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9月29日

残雨,幽梦,瞬间游离在天空,在海中。

我独自在凄冷的车站,伴着星辰,随着月淡,以及从前那快乐的陪伴。
飞逝,流泣,风在呼唤,我在迷幻,而它留下了残忍的遗憾,自己的失落变得光辉灿烂。

虚伪的你在霜冷的晚秋,变得孤落,那零雨是你珍藏的眼泪,而滴落的是我心灵的残碎。以及那流离失所的滋味。

暮色,反射出淡淡的黑。

我徘徊在黑色的粒子里,任虚伪去流淌,任阴影去放肆落寞,回忆,天霜与共,冰凌飞雪留下的遗憾,让我的心游离。

恰恰,今夜竟是如此的安静,脚下依旧留着枯败了的紫玫瑰,依然在街道中残留异样的气味,无意勾起往日的回忆。距离没有了缘分,深蓝色的忧伤里却含着一滴眼泪。

梦,一滴一滴的流淌。我去了,你是否也来。
我无法等待,心太乱。希望你能明白,我的一切为你而在。在星魂散落的夜里,在细雨遗失的天空。我看到了你的逝去,我始终不相信。那竟是你最后的宿命。

2004年09月24日
我看云
雨在城市的上空轻轻的落着
眼角也在润湿
我看云
正如我来到这个世界一样
没带一丝忧郁
我看云
呆呆地站在城市的中央
天空已是暮色
如果是上天让我这样相信我是云
我愿意是一朵
穿裤子的云
我看到身边的与雨也有思想
深藏在
眼泪不能到达的地方
今夜 是你的光芒
抽出典籍
散落的名句 负手空庭
当浓影如墨
我以腿为笔 来来回回
却都是 日久弥深的疼

今夜 是你在树的高处
照亮我眺望已久的归程
当低缓的足音
像落叶扑入大地
哪里渺茫的歌声
牵引了我深埋的雷霆

但我心中的风暴啊
今夜 该如何迎向
守侯的屋檐
灶台 纺车与灯
深深的呼吸 如何载于山鸟
抵达桂花深处的黎明

家 园

蝉声和风声一起远了
微雨扯住屋檐
织进新米的清香
我竹林深处的家园
此刻 便像只硕大的鸟巢
孵着温暖

那红叶中过河的人
仿佛父亲 抬脚
就把浮尘踩为泥泞
上坡 拐弯 行将隐去的
背影 一如老树 随便
就能看出站到了哪个时令

而母亲 抱一捆高梁秸
穿过鸡群刨食的领地
燎亮 灶间柴火的裙衣
她含霜的两鬓就有了
春花艳艳的红
她微笑的脸上就浸满甜蜜

漫往谷场的青烟
淡了 石碾边的银杏
片片金黄的落叶
模仿 蝶的舞姿
就像大哥南方发回的消息
令人 激动万分

掩盖

我看到了地球上的花朵和火焰
你蹲下去,你悄悄的开放
于是我收敛了所有的飞翔回到你的村庄

在夜晚,你回到梦了
你和我正在相爱,你见到一朵花正把另一朵掩盖
你见到一朵花正被另一朵掩盖

而我们都不说话
我们空不出时间来,我把印章盖满你的全身
我说,你,是我的

9.10

九月幻生

她举起镜子象举着一把刀
夜晚只剩白天残余的喘息
幻生坐在两杯南山咖啡的中间,不见悠然

“找一个人结婚,让他把我深情地杀了吧”
她对幻生充满了感情,她说要和他
过一种平静而坦然的生活,说,这是我的爱人

幻生抽烟的姿势很特别
让人觉得他似乎就是一截昨天的烟头
她靠着他,僵硬地笑了,一滴泪水打破了夜晚的静

她对幻生说,她多希望
能给幻生生个孩子,看着幻生的胡子长出来
然后和他一起老去

可是现在,幻生走出了她的镜子
幻生打破了她的镜子,拔出自己的刀
她和幻生,一起在午夜破灭了

十字

幻生一直在想,哪天他死了
最后留在他床边的那个人,会是谁
在过后的某次欢聚中,一些人会提到他的诗歌
还有他沙哑的声带,幻生说其中沉默的那个
会继续爱他,而继续恨他的那个人
幻生希望是一个善良的女人
希望自己的死,能让那她解恨

可是他到现在还没有死
所以他不确定谁在恨他,可是他说他只想知道
谁爱他,而恨的人他不想知道,因为恨是一种折磨
于是他在胸前划了个十字
他说,上帝保佑……

99年的延安路

我承认,我用了很长的时间去尝试忘记
第一次嘴唇沾上露水的味道
数一数,已经有6滴了,都有好闻的糖的甜

而幻生不认同这一点,他说我是爱上了回忆
在味蕾迟钝的三十三岁,露水里的影子
只是一个幻象

可我忧伤的小情人还活在99年的初遇里
保持着她18岁的坏脾气
坐在我的身体,一次又一次地敲打我的骨头

当我再次的回到延安路,我才发觉
我和幻生都错了,其实从很多年前开始
我就提前缺席了她的聚会

处境

风与雪之间
孤独而卑微的人
找不到谦卑的方向
更享受不到奔跑的快感
浑浊的日子
冻伤注满泪水的骨头
像一个守夜的人
剥开黑暗的内部
慢慢把自己湮没

喛味

破损的目光
在窗前无法叫醒清晨
夜很长
一袭风的痛苦
扭曲燃烧的话语
湿漉漉的体温迸散着澎湃
虚拟的光阴
驱赶隐匿和逃逸的影子

失情

在别人的眼里
我呼唤你的名字
爱情沉重的铁砧
拖着的影子比影子还慢
背负哑默的日子
身心早已疲惫
回头一刹那
你我的目光之间
共同的创伤
被我独自默默收藏
擦拭掉唇上的吻
我将隐入黑暗的温暖
回味你的芬芳

黑夜

黑色的软
涨满夜的深处
引导骨头的回声
站在孤独的尽头
黑暗渗透着黑暗
陷入虚妄的梦中
难以返回自己的心事

坚强

诗人的白骨
坐着一个倔强的灵魂
承受着生活诺言的重量
用墨血丈量
前生到今世的距离
掬一捧海水
安慰肩头的创伤

诗,我终生唯一的情人

赤裸的情爱
被苦难的雪覆盖在夏季
时间的寒冷
靠一行行诗句取暖
囚禁的感情
在语言中痛快真实
澄澈而宽和的灵魂
触及玫瑰花瓣燃烧的火焰
进入安详和宁静的厮守

一、和你分手以后的日子

很多黑,就这么信手拈来
展颜一笑,黑发转白发
天空是枚巨大的叶片,纹络重叠
覆盖所有纠错的空白
一转身,背影落向黄昏

还是那卷旧稿,还是那盏酒杯
写字的手,读字的眼已逾越一千年

真实是你的眼同我的眼背道而弛
如,我的身体向左,你的折向右

二、断弦难续

天黑的很快,白色的影子还没干
晒在篱笆上的文字失去主张
给夕阳截获

却原来是留也难,去也难,续弦亦难
空荡荡一片,
苇塘的苇草倒掉一个季节
站出来是别有洞天

三、最后一片叶子

都走了,剩下这片叶子
住在谁的手心

—许我一个遥远的未来,五十年不变

而你只是抱紧沉默,注视叶子卷过誓言
而我除了抱紧就是再抱紧,自己

四、西厢记
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老弦重弹,这滋味红了绿了都遁去了无痕迹
春水向东南雁北飞江南姹紫嫣红开遍
都付与断壁残桓

张郎,我也倒卷着随风随水随花而枯随雨入夜
空有这绝世的容颜,再看我一眼只需一眼
就沦落千年

五、童年

攀着感动,然后上岸
这个时候家乡的桃花谢过又开,顺着
一根雨水的丝线就可以到家

童年坐在槐树斜逸的枝桠上发芽,向晚
的风无声无息的,垂钓过路的文字
我打开一卷经,于是无数个快乐的小兽
跑来跑去

六、网恋

最开始我们都只为着逃避
无人的街角,巨大的泪滴包围
饮一杯就醉一回
二杯忘记是谁

第三杯,影子划开冷
偎依着取暖,两个瘦身子捧一团炭火

那些个薄脆的夜,我们想来想去
想不全所有的疑问
关于熟而再熟的两串名字,熟而再熟的故事

结局都在一米以外探刺光阴

七、你赠的桃木梳子

那把桃木软梳独倚风尘
帘外的尘世开开拢拢
一卷经,一媚眼,一太息
都从容着逃窜,与它不过横生的半截光阴

就像一场意外的约会
在秋天路过的春雨

2004年09月23日
秋天里的姐姐

姐姐 是你把我引领到这片秋天的原野
我们手挽着手
跨过了那么多条浅浅的小河

姐姐 我们在巨大无边的秋天里坐下来
风宁静地停泊在水边
季节的马车也一路缓缓的
装满馥郁的浆果

我们都彼此挂着温婉的微笑 姐姐
唯美的蝴蝶在九月的阳光里浮动
划着漂亮的双桨
然后你向我打开了比春天的原野
更为丰美的贞洁

姐姐,你向我招手 对我说
过来啊 小宝
蚱蜢飞起 野兔跑过
秋天的大地烧了梦中的花朵
我们相互依偎着 姐姐
姐姐 我多么喜爱你的皮肤
你的皮肤如暖雪
姐姐 我多么喜爱你的长发
你的长发似暖夜

姐姐出嫁,姐姐芬芳

姐姐,你的目光,是故乡的一片云
——题记

姐姐,你的身子
沐浴着最新到来的春风
你攥着去年饱满金黄的粮种
站在新鲜的土垄间
你额前柔发飘飞
腰肢是童时小河的蜿蜒

姐姐,你有没有想过
我们有一天会离别
我哭了的时候
你有没有看到夜色的方式
夜色,在这个日子
席卷过我们村庄的方式

姐姐,夜色里的姐姐
你穿着吉祥的红衣
你把目光仰的
比天边的浮云还要空远
你在忙忙碌碌中对我浅浅一笑
姐姐,我整晚上想告诉你
还是我诗中的那句
姐姐,你的目光
是故乡的一片云
你的身子,是故乡
幽幽的溪水与起伏的群山

青纱帐把黄昏织得密不透风
姐姐,你要走了
你愿意带上我的诗上路吗
你会听到隔年的风声
和我叮当作响的眼睛吗

姐姐,你清凉如水的身子
包含着我们母亲连绵的使命
你要将我们村庄的姓氏
挂在你经过的每一株
摇曳的小草上
并答应我
别在我别过身去的时候
开始伤心的哭

燕子姐姐从南方飞回来了

姗,你那么小
你有着黑黑的胳膊和黑黑的脖颈
当你用手抹着眼睛哭的时候
我真怕冬天的砾石与冰凌将你小小的身子划伤

姗,你的妈妈去了很远很远的南方
你的妈妈长的白雪公主一样美丽和善良
她在每个夜晚月亮升起的时候想你
我们一起喊她燕子姐姐
我们在每一个春天等着她从南方归来

姗,闲暇上午的时候
我就教你识字 教你写
春天 温暖 欢笑
与南方的燕子姐姐
有的字
你总是写的少一横或者
多一点
我给你指出
你就皱起鼻头调皮地笑

那个急雨后的黄昏里,姗
你病得那么厉害 你说你想妈妈
想南方的燕子姐姐
你脸烧得红红的
可你还说燕子姐姐的好
念叨着从前我跟你说起的
燕子姐姐从不打人

当我如捡一片叶子一样
抱起你小小的身子的时候
我看见我们贫瘠的土墙上
有你用白粉笔写的歪歪扭扭的十一个字
燕子姐姐从南方飞回来了
没有少一横 也没有多一点
完美得就像你说出的那个梦想

我们还怕什么呢,姗
燕子姐姐从南方飞回来了
燕子姐姐从来不打人
燕子姐姐总是春光一样笑着
燕子姐姐女神一样高贵和善良

这个下午是姐姐

这个下午是姐姐
她用骀荡的春风包围我
不冻我。

这个下午是姐姐
她用花朵的芬芳来爱我
不为难我。

这个下午是姐姐
她听我的心事慢慢说
不骤然离开我。

让我们把姐姐,搬到更暖和的地方去

我们应该伫水临风,烟雨
可是风太寒了
水太凉了

烟雨。你的脚在半空
受到伤害
所有舞蹈的精灵和红鞋子
都在等你释然的一笑
为你寂寞着

姐姐,你们知道吗
当我看到你们相背相携的在水面
点点的石桥上,在漫长的楼梯上
艰难的行进时
我的心有多么的哀沉苍阔!

秋风知道我有那样的胸怀
我孱弱的身影可如水上青山的倒影
可如光洁轻缓的云梯
留你们踏水踩云,轻盈而过

秋风给了我们许多果实
可它日渐如一柄小刀子
切割我们孤单的灵魂了
我们的姐姐面色苍白
我们一定不要让她冻着
我们要寻找一处阳光更多
更暖和的水边
把她搬到那样的地方去

不要忘了,在她的膝头
放上一本宋词,或者童话
芳草斜阳,精灵秋叶
姐姐,当我离去
有你们的世界依旧美好
依旧是平仄的古意
和透明完美的结局

在棉花地寻猪菜

我和奶奶拎着竹篮,在棉花地寻猪菜。
那猪菜,大都是“刺改”。
记忆中,太阳一般都偏西照着,我们找着找着
一抬头就到了村子西南边的坟地。

睡竹床,睡木床

竹床被小舅从户外搬到了堂屋里
秋天凉了。
白天流过汗,晚间先睡竹床,再睡木床
睡觉就是先咯吱咯吱响,再到无声无息。

饭桌堂屋一张,厨房一张

饭桌堂屋一张,厨房一张
招待客人一张,招待自己一张。
村子里,每家的女人都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秋天坐在稀稀啦啦劳累的厨房板凳上。

晨间的动静

每天听到鸟类早起,树林里闹腾起来
鸡出笼,鸭出圈,猪为到了喂食的时辰,直哼哼
四婶在堰塘边捶打衣裳,又捶打自己的后背
牯牛一边跟着三叔往外走,一边若有若无地甩着尾巴

在杨家桥上看流水

后河来了一次秋汛,河水淹过昨晚二哥挑水的埠头
我们站在杨家桥上看流水
看得久了,我们晃晃悠悠地流动起来
一动不动的,只有秋树,与远云

我们在后院的竹林里

奶奶在后院竹林里扫出一片空地
让二妹和我荡秋千。她搬张竹椅在线头线脑的
绣花篮里找合用的补丁。好像生产八队有狗远远叫唤
奶奶和我们身上,总有些绕来绕去的果蝇。

三天三宿的大雨

三天三宿,雨没个停息。
大大把架子车卸在榔檐下,可能到二姑爷家
喝酒去了。屋前槐树落着它的叶子
比前几天又高了一些

玩打仗,我流血了

爱蝈的妹妹腊珍,掀了块大石头,砸在我的额头上
攻占山头的玩打仗是没法继续下去了。药铺的赤脚医生
或者说村子里头最令人尊敬的牛鬼蛇神,给我缝了十三针。
大哥的一件小白褂给血染红了。半年后,我和爱蝈干了场血架。

[黄昏点数,又少了两只母鸡]

秋天刚刚下血蛋的小鸡婆,少了两只。
(从春到秋,小鸡鸡好不容易长大,熬成鸡婆)
婶娘怀疑邻居坏心眼,切着猪草,叫骂到天黑
我作为没看护好鸡们的不屑子,再次被罚,不给饭吃。

寂静而又吵闹的屋子

那些日子没人动连枷,那些日子碌碡像个没用的憨墩,没个声响。
家中无人,鼠辈乱窜,野猫跳上灶台称王称霸
黄鼠狼从新制的稻草垛,游走到屋脊上
孩子们放学,各自分散,也都奔向了田野。

在中秋夜看月亮

我们搬了各式各样的椅子凳子,来到乡场上。
这是一家子人:奶奶、婶娘、大舅、姐姐、大哥
和我的两个流鼻涕的妹妹。这晚上蛐蛐叫,纺织娘唱
和我们一样,为了那个空中的圆月亮

嫦娥会不会掉下去

“月亮弓弓窄,堂屋里来了客,公公要买酒
媳妇舍不得……” 妹妹乱七八糟地唱着的时候
月亮就要从村子西边的树梢上掉下去了
也不知掉下去的会不会有小气鬼嫦娥

那双小脚,曾走在大地上

奶奶拉我到她的小房,清点她的衣裳,说若干年后这些这些
她要带到黑暗中去。那时我有八到九岁的年纪
那时舅妈刚从四川丰都到来平原,还不习惯走平地
那时时常降雨,烂泥路上我看到奶奶和我留下大小同样的脚印

(一)
路从我的脸上开始
一直向西 双足,就像一对
小嘴唇,在你的腹部吻来吻去
声音在高塔架上,模仿钟楼的
沉静和古老 可是从夜晚的角度
望去,真的有点忧伤
我的影子和太阳对杯
如果我不说话
上弦月像半粒水晶
夜晚和湖水一般清凉

(二)
神圣和庄严衣着富贵
我继续破落

如果2004年要追究责任
我要一力承担
根据我的财力,你拭泪的纸巾
这一项,我就几乎倾家荡产
再没有几尺白绫
天使翼翅样的白
把你托起,这就有点遗憾
并且忧伤

(三)
孤独可以把灵魂架高
走两步就春心荡漾
即使有马尾草在手,也不能阻止
我唱单身汉的情歌

天高阔啊云淡
风掀绿衣不着体
隐忍凄凉

(四)
教堂里慌慌张张
他们找不到膜拜的神灵
孤独 承受苦难的耶酥
扛起十字架,迈着简单的步子
经过集市和村庄
所有的信徒哀呼
“主啊!你上哪儿去?”

四弯新月是我的饿镣铐
如果我要模仿上帝的姿势
你又要哭泣嘤嘤
即使这样,我也要继续向西
小心翼翼,只是
找不到头等的姿态欢呼
像个牧羊人
静静地睡着也是一种
幸福

油菜花开上了山
沙土就幸福起来
原野紧张
新娘的舞姿优美

白鸽子口衔玉石
天神的权杖法力充盈
浣衣女轻轻洗浴
湖底的新娘肉体美丽

正午的阳光下
爱情和豆子砰然出现
蚂蚁乐了
新娘的绿豆糕
开口说话

田野上三个人在思考
男人 稻草和秋
梧桐和这没有血缘关系
快乐的新娘 面朝夕阳

山脊的火焰里
穿过一只断角的老牛
牧童们光着腚,从山上
下来
山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