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笑话
                 
  做领导的做久了,言行不慎往往会闹出一些笑话,往往会成为“小民”们的谈资。听得久了,不免常常忍俊不禁甚至捧腹开怀,于是就产生记录下来的念头。尽管这都是些真人真事,但无疑会对领导们的光辉形象产生不好的影响,有“大不敬”的嫌疑,所以将所有当事领导的真实姓名悉数隐去,代以ABCD的称谓。由于这些笑话均发生在高级人士的身上,因此就姑且叫作“高级笑话”罢。
                 
  “A局长的老婆不是官”
                 
  A局长是某小县一个重要单位的一把手,今年才32岁。如此年轻就担任如此重要的职务、从事如此重要的工作,可见A局长确实具有某些超常的能力和本事,春风得意、前途光明。
  某日,同学欢聚,酒酣耳热,面对才、位均不如己的众同学,A局长不免有些飘然,就“人民”问题侃侃发表言论:“…,人民,什么是人民?人民本身不是一个单纯的概念,人是人,民是民。当官的才是人,不当官的就是民…”
  一阵沉默后,席间某君忽然大悟:“A局长的老婆不是官吧?”
  举座哄堂大笑,下面窃窃私语,开始把某君的结论向纵深处引伸…
                 
  失眠的主任
                 
  某镇蔬菜办公室的B君,经过多方努力,终于在仕途上有了成果。
  上午,镇委C副书记正式与B谈话,向他宣布了镇委的决定——准备由B担任蔬菜办公室的主任,这对年届不惑、尚无一官半职的B来讲,不悌久旱甘霖、雪中送炭的快事。
  晚饭后,B主任久久不能入睡,长吁短叹,似忧似患。
  干活累了一天的妻子终于被折腾醒了,关切地询问究竟,询问再三,B主任才长长地嘘出一口气来——“今天C镇长和我谈话了,镇里确定叫我担任蔬菜办的主任。你说,镇上把这么重要的担子交给我,我怎么不感到有压力呢?”
  弄明白了个中原委,搞明白了这“主任”的级别后,老婆的气来了:“中你妈的邪,蔬菜办主任一个芝麻粒子大小的官,用得着你考虑国家大事吗?”
  说话间,老嫂子飞起一脚,B主任便赤裸裸地落在了地上…
                 
  镇长与副镇长
                 
  D镇长好酒,每饮必醉。当小城兴起酒店卡拉OK、小姐伴舞热后,D镇长便每饮必醉必唱必舞了。
  一日宴客,酒至酣畅境界,D舞兴大发,在同伴嘹亮的歌声中,紧抱蛮腰俊美的小姐一曲曲跳个不停。
  跳了许久,D镇长的手不觉习惯性地从小姐的腰部下滑,开始做些不便言传的勾当。
  伴舞小姐忍无可忍,嗔道:“先生,你干啥?”
  镇长不解,昂然道:“我是镇长!”
  小姐加重了语气:“下边哪!”
  镇长不屑地说:“副镇长!”
                 
  压死小猪一头
                 
  某县F局长赴南方与投资方谈判土地置换投资的项目,谈判取得了空前成功,双方皆大欢喜。富商极尽地主之宜,热情招待F局长。
  鲍、翅、参、掌、茅台、竹叶之后,众人又来到“伊人春思”歌厅,由阔老板请客,宾主一同欢娱庆祝。
  美眉红唇一阵乱跑,将客人一一搀入包房…
  事有凑巧,偏偏南方客商都有自家的私车,阔老板和F局长俊逸潇洒进入包房,竞把F局长的司机G科长给忘得一干二净。
  天可怜见,仅仅是停车的短暂时间,G科长硬是没有赶上老板们的步伐,被晒在一边,六神无主、手足失措。
  美眉们绝对不会对任何客人失礼,更不会错过任何挣钱的机会,三、五个美眉很快便簇拥过来。G毕竟不是坚强战士,招架不住红粉艳唇的强大攻势,防线迅速土崩瓦解…
  老板们既然把F忘记了,当然也就忘记了给F买单。所以,当事成之后小姐收取服务费的时候,G确实有些犯难。不过这事又不好明白讲开,又不好跑出去要求阔老板包办,只得咬牙自己掏包。
  回到单位,G照例心疼不已——毕竟是齐唰唰的几张大票子,半个月的工资没了。不过,G科长毕竟是G科长,随领导出发的次数多了,办法有的是…
  F局长翻看着南下花费的单据时不由一愣,抬头便问G科长:“怎么,压死小猪一头,我怎么不记得?”
  “局长公务多,贵人多忘,”G科长一边对在场的一位领导打着哈哈,一边对F局长说,“您忘了那天我们到伊人镇春思路参观了吗?当时您开着南方老板的车上了西,我开着车上了东,碰巧遇到一群猪,您压死了一头,我压死了一头,只不过您压死的那头南方老板给您处理了,我压死的那头还没处理呢?”
  “奥——,对,”F局长恍然大悟,“我记起来了,咱俩的技术论说都是不错的,怎么偏偏就这么巧呢?”F局长语重心长,“以后驾驶要谨慎,这次给你报销,下不为例!”
  “是,是。”G科长唯唯而退。
                 
  局长不如老二
                 
  H科长是小县某局的人事科副科长,非但人长得赛过明星,而且善解人意、本事超群、能力过人。于是,H科长便迅速在本局L局长的提携之下受到了县J书记的重视,成为小县“圈子”里一颗耀眼的新星,据说还即将成为下一届县妇联主任的最有力当选人之一。
  在这小县,书记是首屈一指的人物,话说得掷地有声,人人也就惧怕三分,想办点什么事的人总望着J书记的脸色打怵。
  不过自从H科长步入政坛以来,大家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往往是晚上到H科长家走一趟,第二天事情立马摆平,于是H家便迅速变得门庭若市起来。
  H的丈夫K是本局的一名普通职工,在H科长的帮助下不但很快被提拔为副局长,而且还在小县政界的圈子中混得出人头地,与一帮局长、副局长称兄道弟,甚至是副县长也不在话下,办事灵光得很,于是大家便无比尊敬地称K副局长为“二哥”,背地里有些促狭之人也称他为“老二”。
  K副局长在帮助别人办事的时候确实体验到前所未有的愉快心情——不但在大家面前风光显赫,而且在帮别人办事的过程中还能搞一些小截留、打几个小埋伏,从中领受了不少的益处。
  某次,L局长不知怎的惹着了K,着实令K恼了若干天,经过L局长若干次不懈的自我批评事情才算逐渐平复,暂告一段落。
  事情这么搞下去,闹得L局长心情着实有些沉重,心中总有些犯堵。某日酒醉后向知己哥们透露了心声:“我这局长当得窝囊,还管不了一个副局长,现在不是我管他,而是他管我!这局长还不如老二呢!”
                 
  尽管是真人真事,但是既然成为笑话也就只能作为谈资搏取大家一笑,有助消化、愉悦心情,万万不可对号入座,否则将真有“不敬”的意味了。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