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早知道女子应守节,一代又一代的灌输思想,贞洁牌坊向来是旧世女子的枷锁,但眼下做这烈女是否就好?从来就是认为女子守妇道是天经地义,男子穿梭于灯红酒绿中便是理当。想想便不服气,何苦女人遭此罪受,天下乌鸦一般黑,任凭如何教唆,但凡有老辈老人以身作则,又能怎样?不道也出现那些妓女为你享受,没的她们,哪有你们欢欣。
  我在此也不是提倡不守,而是觉得旧世的迂腐,造就了多少陈腐不堪的思想。今天起床很早,便闲暇上网看了篇文章,有个论坛专写情感故事,是切身经历,我偶尔会去看,读到一篇这么写道:说是2个家庭,各有一个孩子,彼此有好交情,看似很美满,却因一家女主人与另一家男主人的感情纠葛,至使面临离婚,男方主动要和女方再结婚姻,但遭女方强烈反对,虽说她的现实婚姻并不好,扬言说我肯定不会离婚。虽说是件平常之事,也由我拿来论说一番。其实这世道情感之事乱得很,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们说的专一,忠贞不二,时兴吗?且不说旧世男女的风花之事,就拿如今说,想找出一二也难上加难。对丈夫的守身,却独守空房,夫妻感情不合,但很多却不想离婚,两人从原先的相敬如宾,相亲相爱发展成仇深似海,彼此都不顺眼,或许这叫责任的累赘。她觉得离婚是遭来亲朋好友呵斥,因为她丈夫是个十全的好丈夫,好爸爸。并没有觉得他哪不好,却因没了感情。呜呼,叹矣!维持家庭现状虽未遭谴责,但自身日子不好过,没了激情。
  其实当我看完整篇文章,也替男人可惜,因为如此的好男人实在不多了,却又替女人可怜,没了爱情,这婚姻如同鸟笼般,她便是里面的囚鸟。李益的《江南曲》说道:“早知潮水的涨落这么守信,还不如嫁一个弄潮的丈夫。”“早知”中国的怨妇只会杞人忧天,哀声叹气,悔不当初不该嫁现在的丈夫。那叹息有何用,叫苦连天又何用呢?世上无后悔药。
  烈女虽成为中国妇女的美德,却为何不替女人想想呢?虽然我现在还年轻,这种婚姻对我而言只听其道而无切身感,但往往听了多了,便不知不觉有了很多感慨。很多现在的婚姻,说是找到最后的情人,但并非如此,长久以来,婚姻认为是收敛年轻时的玩心,体现责任的标志,往往事与愿违。我当然向往崇高的婚姻,无一丝的污点,却听了太多的婚后情诸类之事,对婚姻有恐惧,因为那非我想要的。
孟郊的《列女操》说:“梧桐相待老,鸳鸯会双死。”可悲啊!古时的坚守节操是根深蒂固,竟然把女人的守节与梧桐鸳鸯比拟,这梧桐的枝叶覆盖,鸳鸯的成双相随早已不变的事实,这婚姻拿来与它们比,叫人寒心。虽说感情之细枝末节难以琢磨,总叫人心烦,却也不见得女人定做“烈女”,如果拿现在的强调的男女公平而言,怎叫人心服,那男人也该有“烈男”吧。
  我也愿作烈女,对爱情的忠贞,是我向往,但我嫁之人,是我所爱。无心再生枝节,找到最爱,何苦再花心思再爱,除非感情破灭。如梦初醒回到现实中来,这烈女当的可不轻松,引用李煜的“故国梦重归,觉来双泪垂”话来说,我向往的再好,也不过是愿望而已,我找不到真爱了,何来做烈女,大概也只能用于她人之上。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