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004年6月23日。
  向来对日期不大敏感的我,甚至不记得父母的生日。但这次不同,我是打算用心铭记的。
  比约定的时间早来了一个小时,打电话过去,小艾让我先一个人逛逛。如果路上不压车,她会准时出现。
  我一个人在超市里消磨掉一个小时的时间。结账前在特价车里挑了件黄色棉布衫。现如今已成衣柜里的陈列品。当初买它也只是贪价格便宜,并未打算穿它长久。
  你看,人在做一件事情前,总是先为自己找好了退路。所以始终不肯全心全意,不能一直向前。

  我和小艾十年前就认识。
  那时我们在同一所中学读书,虽不是一个班级,但彼此也并不陌生。那时她总是骑一二四式小车,夏天一身白底碎花的粉裙,一个普通但招人喜欢的女生。
  表面平静,内心暗涌。
  很多时候,一个人的内心往往会比外表更能左右一个人的行为。这是我事隔多年后才悟出的道理。

  19:00整。小艾准时出现在和平广场。
  看过我买的衣服,说我哥他刚才打电话过来,会晚到半小时,单位临时加班。
  看着眼前这个我认识十年之久的女子,我想往往普通的女子更容易获得幸福。
  小艾从小学三年级起开始学琴,高考考了两次后进入大连一所大学音乐专业读书。读书期间有过一段恋情,后因对方体检时查出乙肝而理智分手。虽说那男生两年来风雨无阻的替她打水送饭,但最终也未敌过“现实”这二字。
  我和她,还有其他女子一样,在现实中摸爬滚打,本以为可以超越,可最终也只不过沦陷。

  2
  木木,75年出生,大学学历,在电台工作过一段时间,现在奔驰一四A级服务中心工作,父母退休在家,有过一段短暂恋情,比我大四岁的男子。
  这是小艾一天前在电话里向我做的简单描述。
  木木,小艾的表哥。
  19:40。小艾的电话比约定的时间晚10分钟响起。如果算上我早到的60分钟,刚好100分钟。
  我记得后来,我发短信给木木,说到10月1日我们刚好认识100天。现在来说已毫无意义。

  小艾拖着我楼上楼下跑了几个来回,才在超市出口处发现一怒气冲冲男子。
  事后木木问我第一次见他时什么感觉。我说你好凶噢。凶神恶煞的样子,我们只是等错了地方而已。
  木木对我温和的笑。说小艾那丫头就是没记性,这又不是第一次了,每次都等错地方,不骂她她永远不长记性。
  记忆里除了那一次有些凶外,木木始终都是个温和体贴的男子。
  吃饭时,木木透过幽暗的灯光问小艾知不知道餐厅里放的是什么曲子,小艾摇头答不上来。我坐在秋千上在桌子底下晃荡着两条腿。
  《卡萨布兰卡》。他说。说话间我看到他的项上有十字架项圈,暗灰的木质底色。心中顿生无限好感。
  小艾现在一家双语幼儿园教钢琴。她从不把钢琴当作一种挚爱,在她看来那只是一种谋生的手段罢了。
  不像我,会把某些东西看得至关重要。

  3
  晚上回去打开日记,发现最后一篇日记的时间是2003年7月19日。
  里面只有一句话:我希望生命中永远没有这一天。
  已经很久不再记日记,自春天说不再回来的那天起。
  现在看到那一行字,除了是一个符号的象征外,感觉不到它在我生命中的温度。那些夜凉如水的夜也仿佛是真的远去了,留下一地的残骸在那儿,触目惊心。
  “2004年6月23日。在乐购超市买了件黄色棉布衫作为和木木认识的纪念。”我在日记中写道。

  春天在QQ上给我发了两张最近的照片。看起来比以前胖了许多,我始终坚持他本人比照片上要帅得多。他们说我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为此我将照片发给不同的朋友,看看到底是不是我在自我陶醉。虽然春天说不可以拿照片到处招摇。当得到“长得不错,帅哥”的肯定答案时,我满意的说谢谢,然后下线。
  在和木木的第四次见面前,我将春天的照片拿去柯达店冲选。冲洗店的老板娘对我温和的笑,我想她一定是把春天当成我的男朋友了。这让我很高兴。

  我比约定的时间晚到十分钟。我是故意地。木木身上斜垮个包,戴着个墨镜一个人酷酷的站在那里。
  我眯缝着个眼睛走到他身边。他递过来一瓶饮料,是我喜欢的橙汁。
  我说你早到啦?
  他背着看起来鼓鼓的包,里面是给我带的安妮宝贝的书。说丫头这下你满意了吧,终于让我等你了。
  我说你欠我的多了,恐怕你有得等了。我望着他的脸好奇的问,你是黑道的?黑天走道的?
  他摘下墨镜说,我的脸在工作时不小心划伤了。果然在眼角处有一小道划痕,不过不是很严重。
  我说那我给你讲个故事吧。说动物园里分房子,老虎分给小白兔三室一厅的房子,给狗熊分了三室的房子。狗熊就不乐意了,说凭什么给小白兔三室一厅我却是三室的?老虎大王说了一句话后狗熊就再也不提分房子的事了。
  说完我就撇下木木一个人,跑去看公园里孩子钓鱼。我说你看公园多会挣钱啊!池塘里养几条破鱼,一人发一小矮板凳,一小破水桶,一小丁点儿馒头渣儿,就十分钟五块钱,而且钓上来的鱼还不能带走,带走你还得另交钱,一块钱一条。真是砸死人了!
  木木说咱先不管这事儿行吗?那老虎到底和狗熊说了什么?
  我说你想听吗?
  想。
  你就真的想听?
  嗯。
  老虎说了,你看你那熊样还想听(厅)?
  木木在身后喊,安儿,你不要跑!看我怎么收拾你!

  4
  “2004年7月3日。我和木木去了劳动公园。给他讲了关于狗熊分房子的故事。在许愿钟那儿许了愿:希望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能够永远幸福健康快乐。”
  认识木木后我又恢复了记日记的习惯。合上日记后,才发现那个关于狗熊的故事好像当初是春天讲给我的。

  那是95年的秋天。那时我认识的春天还很瘦很健康,没有戴眼镜,时常喜欢穿黄色的衣服。这个习惯一直没改变,从他发给我的照片上看得出来。
  他在众人的目光中牵起我的手,带着我在旱冰场上飞速的旋转,旋转,旋转。那可能是我今生跳过的最美丽的舞蹈。我愿意在那一秒钟死去。瞬间完美,永不磨灭。然后他在毕业那天说,安儿,留下来。
  他说他喜欢长头发的女生,他说安儿留下来。

  小艾打电话过来。听说你们俩去参加“张洪量歌友见面会”了,还去了劳动公园?我说是啊八婆,情况属实。
  她说我是不是现在可以改口叫大嫂了啊?我说听着怎么就那么别扭,我看你也别叫什么大嫂了,干脆直接叫大妈得了。
  小艾在电话那头嘿嘿的笑。
  我问她房子弄好了吗?
  一提房子她便没了先前打探情报时的热乎劲了。哪有啊!别提了我和王国还为这事儿吵了一架。
  王国和小艾是高中同学。高中三年相安无事,甚至讲话加起来不超过十句,高中毕业后断了联系。不想小艾大学毕业后竟和王国做了同事,情愫暗生。两年下来已有结婚念头,现在正在供房子。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缘分吧。
  说起这王国,既不是小艾最爱的,也不是对小艾最好的。我说你这是折中选了一个你也爱对你也好的人。
  小艾说这人啊,你最爱的人对你不是最好的,对你最好的不是你最爱的,不如踏踏实实嫁一个适合你自己的人。
  我想木木应该就是小艾所说的那种人吧。

  5
  木木说,过几天如烟在电台有个签售会,我带你一起去吧。
  我说她漂亮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他说如烟是怎样一个做事认真的人,如何一步步艰辛走到今天,赞美之词溢于言表。
  当时小艾问,你那同事如烟长得漂亮吗?
  木木马上激动起来,说如果光从一个人的外表去看一个人,那是肤浅不成熟的表现!我不希望有人在我面前直截了当的问我这种问题。
  小艾只是好奇而已。我也是。
  他温和的看着我说,她没你漂亮。因为我给他的书写了个序,所以她邀请我去,我希望你可以和我一起去。
  对于一个29岁的男子来说,如果至今为止只有过一段短暂的恋情,我是不大相信的。就像说我是个没故事的女子,一样无法令人信服。但我试着去相信他。

  我和木木去看了一个下午的海。他坐在背后用小石子扔我,然后示范给我看怎样才能打出漂亮的水漂儿。我脱了鞋跑到还有些凉的水里。他就一直坐在沙滩上看我,看到那里面有很温暖的东西。
  我晾干脚穿到有些砂砾的鞋子里,拉他去看人工瀑布。他把我从写着“游人止步”的地方拽了回来。我又跑了回去,他就生气的又把我拉回来说不行。然后我就又跑了回去,看他生气的样子,我过去拉他的手,说好啦好啦我再不去就是了。我是故意不听他话的,我就想看他那宠爱的管束我的样子,感觉很温暖。
  夕阳里,我们手拉着手走在回家的路上。
  这可能是我记忆里关于他的最温馨的画面。

  6
  我带木木去吃兴工街的“三江河鱼”。我们挑了个靠边的位置坐下。里面很多人,声音嘈杂,需要很大声才能听清对方讲话。
  我说木木你别总偷看旁边的女生好不好,我不够好看吗?
  木木便不再东张西望,他在吃饭时总喜欢看来看去的。当然,他一早就说过,安儿,你很漂亮。我还发现他和我一样吃饭时不知道端起碗来。喜欢吃肉但容易胖。他还愿意吃光我剩下的以前没人愿意吃的剩饭。同时把他喜欢吃的东西塞满我的嘴。过马路时会站在车辆穿梭的那一面牵着我的手说小心车。
  这些都是我所喜欢的。
  我扯着嗓子大声说,木木,我发现了你的秘密。
  木木只是笑着望我。
  我说我知道你以前有个女朋友。
  他说对,在一起两个多月,感觉很累,然后分开。
  我说木木我指的不是这个。我根本就没把她放在他女朋友行列中,也不想知道关于更多的她。我只想知道那个在97年去了日本的小女孩儿。还有如烟。
  木木还是温和的看我。
  怎么知道的?
  我说我看了你在网上的贴子,很动情。那个97年去了日本的小女孩儿才是你的梦你的痛你的爱吧!
  木木伸过手来,眼光变成迷茫而温柔。那么安儿,你等了五年的人呢?

  我是在认识木木前知道春天出车祸的。断了三根肋骨,在医院里住了一段时间,现已无大碍,处在静养期间。
  小艾看过春天的照片。那是很多年前和春天去千山玩时的合影,春天穿一黄色T恤站在我身后,我安静的笑。小艾只知道我们在一起,但不知道为什么分开。
  小艾在拿到和王国的房子钥匙后,找人往林男家里打过电话,知道林男现在人在外地,便无下文。
  林男便是小艾最爱的那个人。
  我说你这又何必?小艾也只是低头笑。说不由自主。
  每个人都有自己解不开的心结。何必要那诸多理由。也许小艾也只是想在决定和另一个人生活前,知道一个消息,成全一种信念,然后尘埃落定。
  一些人愿意把这种心结展露给别人,另一些人把这种心结结成茧,埋成秘密。我们应该庆幸,至少愿意把某个人变成一种心结。直到老去。
  春天,春天。说安儿留下来。

  7
  98年秋天,春天说安儿对不起。
  我说不要对不起。没有对不起。一切都是我的劫数,一切都是我的心甘情愿。
  春天说安儿真的对不起,我不该给了你开始却无法圆满。
  我说开始就是我执意沦陷,注定了这缺憾。
  春天说你这坚强的女子啊,令人心疼。
  有他这话我已满足,哪怕今后各自天涯,我早愿为他飞蛾扑火,坚强如石。

  木木说你很在意那个小女生吗?
  我说我只是好奇。
  她是木木的大学同学,喜欢上木木最好的朋友,从此以后三人行。五年后,她被木木好友抛弃,毅然决然的离开伤心地,只身一人前往日本。木木的戏还没上演便已落幕。看着她欢喜或悲伤,却与自己无关。恨不得替她疼,替她伤,可也只能无能为力。如果没有好友,如果没有自己的隐忍,如果让她知道自己对她的那份情那颗心,便是水到渠成。可这世上没有如果。只有冷暖自知。她已无力再去承担一份五年的感情。所以自此远隔天涯,只余留恋在心间,不胜唏嘘。很多时候没有结局的结局才是最好的结局。永远多一份想念,多一种牵挂。
  我说那如烟呢?
  木木不肯说,只说是同事。他肯承认的是早已无故事,不想说的怕才是真的心结。我便不去触及。
  那么我的心结呢?我心甘情愿等他五年的人呢?
  五年?五年。

  98年冬天。春天拿了学位后去了美国。
  我只说等你。
  我只希望他在大洋的那端会知道这里还有一个人站在原地等他,等他回来,等他圆满。
  2003年7月19日。春天来信说,安儿请你收回你的希冀,我将不再回来。
  我说那儿的天是不是很蓝,云朵是不是很大,风是不是很轻,声音是不是很嘈杂,你还会不会记得安儿。
  我没有哭,我记得春天一直都说我是个坚强的女子。只慢慢在日记里写下“我希望生命中永远没有这一天。”

  木木说,他不是已经回来了吗?
  我说木木你想说什么?我不是在你身边吗?
  木木说,安儿,我说如果,只是如果,如果他真的残疾你会怎么样?还会坐在这儿吗?
  我看木木的眼神开始慌乱,腿上紧握在一起的双手不停的出汗。我说木木问题是他现在很好,只是断了三根肋骨。你想知道什么?想让我承诺什么?你还是在害怕失去什么?
  我开始情绪激动,语无伦次。我需要木木给我一个坚定的答案,好让我心安。

  8
  没有风的黄昏,我和木木走在回家的路上。我们没有坐车,只是两个人默默的牵着手。偶尔木木会抬头看我,然后再继续往前走。
  我住的地方离木木家很远,位于这个城市的两端。每次木木送完我需要花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才能到家,很多时候已经没有公交车。但他坚持送我。
  这让我想起春天。
  96年的夏天,下了很大的雨。春天送我回去。
  在伞下,春天说安儿我喜欢长头发的女孩子。我说那你喜欢秋天吗?春天捏着我的鼻子问秋天里有你吗?我说秋天是我最喜欢的季节啊。春天就拉了我的手说,有你的季节我都喜欢。

  木木送我到楼下。问安儿累了吧。我点头说嗯。木木就蹲下来说我背你上楼吧。我犹豫着。木木说安儿快呀!望着木木温暖的背影,我奔了过去。
  躺在床上,我在想木木温和的笑,宠溺的眼神,嗔怒的样子,还有宽宽的背,淡淡的汗味。我想就是这个人了吧。这个可以给我温暖和心安的人了吧。
  睡意朦胧中,短信的铃声骤然响起。是木木。他说安儿我会让你做我的新娘,只要我们共同努力。
  我听到窗外,知了又叫了几声。

  9
  2004年5月。我在青泥洼桥逛街时,竟遇到春天。
  春天说安儿你好。我就那样直直的站在原地,傻傻的看着眼前的春天。白花花的阳光刺得我有些睁不开眼睛,我不得不慢慢蹲下来。然后睁大眼睛望着眼前这个手上缠着绷带的家伙。
  春天走过来,看着我微笑。慢慢伸过手来说安儿你的头发已经这样长了。
  我在阳光里不停的流泪,就像是条快干枯的河,努力的流光身体里的最后一滴水。我伸手想挡住阳光,可还是有液体一断的从指缝里流了出来。流了出来。
  春天只是站在原地,说安儿对不起。亦如6年前。
  对不起。我不要对不起。一切都是我的劫数,一切都是我的心甘情愿。开始就是我执意沦陷,注定了这缺憾。

  春天一个月前回国。在高速上出了车祸,断了三根肋骨。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刚出院便遇到我。
  我不敢向春天要个未来。我只是望着春天,问你还要安儿吗?
  春天不肯看我。只说安儿,如果我残疾了你还愿意和我一起吗?
  春天,你知道的不是吗?不是吗?
  我清楚的看到春天受伤的表情。
  安儿,安儿,对不起。
  他终究是要回去的。

  10
  木木发短信说,安儿,你好好上课,下课后我去接你。想你。
  木木说安儿你这样以后可怎么照顾自己啊?连蛋炒饭也要打电话请教,你不要总在外面吃了好不好,油炸的东西对身边不好,你过马路怎么就是不看车啊,到家后记得打个电话给我啊,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不要小孩子脾气了好不好,安儿,我在发烧,你接我电话好不好?安儿,我们十一去北京玩好不好……安儿,安儿。

  我说春天,你真的要离开吗?一定要走吗?五年了,就没有让你不舍的东西吗?我买了你喜欢的天蓝色旗袍,我去帮你找李玟的CD了,我还买了周杰伦的新专辑《七里香》,我学会转笔了,快到秋天了……春天,春天。
  春天说安儿对不起。我下个月离开。
  我在电话里说我可以送你吗?

  我去医院里洗了牙,很痛,流了血。去商场里花掉一个月的薪水换来一套看起来光彩照人的霓裳。从各个柜台抱回一大堆护肤品。我要让春天永远记住他最美丽的安儿。
  唯一不能做到的就是认真睡觉。我已经从绵羊爷爷数到绵羊曾孙子,还是睁大眼睛看到秋天的大街上叶子落了一地,黄黄的一片,风一吹就四处飞散。然后春天在街角说,安儿你最喜欢的季节到了。
  落叶在我眼前飘起又落下,阳光下凄美的盘旋,盘旋,盘旋。我能做的只唯有在他最后的记忆里留一抹斑斓,像这秋后的落叶。

  木木说,安儿,我妈妈想见你。我说木木,你给我点时间好不好。
  木木没说什么,只说安儿我等你。我等你。
  小艾一开始就说过木木的妈妈想见我。还托小艾带给我她从外地捎回的水果和玉米。很慈祥的一个老人。可是我现在不能去见他,我无法心神不合的去见一个把我当成准儿媳的婆婆。

  11
  我问春天,你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他说读书。这让我想起了很多事。
  我们学校教学楼前有一个不大的花园,夏天里便有蜻蜓四处飞舞,一串串紫色的小花爬满了圆形的柱子,阳光总是那么懒散的投下一道亮光,我就脱了鞋坐在石凳上等春天来找我。
  春天总是喜欢摇晃着跑到我面前,身上有运动过后好闻的汗味,笑起来左脸上就有一个忽隐忽现的酒窝,样子很可爱。然后读他写给我的诗。
  说啊,大海
  你有宽广的胸怀
  说啊,高山
  你有巍峨的肩膀
  说啊,春天
  你有美丽的安儿。
  我说啊,安儿,你有好可爱的春天。我们就笑作一团。地上有被夕阳拉长的两个影子。一个叫做安儿,一个叫做春天。

  雨天里春天给我买一元钱一个的棒棒糖,教我怎样才能把名字写得像明星签字,带我去球场看他踢球,引来低年级小女生的阵阵尖叫声。我说春天你是故意让我难过的是不是,你是故意让我知道有多少小女生喜欢你的是不是?春天弄乱我的头发说,我是故意让他们知道我有个漂亮的安儿。我就在阳光下,抬起头,看着春天笑起来。春天说如果顺着冬天雪地里的脚印,我们就到了下一个春天。
  夜晚,在教学楼四楼的阳台上,春天说安儿我希望每天到教室里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你。我低下头,靠在春天怀里。夜色里,微风吹散了长头,拂到春天的脖子上。春天低头摩挲着我的长发,说安儿,我爱你。
  我在心里说,春天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12
  大连今年的雨水似乎尤其多,整个夏天都在下雨。立秋已有一阵子了,可还在下雨。一滴一滴像缠绵的眼泪,顺着玻璃缓缓流下来,模糊了整个世界。开窗一阵雨水夹杂着冷风吹了进来,湿了我的眼,我伸手去触摸脸上的小水珠,不禁打了个寒颤。到底是秋天了。
  日语课后,我下楼看到木木。
  我说你怎么来了,这么大的雨。也不提前打个电话,一旦我没来上课,你不是白跑一趟。
  安儿,我已经两个星期没有见你了。
  噢,是吗?我竟没发现已有这么长时间没见木木。我和木木都是生活有规律的人,白天工作,晚上看书,每天十点左右睡觉,一星期见面一次,其余时间自由安排,学习或外出。
  安儿,对不起,我最近太忙没时间陪你,以后我会好好补偿你。
  我轻声说没关系。如果一个月前我也许会问那你要怎样补偿我,难道以身相许?
  这一个月来,我除了上班睡觉外,其余时间都用来回忆和发呆。看着窗外的叶子由绿色变成黄色,然后慢慢落满整条街,踩在上面发出沙沙的声响。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