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早上快十点,阳光便从窗口探了进来。因为斜对着窗口的方向有一座楼挡住了十点以前的阳光。
  窗口下的书桌欢快的卸下阳光,一堆一堆的铺放在自己身上。
  有幸在这个时刻,成为享受阳光的人,在阳光下把自己,摊开来,晾着,晒着。聆听着血管们在阳光下细细的流动,感受着皮肤在阳光下恣意的舒展。
  这时候,常误以为自己是一只猫——阳光下,懒洋洋,瞳孔缩小成一条缝的猫;伸个懒腰,有气无力的“喵”一声,翻个身,继续睡去的猫——谁要问我大白天的为什么不做活儿?我会把手指放在嘴边“嘘——”
  “别吵~别吵~没见我正在把皮毛里藏着的发霉的宝贝——虱子们拿出来晒吗……”
  “是吗?”
  “嗯,不信,你瞧——”我拿出一支阿拉伯舞蛇人的笛子,“呜哩呜哩”的吹将起来,一只只虱子们闭着眼,伸着四肢,排成队,从皮毛的各个角落僵尸般走出来,在我的发尖,跳起了梦游的舞蹈。
  Faint!怎么还有两只跳蚤,跟在后面活蹦乱跳?
  我举起笛子:“打你们这两个‘小东郭’。”
  话音未落,却见虱子们纷纷抱头鼠窜,他们边跑边抖落身上的皮,原型毕现之后,原来是一群披了虱皮的老鼠!我再一次昏厥在地。
                 
  一阵痒痒弄醒了昏迷的我,睁开眼,那两只跳蚤满头大汗的在我的肚脐边忙活。奇怪的问他们在做什么?一只长吁了一口气:“看来掐‘人中’还真管用啊!”
  天!“人中”?!人中=肚脐?!
  不由得又要向地上倒去,另一只连忙扶住我,振振有词道:“人中,人中,人之中间!不是肚脐又是什么?”
  天神!人中!!!终于支撑着没有倒下,因为他们睁着无辜的眼睛告诉我,他们饿了。
  取出两副小獠牙,装在他们嘴里:“记住,只能朝脖子上下嘴,一次别吸的太多,别集中吸一个,多吸几个,吸饱就好。还有一点最关键,千万千万不能遇见十字架,见到十字架就逃,逃得越远越好!”
                 
  在窗口我目送穿上“日行衣”的他们朝远方飞去……
                 
  “叮铃铃——”
  “喂,您好~”
  “请问是阳光小住吗?”
  “是,我是阳光小住家主,您是?”
  “我们是pig牧场的,今天上午抓了两只穿‘日行衣’带小獠牙的跳蚤……”
                 
  火急火燎地赶去,那两个孩子垂头丧气的站在一只死去的猪面前。猪脖子上一边一个细细的牙印,牙印外面还有少许的血迹。
  “我们只吸了一只猪的血,真的只吸了一只猪的血。”他们见到我,委屈万分的说。
  “笨!我不是说让你们别吸得太多,多吸几个吗?谁让你们把他吸死了?”我抑着怒气小声吼着他们。
                 
  “嗯~~~把藏着的东西交出来!”这都什么时候了,他们竟还在背后玩儿东西??
  他们乖乖的伸出手来……
  晕!
  “笨!你们怎么这么不长记性?不是说见着十字架就躲得远远的吗?”
  “可这是金子做得耶~~”一个说。
  “本来他们抓不住我们的,后来他们拿出这个说送给我们。”另一个说。
  “我们实在忍不住就拿了。”一个又说。
  “因为阳光下这个十字架实在太迷人了。”另一个又说。
  “我们一拿着十字架就飞不起来了。”一个接着说。
  “为什么我们一拿着十字架就飞不起来了?”另一个接着说。
                 
  该来的终于来了!我该怎么说?能说因为你们是吸血鬼十字架是你们的克星吗?他们那么小怎么能承受得住自己是吸血鬼与别人不一样的事实?哦~可怜的孩子们。
  “唉,幸亏没让十字架钉到你们的头上。那样你们就会魂消魄散了。”我没回答那个问题。但是他们很快忘记了,在一边打闹争强那个十字架去了。我在一边语重心长——
                 
  记住啊,孩子!危险总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来诱惑你们,在美丽面前,要看清楚那是不是危险在诱惑!
                 
  缴了罚金和保释金,带着死猪跟他们一起回去。烧开一锅水,把死猪收拾干净,用砖块刻了个“合格”章在上面“啪啪”的盖了一通。奇怪!真奇怪!怎么盖上去就变成了“笑熬浆糊”?!可是,时间不多了,马上早市就散场了,管不了那许多了。
  就这样拉到市场上,不一会儿就被抢购一空。竟然卖了二千零四块,数着钱,心里那个美呀!
                 
  忽然,一阵阴暗袭来,砖块章,小跳蚤们,两千零四块,全没了。
  抬头一看,哦,原来十点钟已经过去了,阳光都跑到书桌外面去了。
  我把骨头又拼凑起来,把晒好的摊成一摊的血管、肌肉、表皮组织挂到骨头上,再用衣服把这一堆捆成一个我……
                 
  嘿,这次第,怎一个“爽”字得了!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