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直无法计算和恩雅认识多久了,可能三年,可能四年,也可能更长的时间。我们在一起说过的话加起来应该超过十万字,可是我们却没有见过。恩雅说相识江湖,不如相忘江湖,起先觉得透着老气横秋的味道,时间一长,来来往往的人过眼云烟,倒凸现了她的淡泊。恩雅早期很多文字是非常温暖的,口气淡淡好像在说别人的故事。这种淡泊的反面就是恩雅文字的另一种形式,在这本书里她是爽朗明艳型,说起话来极其江湖气息。理科男这本书的风格基本上就是恩雅的个人另一种风格,透着一股飞沙走石的豪迈。她在写这本书的时候定是保持一种长久的愉快的心态,据说在写作期间一直再看武侠小说。
  但凡小女子,总有些惺惺作态的矫柔,但恩雅的字里行间都是双眼炯炯的兴奋,一点也没打算掩饰自己对于理科男的凯觎。女性确实解放了,在这个新世纪,已经能把自己对于异好的喜憎洋洋洒洒地尽情铺陈,广而告之,甚至是总结心得,传播经验,与天下姐妹分而享之。
  这本恐怖的集子将理科男的家底来历一网打尽,大有围剿歼灭之意,不由得想起那个笑话——此地钱多人傻,速来。理科男在此就是这样的含义。
  从此,对于男人的归类法又多了一个方式,即理科、文科。对于择偶的标准也多了一根准绳,理科男优先。
  我总是觉得一个女人能对某样东西这么大力赞美,必是得了某些现实的好处,比如说,我很怀疑恩雅同学的男友就是此种理科款式,动手能力强,实用价值强,升值潜力大,在外风光八面,回家憨厚老实,好使唤,好欺负,用起来感觉巨好。
  对于理科男来说,此书肯定了他们的能力与前景,在婚嫁市场上是一个美好预测,极大地鼓舞了理科男的择偶信心。
  有理由相信,此书成功地讨喜了众多理科男,以及理科男的太太、女友、准女友们,使理科男这三个字绽放出灿烂的光彩。
  当然,在这本小书中,做为老友,损友,密友,我还觉得恩雅同学的劣性不改,错别字依旧满天飞,一些章节依旧三级跳跃,忽略语法。这也许是因为恩雅同学是学美术出身,艺术家所有的劣根性,她都具备。拖沓,散漫,张扬等等,这些不影响我依旧喜欢她的一些小句式,一些莫名其妙蹦出来的火花,显出一种流光异彩的灿烂。说句实话,我最喜欢的居然是本书最后的几句话,写在后面的话,恩雅显然在愉快之后又回到她的淡泊中去了,她写着:
  有段时间我曾经一度喜欢颓废或者说爱上一种忧郁的姿态,写了许多忧伤的文字,为赋新诗强说愁,后来有一个前辈姐姐说:孩子,无论如何请千万千万不要看破红尘,红尘多美好啊。是啊,红尘多美好啊,傻人有傻福啊,我顿悟。
  这样让这本张扬的书有了一个温和的尾巴,透过这些张牙舞爪的文字,我们在俗世之中终于有一个让自己安静的落脚之处。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