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小心,我从教师跃进了心理医生的行列,着实过了一把聊语的隐。
  想人生里的诸多无常,人生里诸多的不情和情,寥落的,此一时彼一时爱的荒诞,更有那些荒诞的由头。
  于是我整理了一下这次经历,看能不能给中年的男女有所什么——
  以下是实录,虽加整理,也不能变成我的话,语法啊,意思的连接啊,有什么不周,望各位读者谅解,因为我想尽力保持原味原汁——
  我的丈夫今年45岁。是县里一个小局的局长。
  首先,我的丈夫一表人才。否则我当年也不会看起他。
  想当年,我是大城市的一个小小的市民。他是小县城的一个小职员。偶然的一个场合,我们相遇,一见钟情。我抛弃了我的不俊美但忠厚的男朋友(他长得五大三粗,还满脸青春美丽的豆豆)走进了他的怀抱。
  悲哀的是,我没有了解自己,我尽管高中毕业,但天天忙着学绣花,支农,也没有什么真文化。仅只能辅导女儿三年级的作业。
  可我的局长老公是大学文化。你甭管他小学毕业的人怎么来的大学文凭。反正我知道,都是通过正规的考试渠道,取得的正规的学历。哦。你不能要求他亲自考试。他有的是人帮忙。有权有钱,别人还求之不得呢。
  当然,他不能辅导我的哪怕是一年级的儿女。
  我们的差距显然就拉下了。我们的距离也就有了。
  还有就是我在城市里失去了各种招工的机会。只能依附于丈夫,在他的手下做一个闲职的工人。一个月可以有三五百元的机动工资可以流动。不至于我花一分钱,要一分。
  当然,我是从不缺钱的。
  其实。我这样说,对我老公太不公平。
  我的老公是个优秀的丈夫。我们家所有的大事小事,都是他一个人操心。盖房子那么大的一件事情,别的老婆担忧钱,担忧人,我呢,只去过工地一次,再一次就是搬家。
  当然,家庭的琐屑小事情从来老公不屑于动手。吃喝拉撒睡,我像个保姆一样,全做,我没有怨言。男女分工不同吗。
  就是有一次,我的胳膊被一个小青年用车撞伤,我不能做饭也不能吃饭,我丈夫带着姑娘到外面吃。没有等我给煮饭。当然,他的事情太多,是不可能想到我也会肚子饿的。这些小事情。我从不怨他。因为我们没有自己的亲生儿女,他却从来不和我离婚。我感激涕零。我无怨无悔。
  前几年,那时他还是个小科长的时候,有一个女人,突然疯狂的爱上了我的丈夫,每天去我家,对我献殷勤。我不明就里。反映迟顿。一直到他们东窗事发,他厌烦了她,她到处闹,要让赔钱。我才知道。可我又能怎么样的呢。那个女人天天闹腾,我不能去趁火打劫,至我老公于死地。
  我忍过算了。不但,我还得帮助他,因为他要升副局了。我还得配合好。我们配合的天衣无缝,我的老公顺利升入副局。老公从内心很感激我。因我动用了我家所有关系让他度过了难关。所以。他后来。从不找情妇。只是偶尔去歌厅找小姐,那样对家庭没有影响。错。对,我错了。那年,我感觉好不舒服,一检查,原来有了性病。老公给了我好多的钱,让我去遥远的省城去看。让我住高级的房间。并且一天一个电话,关怀问候,好不亲密,我真正体会了一下老公的温柔。
  然后,老公一心谋事,老公觉得自己有把握升任局长了。老公要出人头地了。我的老公真正成为好老公。是啊,他就升了局长。他的工作越来越忙。没有白天,也没有黑夜。我看见周围和他一样的官职的人都和他差不多,所以就无所谓。如果我管的紧了。反而不入流,显得不好。可是今年春天开始,却不一样了。
  有一天我偶然听见他和人打电话,在厕所,有半个小时,还向小孩子那样飞一个吻,啧啧的,弄出了许多的响声。我听得都恶心了。这一次,我非常的气愤,前两次我反映不强烈,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想法。可着一次,我却不行了
  只要他一接电话,我就想肯定是哪个婊子。他呢,只要有电话就走到里间。只要听见短信响,就找个借口出去,根本不管家里坐着是谁?
可是更可恨的是,他竟然和我们的朋友说,(我们共同的朋友)少年夫妻老来伴,我就是要她和我老来做伴吗。她要不愿意,就由她去吧。
我和他过了二十多年后,他说是为了和我老来坐伴,否则就——-
  我已经45 了。我一直在依附着他生活呢。我的工作啊,家庭的所有啊——–关键是我爱他,他是个有本事的男人,这二十多年来,我的家庭里生活一直很优越,比起我的那些同学啊,朋友啊,亲戚们,我什么也没有缺过。
  尽管我的心里有时觉得他对我不够关心,但是我有自知之明,我不能全占了。我也不好呢。我们的儿女都是抱养的。我有自卑。我以前想,他情人也找过了,妓女也嫖过了。年龄越来越大他会越来越安分的。谁知,正相反呢,他越来越来越放肆。也怪,以前我都能忍受,可现在我一天也不能忍受,我要和他离婚。
  我要和他离婚。
  哦,是吗?我问。你已经下了决心吗?听到这里我插一言。是的,我想好了。儿子给他,女儿我带。你的生活问题呢?你平常就靠你的三五百元生活吗?
  不是,他的工资本一直是我拿着,他从来不要的。哦,我明白了。我说:我给你简单的分析吧,你其实是依附在你丈夫的生活圈子里生活。如果你们离婚,你将没有工作,没有生活的费用。离婚你从感情上解脱出来。姑且这样子说吧。但是你马上就陷入生活的困顿中去,你能忍受了没有钱,没有油盐酱醋,天天为了明天的生活而烦恼吗,你还有创业的能力吗?——你没有一技之长,你的生活将没有保障。当所有生存的问题面临在生活中时,感情到不是问题了呢。你怎么能这么说?她的低气明显不足。
  你想那些女人们,难到不知道尊严的活着吗?他们或许是为了生存呢,人在生存的紧急状况下,什么都不会要的,道德啊,情感啊尊严啊等等,什么都要丢弃的——这就有如在大海上航行,遭遇风暴,死去的就已经了啦。活着的上了救生的小艇,除了水和食物,人是什么不会带,也不能带,如果几天几夜没有遇救,没有生命的最低保障,人就会抓签来决定谁为大家做贡献的。
  什么意思?我不明白。就是,吃人啊。用其中的一个人来做大家的口粮。牺牲一个人救其他的,总不能全体一起死啊。你?她仿佛明白了。你说,我不要离婚。
  是的,我不赞成离婚。你都四十五岁了。你没有一定的生存能力。和生存比起来,感情算什么?我就这样?——可我不能忍受,我要去闹。那结果是离婚,那时他不是你丈夫了,人家就自由了。对。我不能给他做这个合适。
  第一次谈话过后,第三天的半夜,我正在电脑前闷着。铃声骤然大做。把我的灵魂都惊了。原来是她。我要离婚。她大声说,情绪激动异常。恩。我很漫不经心。随意的哼一声。我明天就去。好的。
  他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手机关了。又去鬼混去。
  也许是手机没有电。
  昨天我看见他充电了。
  他也许是打麻将呢。
  才不是,我打电话问过。他肯定,要不现在不回来。又我实在是觉得无聊的很。她也觉得,放下了电话。
  第二天上午我上班不久,就接到她的电话。我们一起沿着秋天的小路,穿插在青纱帐里边走边谈。你很爱他。我问。我恨他。她咬牙切齿。以前,前两次没有这么恨,是吗?儿子去年结婚,也在闹离婚。哦。我很吃惊。
  是个不够心眼的儿子。他妈给要的。——我婆婆给要的。年龄还不大。爱上了一个女孩子。我们都不同意。认为他还小。结果他竟自杀两三次,闹的整个县城都知道了。没有法子,只有给他结婚。也是完成了一个任务。
  媳妇是个有主见的好媳妇,可他不争气——–也是命,她也不能生育。我到无所谓。要一个就行。反正我们都没有血缘关系。如果——-如果是他的孩子,我还怕是个和他一样的。可是哪个小崽子,其他的观念没有,这个观念到还挺严重的。两口子,比我们还上心。弄了许多的不愉快。
  我就奇怪。这一代人怎么啦。
  他们生气。我们也没有办法。我们越说不在乎 ,他们越是纠缠着这个问题不放。这不媳妇回了娘家。儿子酒后把东西砸了许多。结婚的照片在厕所里漂着。
  小的是这样,老的是那样。家不是家了。
  我活着也没有意义。
  他(他的丈夫)不管。任他(儿子)胡闹。
  我也不想回家。可去那里。娘家不能去,老人都80多岁了。徒添麻烦。哥嫂各有各的家经。我打麻将,连着几天输了五千多元。我都不敢上场了。一千多一个月的生活费用还是紧巴巴的。我就受不了他不在家。我给他做,给他洗。他像个公子哥,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方圆打听一下,谁有他滋润。可是结果呢。
  我受不了,我真的受不了。我不如自杀了。他竟然和他的朋友说,只是要我做老来的伴。我们二十多年夫妻了。我经营了二十多年的婚姻像用竹篮子在打水,捞了一场空。
  可是,你不要把他当成你的丈夫啊。我说。什么?你说什么?我说,你不要把她当成你的丈夫。他不爱你,你也不要爱他。
  是啊。她沉思说:本来已经不是我丈夫了吗。他让我等八年,八年后,他就退休了。然后回来和我好好过日子。我想世界真是奇怪了。竟然有如此无耻的男人。你怎么想?我问。我忍受不了。我凭什么要等他八年?
  我也不能回答这个问题:其实,说到底是个生存问题。人在老去的时候是真正的好可怜啊。为什么要让她等八年,是因为他知道她没有独立生存的能力。她也在老去,老去的路上没有了生存的能力啊。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命定。
  哪你打算怎么办?我不无同情的说。
  无论从人性或着从婚姻的理性的角度来探讨,我都无法不让她离婚。我都应该支持她的离婚。
  昨天晚上,我说我要离婚,女儿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无声的流眼泪。就那样,看着我,无声的流呀,流呀——我的心都碎了。她才十一岁呢。
  后来。她去睡觉,她怯生生说,妈妈,不要离婚。她明天还要早起上学,我不答应,她是不会去安生的睡觉的。我只能点点头。
 可是我的心啊,像喝了油一样,霍霍,霍霍,霍霍的跳个不停。我觉得我要得心脏病了。我坐卧不安。喝水淡的无法下咽。可是嘴唇干裂。头晕昏昏,站起来,走步,得扶着沙发。我觉得我要得胃癌了。
  真的。哪么空阔的一个家,我一个人病得不能站,我的胃在痉挛。一下子便痛起来,痛的我不能忍受,我大声的叫啊,叫啊。我都不知觉呢。吃了到多种的胃药,也不管用。
  终于喊醒了我的女儿。女儿一看我那样,吓坏了。忙给我们的医生朋友打了个电话,医生朋友迅速的开来了救护车,去到医院,打了一针止痛的药,又输了两瓶的药。才好点。天明我才回到家。
  我无比同情的望望她憔悴的脸问:医生说什么病了吗?没有,不知道。他们都不知道。我要死了。
  那里。别瞎说。你是思虑过度引发精神的疾病。我分析说。爱之深,恨之烈。你爱的太深了。只能伤害自己呢。你这是废话。她说。有些恼恨。
  他已经不爱你,你还一直深爱着他。这就是你不能自拨的原因。后来,他回来了。天明的时候。我说,我要离婚。他说你一定要离,就离吧。然后——
  她沉默了,仿佛在斟酌该不该说……,我没有出声,也没有追问。就那样静静的等着——过了好一阵,她才沉思着说,他哭了。她看了我一眼,我装着没有看见的样子。
  她才下决心似的说:他哭了,很伤心的哭。用手拍打着自己的头颅,哭着叫,我怎么弄成这样子啊。我这一辈子啊……
  我的心突然也好痛,他没有这样子过。我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我一想起晚上的事情,我差点就死了呢。我还是说了。我说,我们去法院。
  他说你先去问好了。我说不用问,我们都同意,去了就可以。不,我不去,你去。法院什么时候传我,我什么时候到。我绝对不和你一起去。男人在绝望之中呢。我想。哪个男人其实很可怜。
  是不是,我试着问:是不是,在家里,只要你高兴,他就高兴呢。是啊。她奇怪的问。你怎么知道的?在家里。只要我高兴,今天大家都高兴。他也高兴。可是—–我高兴的时候不多,我只要看见他接电话,发短信,我就不高兴。
  他原来中午经常的要回来吃饭,现在中午也不回来了。晚上回来,我就和女儿在外面吃了。我们不能做的太多,他说不准什么时候回来的。他就是有人。晚上经常不回家,有一次,他告诉我,和某某在一起打麻将,结果我给那个人的会计打电话。问他局长下乡在你哪儿吗。他说没有啊。局长今天没有下乡。
  可是过了不久,那个单位的头儿就给我打电话,说局长下乡,和他在一起。他在撒谎。他们都在撒谎。他以为我给那个头儿打电话,我其实没有。他嫌我对他的行踪追的太紧。可是,我不能不紧。
  那么,你今天去离婚了吗?没有。他走了后。我就给你打电话。我想听你的意见。她可怜巴巴的说。
  我知道,她其实是不愿离婚。因为男人不离婚,导致她以离婚来要挟。想使丈夫回心转意。我说:你做的对。离婚了。你会更痛苦。你的丈夫只是一时迷惘呢?不,不是。他就是迷上了小姐。
  我微笑。我觉得她只有二十岁的智力。就算是他迷上了小姐,小姐不一定迷上他。所以,他还是很在意你的。他不愿意和你离婚就可证明。可是他也不肯回来的。问题是,问题是—–我在斟酌着字眼,他回来后,你并不高兴。给不了他温暖呢。
  不是——–也是,她想了想说:只要我高兴他就回来的多。可我见不得他高兴。我想他一高兴,就是哪个傻B在一起了。我就不会让他在家里高兴。他要不高兴,我就觉得他在在外高兴了,回来给我脸子看。我就更不高兴。
  他们都四十五岁了。在人生的中年路口。儿子是他们的心头的结。他们谁也不想去触碰。他只让我看好女儿。我就觉得女儿——-要不是——她没有说下去。其实,她根本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她也没有能力去做什么。
  我说:你不离婚是对的。你不要把他做为你丈夫,你把他做为供给你生活的一个人。这样子说吧,他是你院子里长得一棵摇钱树。什么?她不解。你不是拿着工资本吗。你把他当作你院子里的一棵摇钱的树,你不要砍掉供你生活生存的摇钱树。
  你想想,这样行不?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