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冬天。我在自家楼下的大门前第一次看到了你。一个留着短头发的小鬼头。双手插腰一脸不满得瞪着离你的脸颊只有5公分远的那个智能门铃。我拿着钥匙大惑不解的看着你气势汹汹的朝着对讲机不停的喊着“开门”,一边站在你身后考虑着该怎样开口让你往旁边站一站——我要开门阿……
                 
  于是我们就这样认识了。当我知道原来你是个女生的时候——之前我一直以为你是个男生,我张大了嘴惊讶得看着你。于是你又显出了那一副不满的样子。微微皱着眉头。很短的头发覆盖在额前。一身随意的休闲装依旧让我无法接受你是女生这个事实。
                 
  然后在接下来的那些日子里你一直都泡在我家。我们躲在我的小房间里看书听歌。打开窗户吓走停留在窗台上的麻雀然后看着它们惊慌的扑闪着翅膀飞向天空的小小的身影一同哈哈大笑。
                 
  我们横在我的那张小床上喝着冰红茶聊着一些漫无边际的话题。你不停的说着你的父母对你的管教有多严多严,学校的老师有多变态多变态之类的鸡毛蒜皮的小事。你说那些的时候还是那样的神情。好像有天大的事委屈了你一般。
                 
  我看着你一脸的抱怨却总是会想笑。你这个不知道该让我当成妹妹还是弟弟看的小孩!
                 
  于是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在我们之间流淌了过去。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只是觉得和你在一起很开心。很轻松。直到有一天,你突然对我说你想辍学去卖红薯。还让我给点意见。对于你这句不知是不是玩笑的话我笑得一脸夸张。可是后来才渐渐发现了你从头到尾的严肃。你说你不学了不想再学了。我马上一巴掌从你的头上拍下来——当然是很轻的。
                 
  那一年我们都是初二。马上就要升入初三面临中考了。可是在这种时候你居然还会说出如此低能如此幼稚的话来。我真是怀疑你的脑子有点贵恙了。
                 
  可是突然间你就沉默了。低低的埋着头不再说什么。我纳闷的看着你一直没有抬起来的脑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有点责备。有点怜爱。其实想说的有很多。可是终究什么都没说出口。正在我咬着嘴唇不知道该如何打破这份凝重的时候,你突然抬起了头。我看到你的眼睛里分明闪动着的泪光。你说有些事你不想说不想再说了。然后就跑出了我的视线。只留下一脸惊愕的我。站在原地。
                 
  不知是怎么回事。心里就开始觉得难过。可那个时候的我们才认识一个月都不到。我对于你的了解也仅限于你比我小半年而已。可是就在我看到你的眼泪的那一刻我就真的心疼了。
                 
  平时的你总是那么大大咧咧。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好像对什么事都无所谓。偶尔还会说几句粗话,就象一个横冲直撞的小男孩。单纯。明媚。从不会开口叫我一声姐姐。只会嚼着口香糖用一脸不屑的余光瞄我然后喊我一声“喂,死老太婆!”。一点都没有邻家小妹妹应有的乖巧与懂事。可是就是你这样一个破小孩的眼泪,就让我难过了。
                 
  可是后来,我就再也没再见到你。甚至没有说过一句再见或者其他什么道别的话。你就这样从我的生活里蒸发了。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很多时候我都看着从我房间的窗户外不断飞过的麻雀,看着它们飞向天空的小小的身影。好像那些小生灵飞过的时候从它们的翅膀底下就会洒落下一些曾被我们丢弃遗忘的幸福来。然后落在我们身边的某一个地方。某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生根,发芽,绽放、……绽放
                 
  或许在很久很久以后的某一天。在我们都已经忘记了曾经拥有过它们的时候。会在无意中重新拾回到它们。也有可能。一辈子,都只能擦肩而过。擦肩而过。如此而已。
                 
  开学前的某一天。我打开信箱的时候看到了一张CD.还有一封信。信很简短。上面的字迹凌乱而且有被水化开过的痕迹。很明显,它出自于你的笔下。你写,落落。我一直都想带你离开。可是我却又怕你不愿意。落落。我们都是孩子。我们都还只是孩子呵……
                 
  CD的封面是我从未曾见过的。直到很久以后我才知道那是你当初从湖南带过来的。那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了。那时的我已经知道了你的名字。你的背景。还有……还有你那天的眼泪。
                 
  你的父母在上海的事办完了。于是决定带你回湖南继续念书。可是你却想要留在上海。留在这个地方。与你的父母僵持了很多天。你说你宁愿在上海卖红薯……说到这里的时候妈妈停顿下来叹了一口气。她说嗨现在的孩子怎么都那么不懂事呢。而我却扔开了手头正洗着的青菜——任凭来不及关上的水龙头依然哗哗哗的流着自来水——在妈妈诧异的眼神与分贝越来越高深情指数越来越高的呼唤声中跑进了房……
                 
  我真的实在听不下去了。我可以想象到你那一脸倔强的样子。脸上满是泪痕……你这个傻丫头。你怎么不跟我说呢。为什么呢。你害我伤害了你自己都不知道阿。你害我让你以为我一点都不在乎你阿。你这个……
                 
  习惯性的打开电脑。传出的旋律是来自于你留给我的那张CD.在你躲着不见我的那几天里,我听得最多的就是这张CD了。可是现在再次去听。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哀伤。说过的承诺/为何总是落空/我给你的爱/你总是不懂……眼泪,终于决堤……
                 
  时光飞逝。
                 
  现在的我终于已经初三了。以前总觉得很遥远的事突然一下子跳到了我面前对着我招手说hello hi nice to see you还是感觉有点不太真实。回想当初。再写下这些的时候心里又是一阵疼痛。我想现在的你一定也和我一样。早已习惯了在无尽的题海里上浮下沉的生活了吧。你一定也早已张大了吧。
                 
  前些天,我无意中从电视里听到了那首你给我的歌。于是在那一刻我就失掉了所有的语言。只想沉默。
                 
  那些曾经以为早已沉淀掉的疼痛却在那一刻高速的旋转起来了。它们在我的脑海里飞阿飞。我能看到和想起的,就是那一只只麻雀。叽叽喳喳的。扑腾扑腾得挥着翅膀。然后飞向了天空。消失不见。
                 
  我突然记起了你曾经的话。你曾经说过总有一天你会离开。离开那些一直想束缚着你的人和事。带着你最最在乎的人。就象那些麻雀一样。
                 
  你说到了那个时候,你就可以让她真心的笑。真心的笑。真心的。笑。
                 
  我还记得你说出这些的时候我正看着你的眼睛。那是我第一次发现你的眼睛是那么亮那么的好看。清澈的就象白白的月光。
                 
  呵呵。我笑。
                 
  我笑。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