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2月02日

(按:为继续痛扁keso,本blog特聘一系列美女记者跟踪keso去向。今天刊发第一篇报道。)

keso即将加盟音乐网站?

记者:姚妍

尽管猜测良多,且有去向猜测之豆瓣说。但据本小姚观察,keso的真实去向应该是音乐下载网站。

keso在最近一篇blog中给出了小胖妞莎啦啦不来慢和盲童波且立歌曲time to say goodbye的链接,结果读者纷纷反映歌曲带宽受限,无法聆听。

此一事态说明,keso希望以此种方式证明网络音乐下载目前存在的问题,并委婉示意了自己的去向。

2007年01月31日

keso说Time To Say Goodbye,引发业界新话题。我看了一眼gtalk,keso破天荒地没在线;瞅了一眼skype,keso也是破了天荒;瞄瞄msn、瞥瞥qq,已经睃睃oicq、AIM、yahoo messenger……都没在线。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keso离开互联网了。他的去向是两个,一是:这里;二是:那里

这推断不对么?

keso一直口口声声地说donews是精神家园,那干嘛你们非得猜keso会不在donews写blog了呢?

真是欠扁啊。

2006年11月30日

我很清楚,这个blog不会缺少读者,不论它多长时间不更新,feed也会存留在很多人的收藏夹里。

写了上一篇blog,几分钟之后就接到包括国际长途在内的许多电话,询问是否有keso本人同意放弃、转让keso名号的消息。我很肯定地告诉他(她)们,别指望了。

这几天事态的发展充分印证了我的肯定。keso装模作样地加快了blog的更新频率,网摘也一嘟噜一嘟噜地放出来一些。这是一种捍卫“keso"的挣扎。

这种挣扎会狠顽强,他自己也会狠累。所有赶出来的blog,都是”原发donews评论“,以前,他一个月写一篇评论没什么压力,跟偶尔烤块白薯尝尝似的,悠哉游哉;现在相当于成天惦记着烤白薯,一会儿就得烤一块儿,还得负责掰开来分,烟熏火燎地熬。

今天一大清早有人在互联网总工会门口扯住我很兴奋地说,keso从善若流啦blog更新回来啦。我真不好意思bs这位仁兄——keso什么时候从善若流过?

2006年11月27日

keso不大写blog了

原因相当地不详

粉丝找不到粉的对象了

痛扁keso也成无的之矢

把keso的名号捐给别人算了

反正也不大写blog了

2005年07月11日

许久不扁,今天扁仨:keso、王建硕,还有piter。为什么?连坐连扁。

这仨人说“习惯”,仿佛左中右。尤其是keso,用了叫叫板这种哗众取宠的词儿。还以为真打起来,高兴。一瞅,那个气。所以再度开扁。以后扁的范围要扩大,凡和keso一块堆儿来事儿的,都扁。痛扁进入2.0时代。

keso和王建硕其实说的是技术与商业创新中某一个事情的不同侧面儿,或者是一个步伐中的左右落脚。对用户那拨儿的习惯,创新这拨儿,从来都是顺毛捋捋、逆过来挠挠,才好有成效。往两个极端走的,好像没谁吧?真那么走的,也是逼的没法儿了,肯定不是原先的远大理想。

这么看,keso和王建硕的叫板,就有点像大专辩论赛了。王建硕撕照片、扔钱的例子更离谱儿,最接近大专辩论。正失落着,piter跑出来哇哇地喊一嗓子“keso跟王建硕叫板了”,整个儿一筛锣。失落改生气了。

生气之余,我考考你们,王建硕弄的那个,是客集齐还是客齐集?快说,1.5秒别打喯儿。piter最应该练着说,他一会儿kejiqi、一会儿keqiji的。

最后让keso和王建硕说说,是叫客齐集、还是叫客集齐符合用户习惯?要我说,这俩词儿都在挑战广大人民群众的汉语音韵习惯。隆重建议王建硕改叫“齐客集”,这样最顺口儿,还能联想起“牙克西”,顶好。

2005年05月10日

一个俗得不行的“五一”,也能招惹一帮人揪扯着keso为什么坚持写blog的话题一通胡嘞,逼得keso郑重其事地站出来承认远程泡妞失利兼损失300大洋的糗事。不过,此番该痛扁的,不是keso的7天无聊,而是他无聊的动机。

王翌敢作敢当,他承认他的blog是“瘾”勾出来的,写blog写上瘾了,手刹失灵。他中了blog瘾的事看来已经众所周知,其朋党一日不见blog,就用了“戒”字来问,即可充分证明。

牛角尖写blog是憋出来的,他自己没表态,是刘韧揭的盖子:“老牛还在憋他的blog”。

keso的blog是怎么写出来的呢?旁观者说了,是“骂”出来的。人家王翌什么朋党都有,某朋党说了:“你以为洪波现在很爽?他一天不写Blog就有人骂,不写都不行啦。”

关键是keso自己怎么说。可keso写了一大堆字儿来东拉西扯,满屏画着龙弯弯绕:先说他写blog不是“任务”催的,又说不是“责任感和使命感”压的,然后还指手划脚议论了半天人性——“人都是有惰性的”,作高屋建瓴状。最后的最后,我们才发现他羞羞答答地借着刘韧跑步的典故,提示说他的blog其实是“跑”出来的,当然了,是一群人一块儿堆儿跑出来的。

噻。这年头,有跑步的,有跑垒的,有跑官的,现在出来新鲜事了,人家keso跑blog。

2005年05月04日

清晰显示本站所扁对象,特换照。谨此声明。

2005年04月29日

不扁keso已经很久了,如同不作老大已经很久一样(黄秋生?狄龙?周润发?)。

googoz偏要挑衅“ 那位企图想靠痛扁keso出名的同学,现在还勤奋着keso一发帖就扁吗?失望了吧?累了吧?腻了吧?keso写的都是冷冰冰的IT评论,你怎么扁?”

何以停扁?因为keso泛滥了——googoz不也发现了吗:现在动不动就“你被keso了吗?” 泛滥泛滥,泛了就滥了,不扁自扁了,keso扁平化了。

何以停扁?还因为扁keso已经化为瞪着贼亮眼睛的人民的自觉了。比如,keso痛斥了一下新闻网站的分页,说这属于中文互联网的病态加变态,立刻就有人一针见血:“老皇历了,keso是不是快干枯了,把半年前的话题重提。”看见没看见没,“快干枯了”,扁得何其痛快!所以,看keso,不能不看comments,那里面蕴藏着丰富的“痛扁”。一人独扁不算扁,万籁俱寂究可哀,网上诸公抖擞再抖擞,齐声唤,前头捉了keso扔鸡蛋。

2005年03月06日
隆重转贴:

keso
越来越自恋了
  [2005-3-5]

 
推荐指数 1*

keso
越来越自恋了

今日,阳光普照,万里有云,酒足饭饱之后上网,突然又被 365key 的rss击中了我的眼珠子,流泪不止,多日对keso
的不满顿时喷薄而出…

只要你的日志书写了“Keso”的字眼,就可能会被keso
收录,进而收获N大筐眼珠子,这眼珠子的国际行市可比黄金值钱多了…这不,这个 “keso
搬家事件”
就大大促进了广大人民群众对家庭环境建设的热情和关注。我一直觉得那种出点破事就围观的人没什么文化,更不会有高雅的
Blogger之流,但显然我错了。君不见,keso
去青岛转了一下或者某日不上朝,贩私们就议论纷纷,忐忑不安,颇有点“陛下染恙,立嗣为谁”的味道。

抓住了
keso就等于抓住了国内眼珠子市场的行情!快,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我想,keso直扑小贝效应的日子指日可待。但拳打脚踢,高声喝骂之后,你是不是也和我一样,感觉生活美好了一些呢?怎么?没同感?(和罗胖子一起昏倒了…)#¥%……—%—

咦?keso
看到这个帖子会怎么办呢?继续自恋并收录?装没看见不予理睬且继续自恋下去?强忍内心的怒火并微笑面对?停止自恋回头是岸?即便是最后一个,我看到近日《环球周报》的这句话:

“财富不会改变人的本性,只会让人露出本性。”

收还是不收,这确实是个悖论。

以上纯粹个人虚构,如有雷同,说的就是你!

弹药或者靶子若干:
http://herock.net/archives/000063.html
http://www.donews.net/maozixiansheng/archive/2005/03/04/294499.aspx

http://www.donews.net/biankeso/
http://www.donews.net/playkeso/archive/2005/03/01/292561.aspx

http://www.donews.net/zhangfance

2005年02月24日

/今天要扁的,不是keso,是Tinyfool;之所以要扁,是因为他“造谣”说“洪波搬家”

正看RSS更新,忽然跳出这么个标题,赶忙跑去看。跑在路上还想(1秒多钟的时间吧),这不可能啊,从donews搬到msn spaces去?不过要是搬到blogchina去更有爆炸性啊!到地方一瞅,我TM真没创意。人家那儿图文并茂:洪波搬家,起价100

K !  且那keso还颠颠儿地跑去留言,说此地无银100两啥啥的。

这充分说明,痛扁keso是不够的,凡是如Tinyfool这样成功吸引眼球keso者的眼球的,一律也扁!7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