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要离开,我哭了。
虽然不是听你亲口对我说的,但是我仍然能够想象的到,你在说到分手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那微绉的眉头,不快乐的唇线,你相信吗?即使是在此时此刻,我还想深深的,用力的把你脸上的纹痕给抚平。
  我和你之间从来就是这个样子的,你在前面走着,而我在后面踉踉跄跄的跟随着你的脚步。
  你总是说要离开我,但是我却是一次又一次的挽留,恳求你留在我身边多一点时间。
  “我们不会有好结果的。”这是你对我说的话。
  “只要让我爱你就好了。”
  你总是无可不可的和我又走在一起,偶尔吃一顿饭,偶尔看一场电影,或是打个电话给我。
  我可以为你一个语气,一个微笑,一个短句,神魂颠倒的半天,朋友都看不过去,叹息着,“怎幺一个好好的姝姝,谈了恋爱就笨起来。”
  “如果聪明和爱他让我选择,那幺我会选择爱他的。”
  但是我的深情从来都是感动不了你的。

从开始的时候,你对我的爱情就是排斥的,不愿意接受的。
你对我说,“像你这样一个大小姐,不会愿意陪我这样的穷小子过日子的。”
是我一遍一遍的对你说着我的心,诉说着我的爱情,朋友说我因为爱你,我都快要变成傻子了,但是我不管,我依然是那样的,不顾羞耻的爱着你。我不知道你是怎麻幺想我的,但是过去,当看到那种哭哭啼啼主动贴上去的女子,我都会用那种漠然的、不带一点感情的态度说着,“那个女人爱成那个样子,真是一点也不顾羞耻…”
没有想到有一天我竟会成为一个那样的女子。
我恍然明白,原来爱情不只会让人变笨,如果真的深爱一个人,更可以到不顾理智、不顾羞耻的地步。
你从来没有完全的接受我,你对我总是有着那样可有可无的态度。
起初我是开着我的小跑车去接你下班,你看到我扬着鼻子就走开了,你说我这一台小跑车的车价几乎可以买下那栋你和你妈妈共住的房子了。
我不懂为什幺别人艳羡我身上的好条件,在你的眼里就是那幺不值一文,当别人赞美我的好家世时,你却把头转开,彷佛那是你绝对不愿接受的。
但是人无法选择他出生的地方和环境,我无法选择我的父母;你也是一样,你怨恨着你的命运,怨恨早年丢弃你和母亲的爸爸,怨恨着母亲病弱的身体总是成为你的负累。同样的,你也怨恨着我,因为我的出现,因为我的丰余照显了你的不足,我想如果我们两个身份对调了,我是个贫困孤苦的弱女子,而等着你来搭救,你会展现出你的好风度,我会满足你男性主义,你会给,而我愿意收,这样或许我们会幸福美满。
但是我们故事不是这样写的,像我这样一个女人,即使再爱你,也是无济于事的。
我知道我和你之间有一个第三者。
或许说,我才是你们之间的第三者,那个女孩你早就认识了,是你的大学同学,“她也是从贫苦人家出身的女孩子。”
当我问你她有什幺好的时候,你给我这样一个回答。
“但是我可以爱的和她一样多,真的,你为什幺不相信我,为什幺不愿意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试试看。”
你的笑容几乎可以把清泉冰冻,那幺冷,几乎是不带一点情意的。
“她会陪我吃苦,你行吗?我的大小姐,当我们一个月领三万元薪水,东挪西省的要交房贷,交保险费的时候,可能你把那笔钱买个袋子,买条裙子的就用掉了;让你省一点,你只不过就是出门不开车叫计程车,不出去吃了,留在家里吃佣人做的小菜,少买两条贵得吓人的裙子,这就是你的节省吧!你懂什幺是生活。”
“可是我是爱你的。”
“你看看我的手…”
那是一双布着青筋的大手,上面有许多的刮痕和疤。
“小姐,你知道这些疤是从那里来的?不是为了赶时髦去纹出来的,这一条一条都是生活的痕迹。”
我的心先是一惊,后来听你这幺说,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掉了下来,一颗一颗的滴在你的手背上,我用唇轻轻去吻那深深的疤痕,你一怔,马上把自己的手给收回去,“你做什幺?”
“我很心疼。”
“心疼什幺?我只是要生活,我要吃饭,我要交房租,我还要养我妈妈,为了生活,我甚至连大学都没有办法读完,你这两滴眼泪是想换什幺?我的爱情,哈!那幺我的爱情也太廉价了。”
“不要对我那幺残忍,我要的只是一点点的爱情。”我恳求你。
“那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怎幺样才能不让生活对我那幺残忍?我要跟谁要我想要的东西?我告诉你,你要的我是给不起的。”
我被你推到了墙边,你的黑发飘了几丝在额前,你的眼睛黝黑明亮,你站在那里,你就是我深爱的人,我知道继续祈求下去只会让你看不起,但是我仍是不能走开。
你深深喘一口气,“不要把我逼的太残忍,我不是这样的人,我不是那幺坏的人,只要你离开我走得远远的,你就不会一直那幺难过了。”
我虽然流泪了,但是我还是笑着,那幺努力的笑着,我想要微笑的站在你面前,我想终有一天你能够被我感动,能够拥我入怀。
“你走开吧!我们不需要再谈了。”好久,你像是突然泄了气的球,整个人原本的气势消失了,你转过身去。
你这样拼命的拒绝我,拼命的推阻我的爱情,想必也是要经过很多很多的努力的,因为无论是爱一个人或是恨一个人,都是需要同样的能量。
可是你为什幺要恨我呢?因为我是如此如此的爱你呀!

*
我见过你的女朋友了,你叫她素。
她不难看,她是那种小家碧玉型的女子,瘦瘦的,穿着黑衣牛仔裤,头发没有整理长长的在脑绑一个马尾,她的脸很小,就巴掌那幺大,五官很普通,大部份的时候,她脸上都是没有什幺表情的。
我说要请你吃晚饭,为了要庆祝你的生日,结果你把她也一起找来了,她坐在那里,看见我什幺情绪也没有,只是淡漠的点了个头,“这里可以抽烟吗?”这是她那个晚上对我说的唯一一句话。
我不知道她对你的情绪是什幺?如果是我,如果你愿意承认我是你的女友,你愿意把我带出去见你的朋友,把我们之间的关系那幺公开的、不保留的公诸世人,我会多幺快乐、多幺幸福?多幺不能够遮掩自己的喜悦?我会一直腻在你的怀里,玩弄着你大大的手掌,亲吻你的耳珠,我会…我会一直一直看着你…,我不会像素那个样子把你在身旁视为那样的无所谓,那样的理所当然。
但是我不是她,我永远不是她,即使我争到了头,我还不是她。
你穿一件淡蓝色的衬衫,头发梳得太整齐,反而显得有些的土气,你说话比平时大声了些,像是想要掩饰什幺心虚似的。素低头吃着她盘里的菜,整个晚上她都是非常静默的。
“我们会结婚的。”你这幺说了一声。
素抬头看了你一眼,那眼神里有些抗议的感觉,没有多久她又低下头,继续的吃着菜。
你要和素结婚,但是你却是对我说的,你只是要让我知难而退,但是却把另外一个女人的幸福生活拿来做赌注。素想必也是爱你的,她的沉默成全了你的骄傲,你在我面前的骄傲。
“哦!是吗?那先恭喜了。”我的恭喜是那幺的言不由衷。
就像素脸上的幸福微笑的表情也是硬做出来的。
我们两个女人都爱你,但是你却是谁也不爱的;我看得那幺的清楚,你最爱的是自己,如果有一天,你能够和我和我站在同一个平台上,或许你会爱我一点,比素多一些…但是那样的爱和我投入的永远不可能成正比。
素也是,她的爱情在你的生命里面也只是一种计算后的结果,她是那个能陪你“捱苦日子的女人”,你没有说过你有多爱她,不,你谁也不爱,你只爱你自己;或者应该这幺说,在你冷默心灵的一角,你早就丧失了爱的能力。
吃过饭,我提议大家去喝咖啡。
不知道为什幺,我总觉得这样三人的聚会还不应该结束,有些话还没有说清楚的,不只是对你,还有对素。
你听到我的提议没有任何的表情,眼睛直直的瞪视着前方。
素只问了我一声,“这里可以抽烟吗?”彷佛现在能够抽一根烟对她而言是一件绝对重要的事情。
“不要再动了,要喝咖啡在这里喝也是…”
“这里这幺吵,谈什幺都听不到。”
  “我们还要谈什幺呢?”你脸上的表情有点不耐烦。
  素站起来,低头向你说了什幺,转身出去。
  “她去那里?”
  “出去走走,这里气闷。”
  “如果结婚,你们两个会是我见过最沈闷的夫妻。”我试着开一个头,想要告诉你我预见你们未来婚姻生活的悲哀。
  “我认识素那幺多年,我们没有吵过架,你相信吗?你有看过,有比我们相处的更好的伴侣吗?相信我,我们两个会好好的过日子的,我们的生活里面充满的都是为现实努力的奋斗,其他的事情都不要想那幺多了,也不用计较什幺了。”
“这是你自己的一厢情愿,还是素也是这幺想的。”
“放心好了,不管怎样我都不会选择你的,再多说什幺都没有意思了。”你站起来,整张脸显得异常的苍白。
“你要去那里?”我颤着声问。
“我不想和你再说下去了,没有什幺好说的,现在就连素你都看到了,之后你就不要再找我了,即使找我,我也是不会见你的。”
你说完转身要走。
“你…”我用力的喊住你,你没有回头只是停住了脚步。
“你,如果你有什幺困难,有什幺我能够帮忙的地方,你一定要来找我,我可以尽我的全力…”
你还是没有回头,你只是用冰冷的背影面对我。
  “放心好了。我不会糟到向你讨一口饭吃。”
  我还想叫你,但是你头也不回的走了,你走的那幺坚决,没有一点的迟疑。
  我没有哭,那一天我没有哭,我的眼睛只是很痛很痛,闭上眼睛我就不想再张开了。

    *

  之后我过了一段没有你的生活,所有的人都说我是堕落了。
  为了你,一个不爱我的男人,我把整个生活都搅乱了,早上我才入睡,因为前一夜和朋友喝酒、跳舞玩到天亮。
  我没有哭,那一阵子我没有哭,我总笑着,笑声凄厉而疯狂。
  爱我的朋友说,他们宁愿我哭,宁愿我像一个正常人似的发泄情绪,他们说我这个样子离崩溃不远了。
  好友小唐几乎是镇日守在我身边,一个晚上她抱着不住打着颤的我,她轻轻的说,“姝姝,有什幺关系,不过是一个男人,一个不爱你的男人,你看看你有多好的条件,你大可以去过你想过的生活…你有钱、你年轻、你漂亮,外表大把的男人排队在那里等着你挑。”
  我还是微笑着,那笑容像金鱼嘴边的浮泡,一个接着一个,但是我却那幺的伤心,只是掉不出眼泪了。
  “那些人算什幺?所有的人加起来都不算什幺,如果他不爱我。”
  我拿着手机一遍一遍拨着你的号码,接通了我就挂掉,挂掉后我再拨,一直到小唐都看不下去为止。
  “够了,姝姝,你这是慢性自杀,你知道吗?”
  “原来爱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是慢性自杀,我现在才知道,但是知道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我在这条路上走,已经离不开了。”
  我继续买着许许多多美丽的晚装,坦露着我白皙的胸口和双肩,我脚上蹬着镶着水钻的美丽高跟鞋,我的头发用珍珠发针挽成发髻,我知道我美丽,我全身的美丽都只为一个男人而准备,但是这个男人对我的一切都是无知、无感的。
  我不只一次的想象总有一天你会走到我的面前,把你的唇贴近我深深的颈窝,我要爱你,我要做你的女人,唯一的一个。
  但是这不可能,你甚至不愿意让我靠近你,多幺悲哀的事情,故事就是我们两个人,但是距离却是我永远到不了的地方。
  我再见你是在一个黄昏时分,你一个人在人群中缓缓的走着,你的脸上表情看来非常忧伤和空洞。
  你见到了我,就如同我见到了你,我们停下来,就站在人行道的中央。
  “我还是一个人,素,她出国了,闪电嫁给另一个男人。”
  我恍恍的听着你说,看着你嘴唇的开合,看你微绉的眉头,我不知道自己应该要点头还是微笑。
  “她说她要为她的将来考虑,我和她从来都是把爱情放在最后一位考虑的。”
  好久,我对你说,“我的心里始终只有你一个人,只是你不要我。”
“那是因为你没有真正得到我,如果我们真的在一起了,我在你心中就不会有那幺崇高的位置了,你这样…始终都是念着我的。”
我叹了口气,“你只要这个吗?”
  “不要问我这个问题,现在,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要的是什幺了。”
  约莫半分钟的沉默之后,你握住我的手,“我要走了。”
  “你要去那里。”
  “去我该去的地方,你知道吗?穷小子永远不能和富家女在一起的。”
  “我不知道为什幺你的爱情里面为什幺总是有那幺多的规则。”
  你怔了一下,然后笑了。
  今天你的情绪很好,愿意站在路边慢慢的谈着你的心情,只是在我们爱情的穷途陌路之际,你突发的好心,让我无限的惆怅。
  “如果我不是我,我是另外一个素,你会爱我吗?”
  “你不会是素,永远不会是,即使你不是你,我还是不敢和你在一起,爱情是一件太危险的事情。”
  我知道那是你的真心话,我低着头看着被你握住的手,好久,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的。”
  我垫起脚尖,轻轻的吻了你的额头,你没有拒绝,你的表情是那幺的哀伤,你忘了做你该有的伪装,如果你不是那幺努力要拒绝我,如果你能够和我好好的爱上一场,即使最后分离了,各奔西东,那又有什幺关系?爱过了不是吗?
  我放开你的手,静静的转身走开。
  这一次竟然是我先离开了你,我没有回头,没有不舍,心里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心情充满着,痛还是痛,但是我却能够走开了,彷佛一条捆绑着我们两个人的绳结就这幺的散开了,究竟是为什幺,没有人能够给我一个完整的答复。
  那一天你是看着我离开的,看着我的背影,你的心情是什幺?我不曾问你,也不会再问你了。
  只是这一段我和你的故事,究竟是谁爱的比较深?
  还是这件事情也无须再去计较了。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