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乘轻舟而来,载春酒独上西山寻野梅的时候未必有着一份好心情,但是山上僧人炸制的油饼到叫他流连往返。甚至连武昌鱼也没引起他如此大的兴致。
                 
  从前我老怀疑这种民间常见的食物引起苏轼这样见多识广的名士之雅兴的真实性,我猜测苏轼不过是上山累了饿了,因此吃起平常食物也觉得很不错。也或者我在山下所吃到的东坡饼不够正宗?
                 
  某一年,偶然一个春天上山,一路夹竹桃倒也鲜艳,也有几枝野梅悄然绽放,小路崎岖,荆棘密布,偶有翠竹几根,怪松数株,皆可入画。
                 
  行至半山九曲盘旋处,豁然开朗,闻得清香,原来是和尚们在制作东坡饼。购得一二,在亭间坐了,亭子里是苏轼的《九曲亭赋》,算是宋代比较好的散文了。远望长江浩荡,楚天开阔,佛钟木鱼声不绝入耳,寒溪鸣涧,水声叮咚,高低如漱玉,望山下道路曲折,隐入林间不见,望山上高峰仰止,九曲回肠山过半。
                 
  手中东坡饼色泽金黄,它本是面粉,和了水,发酵,在油锅里过了一遭,就变成了坚硬的物事,吃到嘴里,外头是焦和脆,里面却是绵软。
                 
  至此方明白苏东坡为何对此普通食物如此偏爱,一饼间有山川开阔,有曲径通幽,有佛钟暮鼓,有禅机道义。
                 
  外儒内道好佛老言的苏轼爱的是山间悦人之色,好的是江山如画,是天籁之音,雅人之境,更是中年半山的曲折回复的感慨。东坡赞叹东坡饼,只为排遣,只为自心自在,只为其所以来而来,只为其所以去而去。至于饼本身,却在其外。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