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我们看到很多的人命在垂危的时候,向众人来忏悔自己曾有的过错。做错事的人是在临死之前来为自己洗脱生前的罪名。不过,有很多的人还是被他们那付伪善的面目给蒙蔽。然而,他们也得到了人们的同情。好象,我们中间有多种说法。“浪子回头金不换”然而,也因为如此,有了很多的人在生前做了坏事,而在垂危的时候再来个忏悔什么的,于是,这样也可以使他们很多的人蒙混过关。
                 
  然而,因此,有很多的人在生前做了坏事,而快到死的时候又希望得到别人的谅解。于是,他们在快死的时候说一番善言善语,值把世人给捂弄得稀里糊涂。但做我们这些常人来说也应该要知道一个人如果在生前都不能做好事的话,然而,在垂死挣扎的时候,来作一番忏悔又算得了什么呢?不过,平时我们也会发现很多旁观者就说这人还是有点良心的。
                 
  而世人不知道良心是属于生前做好事的人。而并非是属于在垂死前挣扎着说自己过错的人。来假做善心之人。对于这种人,我谈不上喜欢,甚至,有时还会感到一种反感!理论性的学说并非是属于一条道理,而是千千万万条所组成的理论。
                 
  中国人的同情之心似乎有过于隐重。只要有人做出一点了了的唱悔,于是就说他已经痛改前非。佛家的慈悲只是叫人去学好。来原谅别人。然而,佛家的规则并非能适应于现实。在现实中我们还是可以看到有很多的人痛改前非只是一时,过后,又很快忘记。如果说那一个不能原谅谁的话。那么就说那个没有胸襟。大慈大悲的确值得提倡,然而,有一些不附合于现实的那么我敢可以说是不可以遵守了。很多的人总以个人的胸襟来度量一个人的品德。但我们也不要忘了,世上的事有一些是永远无法得到原谅的。那些人做那些事,做错了,永远不可能得到别人的谅解的。
                 
  中国一向就以胸襟广阔,光明磊落自居。对万物可以于无视的人,那么就有人说他可以是站立于芸芸众生之上了。那么,我只是想说一句,这一些如果说是超越了众人,还不如说是比不上任何一个人。因为他们连自己都无法看到世界上的东西,那么还拿什么谈胸襟广阔。前人说过“仁者胸怀天下,恶者称霸天下。”一种是为天下苍生请命,一种是把天下搞的乌烟障气的,但这一些只是他们的选择不同而已,而这些对于我们人类来说是不是也要自问一下呢?为什么那些喜欢在死前来做一番的善言善语叫呢?这可能是一个令人深思的问题。我相信有很多的人都?为什么生前就不能做到是不以做到的。可能有人会认为你所说的只是个人的观点。如果说个人的观点也能指出众人的心理。那么为什么不是可取的呢?敢爱,敢恨敢吐露真言的人,对于垂死,那么,人人都可以去尊重。其实这一些在人生中也算不得什么?而我们总是会听到有人说某某人在死前做出一番唱悔!在死前才想起善恶分明,那么如果叫我去原应谅他以往所有的过错,我想自己也无法做到。可能这对于一些人来讲,这胸襟未免太窄了吧!罢了,罢了,人世茫然,我们所寻找都是自己要寻找的道路。
                 
  世上很多的在生前,大部分是争“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目标。然而,这目标并不只是每个人所寻找的共同目标。我们应该按照自己的方向前进。而不停地去遵守。在教训别人的时候,首先要认清自己到底做的怎么样,不然最好不要向别人做出一番振振有词的话语。如果连自己都认不清是什么样的人,又怎能配得上去教训别人呢?
                 
  或许在我们生前的时候,忙于为生活而到处奔波。但是你不要忘了,在人生的边缘上,还有很多的事是需要你去认同才行。人生的经历是在一步步的接近。在你为自己而不停地去努力之时,可能就会发觉这一生也就是如此的了。生前,没做什么善事的人。在快死的时候来唱挣扎。而还来为自己掩护生前的罪恶,那么想想有多可恶呢?我们平时只知道说“这一切都是社会造成的”,然而,什么叫社会。很多的人对社会的概念都还不懂,就来大谈社会。于是一些把一些不能解决的问题总是喜欢推给社会的头上。平常我们总是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然而,有时群众站在同情面前,难免也会变得模糊起来。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很多的人都是如此!生前不见得做多少好事,于是到死之前来唱悔!对于这种人我只能说是产生一种厌恨之外,不再有什么了。然而,世上还活着的人自然也会知道功与过抵消的事情。如果你只是在垂死之前来唱悔自己的一番过错,那么还不如趁还活着的时候多做一些好事为好。人之将死,所做出的善言并非是可贵的。而只有在生前做到才算是可贵的。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