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边独语
                 
  枯死的年代,还有什么让我值得去珍惜的呢?还有什么让我能够为它挽留的呢?只感觉到自己的灵魂飘在无尽的空际间。久久挂在上空,好象是在俯视着世间所发生的一切。看着行走的生灵,自己则就变得很渺小。
                 
  人生百年终究归去,可还留在这个世间的时候,自己还能做点什么呢?回想起自己过去的种种,一切的日子都在白过,无益于国家和社会做过任何一件有利益的事情!内心在咒骂着自己为何这般的无用,怪不得有人说过“百无一用的是书生”。在战乱的时代,书生拿不动枪杆上前阵做战,而只会喊着一些口号!而在和平的年代又不能为社会真正做一点有意义的事情,除了吟风弄月之外,还能做些什么呢?想想,这一切是不是让自己能够醒悟一番呢?
                 
  我痛恨自己青春时的无知,痛恨自己干嘛要去念这什么书,妄费了我那段青春年华的美好时光。不能让自己去自由的生活,我要那么无用的知识干嘛!我要那么理性干嘛!终归结底到底还不如一个在街头摆地摊的小主货。而这一切现在知道了,又有什么用呢?该念的都已经念了,该发生的事都已经发生了,说了又有什么用呢?
                 
  无知的年代,曾盲目的希望自己成长之后也能够书书写写。以为只要写好文章,就可以为天下不幸苍生造福,可以去改造一个时代的畸形。那知我彻底的错了,这一切的一切竟只是一个没有醒来的梦罢了。仔细回想一下,仔细环顾一下,周围的一切还有什么令自己而感到满意的呢?四目远望,遥远的地方,临近的阁楼,竟无一处。为什么痛苦的心绪时常爬满心头,为什么时感自己只是一个社会的“零余者”。可能是想的太多太多?
                 
  没有那一个年代比青春更爱做梦的,总以为念好书,做好人,就可以实现“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的至理名言。想想甚是觉得可笑,这一些无非是白日里在做着美梦而已,睁大眼睛看不清临近之物,还要四下里到处寻找,终不知是为了什么?
                 
  每当与人聚会时,我总是喜欢选择一个比较角落里的角落。有人向我敬酒,我喝,有人叫我猜拳行令时,我喝;叫他接下来叫另一个人行令。不过我很少喝醉过,倒不是酒量高,而是把一杯酒分成好几次来喝,或许他们也知道我这人的个性,也没有谁说一句话。聚会散了,有车的开车走了,探出头来向我打招呼的,我朝他点点头,径自离开的,我目送他而去。也不会去理会太多,反正一个走在街道上,他们都在我的前面。竟管受着风吹着,有时脚步踉踉跄跄,但最后还是要走着回家。在街道上过夜倒不是个很好的现象,一则可能要被巡警视为流浪汉,二者容易伤风感冒,还要花不少的冤枉钱,那么想到这些,还是回到简居比较合算,至少还可以当一处避风的港湾,看着满天的星斗似乎想起那流逝的年代,如星星在天际间闪过一般。
                 
  有时试想着,没有几个真正的文人活着的时候是值钱的,而他们所写的文字大都是废纸一堆,也没有几个人去看。而死去的文人,总会在几十年或上百年后的后人把他们从废墟中挖掘出来,然后另一批新时代的文人又要遭秧,这是每一个时代一个很自然的事情!精神的东西好象永远是属于远去的年代。没有一个现代人会真正的认同活着的文人,活着的文人只有被排斥,只有被褥踏。值到逼上死亡的道路时,他的人和文字方能体现出一定的价值,而当初那些逼他的人,又要出来认错了,说自己如何如何的无奈,显然是一付身不由已的状态。说到底中国大都数人只是心怀妒忌,不敢去承认别人高出于自己罢了,大多数能写几个字,能认识几个字的人,都会认为别人写的东西不过尔尔,而让他自己来写的话,又写不好。真不知自己不能写的人,先要看清楚,不要随意评论别人。有时想想,做一个文人有时真的很可怜!幸亏自己不是,不然依自己的个性,肯定也会给逼上绝路不可。真为那些死去的英灵叫屈,他们凭什么要做出那样的牺牲。为什么那些自杀的文人,只有在死后方能得到认可呢?人们才去认定他创造的价值所在呢?想想这些,还能说些什么,还是闭口不语,望着天空数着星群吧!
                 
  不知道现在夜已深了,感觉整个人在飘缈,至始至终不知道自己在做一些什么?一颗心从灼热到冷却,从追求到背叛发生的都是那样的自然。居住在碧绿的田野是我的渴望,独处山林是我的心愿,不想自己的心被污染,而受渲染的的成份最多的还是与我一般只有一颗孤寂的心灵。
                 
  迟幕拉下,夜色更近黄昏。发觉自己只是行走在茫茫的夜空之下,什么也不能做,什么都无法达到。看着在江河上远扬的船只,也曾想驾着一只独船任自飘流在海上,东海,黄海,渤海,到那里就算是一个归宿。还有什么比这更加的自由呢?渔家灯光在夜空之下显得格外的明亮,忽明忽暗,使我一时迷惑,一时心中雪亮的看着世界,总感觉心中不够彻底。
                 
  想起自家在青春时代许下的很多诺言。现在想起来不觉得有点可笑,那都是什么样的誓言,都不附合于逻辑,都不附合于现实的一种需求,自然行驶起来,要难上加难了。可为了这一些虚幻的诺言,终究还是浪费了我宝贵的青春,真想把过去已过的年代撒成碎片,抛洒在江河里,飘落,任流水飘走。任自它沉没在底部,最好永远不要与我再见一面。得了,这样的结果究竟受苦的又是谁呢?到最后还不是我自己,渺渺茫茫总看不到前方的尽头。
  枕边独语二
                 
  口袋里没钱时,心头中大都会产生很多种余恨!我不想这个世界能给予自己有什么太多的享受,只要能够让自己做着喜欢的事,已经足矣!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加地适合于一个人呢?
                 
  有时独对着夜空,感觉内心很是郁闷,不知为何!总感觉到这个世界能读懂自己的只有那宁静的夜晚,它才可以听得我的倾诉!我把内心的话语都掏出来说于它听,它一直在接受着。平时间除了沉默就是无语相对,一向不爱开口说话的我,在内心中总是积累着很多郁闷的心情。
                 
  青春总是会有很多的冲动行为,总是希望得到很多不可能实现的事物。自己曾想过如果在这一生中能有一个真正爱我的异性!我还要什么金钱和名利干嘛呢?这一些究竟是无法比的过一个真正爱着你的女人。可是我不禁地想问苍天!世上还会有这样的女人吗?哼!真是天才做着白痴梦。得了吧!世上那还有这样的笨的女人呢?只有象你这般笨的人才会去痴痴的等待!在内心有一声无名的声音在告诉自己。时代变了,人心也会同样跟着变。这是一个不能改变的定理。
                 
  活到现在,在能记忆起的日子里,竟然没有感到过一天真正快乐过!正因为如此,我才怀疑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快乐而言,竟管先前我以为是存在的,一但陷入的时候,又将开始怀疑!可能在这个世界真的是没有快乐二字可言的。为什么?自己也无法去判断清楚。只有在生活中经历过磨练的人肯定会知道谈起快乐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想让自己尽量地去回忆童年,好象感觉在童年的时候,自己曾经有过一番快乐的时光,还能听到自己的笑声。而过后,不再有过了,让自己快一点告别这样的日子吧!心底里在自言自语。
                 
  年青向上的心总是存在着很多的幻想,而一但接触的时候,心底里又容易破碎!真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事情让一个人真正值得去做一番的,感觉心在飘扬,而内心却无时不在颤动,久久不能复平!
                 
  好象有这样的一种现象存在,人想的越多,则越加的觉得痛苦不堪!真不知是一个时代造就一个人的思想,还是一个人的思想改变一个时代。我的要求很简单,只有有一个人真心爱我的女人,也没什么过份的要求,能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就可以了。至于美丑,心灵美就足够了,再美的女人终究只不过是白骨一堆。只要能这样平淡的过完这一生足矣!如果真的没有话,那只能坚持欧尔文的独身主义了。那其实说起来也是不错的选择,比起跟一个糊涂过着生活的女人要强的多。
                 
  每当看到社会一些不合理的现象,感觉自己的心被压的很沉重,为什么会有这种感动。社会发生的一切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而为什么这样的现象一直存在呢?自己又只能无能为力的站在一旁观看,这般无用的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可言呢?想着,还是早一些离去为好。现在如果有人说自己如何如何的爱国,那将是一大笑话。高喊爱国不是发生在和平年代,而那些当年英勇战死在战场的英魂,他们才够资格称得上爱国两个字,我们又算得了什么?
                 
  历来总是强者压着弱者,没有弱者敢压强者。而弱者总是受到很多人的同情,强者大多数是被遣责的份。换句良心话,有时候这到底是不够全面的理论?还有很多的无赖总是喜欢无事找事来扰乱整个社会的秩序。啊!心灵有一种声音在呼唤着自己,要好好的面对这一些发生的事。要让自己好好的活下去,看看这世界最终还能有几番挣扎!可内心好象早已经厌倦这一切。
                 
  平时看到种种的人都是想尽办法为自己找到各种各样的乐趣的事情!如逛舞厅找情人,如进酒店找三陪,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没有人干过呢?我并没有说自己有多崇高,有时心里的防线感觉也容易奔溃,只是隐约中有一种声音在暗示着自己。如果说一个人比另一个人高尚的话,那只不过是一墙之隔罢了。没有那一个人在出生的时候就注定是高尚者,而有时候的高尚好象是建立在卑劣的思想之上。忘了自我的存在,忘了世界上人所受的苦难!还有什么令自己感到更加的苦闷呢?
                 
  原来世界竟是这般的模样,自己常常在其中迷失方向,东南西北找不到方向。象是在海上飘泊的船只找不到停靠的港湾,永远靠不了岸,直到有一天被海浪打翻沉没,那可能是最终的归宿。
                 
                 
  常常一个人抱着枕头偷偷地落泪,悲愤的情绪时常绕在心头。记的自己对未来抱有一种美好想象的时候,那时候的意气风发,总认为一切都是很容易的事情!而一但走进社会的时候,才发觉自己的想法与现实是那么的格格不入。为什么泪水时常总在眼睛里打转,长长的夜久久失眠到天明,有时望着窗外的星空,只有在空际的流动的星群在聆听着我内心的独白,我能说什么呢?想想这些,世间还有什么值得自己去留恋呢?
                 
  随手翻了翻一本《王阳明全集》,没想到看了几页,孤寂的心灵象是有了一丝共鸣!我没有打开灯,借着窗头透进微弱的月光,一页页地翻着,透着一股古色古香的气味!我闻着夜色的苍茫,临听窗外江水声拍打的声响;一声声击荡在心头,似乎感觉在承受着一股巨大的压力。听见窗外雨声响起,吹窗子的缝隙中吹进一股冷风,我无意间的缩了缩身子,赶紧挤进被窝里,把头伏在枕头上随手翻着。但心却被雨声打碎,无法编织完整的心灵。还有什么令自己可以感到有希望的存在呢?
                 
  世界无时无刻不在发生变化,每一次改变,自家总不能完全的看清其中存在的奥妙所在,对于这些信息转变,自认为是愚蠢之极!哦!但愿每一次的改变,让世上的人得到一份难得安心的生活。
                 
  冬雨洒遍江南,侧身而卧,久久不能入眠,双眼盯着天花板,感觉整个人的心灵在飘荡,似乎飞入了无边际的天空,似乎又觉得还在街道上游荡。过完了一场游梦似的生活,自己到最后得到又有多少呢?不提倒罢了,一提起,则顿时觉得自行惭愧!没有去怨天,也没有去怨人,既然人生注定要让自己有这一些劫难,除了面对之外,还有什么更好的方法呢?平时在内心很羡慕那些一帆风顺之人,但很讨厌那些人只为自己着想!人为什么活在这个世界上,为什么活着的时候,总是会各种各样的烦恼降到身上,不要想太多啦!想的太多,困苦时常会绕缠着你不放,而这一些只要是一个经历过很多世事的人,可以去领受内心所承受的痛苦是不堪盛重的。
                 
  想想那些在白日里忙着为自己争名夺利,争夺地位,势必要打倒一切的竟争者,在人前是一付模样,而在人后则又是另一付模样。他们的笑里藏刀往往都能让善良的人们防不胜防。而内心的诚心吝啬着好比《儒林外史》中那个到死不肯断气,还伸着两根指头,告诉后人那两根未燃尽的灯草。看着他们得势的当头,总会有一些人围绕在身边,不是尽力地吹捧,就是要格外小心的应付!那些人害怕自己一但做错事,可能会使自己的前途尽弃。
                 
  人在春风得意的时候,总是容易忘却过去种种失意的时候。算啦!自家去理会这一些干嘛!总有人会发觉,总有人会与他们角力,我站在一旁看着好戏就是了。
                 
  游游走走过了人生的一份子,老是感觉不到生的乐趣。到现今还是无法知道自己生存在这个世间到底在做一些什么呢?
                 
  每次走在街道上,内心总是要受到很多的诱惑,看着那些穿横在高级宾馆,手挽美女的老少爷们,内心除羡慕之外,还会有什么呢?我不敢说那门子的坠落,想想自己的灵魂深处高尚的东西又有多少呢?至少比起自己孤寂的落寞要强的多,你又凭什么说他们的坠落呢?是内心的不服气,还是自己没有达到他们的生活程度!自然也不会去赞赏他们,毕竟这一些行为对于社会并无意义可言?自己的内心也曾想过一些非理性的念头,我还能为自己辩解什么呢?有时表现是一付谦谦君子的样子,而内心也一样产生过一些见不得人的念头,只是在理性的面前,不敢越雷池一步。
                 
  街道上路灯昏暗,三三两两的夜归人,还徘徊在归途中,我看不清前面的道路,看不清自己行走的路程。路旁的酒家里飘出酒香,只能闻了闻。舞厅里传出的歌声,使孤独的心显得更加的清冷,有时开始恨自己,去守遵守什么道德规范,实行什么礼仪廉耻之说,因这一些在当今的社会是比不上一张红色的纸币。真真是害苦了自己。白白地活二十多载的时光,竟不知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将会是怎么样!我开始对夜色沉默,开始做出一些无力的挣扎。很多的疑问闪现在脑海之间。
                 
                 
  看看现在的大学生真是幸福之极,还不到二十年纪,男女大都数都有了自己的异性朋友,而很多的还有过一些性行为的越位。时代变化真快,当我看着他(她)们时除了羡慕之外,也只有叹息着自己的落后了。赶不上时代的脚步!每当寂寞的时候,徘徊在街道上,总能看到热恋中的男女相互拥抱接吻。有时内心会被勾起一种欲望之火,为了逃避这一切,自自己竟然只好择道而行,当一颗赤热跳动的心来到江边被风一吹,很快就冷却掉,还假装着暗自为自己的坚持喝彩。而自己除了羡慕他们之外,内心还能有什么呢?
                 
  当一切都过去之后,回去一个人枕着枕头入睡时,仔细想来,方觉得那是一种可悲之极的事!为什么这样的情绪时常发生在我的身上,我可以不去守什么规则,可以漠视一切,为什么一定要自己做苦自己呢?想到此些,眼泪有时忍不住的掉落下来,为什么在孤独的时候总是得不到有人来安慰寂寞的心灵呢?试想自己能做到又有多少呢?
                 
  站在冷冷的街道时,看着天际间划过的流星,就犹如自己的内心一般的苦楚寂冷。真想有人能够帮我解开这心中的愁结,为什么理念总是占据我的内心!
                 
  总感觉到这个时代不适合于自己生存,还是自己完全就不属于这个时代呢?好象自己喜欢回到久远的年代,没有一切政府,以结绳字来代替。生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总是压地人喘不过气来。给原本并不十分快乐的人生,更添上几分郁闷的心情!活着总是在一度无聊中度过,没有一点人生的意义可言。有时在想着,还不如去听听稽康弹着一曲《广陵散》,也好让浮躁的心灵得到暂时的平缓;不如回到“安史之乱”时代,让安禄山砍上几刀,那样做为一个男子的鲜血并没有白流;比起在一度无聊的追求中要强上一百倍!再者不如象一个侠士一般,游行天下,好为天下百姓造福,虽死尤荣,而只有生于这个时代,什么也不能做到。只能在无聊的名利中追求着。想拿起笔来写写文字记录的时候,又开始觉得“恨古人著书太多”“并世颇嫌才士少”。那么连这一些简单的事都不能好好的去做,自己留着算不上是苟且偷生呢?罢了,时常会有一种鲁迅笔下阿Q的精神法在脑海里闪过,很多的人还不如我,他们都能活着,自己为什么没有活着的理由呢?当产生这种想法的时候,无耻的竟认为自己是如何如何的伟大呢?算了吧!个人有几斤几两重谁不知道,干嘛要自己抬高自己呢?
                 
  微雨霏霏的傍晚,我想起了那在田间生活的村夫,那背朝天,脸对土的农夫,竟管他们拼了命的干活,终究还抵不上一些人半日的功夫。聪明人总是很聪明,利用别人的劳力来为自己办事,而愚蠢者总是想尽办法要去和聪明者搞好关系。这样有利于自己的生计问题。自己算不算是愚蠢之类的呢?想想真惭愧之极,为何总是这般的百无聊赖,是不是自己对于生活不够热情,对于追求不够真诚呢?
                 
  没有明天的日子,我打算怎么去过呢?而地球自转的那一刻,新的一天又向我而来。我除了去迎接之外,还能做些什么呢?竟管我在咒骂着老天,咒诅着世界上的不公平,可这一些过后,我还能看到什么呢?想想那实在是不理智之举。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