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第一次走进达拉斯国际机场巨大的候机楼时,我没想到,这块我首先踏上的美国土地,将会在日后被我不断地熟悉和经过,甚至,我在美国第一个长久居所就在它的附近。
  一个假日,我从远处赶回自己的家中,远远看见机场门口硕大的标志,忽然觉得有说不出的亲切,想起五年前那个寒冷的早晨,我拖着笨重的行李箱,没头苍蝇似的在迷宫般的闸口之间乱转,今天我已经对它的几个候机楼了如指掌了。这样的亲切让我惊讶:原来不知不觉我就已经习惯了这里。脑子里闪过的一个词是,缘分。
  当然,我知道那堆连绵的钢筋水泥是没有任何生命和知觉的,用一种情感来描述彼此的联系显得有些可笑。对冰冷的物件都是如此,何况对人了?生命中,总是有无数的人擦肩而过,每次这样的时候,我都会猜想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共同岁月。
  但缘分毕竟是稀少的,否则也就不会那么珍贵,不算那些惊鸿一瞥的偶遇,即便是身边经年累月而来的朋友之中,能够保持一份醇厚绵长友谊的,也少而又少,绝大多数,都是无疾而终,正如那首歌所唱的:“你出现。你不见。”
  世事往往出人意料,越是我们刻意经营的,我们越是到最后不堪重负而放手,因为发现彼此仅仅是为了坚持而坚持,手中的鲜花已经干燥,轻轻一触便成粉末。而越是我们所忽略和以为不过是浪花一瞬的,越是能给我们的生命以持续的不可磨灭,即便在山长水阔,生死茫茫之后,依旧会在某个深夜猛然惊醒,让你不得不承认有那么一种眷恋和伤痛无法用时间来销蚀。
  也许在历经无数的红尘之后,我们终于意识到自己永远无法了解冥冥之中那强大的意志,它总是有足够的智慧来让我们始料未及,摧毁我们对于情感的信心和理解,无论我们多么饱经世故。正因为如此,缘分这个词也越来越蜕变为我们的一个借口——为的是躲避命运的捉弄,或者,在命运的捉弄到来前,匆匆逃走,放弃你勇气之下的誓言。
  我们是狡猾的弱者,无力抵御,也不甘牺牲,于是把所有的责任推到缘分之上。若是我们遇见并且相悦,那是因为缘分,若是我们没有遇见,那也是因为我们没有缘分,在车水马龙的喧嚣之间,我们没有“过近千帆皆不是”的耐心,更没有“长存抱柱信”的决绝,有的只是随波逐流。凡是来者,皆有缘分,凡是去者,皆是缘分散尽。我们懒懒地张开手掌,一切任风来去,漫不经心,忘记自己手中曾经紧紧守护的珍宝,已经吹散在风中,不可寻觅。
  语言学家说,古人的音节和词汇远比现在复杂,因为他们视万物皆有神灵,因此极力赋予每个事物独特的描述和时态,我猜想,那是因为他们天性淳厚,自然而然相信天下万物都有情的缘故。桃李不言,静默天籁,在他们眼中耳中,都是值得敬畏和用心的。在我们逐渐简约省略掉那些沉默着被我们忽略的事物时,我们也丢掉了对冥冥意志的敬畏心,对有情缘分的坚信和谨慎。
  那上古的邪说,终于不再被传唱,也不再被懂得。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