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和蕙在同一个公司上班,两人都是秘书。她们的办公室斜对门,中间隔一个通道。兰的办公室门对着蕙的老板,蕙的办公室门对着兰的老板。
                 
  兰的老板是公司里公认的帅哥。兰也是这么认为的,因为她在第一次老板面视她时,就被他的魅力深深迷住了。兰的老板是个印度人。在第一次见到老板之前,兰认为他是个头上包着白色头巾,下巴上留着卷曲的胡须,身上散发着怪怪味道的人。可当兰见到他时,兰的眼前一亮,觉得面前这个人头上戴着光环,年轻并散发着朝气。兰立刻决定要竭力争取这个职位,和这样一位帅哥一起工作一定会每天心情愉快的。兰最终获得了这个职位,开始每天和帅哥一起工作了。
                 
  从上班的第一天起,兰的老板变成了公司小姑娘们在茶余饭后一个百谈不厌的话题,并设法想从兰那里获得关于老板的个人隐私。
                 
  “他今年多大啦?”
  “他结婚了吗?”
  “他有女朋友吗?”
  “他在哪儿上的学?是美国吗?”
  “他是美国人吗?”
  “他在美国有家吗?”
  “他家了还有别人吗?”
  “他父母在美国吗?”
  “他月薪多少?”
  “他自己挣那么多钱干什么?”
  “他平时喜欢做什么?”
  “他下了班以后自己做什么呀?”
  ……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问题慢慢都迎刃而解了。
                 
  兰的老板属纯粹钻石王老五型,今年36岁,目前仍然单身。他生在印度,在美国上的大学,读MBA,现在拿美国护照,在美国工作已经7,8年了。由于公司业务发展的需要,他被派到中国来工作。他现在没有女朋友,每天很晚在下班,喜欢工作,所以很少有休息时间。他最大的爱好是打壁球。月薪很高,具体数字未知。
                 
  兰的老板修养很高,待人很客气,对待下属也很好。他见到人总是温柔地笑,一双大眼睛露出无邪的童真。办公室里所有的女孩都喜欢看到他,接近他,稍有休息时间就跑到兰的办公室来跟兰聊天,但是兰知道他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兰今年26岁了,来公司前刚刚跟男友分手。她很伤心,但她在公司很少表现出来,她很珍惜现在的工作,不希望由于个人感情影响了工作。老板是一个温和细心的人,不太爱说话,每天安静地做在办公室里工作。他给兰的工作不多。除去老板吩咐的工作外,她可以干她自己喜欢的事情,比如读书,上网。兰很喜欢跟安静,含蓄的老板工作,因为很轻松,很愉快。兰很庆幸自己能遇到这样的好老板。
                 
  公司里的漂亮女孩子们总是喜欢试探兰:“你的老板好帅呀!还是单身,还不赶紧上!”兰被说得很害羞。每次兰总是不好意思地说:“别瞎说了,不可能的,你们谁愿意追谁追吧!”说完,所有的女孩都心里窃喜,他们可能有机会了吧。关于兰的老板的谈话始终在每天午饭和休息时间持续着,每天都有新鲜的话题,兰每天要接受所有女孩们的无数个敏感提问。
                 
  “喂,听司机说昨天他在机场接了一个女的,说是老板的朋友,不会是女朋友吧!”
  “听前台小姐说最近你老板接到了‘请勿折叠’的信件,还是从印度来的,是不是他女朋友呀?”
  “你老板今天穿了一身特精神的衣服,晚上不会有约会吧!”
  “你老板穿休闲装也很帅,跟他讲我们很喜欢。”
  “喂,刚刚跟你老板开会了,他的风度太迷人了,他的眼睛太无邪了!”“晚上我们去‘PARTY’,约你老板一起来吧!”
                 
  兰的老板总是优雅地与公司的每个人打交道,优雅地对待每个女孩。大家都喜欢跟他在一起,与他一起出去玩。兰的老板在办公室里很安静,玩起来也还有一套。他跳DISCO时的表演到现在都让兰记忆犹新。
                 
  兰在办公室里最好的朋友要算是蕙了,还有一位叫雯的女孩,因为他们三个的工作联系最多,办公室离的最近。三个人经常会凑到一起聊天,当然话题少不了兰的老板。除去兰之外,蕙和雯对兰的老板的举止言谈最熟悉了。兰不在的时候,老板也会请蕙和雯帮忙。他们都非常乐意帮助他。
                 
  雯是一个大学刚刚毕业不久的女孩子,没有太多的心计,每天都是笑呵呵的,经常会跑道兰的老板面前跟他聊上两句,表示出自己对他的好感。兰的老板也把她当作小孩子,和她开玩笑。
                 
  蕙和兰的年纪差不多,男朋友已经交了好几年了,经常开车到公司来接蕙下班,还经常会送花给她。蕙说他们已经开始布置新房子了,正准备结婚。公司的女孩子们都很羡慕她,有那么一位体贴的“大款”老公。
                 
  兰和老板在一起的舒适时光过的很快,一年一转眼就过去了。兰发现自己对老板的有了更多的崇拜,更多的欣赏。兰有时候会幻想:自己是否能和他一起约会,一起吃晚餐,一起……兰很快就会嘲笑自己这种想法:他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无论从年龄,阅历,教育程度,生活环境来说,他们是隔着千山万水的。兰告诉自己这是不可能的,但她始终不能熄灭自己心中这一团火。
                 
  渐渐的,兰发现了蕙的一些变化。进公司一年多了,蕙一直还没有结婚,而且她一直告诉兰她觉得现在的男朋友不怎么样,她不是真心喜欢他,她想和他分手。兰还发现,蕙现在每天打扮的越来越漂亮了,成为公司里公认的大美女。她会经常直接跑到兰的老板的办公室,和他窃窃私语。蕙与兰的老板谈话时的眼神,神态,微笑都是和以前不同的。兰的老板好像也很喜欢蕙,经常会直接找蕙帮他做一些事情,或者跑到蕙的办公室跟她找点儿零食吃。兰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她感觉蕙和自己的老板之间一定有秘密。兰心里感到酸酸的,一直提不起精神来。
                 
  不知是出于嫉妒还是受了刺激,兰也开始注意打扮自己,每天穿漂亮衣服,化艳丽的妆。兰希望自己的美丽也能抓住老板的眼球。兰还特意去参加了舍宾形体培训,希望可以使自己拥有更好的气质,让老板看到一个美丽而专业的职业女性。兰对待老板吩咐的工作都尽心尽力,细致入微,愉快地为老板效劳。在工作空闲的时候,兰也会找老板聊聊天,内容从个人的兴趣爱好到职业发展。兰希望能够找到与老板之间的共同话题。
                 
  兰过27岁生日的时候,大胆地邀请老板和她一起共进晚餐,当然她还邀请了蕙和雯。雯不解的问:“你是不是发财了,要请大家吃饭!”兰微笑,雯哪里知道兰的用心。而蕙带着浅浅的微笑说:“谢谢!我会准时到。”
                 
  他们去的ROGERS,那里有美妙的音乐和丰富的食品。那天晚上,兰刻意地打扮了自己,穿了自己认为最漂亮最合身的连衣裙,配上妈妈去年在兰过生日时送她的珍珠项链和首饰,化了幽雅的淡妆,出彩极了。兰成为那天晚上整个餐厅里最耀眼的淑女,令兰的老板,蕙和雯非常诧异。兰坐在老板的身边,可以感觉到他的呼吸,可以闻到他身体的味道,兰觉得很幸福。
                 
  第二天早上,兰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发现了一瓶雅诗兰黛(Estee Lauder)的Pleasure香水。兰猜想一定是老板送的。她兴奋地跑到老板的办公室对他说谢谢。老板礼貌地告诉她这是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兰看着老板的礼物,心里甜滋滋的,她幻想着以后的故事……
                 
  以后的日子里,蕙还会时不时的告诉兰,她和男朋友吵架了,她现在觉得他简直不可理喻。兰觉得蕙一定在向她暗示些什么,但她宁愿相信这是两个知心女朋友之间的知心话。兰不是曾经也向蕙讲过她的失恋么?渐渐的,蕙的男朋友不再出现,蕙的办公室里也缺少了美丽的鲜花。蕙自己买了一辆车,每天自己开车上下班。她告诉公司里所有的女孩:她和男朋友分手了。兰忽然觉得她过去的想法是正确的,蕙一定在向她暗示什么。终于有一天,在一次和兰,兰的老板,蕙,蕙的老板一起吃饭的时候,蕙郑重的向大家宣布,她和男朋友分手了,她希望追求新的生活。兰仿佛明白了她的话,心里涩涩的。
                 
  论条件,兰是比不上蕙的。蕙是一个如花一样的女孩,像盛开的玉兰,优雅而芳香。而兰正如她的名字,象兰一样素雅。论勇气,兰也是比不上蕙的。蕙是一个敢说敢做,勇于追求的女孩,而兰做事总要前思后想。兰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没机会了,她很伤心,但她不希望事情真的会发生。
                 
  后来,兰的老板与蕙的接触更多了,兰仿佛被冷落了。办公室楼道里经常会听到兰的老板与蕙的谈笑风生,兰能感觉到他们之间的丝丝情愫。兰心里闷闷的。
                 
  一天,兰在办公室里接到一个陌生人打来的电话,说找兰的老板。兰询问他从哪里打来的。他告诉兰是从老板的住所打来的。正好那天老板在开会,兰问他有什么事,是否可以转告。他说老板在酒店里给一位叫蕙的小姐订了生日蛋糕,问应该送到哪里。兰感觉到自己超速的心跳,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让自己尽快镇静下来说:“我会转告给他,让他给你回电话。谢谢!”放下电话,兰忽然意识到自己竟然没有留下对方的电话。
                 
  兰心里酸酸的。这算不算他们“故事”的开始呢?她知道自己内心也是喜欢老板的,自己心里也是有梦想的
                 
  第二天,兰若无其事地去上班,她希望时间可以冲淡她的幻想。兰每天仍然认真工作,仍然与蕙和雯说知心话,雯仍然天真地向兰的老板“表白”,他们在一起工作的日子很快乐。
                 
  直到有一天,让兰痛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那天,兰站在传真机旁等一份重要的传真,可慢慢映入兰眼帘的却是一份让她心跳促增几十倍的传真,上面写着兰的老板和蕙的名字,是关于他们一起去菲律宾海滩旅游的信息。兰一看到传真,头“轰”的一下就蒙了。她能感觉到身体里所有的血液都一下子冲到头顶,自己的身体在晃。兰很早就知道老板要休年假的,但不知道他要和蕙一起出去玩。兰猜想蕙和老板或许会有实质性的进展了。兰非常恐惧这一天的到来。
                 
  但兰很快克制住了自己,她认为这份传真一定是发错了,本应该是秘密地发到蕙的办公室里的,她们俩的传真号很相似,只是一位数字之别。兰意识到这份传真是蕙和老板之间的秘密,不应该让任何人知道的,包括兰。兰思前想后,决定把刚刚看到的传真撕掉。兰相信,蕙和老板一定不希望兰看到这份传真。
                 
  兰的老板先走了,之后蕙也休假了。两周后,兰的老板先回来,蕙三天后回来上班。兰知道这是他们故意安排的,不希望外人怀疑他们。作为兰,一方是自己的老板,一方是自己的好朋友,兰知道自己应该替他们保守这个秘密。兰想,如果他们真的好了,兰是应该祝福他们的,尽管她会很失望。
                 
  兰很伤心。她能感觉到自己内心的嫉妒与失落。晚上回到家,兰伤心地趴在床上哭。她知道自己不该这样,但她是管不住自己的心的。
                 
  兰下了决心放弃,于是她开始自己大量的社交活动,为了忘却失恋。兰很快认识了一位知心爱人,他学识渊博,温柔体贴,还是只海归。兰迅速与他坠入了爱河。兰紧紧地抓住了这次恋情,因为她知道这才是她一辈子可以依附的人,是“最适合自己脚的鞋。”兰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愉悦,她把快乐都讲给了蕙和雯,还有公司里其他漂亮的女孩子。
                 
  半年后,蕙辞职离开了公司,她说有人帮她介绍了一份薪水更高的工作。但兰知道这是因为公司里有规定,恋人或夫妻是不能同时在公司里工作的。后来,兰也辞职离开了公司。再后来,兰的老板升职去了公司总部工作。兰仍然会时不常的发email给他,也会经常约蕙一起吃饭,但他们谁也没有张口说关于蕙和老板之间的事。
                 
  兰在与男友相恋一年后就结婚了,她还邀请蕙和雯参加了她隆重的婚礼。兰和老公买了新房子,过起了幸福的二人生活。兰彻底忘却了以前的故事,与心爱的老公共筑爱巢,每天她的脸上都流露出满足的微笑。
                 
  几个月后,兰在一次PARTY上又看到了蕙的男友和蕙在一起。兰很差异:“他们怎么又在一起了呢?不是说分手了吗?”蕙说男友始终没有放弃追求她。
                 
  半年后,蕙宣布她要结婚了,和她的男友。大家都很惊讶,尤其是兰。蕙说看来看去,觉得还是男友最好,好事多磨吗!
                 
  听到这个消息,兰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但她觉得蕙的选择是对的。或许是年轻时的虚荣和躁动使我们大家的心都乱了,眼睛也花了,看不到自己到底想要什么。现在我们都成熟了,找到了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