掩盖

我看到了地球上的花朵和火焰
你蹲下去,你悄悄的开放
于是我收敛了所有的飞翔回到你的村庄

在夜晚,你回到梦了
你和我正在相爱,你见到一朵花正把另一朵掩盖
你见到一朵花正被另一朵掩盖

而我们都不说话
我们空不出时间来,我把印章盖满你的全身
我说,你,是我的

9.10

九月幻生

她举起镜子象举着一把刀
夜晚只剩白天残余的喘息
幻生坐在两杯南山咖啡的中间,不见悠然

“找一个人结婚,让他把我深情地杀了吧”
她对幻生充满了感情,她说要和他
过一种平静而坦然的生活,说,这是我的爱人

幻生抽烟的姿势很特别
让人觉得他似乎就是一截昨天的烟头
她靠着他,僵硬地笑了,一滴泪水打破了夜晚的静

她对幻生说,她多希望
能给幻生生个孩子,看着幻生的胡子长出来
然后和他一起老去

可是现在,幻生走出了她的镜子
幻生打破了她的镜子,拔出自己的刀
她和幻生,一起在午夜破灭了

十字

幻生一直在想,哪天他死了
最后留在他床边的那个人,会是谁
在过后的某次欢聚中,一些人会提到他的诗歌
还有他沙哑的声带,幻生说其中沉默的那个
会继续爱他,而继续恨他的那个人
幻生希望是一个善良的女人
希望自己的死,能让那她解恨

可是他到现在还没有死
所以他不确定谁在恨他,可是他说他只想知道
谁爱他,而恨的人他不想知道,因为恨是一种折磨
于是他在胸前划了个十字
他说,上帝保佑……

99年的延安路

我承认,我用了很长的时间去尝试忘记
第一次嘴唇沾上露水的味道
数一数,已经有6滴了,都有好闻的糖的甜

而幻生不认同这一点,他说我是爱上了回忆
在味蕾迟钝的三十三岁,露水里的影子
只是一个幻象

可我忧伤的小情人还活在99年的初遇里
保持着她18岁的坏脾气
坐在我的身体,一次又一次地敲打我的骨头

当我再次的回到延安路,我才发觉
我和幻生都错了,其实从很多年前开始
我就提前缺席了她的聚会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