痔,点点红晕泛滥进我的眼睛里。我想我该忘记小夕,从今以后不再为她伤心和忧郁。桑娅这个类似于小夕的飞蛾扑火的女子,我该为她祝福,我怎能忍心让她成为小夕!

  (七)
  我喜欢静色,像我现在站在这个不大的家里。墙壁上挂着照片,有个男人暖暖的笑着。地板泛着牛奶的光泽,干净而温暖。我喜欢融化在这片安静的空间里,我愿意这一切的静物将我淹没——我觉得安全。
  茶几上零星的包玫瑰的麻纸,床上凌乱的杂志。窗口有一盆野丁香,幽幽地盛开,让我想起烟,轻轻薄薄地存在,后来变淡、消失。没有永恒吗?也许世界上真的没有。指间香烟燃尽,我抿嘴淡淡的笑。

  (八)
  今天的天气好,阳光暖暖的。依然跟桑娅逛街,穿行在钢筋水泥的构架里。桑娅买香水,一大一小两个精致的瓶子,扑鼻的香气。我选了淡淡的玫瑰香。玫瑰悄悄地凋谢,也许香气更持久些吧!桑娅嘟着嘴说:“喂,喂,跟我和麦子吃顿饭吧!是个庆祝的日子!”
  我说:“好吧!”
  桑娅开始呼她的麦子,她的侧影融在阳光里,饱满丰润的像要升腾出去。我坚持背对着她。我听见桑娅的声音亮亮的响起,层层润进空气里。我觉得眼睛不舒服,好大的风沙,不然怎么会酸酸的疼。
  耳朵里飘过桑娅的话,她对麦子说的是:我爱你。

  (九)
  从来没有在这个华灯闪烁的城市里盛装出行,只有今天。麦子和桑娅一定在街角的西餐厅等候。我揽揽衣裙,慢慢走了进去。
  桑娅在靠窗的铺着淡淡蓝花桌布的圆桌后面向我招手,她的旁边坐着麦子。我想我一定可以微笑——我确实微笑着朝他们走去。
  桑娅说:“今天是麦子的生日!”她的脸上洋溢着笑意。
  我说:“我知道。”我的头扭过去,窗外的城市闪着点点星光,可是冷冷的,让我想哭。
  我听见麦子的声音,那么熟悉的急切地说:“小夕,我没想到会再见你!”
  “小夕,夕夕,分手了,你不好吗?”
  我说:“我很好。”
  我的桑娅!我的麦子!我的猫!我看到桑娅吃惊的表情。外面的夜色真美——可是,越夜越黑。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