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4月04日

佛说五百年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 !



QUOTE:
这句话是从这个故事来的吧:
       有个年轻美丽的女孩,出身豪门,家产丰厚,又多才多艺,日子过得很好。
媒婆也快把她家的门槛给踩烂了,但她一直不想结婚,因为她觉得还没见到她真正想要嫁的那个男孩。
直到有一天,她去一个庙会散心,于万千拥挤的人群中,看见了一个年轻的男人,不用多说什么,反正女孩觉得那个男人就是她苦苦等待的结果了。
可惜,庙会太挤了, 她无法走到那个男人的身边,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男人消失在人群中。
后来的两年里,女孩四处去寻找那个男人,但这人就像蒸发了一样,无影无踪。



QUOTE:
女孩每天都向佛祖祈祷,希望能再见到那个男人。
她的诚心打动了佛祖,佛祖显灵了。
佛祖说:“你想再看到那个男人吗?”
女孩说:“是的!我只想再看他一眼!”
佛祖:“你要放弃你现在的一切,包括爱你的家人和幸福的生活。”
女孩:“我能放弃!”
佛祖:“你还必须修炼五百年道行,才能见他一面。你不后悔么?”
女孩:“我不后悔!”



QUOTE:
女孩变成了一块大石头,躺在荒郊野外,四百多年的风吹日晒,苦不堪言,但女孩都觉得没什么,难受的是这四百多年都没看到一个人,看不见一点点希望,这让她都快崩溃了。
最后一年,一个采石队来了,看中了她的巨大,把她凿成一块巨大的条石,运进了城里,他们正在建一座石桥,于是,女孩变成了石桥的护栏。
就在石桥建成的第一天,女孩就看见了,那个她等了五百年的男人!
他行色匆匆,像有什么急事,很快地从石桥的正中走过了,当然,他不会发觉有一块石头正目不转睛地望着他。



QUOTE:
男人又一次消失了,再次出现的是佛祖。
佛祖:“你满意了吗?”
女孩:“不!为什么?为什么我只是桥的护栏?如果我被铺在桥的正中,我就能碰到他了,我就能摸他一下!”
佛祖:“你想摸他一下?那你还得修炼五百年!”
女孩:“我愿意!”
佛祖:“你吃了这么多苦,不后悔?”
女孩:“不后悔!”



QUOTE:
女孩变成了一棵大树,立在一条人来人往的官道上,这里每天都有很多人经过,女孩每天都在近处观望,但这更难受,因为无数次满怀希望的看见一个人走来,又无数次希望破灭。
不是有前五百年的修炼,相信女孩早就崩溃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女孩的心逐渐平静了,她知道,不到最后一天,他是不会出现的。
又是一个五百年啊!最后一天,女孩知道他会来了,但她的心中竟然不再激动。
来了!他来了!他还是穿着他最喜欢的白色长衫,脸还是那么俊美,女孩痴痴地望着他。
这一次,他没有急匆匆的走过,因为,天太热了。
他注意到路边有一棵大树,那浓密的树荫很诱人,休息一下吧,他这样想。
他走到大树脚下,*着树根,微微的闭上了双眼,他睡着了。
女孩摸到他了!他就*在她的身边!
但是,她无法告诉他,这千年的相思。她只有尽力把树荫聚集起来,为他挡住毒辣的阳光。
千年的柔情啊!
男人只是小睡了一刻,因为他还有事要办,他站起身来,拍拍长衫上的灰尘,在动身的前一刻,他抬头看了看这棵大树,又微微地抚摸了一下树干,大概是为了感谢大树为他带来清凉吧。
然后,他头也不回地走了!就在他消失在她的视线的那一刻,佛祖又出现了。



QUOTE:
佛祖:“你是不是还想做他的妻子?那你还得修炼……”
女孩平静地打断了佛祖的话:“我是很想,但是不必了。”
   佛祖:“哦?”
女孩:“这样已经很好了,爱他,并不一定要做他的妻子。”
佛祖:“哦!”
女孩:“他现在的妻子也像我这样受过苦吗?”
佛祖微微地点点头。
女孩微微一笑:“我也能做到的,但是不必了。”
就在这一刻,女孩发现佛祖微微地叹了一口气,或者是说,佛祖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女孩有几分诧异,“佛祖也有心事么?”
佛祖的脸上绽开了一个笑容:“因为这样很好,有个男孩可以少等一千年了,他为了能够看你一眼,已经修炼了两千年。”



QUOTE:
佛曰: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得今世的擦肩而过,
      那么,我的前世是积攒了多少次的回眸啊,才换得与你相识相知?

风在空中吹,不见它有拣择,它的心从不在任何一件事上停留,也不执著于任何一物。它从不留恋任何东西,它是没有分别的,因此就那样地潇洒,不知道何谓痛苦,也不知道何谓欢乐,因为这一切都不能动它的心,不能让它起心动念。它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相,不必要去执著它,哪里有事物的实体可得呢?不必要犯傻。因此它很自在。它在空中自由地来去。
  我们世上的人,都认为自己很聪明,执著我的,我所有的,分别心、执著心那样地重,至死都不肯舍弃。因此放纵贪嗔痴,广造众业,轮回六道,无有出期,苦不堪言。佛陀讲:“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可是世人却就是看不破,放不下,不肯吃亏。因此不能够象风一样潇洒自在。
  我却认为,吃亏就是占便宜。试想,因果是谁的因果呢?难道自己做了,要别人承受吗? 因果是自己的因果啊!用尽千方百计,难道是欺骗别人吗?是在欺骗自己啊!能够深信因果,我们必然也就心安了。佛门里常讲“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如是因,如是果,如是本末究竟”等。《红楼梦》里有写王熙凤的诗,写得很好:“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我们为什么不能宽厚地待人、诚恳地待人呢?孔子,大圣人也,他讲:“我欺谁呢?我欺天吗?”是啊,我们谁都不能欺骗得了,欺骗的是自己。我们为什么不学学风,它无时不在给我们说法,佛法都在里面了。我们为什么不能从中觉悟呢?
  还是让我们静下心来,聆听大自然的音声吧。



傍晚,我拿了一本书去阳台上温习功课,望着四周满山郁郁葱葱、苍翠欲滴的相思树,湛蓝湛蓝的天以及在天空中悠闲漫游的云朵,我不觉又陶醉其中了。大自然是这样美好,我浮想联翩。忽然一阵晚风袭来,树林发出哗哗的声音……风止、树静,而我心仅动了一下。
  “风印潭底水无痕,影扫阶前尘不移。”禅心,这便是禅心了。风吹,树摇;风止,树静,不过皆是缘起的假相,过去就过去了,丝毫没留下什么。青山依旧,鸟依旧,大自然亦依旧。这不过是大自然中、宇宙中极其普通极其自然的现象罢了,过去了就过去了,法尔如是,不曾留下什么,你想要执著什么呢?

暗香



QUOTE:
什么声音 轻轻掠走
  夜的宁静
  在你均匀的呼吸里
  让我辗转难眠
  我的指尖 轻轻抚过
  眷恋多年的剑眉



QUOTE:
窗外 缓缓流淌着
  茉莉初开的芬芳
  一些誓言
  在你的一丝白发中
  甜蜜缠绕
  在你的温柔臂弯里
  我是那个 
  被宠坏的女子



QUOTE:
火种 燃尽后
  在静默的光阴中
  渐渐冷却
  一次次不经意的试探
  以及 小小的磨合
  渐渐沉淀下
  浓郁的依恋



QUOTE:
可是 至爱
  我要如何转身
  才能让你领悟
  霎那间
  芳华流逝的痛惜
  以及 错过的
  殷殷渴盼



QUOTE:
然而 我从不厌倦
  象从前一般
  守候着彼此的怜惜
  在夜的阴影中
  一次次 徘徊在
  暗的边缘



QUOTE:
如果 我不曾遇见你
  我还能象这般
  这般地暗香汹涌吗

【情阅】我是佛前一朵青莲



QUOTE:
我是佛前的一朵青莲,沐浴着清幽的梵唱,

静静的微绽在忘忧河上。几乎静止的河水清澈明晰。

佛说,忘忧河映射出的,便是人世间的喜怒哀乐。

于是,我常常看着那些男男女女,笑着,哭着,开心着,

忧伤着。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总是笑的时候少,

哭的时候多,开心的时候少,忧伤的时候多。我问佛,

佛爱怜的对我说:人生在世就是一种修炼,

只有看破红尘之后,才能大彻大悟。我还是不明白,

佛说我不需要明白。更多的时候,我就静静的微绽着,

听风,看雨,醉月。
  

   我还记得那个早晨,从未见过的景象出现在我眼前。

淡淡的,青色的,温柔的事物轻轻的笼罩了整个忘忧河,

爱怜的抱着我,如同佛注视我一般。我只记得佛低声的

说着,孽缘,孽缘。我不明白这两个字。我问佛那是什么,

佛说,那是雾。我问佛,什么是孽缘,佛爱怜的看着我,

如同那雾抱着我一般,说我总有明白的一天的。
  

   我是佛前的一朵青莲,静静的看着人间,一天又一天,

看着那么多人一次次的在轮回,重复着前世的故事。

我不明白,为什么有机缘在他们跟前的时候,

他们不愿意放弃红尘。我问佛,佛爱怜的掬着我四周的水,

说你美丽的绽放吧。
  

QUOTE:
我静静的绽放在忘忧河上,一年年的过去,

看着人世的聚散离和,不知道过了多少年,

也许是几十年,也许是几百年。终于有一天,

我对佛说,我想去人间。佛依旧爱怜的看着我,

问我是否真的决定好了,离开他身边去人间。

我其实也不知道,我只是看着佛。佛轻声的说,

注定的孽缘是逃不过的。佛说,不让我喝忘忧河的水,

让我保留这里的记忆。佛说,他会接我回来的。

佛说,当我真正获得一个人的爱的时候,就接我回来。

佛说,不让我受到人间的玷污和伤害。

我正要问佛,什么是爱。佛把我捧在掌心,送我进入了红尘。

  



QUOTE:
我成为了一个人,一个女子。娘告诉我,生我的那年夏天,

村前大池塘的莲池突然冒出了很多荷花的荷苞,

我出世的那天早上,荷花全开了,于是爹给我取名叫菡萏。

娘还说,我出生后第三天,有个道行很高的高僧来看过我,

说我有慧根,……娘还有话说,可被爹的眼光制止了。

我没有问,我只默默的听着。我知道,我是佛前的一朵青莲我没有告诉爹和娘。
  

   我偏爱淡淡的紫色,我总能想起在忘忧河的时候,

我是淡淡的紫色。我常常忆起那梵唱,清风,幽竹,明月。

我常常在下午的时候,到村前的大池塘边去看着那满塘的荷花。

 

 

QUOTE:
我还记得那是个夏的下午,我坐在那棵柳树下,

娘说那柳树有五百年的年岁了,我知道其实它有八百岁了,

它也知道我是佛前的青莲,我每次去的时候,

它都会跟我说话,我看着那满池的荷花,静静的,

一如我当初微绽时般。我还记得当时有一阵微风,

吹得我的裙摆飘飘,在我拂过挡了我眼睛的头发时,

一回眸看到了他,他穿着一袭青衫,

如同几百年前那场雾,淡淡的。他看到我的时候,

手中的书掉在了地上,我也忘记了回过头来,

一直看着他。直到柳树轻轻的用它的枝条拂过我的手臂,

我这才想起,娘说,女子不可以这样做的。我提着裙摆,

匆匆的走了。那年,我十四岁。

  



QUOTE:
后来,我再去看荷花的时候,就常常遇到他,

慢慢的,我知道,他叫青。他总是拿着书,

然后我看荷花的时候,他看书,我知道他也在看我,

是柳树告诉我的。慢慢的,我们开始说话,

他教我很多东西,他教我的第一首古风便是: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他常常念的是,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然后就反反复复的吟哦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我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我只是有那个清晨的感觉,

像被那雾拥抱着。后来有一天,他有些紧张的看着我,

伸出他的手,对我说:死生契阔,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我其实并不懂,我只觉得,那句话说出来时,

就像佛平时跟我说话一般。于是我知道了,

这个人,是佛为我选的。于是,我轻轻的,把手放在他手上。

  那年,我十六岁,青二十二岁。   

  青说,先立业,后成家。爹和娘对他很满意,

也赞同他的说法。两家为我们办了定亲酒。

我不大明白为什么大伙都很高兴的样子,

跟他们平时那种高兴不大一样的。娘开始教我一些事,

说是女人份内的。我去看荷花的日子就少了。

柳树告诉我,没有了我,荷塘变的很寂寞。

寂寞,这是什么,我不大懂。我的生活,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
  
   在我十八岁那年,我嫁给了青。
  




  青对我很好。他总是尽早的回来陪我,

他常常和我回娘家,跟爹下棋,娘疼我,

不要我下橱。我就看爹和青下棋。青总是让着爹,

青有教我下棋,我看得出青很巧妙的让着爹。

青的公事很多,他总是在灯下奋笔急书。

我只能给他端一杯茶,给他磨墨。每到这时,

青总是放下手中的笔,把我抱在他怀里,

把他的头靠在我肩上,在我耳边轻轻的唤着水莲,

水莲。青总喜欢叫我水莲,说是他的水莲。

他说我身上有淡淡的莲香。殊不知,我原本就是佛跟前的青莲。
  

   那段日子,我根本就没想过在佛跟前的日子。
  

   我的日子,原本过的很平静,但渐渐的,

村里有人开始说我了。是柳树告诉我的。

原因是,我没能给青生个孩子。我觉得很奇怪,

我原本就是朵青莲,为什么要有孩子?

青什么都没有说,可我也有看到他的叹息。

娘也问过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觉得心中不再是平静的了。

我又开始回想在忘忧河的日子。

我记得佛跟我说过,只要我真正获得了一个人的爱,

他就来接我。可那是什么时候呢。我问过柳树,

有没有见过佛,柳树什么都没说。我觉察到,

柳树的时间不多了。原本我想问柳树,什么是爱的。

于是我没有问。
  

   那天,娘把我接回家,什么都没有说。青还没有回来。

我觉得有点奇怪,爹只是叹息的看着我,

偶尔叫着我的名字,菡萏。

我听到了村里有迎娶的喜乐声,一如当初我嫁给青时。

我觉得奇怪,但什么都没有问,我跟娘说,

想去看荷花,娘本来想阻止我,但爹拦住了她,

只是叮嘱我,记得回来吃饭。我很奇怪为什么不让我回家,

我和青的家,但我还是什么都没说,只点了点头。
  
   不是夏天,荷塘里什么都没有,

柳树也衰老了很多,衰老,这个是我到了人间才学到的。

太阳的颜色很奇怪,红的,柳树说,红的很悲伤,

悲伤是什么,我不知道。我记得很清楚,在那片红色里,

青的那身青衫,我为他一针一线缝的青衫,

变的很不清晰。他飞奔到我身边,紧紧抱着我,

我很奇怪,青是温柔的,可抱我抱的好痛。

他一遍又一遍的叫着我,水莲,水莲,我的水莲。

我一动不动的在他怀里,只感觉自己的心跳的很奇怪。

从青不清楚的呓语中,我知道了,

他的爹娘因为我一直没能给青生个孩子,

所以要给青纳妾,青不愿意,

他的爹娘就说不纳妾就休了我。

今天是纳妾的日子,可他逃走了。

他说,他的妻,只有我。我默默的听着。

我有种奇怪的感觉,我留在青身边的日子不多了。

如同我知道柳树的时间不多了一样。
  
   后来,青没有纳妾,他的爹娘也没有再说什么。

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说了些什么。

我越来越不喜欢出去,偶尔到荷塘去走走,

只看到柳树越来越衰弱,我无力帮助它。

我记得佛说过,凡事都是有定数的,不能强求。

青的工作越来越多,他常常是埋头处理到很晚。

我依然给他倒茶,给他磨墨,他也常常把我拥在怀里,

呼吸着我的味道。只是,我们不再对诗填词了。

我开始在灯火下回忆在忘忧河的日子。
  
   再后来,青有时不回家了。

他开始变的憔悴了。憔悴,是柳树说的。

娘说,我瘦了很多。我淡淡的对娘笑笑,什么都没说。

其实,我从别人的闲谈中知道了,上次给青纳的妾,

在青爹娘的家里,虽然青没有在场,可还是进了青的家门。

我也知道,青有时没回来,就是住在他爹娘的家里。

我开始等待佛来接我了,可佛为什么还不来啊。

 

 
   那一天,我记得是夏天,

因为我才看了荷花回来。因为不知道青会不会回来,

所以我没有做饭。门突然响了,我以为是青回来了,

就走出去接他。谁知道,是个女子,很漂亮,穿着淡红的衫子。

她的眼睛也是红的。一见到我,她眼睛里又流出一种水来,

她不停的说着,“是你,都是你,是你住在青心里,

一直一直都是你,虽然我没见过你,可只有你,

才可能住在青心里。因为有你,我只能做他的妾,

因为你,我嫁给他三年,他连碰都不碰我,

因为你,都是因为你。

你为什么不给他生个孩子?

这样,也可以断了我的念头,我也就可以不必还有幻想。”

我听不明白,我只看着水不停的从她眼里流出来,

我知道,那叫眼泪。她抓着自己的头发,反复的说,

“可我爱他,我爱他啊,我宁愿只是做他的妾,

我可以忍受他不碰我,可是,他就连看都不看我,看都不看我啊。”

我走上前去,试着把她的头发从她手里解出来,

她一下子抓着我的手臂:

“你爱青吗?你如果爱他,为什么不给他生个孩子?

你知不知道,他叫的都是你的名字?水莲。”

我被吓住了。
  
   这个时候,青回来了,赶的很急的样子,

一把拉开她,把我抱在怀里。对她说:“你走。”

她哇的哭了,还是走了。青拥着我进了屋,

急急的看着我,语无伦次的解释着。

我知道,他是为了我,如果不是为了不失去我,

他不会接受名义上的妾的。他焦急的看着我,

反复的说:“水莲,我的妻只有你,水莲,水莲。”

我轻轻的抚着他的头,让他慢慢的静下来。

青的青衫,还是我做的那件,我慢慢的对他笑着。

青又一次对我伸出他的手,说:

“死生契阔,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我慢慢向他伸出我的手,就在这个时候,

我突然听到了阔别已久的梵唱,我知道了,佛来接我了。

我看着自己的身体慢慢开始透明,而青的神情突然变的愕然,

不,是惨然,他伸出手,想要来抱我,可他无法靠近我。

我最后跟他说了一句话:“我是佛前的一朵青莲。”
  
   那年,我二十四岁,青三十岁。
  
   我是佛前的一朵青莲,又回到了忘忧河上,

伴着清幽的梵唱。我熟悉的看着忘忧河的清澈,

风的清扬,竹的修长,月的皎洁,轻轻的舒展着自己。

佛轻掬着我四周的水,爱怜的说,我接你回来了。

我看到佛手中的佛珠,少了一粒。
  
   最初的恬适过了。我又开始习惯的注视着忘忧河,

看着人间的是是非非。我看到了青。天上一日,

地上一年,我回来多久了?

青憔悴了,对,柳树教我的这个词,憔悴。

还是一袭青衫,站在村前的荷塘旁,注视着满塘的荷花。

我突然心里一阵说不出来的感受,

我的花瓣,飘落了一瓣,浮在忘忧河上。
 

 


   日子一天天过去,青一点点的衰老,

那个我记忆中的红衫女子却没有陪在他身旁。

他一年四季,每天都到荷塘。我透过忘忧河,

默默的看着他。佛从不说我什么,

只是爱怜的看着我。我只听佛说过一次,

说用一粒佛珠为我换了十年时间,

可孽缘还是没能化解开。青一点点的老下去,

我觉得心都被胀的满满的,我突然想,

如果我还是人的话,一定会流一种叫做眼泪的水。
  
   那天,我记得很清楚,淡淡的,青色的,

温柔的雾轻轻的笼罩了整个忘忧河,爱怜的抱着我,

如同青拥着我一般,我记得很清楚,雾里,有青的声音,

轻轻的唤着我,水莲,我的水莲。我微微的笑了起来,

粲然的盛开着,吐露我所有的芬芳,

我知道了,我终于明白了。

佛曾经说过,修五百年同舟,修千年共枕。

我们是在忘忧河上就结下了因缘,只是我们没有修够时间。

爱怜我的佛,用一粒佛珠弥补了我们所缺的时间。

我灿烂的绽放着,悠然在青雾中,我的爱在青雾中。
  
   青雾散去之后,忘忧河如昔般的沉静清澈,

河面上满是美丽的青莲的花瓣,芬芳了整个佛前,

唯留下一支莲蓬,微微的轻颤着。

痴儿,痴儿,佛爱怜的叹息着,把手伸向莲蓬。

一滴如眼泪的莲子落入佛的掌中,

玲珑剔透,光华烁然,凝成一粒佛珠。

……



QUOTE:
我静静的绽放在忘忧河上,一年年的过去,

看着人世的聚散离和,不知道过了多少年,

也许是几十年,也许是几百年。终于有一天,

我对佛说,我想去人间。佛依旧爱怜的看着我,

问我是否真的决定好了,离开他身边去人间。

我其实也不知道,我只是看着佛。佛轻声的说,

注定的孽缘是逃不过的。佛说,不让我喝忘忧河的水,

让我保留这里的记忆。佛说,他会接我回来的。

佛说,当我真正获得一个人的爱的时候,就接我回来。

佛说,不让我受到人间的玷污和伤害。

我正要问佛,什么是爱。佛把我捧在掌心,送我进入了红尘。

  



QUOTE:
我成为了一个人,一个女子。娘告诉我,生我的那年夏天,

村前大池塘的莲池突然冒出了很多荷花的荷苞,

我出世的那天早上,荷花全开了,于是爹给我取名叫菡萏。

娘还说,我出生后第三天,有个道行很高的高僧来看过我,

说我有慧根,……娘还有话说,可被爹的眼光制止了。

我没有问,我只默默的听着。我知道,我是佛前的一朵青莲我没有告诉爹和娘。
  

   我偏爱淡淡的紫色,我总能想起在忘忧河的时候,

我是淡淡的紫色。我常常忆起那梵唱,清风,幽竹,明月。

我常常在下午的时候,到村前的大池塘边去看着那满塘的荷花。

 

 

QUOTE:
我还记得那是个夏的下午,我坐在那棵柳树下,

娘说那柳树有五百年的年岁了,我知道其实它有八百岁了,

它也知道我是佛前的青莲,我每次去的时候,

它都会跟我说话,我看着那满池的荷花,静静的,

一如我当初微绽时般。我还记得当时有一阵微风,

吹得我的裙摆飘飘,在我拂过挡了我眼睛的头发时,

一回眸看到了他,他穿着一袭青衫,

如同几百年前那场雾,淡淡的。他看到我的时候,

手中的书掉在了地上,我也忘记了回过头来,

一直看着他。直到柳树轻轻的用它的枝条拂过我的手臂,

我这才想起,娘说,女子不可以这样做的。我提着裙摆,

匆匆的走了。那年,我十四岁。

  



QUOTE:
后来,我再去看荷花的时候,就常常遇到他,

慢慢的,我知道,他叫青。他总是拿着书,

然后我看荷花的时候,他看书,我知道他也在看我,

是柳树告诉我的。慢慢的,我们开始说话,

他教我很多东西,他教我的第一首古风便是: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他常常念的是,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然后就反反复复的吟哦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我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我只是有那个清晨的感觉,

像被那雾拥抱着。后来有一天,他有些紧张的看着我,

伸出他的手,对我说:死生契阔,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我其实并不懂,我只觉得,那句话说出来时,

就像佛平时跟我说话一般。于是我知道了,

这个人,是佛为我选的。于是,我轻轻的,把手放在他手上。

  那年,我十六岁,青二十二岁。   

  青说,先立业,后成家。爹和娘对他很满意,

也赞同他的说法。两家为我们办了定亲酒。

我不大明白为什么大伙都很高兴的样子,

跟他们平时那种高兴不大一样的。娘开始教我一些事,

说是女人份内的。我去看荷花的日子就少了。

柳树告诉我,没有了我,荷塘变的很寂寞。

寂寞,这是什么,我不大懂。我的生活,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
  
   在我十八岁那年,我嫁给了青。
  




  青对我很好。他总是尽早的回来陪我,

他常常和我回娘家,跟爹下棋,娘疼我,

不要我下橱。我就看爹和青下棋。青总是让着爹,

青有教我下棋,我看得出青很巧妙的让着爹。

青的公事很多,他总是在灯下奋笔急书。

我只能给他端一杯茶,给他磨墨。每到这时,

青总是放下手中的笔,把我抱在他怀里,

把他的头靠在我肩上,在我耳边轻轻的唤着水莲,

水莲。青总喜欢叫我水莲,说是他的水莲。

他说我身上有淡淡的莲香。殊不知,我原本就是佛跟前的青莲。
  

   那段日子,我根本就没想过在佛跟前的日子。
  

   我的日子,原本过的很平静,但渐渐的,

村里有人开始说我了。是柳树告诉我的。

原因是,我没能给青生个孩子。我觉得很奇怪,

我原本就是朵青莲,为什么要有孩子?

青什么都没有说,可我也有看到他的叹息。

娘也问过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觉得心中不再是平静的了。

我又开始回想在忘忧河的日子。

我记得佛跟我说过,只要我真正获得了一个人的爱,

他就来接我。可那是什么时候呢。我问过柳树,

有没有见过佛,柳树什么都没说。我觉察到,

柳树的时间不多了。原本我想问柳树,什么是爱的。

于是我没有问。
  

   那天,娘把我接回家,什么都没有说。青还没有回来。

我觉得有点奇怪,爹只是叹息的看着我,

偶尔叫着我的名字,菡萏。

我听到了村里有迎娶的喜乐声,一如当初我嫁给青时。

我觉得奇怪,但什么都没有问,我跟娘说,

想去看荷花,娘本来想阻止我,但爹拦住了她,

只是叮嘱我,记得回来吃饭。我很奇怪为什么不让我回家,

我和青的家,但我还是什么都没说,只点了点头。
  
   不是夏天,荷塘里什么都没有,

柳树也衰老了很多,衰老,这个是我到了人间才学到的。

太阳的颜色很奇怪,红的,柳树说,红的很悲伤,

悲伤是什么,我不知道。我记得很清楚,在那片红色里,

青的那身青衫,我为他一针一线缝的青衫,

变的很不清晰。他飞奔到我身边,紧紧抱着我,

我很奇怪,青是温柔的,可抱我抱的好痛。

他一遍又一遍的叫着我,水莲,水莲,我的水莲。

我一动不动的在他怀里,只感觉自己的心跳的很奇怪。

从青不清楚的呓语中,我知道了,

他的爹娘因为我一直没能给青生个孩子,

所以要给青纳妾,青不愿意,

他的爹娘就说不纳妾就休了我。

今天是纳妾的日子,可他逃走了。

他说,他的妻,只有我。我默默的听着。

我有种奇怪的感觉,我留在青身边的日子不多了。

如同我知道柳树的时间不多了一样。
  
   后来,青没有纳妾,他的爹娘也没有再说什么。

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说了些什么。

我越来越不喜欢出去,偶尔到荷塘去走走,

只看到柳树越来越衰弱,我无力帮助它。

我记得佛说过,凡事都是有定数的,不能强求。

青的工作越来越多,他常常是埋头处理到很晚。

我依然给他倒茶,给他磨墨,他也常常把我拥在怀里,

呼吸着我的味道。只是,我们不再对诗填词了。

我开始在灯火下回忆在忘忧河的日子。
  
   再后来,青有时不回家了。

他开始变的憔悴了。憔悴,是柳树说的。

娘说,我瘦了很多。我淡淡的对娘笑笑,什么都没说。

其实,我从别人的闲谈中知道了,上次给青纳的妾,

在青爹娘的家里,虽然青没有在场,可还是进了青的家门。

我也知道,青有时没回来,就是住在他爹娘的家里。

我开始等待佛来接我了,可佛为什么还不来啊。

 

 
   那一天,我记得是夏天,

因为我才看了荷花回来。因为不知道青会不会回来,

所以我没有做饭。门突然响了,我以为是青回来了,

就走出去接他。谁知道,是个女子,很漂亮,穿着淡红的衫子。

她的眼睛也是红的。一见到我,她眼睛里又流出一种水来,

她不停的说着,“是你,都是你,是你住在青心里,

一直一直都是你,虽然我没见过你,可只有你,

才可能住在青心里。因为有你,我只能做他的妾,

因为你,我嫁给他三年,他连碰都不碰我,

因为你,都是因为你。

你为什么不给他生个孩子?

这样,也可以断了我的念头,我也就可以不必还有幻想。”

我听不明白,我只看着水不停的从她眼里流出来,

我知道,那叫眼泪。她抓着自己的头发,反复的说,

“可我爱他,我爱他啊,我宁愿只是做他的妾,

我可以忍受他不碰我,可是,他就连看都不看我,看都不看我啊。”

我走上前去,试着把她的头发从她手里解出来,

她一下子抓着我的手臂:

“你爱青吗?你如果爱他,为什么不给他生个孩子?

你知不知道,他叫的都是你的名字?水莲。”

我被吓住了。
  
   这个时候,青回来了,赶的很急的样子,

一把拉开她,把我抱在怀里。对她说:“你走。”

她哇的哭了,还是走了。青拥着我进了屋,

急急的看着我,语无伦次的解释着。

我知道,他是为了我,如果不是为了不失去我,

他不会接受名义上的妾的。他焦急的看着我,

反复的说:“水莲,我的妻只有你,水莲,水莲。”

我轻轻的抚着他的头,让他慢慢的静下来。

青的青衫,还是我做的那件,我慢慢的对他笑着。

青又一次对我伸出他的手,说:

“死生契阔,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我慢慢向他伸出我的手,就在这个时候,

我突然听到了阔别已久的梵唱,我知道了,佛来接我了。

我看着自己的身体慢慢开始透明,而青的神情突然变的愕然,

不,是惨然,他伸出手,想要来抱我,可他无法靠近我。

我最后跟他说了一句话:“我是佛前的一朵青莲。”
  
   那年,我二十四岁,青三十岁。
  
   我是佛前的一朵青莲,又回到了忘忧河上,

伴着清幽的梵唱。我熟悉的看着忘忧河的清澈,

风的清扬,竹的修长,月的皎洁,轻轻的舒展着自己。

佛轻掬着我四周的水,爱怜的说,我接你回来了。

我看到佛手中的佛珠,少了一粒。
  
   最初的恬适过了。我又开始习惯的注视着忘忧河,

看着人间的是是非非。我看到了青。天上一日,

地上一年,我回来多久了?

青憔悴了,对,柳树教我的这个词,憔悴。

还是一袭青衫,站在村前的荷塘旁,注视着满塘的荷花。

我突然心里一阵说不出来的感受,

我的花瓣,飘落了一瓣,浮在忘忧河上。
 

 


   日子一天天过去,青一点点的衰老,

那个我记忆中的红衫女子却没有陪在他身旁。

他一年四季,每天都到荷塘。我透过忘忧河,

默默的看着他。佛从不说我什么,

只是爱怜的看着我。我只听佛说过一次,

说用一粒佛珠为我换了十年时间,

可孽缘还是没能化解开。青一点点的老下去,

我觉得心都被胀的满满的,我突然想,

如果我还是人的话,一定会流一种叫做眼泪的水。
  
   那天,我记得很清楚,淡淡的,青色的,

温柔的雾轻轻的笼罩了整个忘忧河,爱怜的抱着我,

如同青拥着我一般,我记得很清楚,雾里,有青的声音,

轻轻的唤着我,水莲,我的水莲。我微微的笑了起来,

粲然的盛开着,吐露我所有的芬芳,

我知道了,我终于明白了。

佛曾经说过,修五百年同舟,修千年共枕。

我们是在忘忧河上就结下了因缘,只是我们没有修够时间。

爱怜我的佛,用一粒佛珠弥补了我们所缺的时间。

我灿烂的绽放着,悠然在青雾中,我的爱在青雾中。
  
   青雾散去之后,忘忧河如昔般的沉静清澈,

河面上满是美丽的青莲的花瓣,芬芳了整个佛前,

唯留下一支莲蓬,微微的轻颤着。

痴儿,痴儿,佛爱怜的叹息着,把手伸向莲蓬。

一滴如眼泪的莲子落入佛的掌中,

玲珑剔透,光华烁然,凝成一粒佛珠。

……

非常偶然的机会听到这首歌—你不爱我。听过之后我竟然泪流满面。你可能认为我爱你很轻率,从一开始就好像有些游戏的成分,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从那一刻不能自拔的。是我选择的开始,在你看来简单的开始,但我想结束的时候,却如同坠入深渊。
   其实从一开始,你就像个旁观者,非常冷静的旁观者。看着十日的开始和结束。就像看一幕戏剧,其间有些感动,有些感慨,有些不安,所发生的一切跟你毫无关系,你只是一个观众。当大幕落下的时候,一个人安静的离开。但对我来说,它则是我的剧情,我用尽气力在表演,期间的喜怒哀乐都痛彻心扉。
   特别喜欢在麦当劳看你眼睛后的那种忧郁,一种让人心疼得忧郁,曾经真的幻想以后能天天看到。特别喜欢听你睡后轻轻的喘息声,如婴儿般的宁静,曾经真的幻想时间能停留那一刻。特别喜欢和你一起在马路上的有说有笑,曾经真的幻想能够一起走到时间的尽头。
   
   有一个故事说三个年轻人同时疯狂的爱上了一个姑娘,姑娘对第一个年轻人说,你会找到爱你的人的,言罢轻轻离去。之后姑娘来到第二个伤心欲绝年轻人旁,慢慢安抚他受伤的心灵,帮他度过生命中最艰难的时光,之后也轻轻离去。最后姑娘来到第三个人身旁,陪他厮守到老。那两个年轻人大惑不解,找到轮回老人一问究竟。轮回老人向他们讲了一个遥远的故事,沙滩上躺着一只已经死去的海鸥,第一个路人轻轻的说了一句真可怜转身离去。第二个人找了一片树叶,盖在了它的身体上,随即离去。第三个人把海鸥埋在了沙滩上默默离去。其实那个海鸥就是那个女孩,那第三个人就是女孩愿意老去终生的人。想到这个故事我有些释然,我是那第一个人,而你要等的是那第三个人。
    我用26年找到了我想一辈子爱的女人,但是我却要用余下的时间来忘记她。今生我都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我爱的女人。
    你不爱我,你真的不爱我。我真的有些舍不得。生命有许多不能承受之重。我爱你十日犹如幽寂山林,雁过寒谭。以后都也许不会见面了,我的记忆永远停留在2006年的那个冬天的十日。
     最后愿你今生都好。


老公,再抱我一分钟,好吗?
她穿着白色的睡衣站在那里,眼中满是期待的神色。他坐在电脑前,转过头望着她,心中不禁一阵荡漾。
  从座位上站起身,他张开双臂将她拥入怀中。“都快一点了,怎么还不睡?”她将头深深埋在他的怀中,语气中多了一丝委屈:“老公,你好久都没有抱过我了。”他搂紧了她,紧得一苏隙都没有,紧得,似乎永远都不想放开手。
  她是个特别的女孩儿,他一直都觉得。他们原本是彼此朋友的朋友,只是出于礼貌才会点头的那种。他曾看见她与一群姐妹们疯狂地又笑又叫,也曾看过她慧黠的眼眸灵动地转上几圈,将人整得无以复加。他想,她真的不适合做老婆。这女孩儿太疯了,她只适合做个玩伴。
  直到有一天,他看到喝醉的她。她就那么安静地坐在角落,独自喝着酒,独自拭着泪。那里,他和她都在听那首歌–“forever”。她是为这首歌的词流泪吗?他想。或者,会是什么呢?
  她喝醉了,一个人醉倒在桌子前。他扶起她,不晓得她住在哪里,她被带到了他住的地方。他将她扶上床。她紧闭着眼睛,无意识地紧抓着他的手,呢喃着“不要走”。他第一次看到她的脆弱。那一夜,他揽着她合衣而眠。
  她是在他怀中醒来的。他望着她,看着她睁开眼睛时如婴儿一般懵懂。片刻之后,她重拾回凶悍与戒备。“你怎么在我床上?你要做什么?”她的眼睛中威胁的意味颇为浓厚。“是你在我的床上,而且是你在抱着我。”他啜着笑说。她怀疑地看看周围再看看自己。是了,这不是她的床,而她的手正横过对方的腰环着他。
  她轻轻地将手慢慢抽回来,似乎以为这样子他便不会察觉。而细心的他还是看见了她脸上的一丝赧然。她的眼睛转了几圈,最后才停留在他的脸上,:“我什么都没干。”她说。不过似乎中气不足。
  他轻笑出声。“做我女朋友吧他看着她的眼睛,温柔地说。
  “这算不算求婚?”她问,手指轻颤。
  “还不算。不过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考虑。”他的一只手横过她的腰。
  “如果你每天可以抽一分钟来抱我,那么我答应你的求婚。”她说,眼睛亮亮地,直直地望着他。
  “嗯……好吧,那就三个月以后结婚吧。”他说。
  就这样,他们在他的床上订下了婚约。
                 
  “老公,你要抽一分钟抱我!”她说。结婚以后,她总会提醒他这个承诺。他是甘之如饴的。从来没有想到,从前以为古灵精怪的她竟然也有着女人的柔媚和孩子般的娇憨。每天,他都会抽出多于一分钟几倍,几十倍甚至几百倍的时间来抱她。
  渐渐地,他开始忙了起来。每天下班要坐在电脑前几个小时。每一次她说“抱我一分钟”时,他总会抱歉地看着她说:“下次吧,老婆。明天一起补给你。”于是她便静默地坐在沙发的一角,抱着膝望着他;每次当他终于决定休息时,她都已经趴在沙发上疲倦地睡着了。
  忙碌的工作使这个“抱一分钟”的承诺淡得几乎退出了他的脑海。他有他的事业要做,“她会懂”,他这样想。每天的工作累得他盘疲力尽,永远做不完的事情就这样围着他转,让他无暇再去想其他。于是,他忘了她的生日,忘了他们一周年的结婚纪念,忘了要给她一个晚安吻,也忘了给她最想要的拥抱。
  她越来越沉默了,经常坐在那里看着忙碌的他发呆。她发觉他的笑容越来越少了,于是她的笑容也跟着越来越少了。生日时,她在一张卡片上写下“送给最爱的妻子,祝生日快乐–永远爱你的老公”;结婚纪念日,她伴着燃尽的蜡烛和冷透的饭菜趴在餐桌上睡去。看着他团团乱转的身影,几次她甚至有些怀疑当初的决定是不是太草率,毕竟他们都还年轻。
                 
  刚刚从医院回来,她的脸色有些苍白。从来的她就是怕去医院。曾经有他的陪伴,几次拥着哭得眼睛痛红的她走进门诊室做检查。这是她一辈子的弱点啊,他是知道的。那时他总会取笑她这么大的人去医院竟然会比孩子哭得还要厉害,原因只是怕打针。这一次,徘徊在医院的门口,她都不敢走进去。克制心中的恐惧对于她来说真的是太困难的一件事。
  最终她还是走旱灾去了。检查的结果令她大出所料–她怀孕了。
  回到家,她苍白着脸几次想告诉他这个消息。而他却忙得顾不上看她一眼。已经一点了,夜深露重,他却仍然坐在电脑前。他们从未吵过架,可她却觉得现在的生活比大吵一架还要可怕–他竟连吵架的时间都没有。
  穿着白色的睡衣,他终于鼓足勇气打断了他的工作,“老公,抱我一分钟,好吗?”   他转过头望着她,那一刻她看到他眼中的诧异而后又变得温柔。将她揽在怀中,他说:“都快一点了,怎么还不睡?”趴在他的怀里,她的泪终于流了出来,委屈地说:“老公,你已经好久都没有抱过我了。”
  她好爱他啊,她真的好爱他。从那个在他怀中醒来的清唱始,她知道自己渴望这样一个温暖的怀抱。她知道匆匆订下婚约她并不后悔。贪恋着他的怀抱,她总是想如果他还愿意抱她那么就一定还爱她。然而这样温暖的怀抱她却很久都不曾拥有了。
  “怎么了?”他轻声问,让她坐在腿上,他不禁低头亲了她一下。
  “老公,”她吸吸鼻子,“每天分给我一分钟好不好?一分钟就好。”
  她祈求的眼神让他心中一阵酸痛。自己真的好久没有抱过她了。她是那么的易感,那么的灵动。现在的她却沉静得让她无法与曾经的她联系到一起。“老婆,我有没有说过我爱你?”他说。

  看着她惊讶地睁大眼睛,他知道这句话他真的晚说了很久。
  小手不自禁地纠紧了亿的衣领,她有些瞠目结舌。他真的说爱她了吗?呆愣了半晌,她开心地抚着肚子说:“宝宝,听到了吗?爸爸说爱妈妈了,爸爸说爱妈妈了呢!”
  呆住的人换成了他。好半天他才又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宝宝?我们的宝宝?”他的声音颤抖着,有些难以置信。
  “嗯!”她点头。
  他抱紧了她,完全沉浸在喜悦之中。
  “老公,每天抱我们一分钟,好不好?”她说,眼睛里浮起一层雾气。
  “嗯!”他保证地点头。是啊,有什么会比妻儿更让他感到幸福的呢?!
  紧紧地环着他的腰,她知道这一辈子她的选择没有错。她会幸福,会有爱自己的丈夫和他们全心期待的可爱的孩子。是的,她会永远幸福的。
  “老公,再抱我一分钟,好吗?”



也许,你深爱一个人,他(她)却感觉不到
也许,你深爱一个人,他(她)却拒你于门外
也许,你深爱一个人,他(她)已在他人怀抱

也许,你深爱一个人,却因种种巧合,阴差阳错的错过
也许,你深爱一个人,却因机缘未到,迟迟不能开口
也许,你深爱一个人,他(她)却迟迟不肯说那句美丽的话

也许,你深爱一个人,有太多的话想对他说,今生却再也没有机会,看着他(她)的眼睛,娓娓道来

……
若真的有缘,我们应该牵手

若命该如此,我无言以对

只怪我们有缘无份.这话深深烙在我心里.但我依然会在这世界的某个角落祝福着你.

我现在就想对自己深爱的人说声 辛苦你了 在我没有变成王者之前 还是需要你的保护

也许,你的爱,在梦里扬帆
也许.你的爱,在水中漂泊
也许,你的爱,在天空徜徉
也许,你的爱,在沃土孕育


你的爱,梦里迷萌的温馨
你的爱,水中向往的柔情
你的爱,天空激荡的刻骨
你的爱,沃土深厚的冷静

一抹夕阳
从天际边悄然而来
没有一丝的熙攘
双眸中灰暗的
曾经晶莹的露珠
融化在身后那深深爱的海洋.


你的爱,从来没有这么清晰
你的爱,何时有过这么持久
你的爱,你的爱.
飘飘洒洒
在你生命的航程中——似成相识
没留下一丝的痕迹


你的爱……….



我不后悔爱过你,那怕现在带给我的是无限的思念和痛苦!
如果老天让我选择是否可以重新爱你的机会,我愿意再次爱你!


1999年11月30日,老乡会上,我和她,我现在的未婚妻,认识了。然后开始了长达6年的恋情。
大学时,我们基本上天天在一起,我能感觉到,也知道她还是个处女,一个含羞的女孩。我对她说,爱一个人就要好好的保有她,我要让你这朵小花在最幸福的时候绽放。我们都是北方人,我喜欢吃大蒜。
1、坐公交车,如果只有一个座位,她会让我坐,然后她坐到我的腿上。
2、大学时候出去玩,如果只有一套牙具,她会和我合用一个。
3、吃水饺的时候,如果我吃了大蒜,她肯定也吃,然后调皮地对我说:“你亲我熏我的话,我也熏你。“
这就是我用一辈子的真心和生命去呵护的女孩,曾经的点点滴滴让我终生难忘。
你们呢,是否去想过自己最心爱的人最让你感动的事情?

首先我声名,我不是一个好男人,因为我同时爱着几个女孩,并和其中的两个同时交往;但我又是一个好男人,周旋其中并没有给我带来更多的快乐,而且,我日常所做的一切,在外人眼里都是绝对的模范爱人:我温柔体贴,细心,长得也不错,也时不时的幽上一默。
在我最爱的人离开我之后,我开始放纵,并同时交往了很多女孩,渐渐的,我感觉累了,安定于一个女朋友了,并不是因为我多爱她,而是她对我最追的最紧,而且相处时间久了,总归是有感情的。平定了一年之后,我又接触到了另一个女孩,背着我的女朋友,我和她走到了一起,当然,只是偶尔的见面而已,当时,我们双方都认定了今后不会又结果,完全是为了在一起时的欢乐。可是,人的心态是会发生变化的,首先是她感到了不平衡,她接受了一个韩国男人,用她的话说,她需要一个人可以时时刻刻陪在她身边,而且,她需要更多的钱。我默然,我没有资格责怪她,因为严格意义上我根本不能算是她的什么人,这时候我才发现,感情,已经变味了,当时的不求结果,现在双方已经都渴望又结果了。我一直都认为,我会和现在的女朋友分开的,因为性格实在差的太远了,只是我不想急着伤害她。而现在,我不和女朋友分开,那个女孩就不会和韩国人分手,她说这样才公平,我惨然的笑,爱情中,真的有公平么?也许你们无法想象,以前,在我最爱的人面前,我从来没有追求过公平,我一直都觉得,只要她高兴,我得天空都是亮的,虽然最后她抛弃了我,可是我仍然没有恨她,毕竟她现在的生活比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好多了。可现在,我忽然发现,原来,更多的人,还是要公平的,或者说,爱情是经不起考验的,一旦自己的利益受到了威胁,再温柔的小猫,也会成为一头猛虎。所谓的为爱牺牲,只是牺牲的代价可以让你接受,一旦发现,牺牲了你什么都没有得到,还有人会作出这个牺牲么?
更可笑的是,半个月前,她得知,那个韩国人,也是已经结过婚的了。现在的爱情,真的已经泛滥到这种地步了么?现在我的心境,已经麻木了,恐怕无论再发生什么,我也不会感觉到激动或者痛苦,爱情是最激烈的情绪,经历过了爱情,你就可以经历其他任何的挫折,或是奋起争取,或是消极回避…………

为什么我的爱情会这么难
    如果我是个无情的男人也就罢了.可我却偏偏是个痴情的男人.
    爱情在一个人的一生中究竟要占多大的比例才算正好呢?这个问题恐怕要因人而异了.太少了不好.如果太多了未必会是件好事.相对来说男人的生活里爱情的比例少一点会更好.男人应该把事业放在第一位.多数的女人把爱情看的很重.把爱情看得比生命还重要.男人不应该这样.这个道理我也知道.可是我却做不到.
    讨厌现在的生活,我厌恶我自己,为什么我不能为自己活着呢.为什么非得考虑其他人的感受.在意别人的看法呢?我现在真得很迷茫,我到底应该怎么做?我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我找到了,可是我却没办法得到.我不想伤害任何人.可是我却深深的伤害到了自己以及我最爱的女人.我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错了??我也知道自己一开始就错了.我没有把握好自己的人生道路的方向.我太草率了.有些事我都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就开始做了.做过了才知道错了.错了才知道后悔.可惜后悔已经晚了.没有回头路了.我觉得我这一生当中什么都是幸运的.唯有在情感的处理,与婚姻的道路上我是失败的.是非常的彻底的失败的.是因为我对自己太没有信心了.而且最可怕的是我没有勇气来承担我的错误.没有能力来承受我的失败.我应该死心的.可是我依旧没有死心.我仍然想要寻求爱情的味道.可是当我曾经梦寐以求的爱情到来时我却没有能力来消受.我想享受爱情带来的幸福感觉,可是我却同时还要承担许多的痛苦.我想要和你时常在一起.可是,我却没能力做到.那种同床异梦的滋味你尝过吗?那种心里痛苦而表面却要装做没事一样的滋味你试过吗?我知道这一切怨不得谁.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自己酿的苦果,只有自己来尝.而且我又害得我最爱而且也最爱我的女人跟着痛苦,跟着受罪.我真的不想再过这样的生活.我害怕那种内心的折磨.可是我却怎么也跳不出世俗与道德的约束.逃不开亲人朋友的眼光放不下做为一个儿子一个父亲一个家庭的责任.我真的搞不懂我这样做到底是一个负责任还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好男人.好男人不会让他心爱的女人受一点点伤可是我没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