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9月08日

多亏了donews的霍炬还有bonycamel, 好心的他们不辞辛劳的把几十G的备份数据解压, 然后把这个blog的数据select出来, 恢复了以前的文章。 光是听起来就无比的麻烦了…… 然后帮我把密码又改了回来,让我能够再次进这个后台。

虽然还是很舍不得donews, 但是这次事故也让我能够下了决心去买了个自己的域名和空间, 我终于能用biantaishabi.com这个名字了, 现在的blog地址是 biantaishabi.com/blog .还好没有哪个变态的注册过这个域名。 在bloglines上面看到还有大概160多人订阅的是donews自己的feed, 以前的那个feedburner的feed还能用, 就是http://feeds.feedburner.com/biantaishabi , 我把新的blog烧了进去。 以后这个blog应该不会更新了, 麻烦订的是donews自己feed的改成feedburner的这个, 重新订阅一下。

想到火炬和Tinyfool当年还和我有过无比激烈的网上对战, 当时可真是吵得我饭都吃不下了, 真是怀念阿, 呵呵。

当然还要谢谢夏花, 我还是用的你的css :)

2006年09月06日

苹果的骑车的素质在然乌和波密都得到了证明, 我们认为他骑完这个5000多米的米拉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事实也是如此, 很轻松的爬了上去, 只是下山的时候女生不敢骑快, 让这个从来都是下坡冲得最快的墨脱男的Giant 680今天落在了最后, 小荃在旁边狂笑, 说这个车的主人死也想不到他的车也会有今天。 到了拉萨前的最后一站墨竹工卡, 去邮局的时候突然从包里面翻出了一张 明信片, 是在二郎山的时候买的, 准备寄给Eole。 她叫我在路上给她寄明信片, 所以我就在二郎山前买了一个,上面写: 这是二郎山, 是我们爬的第一座山, 一共用21座。 结果一直都忘记寄出去了,今天翻了出来, 当然要寄出去, 不过又加了一句:我忘记给你寄了, 今天到了墨竹工卡, 过了21座山的最后一座米拉山。 我想Eole接到这个明信片说不定会疯掉了……

最后一天到拉萨只有68公里平路, 而且风和日丽, 又变成了一场春游式的骑行。 这天骑得手比脚要累, 因为我们遇到了一个巨长无比的解放军军车的车队, 据我粗略统计, 至少有七八百辆军车, 还有各种装备, 大炮什么的。 我们就一路对兵哥哥招手, 说你们好, 你们好牛鼻等等。 一直到离拉萨20公里的达孜车队才完, 那个时候我们的手已经快断了。 伟哥二号除了色情笑话, 脑子里面还有各种奇怪的想法,比如说看到了布达拉宫就不骑了, 要扛着单车走等等。 但是由于那天我们在离拉萨还有17公里的地方就看到了布达拉宫, 他只好作罢。 接下来提出的上身裸露进拉萨的建议还是比较容易的, 于是我和他就把上衣脱了骑。 苹果由于是女生, 自然拒绝了这个提议……

下午两点到了布达拉宫, 几个人在其前面一顿摆拍, 搞了半个小时, 大家很是兴奋。 不过紧接着意识到这意味着这段旅程已经结束的时候, 每个人都有点伤感。

这就是2100公里的旅程。

 

苹果的骑车的素质在然乌和波密都得到了证明, 我们认为他骑完这个5000多米的米拉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事实也是如此, 很轻松的爬了上去, 只是下山的时候女生不敢骑快, 让这个从来都是下坡冲得最快的墨脱男的Giant 680今天落在了最后, 小荃在旁边狂笑, 说这个车的主人死也想不到他的车也会有今天。 到了拉萨前的最后一站墨竹工卡, 去邮局的时候突然从包里面翻出了一张 明信片, 是在二郎山的时候买的, 准备寄给Eole。 她叫我在路上给她寄明信片, 所以我就在二郎山前买了一个,上面写: 这是二郎山, 是我们爬的第一座山, 一共用21座。 结果一直都忘记寄出去了,今天翻了出来, 当然要寄出去, 不过又加了一句:我忘记给你寄了, 今天到了墨竹工卡, 过了21座山的最后一座米拉山。 我想Eole接到这个明信片说不定会疯掉了……

最后一天到拉萨只有68公里平路, 而且风和日丽, 又变成了一场春游式的骑行。 这天骑得手比脚要累, 因为我们遇到了一个巨长无比的解放军军车的车队, 据我粗略统计, 至少有七八百辆军车, 还有各种装备, 大炮什么的。 我们就一路对兵哥哥招手, 说你们好, 你们好牛鼻等等。 一直到离拉萨20公里的达孜车队才完, 那个时候我们的手已经快断了。 伟哥二号除了色情笑话, 脑子里面还有各种奇怪的想法,比如说看到了布达拉宫就不骑了, 要扛着单车走等等。 但是由于那天我们在离拉萨还有17公里的地方就看到了布达拉宫, 他只好作罢。 接下来提出的上身裸露进拉萨的建议还是比较容易的, 于是我和他就把上衣脱了骑。 苹果由于是女生, 自然拒绝了这个提议……

下午两点到了布达拉宫, 几个人在其前面一顿摆拍, 搞了半个小时, 大家很是兴奋。 不过紧接着意识到这意味着这段2100公里的旅程已经结束的时候, 每个人都有点伤感。

苹果第二天中午到了鲁朗的时候我还没有起床,她也想到办法借了钱 。 起来吃了中饭, 我们几个人去东方瑞士鲁朗的田园里转了转。 第二天就出发去八一了, 这是个规模仅次于拉萨的城市, 据说现在已经是个市了。 虽然又在色季拉的下山路上淋了一个小时的冰雹, 不过在林芝吃了碗面就恢复了元气, 一路很轻松的骑到了八一。

在八一决定最后用四天时间, 慢慢的骑到拉萨, 这样就很轻松了。那天晚上, 伟哥一号在说完了第一百遍, 女人要飞, 就让他去飞, 并且作出飞的手势之后, 开始写日记, 一直到两点, 大家齐声骂他, 他都坚持不关灯。

起来后去了工布江达, 路上一号又开始说那句话, 搞得我和小荃想把它扔到旁边很蓝的尼洋曲里面去。 他倒是很自觉, 在4300的地方, 自己下去洗了个澡。 我们还睡了一觉。 还是很轻松的在傍晚到达了工布江达。

当晚伟哥一号在说完了第一百遍,女人要飞, 就让他去飞, 并且作出飞的手势之后,接到了飞走的女人从墨脱传来的短信, 大概的意思是说她在墨脱快要不行了, 一定要自己从相对容易的原路返回, 不能从更难得雅鲁藏布大拐弯出来了。 一号怎么会让她自己出来呢, 决定自己去墨脱接她。 这个时候, 台词变成了, 女人飞够了, 会明白一些东西的。 这个时候, 我和小荃更想冲上去抽他了。 于是他深夜去了网吧, 找去墨脱的资料,为去墨脱做准备。

第二天早上已经准备从这个地方返回400公里之外的 波密了, 把包清好准备坐车走的时候, 又接到墨脱妹电话说她决定还是要从雅鲁藏布拐弯走出来 。 于是一号又把包装好, 和我们一起上路了。 折腾了半天, 11点我们才出来。 中午一点多到了一个叫金达的小镇, 准备吃个蛋炒饭就继续出发的。 这个时候墨脱妹的电话又来了, 说边防证没有, 所以只能从原路返回了。 这个时候一号当然义无反顾地要去墨脱救他。 搭上一个车就直接去波密勒, 把他的单车也扔下了。 只可惜我们吃饭的时候还在说下午要四个人在4444的道碑那里照相, 还讨论4个人进入拉萨的时候要排什么样的队形。 现在看来都无法实现了。

从此, 伟哥一号就改名叫墨脱男了。

墨脱男的单车是肯定不能放在金达那个鬼地方的, 于是我们想到了还有苹果, 跟他说让他在最后一座山米拉的山脚的松多等我们, 明天就让苹果骑墨脱男的车。 我们就三个人带着四个车搭车去了松多。

 

第二天早上定了五点的闹钟, 听见闹钟响马上就起来了, 是出发以来最坚决的一次。 然后上厕所, 这个终于没有坚决起来, 搞了我四十分钟…… 然后当然是很坚决地去吃早饭, 吃完了早饭, 天还是漆黑的。 刚准备很坚决地出发的时候, 发现老天在六点零一分的时候很坚决地下起了雨。 我说了一声“操”, 还是很坚决地出发了。 

我原本以为六点多天就会亮, 没有想到这个九点钟天黑得地方七点半天才亮, 之前一直在黑暗中骑车。 雨一直下到八点, 我没有雨裤, 裤子全都湿了, 粘在身上, 就像色情电影中经常会出现的镜头一样。 身上由于有雨衣, 一点都不透气, 也是里面外面都湿了。 外面是雨水, 里面是汗水。 雨刚停, 我就觉得应该赶赶了, 于是用最大档一直用快三十的速度在跑, 没有想到刚跑了一个小时, 自己在一个90度弯的一个大意, 摔倒了。

这次摔倒以后, 由于旁边没有队友, 一下都没有在地上多待, 瞬间爬了起来, 拿起单车就走了。想到平时摔倒还要在地上磨蹭一下, 装装疼, 现在看来完全是做给别人看得。 这下把陪我壹千多公里的码表给摔坏了, 里程数字就永远停在了那个我摔倒的地方。 其实这次摔得也是很疼的, 正好摔在了上次从义敦兵站下来的那个还有很多沙子泥巴的伤口上, 倒是把上次的伤口清理了一下, 不过这次来了新的沙子。 不过在中午, 我在买通麦买纱布的时候店主给我介绍了一个医生, 就清洗了一下伤口, 这次医生像上次那个西班牙护士那样完美的清洗了我的伤口, 还把我作为反面教材, 告诉他的儿子骑车的时候一定要小心, 不要太快。 我就对小孩做鬼脸, 其实是疼得, 不得不瓷牙咧嘴……

后来想想还是挺幸运的, 之前就一直想掀开那个伤口, 但是实在是忍受不了那个疼痛的感觉, 碰碰都很疼, 所以就一直把伤口那样放着, 不但不好, 反而有恶化的趋势。 这次借这个摔倒的机会, 彻底的掀开的伤口, 清洗了一下, 很快就痊愈了。 看来对这种烂伤口一定要有勇气掀开, 要不永远都好不了的。

中午12点整过通麦, 90公里已经完成。但是后面是20多公里的土路, 著名的险路雅鲁藏布大峡谷, 然后再就都是上坡了。 坐在车上吃了两块压缩饼干, 于是又上路了。 由于手摔了, 根本无法握把, 只能用前面的手指捏住车把。 就这样用接近单手的方式, 两个小时才过了那个汽车走得没有单车快的雅鲁藏布大峡谷。 过了排龙就都是好路了, 于是一直骑。 问题是路上根本遇不到人。 也无法像以前一样和荃哥伟哥们聊天, 让说话狂的我很不舒服, 于是到了排龙买矿泉水的地方, 还和那个老板聊了十多分钟。 后来在路上遇见车坏了在修的两个汉语不太灵光的藏族司机, 也说了一刻钟。

到了最后十公里的时候, 实在是没有力气了, 于是坐在鲁朗兵站的前面抽烟, 抽了一根又一根, 就是不想走了。 抽到第三根的时候, 老天终于看不下去了, 又下起大雨, 于是这下不得不走了。 最后没有力气加上大雨, 十公里走了一个小时, 要不是有一个汽车里面的人对我伸出大拇指, 让我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 我真是走不动了。

最后终于看到了鲁朗镇, 狂叫着冲下一个下坡进了鲁朗镇, 很高兴得给苹果打电话问他们在哪个旅馆。 得到噩耗, 给我带行李的苹果还在波密, 由于我们几个没素质男走的时候没有付房钱, 她把房钱付完身上就只有三块钱了。 没法搭车到鲁朗, 结果现在还在波密。 队友们今天肯定也是赶不到了。 我身上湿透了, 只有先去吃蛋炒饭。 吃饭的时候又看到了在排龙聊天的老板, 他说上面卢郎的这个旅店也是他们家开的, 倒, 于是又在一起聊天。

吃完饭, 看到我不敢相信的一幕, 荃哥还有伟哥一二号竟然骑车进了鲁朗镇, 而且还一路喊的名字。 原来他们在下午到了同麦的时候打了电话给苹果, 知道她无法赶到鲁朗, 于是决定搭车过来解救我这个没有行李的男人。 我看到他们真是激动异常, 三个沙比男这时一激动, 要吃 饭店里面恶贵的当地的特色菜, 石锅鸡。 开价二百, 被他们讲到一百二, 又点了别的菜。 我虽然只喝了一碗汤, 还是心甘情愿的aa了四十块钱!激动的缘故阿……

苹果虽然瘦瘦小小, 不过骑车素质还是非常的高的。 这一段中间有一段很烂的土路, 他都骑得十分有劲头。 不过这个车素质不高, 我们骑了四十多公里, 就爆胎了。 这本来不是什么很大的问题, 但修车的工具由于队员分成了三组, 没有在我这里, 只好在这里等车, 决定搭车去波密。 但是这段路上的车特别少, 大概半个小时过去一辆。 我们等到四点都没有等到, 直道 早上一起出发的另一个徒步的人都赶上了我们。 我们就和这个徒步男一起走。 我们推着车子, 还有一个是好的, 总是想骑, 于是压着钢圈骑。 骑了大概七公里, 终于搭上了一个来自广东的好心人的车,将我们送到了波密。 那个女式车就扔在了路边, 我的车放在了车子的行李架上运到了波密。

第二天等他们, 我们决定再次骑车去一个原始森林。 这次我骑我的车, 苹果骑高伟的车,距离是20公里。 结果情报再次失误, 这个自然保护区在一个山上, 24公里上坡。 路挺烂的, 而且比剪子弯还要陡。 我们出发得也很晚, 到了18k的时候已经六点, 而且特别冷, 没有带衣服。 这个时候又遇上了昨天带我们的那些广东人,  说到最顶上还有7k, 上面都有雪了。 你们还是回去吧。 我们只好决定下山。

于是连续第二天没有达到预定的目标, 让我很是郁闷。

下来后, 伟哥一号和桔子全哥他们也到了。 一起吃饭的时候, 桔子竟然决定不合我们一起走了, 要去墨脱徒步, 因为在冰山遇见了一帮想去墨脱的人, 被他们一顿说就决定去墨脱了。 搞得伟哥很是郁闷, 从那天起, 他每天都把这句话重复一百遍, “女人要飞, 就让她去飞……”, 同时还配有一个离去的手势。

我也很郁闷, 连续两天失败, 决定明天要雄起一下。这里到鲁朗有170公里, 而且有上坡, 一般大家都两天骑完, 我想了一下, 还是有可能一天骑完的, 但是会有一点挑战性。 而且苹果想去风景很好的鲁朗玩一天, 所以我决定骑过去, 就可以一起玩了。

大家都认为我疯了, 我说我应该可以骑到, 骑到了会在那里等他们的。

以前都是伟哥一号叫我们起床, 但是在芒康之后, 他就再也不叫我们起床了。 每天都是我们叫他起床, 每天出发的时间都特别晚。 所以我决定明天自己定闹钟 起床。

苹果虽然瘦瘦小小, 不过骑车素质还是非常的高的。 这一段中间有一段很烂的土路, 他都骑得十分有劲头。 不过这个车素质不高, 我们骑了四十多公里, 就爆胎了。 这本来不是什么很大的问题, 但修车的工具由于队员分成了三组, 没有在我这里, 只好在这里等车, 决定搭车去波密。 但是这段路上的车特别少, 大概半个小时过去一辆。 我们等到四点都没有等到, 直道 早上一起出发的另一个徒步的人都赶上了我们。 我们就和这个徒步男一起走。 我们推着车子, 还有一个是好的, 总是想骑, 于是压着钢圈骑。 骑了大概七公里, 终于搭上了一个来自广东的好心人的车,将我们送到了波密。 那个女式车就扔在了路边, 我的车放在了车子的行李架上运到了波密。 第二天等他们, 我们决定再次骑车去一个原始森林。 这次我骑我的车, 苹果骑高伟的车,距离是20公里。 结果情报再次失误, 这个自然保护区在一个山上, 24公里上坡。 路挺烂的, 而且比剪子弯还要陡。 我们出发得也很晚, 到了18k的时候已经六点, 而且特别冷, 没有带衣服。 这个时候又遇上了昨天带我们的那些广东人, 说到最顶上还有7k, 上面都有雪了。 你们还是回去吧。 我们只好决定下山。 于是连续第二天没有达到预定的目标, 让我很是郁闷。 下来后, 伟哥一号和桔子全哥他们也到了。 一起吃饭的时候, 桔子竟然决定不合我们一起走了, 要去墨脱徒步, 因为在冰山遇见了一帮想去墨脱的人, 被他们一顿说就决定去墨脱了。 搞得伟哥很是郁闷, 从那天起, 他每天都把这句话重复一百遍, “女人要飞, 就让她去飞……”, 同时还配有一个离去的手势。 我也很郁闷, 连续两天失败, 决定明天要雄起一下。这里到鲁朗有170公里, 而且有上坡, 一般大家都两天骑完, 我想了一下, 还是有可能一天骑完的, 但是会有一点挑战性。 而且苹果想去风景很好的鲁朗玩一天, 所以我决定骑过去, 就可以一起玩了。 大家都认为我疯了, 我说我应该可以骑到, 骑到了会在那里等他们的。 以前都是伟哥一号叫我们起床, 但是在芒康之后, 他就再也不叫我们起床了。 每天都是我们叫他起床, 每天出发的时间都特别晚。 所以我决定明天自己定闹钟 起床。

6。

理塘的赛马节似乎是个很大的节日, 我们到了理塘以后看到很多的旅游的人都说是来看赛马节的。 饭店也说到了那个时候房间的价格会要涨。 才俊说他一定要留下来看赛马节, 因为他成都的朋友也会来玩。 而伟哥们则要继续赶路。 我们当然还要等比我们晚一天的小荃同学。 于是等, 去草原上看了看, 离赛马节还有几天, 但是已经搭了很多的帐篷, 藏族人举家都搬到帐篷里面来住, 路上全是运家具的拖拉机和卡车, 还有各地来赛马的骏马, 都是一看就很牛鼻的马, 一问价格都是3到4万一头。 看到了很牛的喇嘛, 买可乐, 结果拿出的钱包特别鼓, 全是100的, 估计有100多张, 抽出一张100的买了一瓶可乐, 结果找回零钱后, 本来已经很鼓的钱包更鼓了。 才俊说喇嘛没有人敢打劫所以敢带这么多钱。 我觉得关键还有喇嘛就是很富, 他有钱。 就算没有人打劫我, 我也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放在口袋里阿。

晚上荃哥到了, 十二点过来, 我们劝他明天走, 结果小荃执意要休息, 而且要看这里的一个很出名的寺。 直到两点, 还没有劝出一个结果来, 就像那天在卧龙的争吵一样。 结果三点, 他又打电话过来(因为没有在一个旅馆), 结果可想而知, 几个三点都没有睡觉的人第二天就是想走都没有力气走了, 结果只好在理塘再等了一天。 我们一直到现在都认为这是小荃的计谋, 一直拖得我们没有办法睡觉, 这样就不用走了……

第二天我们也只好找点事情做, 去看这个很出名的寺庙, 叫长青春科尔寺。 似乎大家每个人都知道这个寺庙, 只有我这个傻比没有听说过, 于是被大家嘲笑, 我一路上都在想, 这个寺庙真是这么出名吗? 他们这帮烂人都要做的士去, 据说有五公里, 但是车不太好放。 我和伟哥一号坚持要骑车去, 我决定将车扛到大殿里面, 总没有人会在这么出名的寺庙的大殿里面偷车吧。 骑了才知道, 其实只有两公里远, 于是就把车扛了上去, 很放心的摆在了庙里面, 去转了转这个庙。

进了寺庙才知道喇嘛为什么这么有钱, 别人都在看佛, 我则看到了佛前面的各种人民币台币美元, 堆得很多。 我就问给我们讲解的喇嘛, 这是堆积了几个月才积了这么多钱, 结果喇嘛像看火星人一样看我, 说今天早上才清理过的, 马上又这么多了。 我强忍住才没有在无人的房间里面抽几张一百块的还给之前在新都桥借我们钱的福建人。 伟哥一号则比较虔诚, 还放了一个五毛钱在各国百元大钞的旁边。 看到一个很瘦的弥勒佛, 原来这就是藏语长青春科尔寺的意思, 弥勒佛的意思。 我就指着弥勒佛小声对伟哥一号说, 这个弥勒佛可真是瘦阿! 结果声音大了一点, 被旁边所有听喇嘛讲解的人都听到了, 大家都看我, 我又当了一回火星人。 这个时候伟哥捅捅我, 示意人群里面有个美女, 不过我倒是觉得他旁边那个比较好看。

后来自然就说了说话, 他们是成都的大学生, 暑假到这里过赛马节,今天才到。听说我们是骑车过来的, 都很惊讶, 觉得我们疯了。 聊了聊, 后来出去看到我们的单车果然没有人敢偷, 就把他们搭在后座上面去草原上玩了, 还打起来了才俊那个邪恶的帐篷。 买了点青稞酒来喝,  不过没有找到才俊想要的战争与和平。我们就聊天, 伟哥看上的女生旁边的那个女生对藏族文化十分的了解, 一直都在给我们做讲解, 我们遇上了免费导游, 自然十分的高兴。

这样称呼似乎太浪费口舌了, 所以问了问名字, 伟哥看上的那个叫桔子,旁边那个叫苹果。

在川藏线上–1
记流水账我还是比较擅长, 这从小学的时候老师就总是给我的作文这样的评语这个事实就能看出来。

其实骑单车是没有坐火车和船累的, 这是我这次骑车得出的结论。 在上路之前, 我就经受了后两者的考验。 先是从下关到青岛的26个钟头的海轮, 晚上没有睡着, 下午到了青岛之后, 由于我的妈妈的强大的小宇宙–此人平时有收干儿子干女儿的爱好, 导致我在青岛也能联系上她的干女儿–我被我干姐姐领着在青岛转了一圈, 然后当晚就坐了一个硬座火车十个小时到了北京, 又是没有睡着。 到了北京, 白天终于在同学的寝室好好的睡了一觉, 到成都的票家族的大姐已经帮我搞定了。 在六弟那里拿到了他帮我在网上买的装备, 紧接着到成都的26个小时的硬座肯定又没有睡着。我比较喜欢硬座的原因就是能找旁边的人不停的聊天, 这次抱了一个7岁的小美女和坐在旁边的她妈聊了20多个小时。

到了成都, 没有想到又处在六弟的小宇宙的保护之下, 他有一个石油大学的高中同学在成都工作, 平时酷爱骑车。 叫我买自行车可以去找他咨询一下。 我在找到了一个15块一晚上的旅馆–他们都不相信在成都有如此便宜的旅馆–之后, 就去找这个猛男去吃饭。 猛男, 我, 还有一个在青年旅馆遇上的一个也是骑车去拉萨的上海男一起去吃传说中的冷淡杯。

猛男现在已经工作了, 没有时间和我一起去。 但是听说我要去西藏, 还是颇为激动, 因为他刚到成都工作的时候就有骑川藏线的想法, 无奈工作太忙, 没有这么长的假期才没有成行。 就告诉我:你不要买车了, 我那里还有一个山地车, 送给你骑去拉萨吧, 我自己还有一个公路车上班骑。 白得一辆车, 还来自一个和我第一次吃饭的猛男, 我自然心中一喜, 不过想到猛男也是骑车老手, 今后没有车会很难受, 就约定到拉萨再把他的车给寄回来。 期间, 猛男讲述了一下他骑车从北京到上海, 以及在四川的各个地方骑车的经历, 还有长途骑车的各种心得, 我这个新手一边吃兔头, 一边试图把猛男的话牢记在心。 那天吃的很爽, 因为上海男不能吃辣,桌上的竞争十分不激烈。事实证明这样会极大地影响一个人的记忆效果, 猛男那晚讲的话我差不多都忘光了。

第二天上午我骑车在成都转了一上午, 摸清楚了买单车装备的店子的位置, 为下午飞来成都约好和我一起去拉萨的小荃同学买东西做准备。 他到了以后, 就去车行买车, 买配件, 还买了些户外用品。 猛男的美利达勇士比较旧, 03年买的时候就是二手, 而且这几年被猛男疯狂的骑, 所以他叮嘱我要去车行检查一遍车。 结果我们在车行和女老板一顿天南海北地扯蛋, 忘了修车, 为我以后的爆胎埋下伏笔。

晚上猛男继续请客吃有名的成都火锅。 晚上再聊聊天, 清理一下东西, 就夜里两点了。 第二天约好6点出发。 这样, 连续几天没有睡好的我又只睡了几个小时就在黎明上路了。

2006年09月05日

和朋友聊天的时候说到, 最煞笔的事情不是两个人不喜欢不合适了还在一起, 而是为了身边的朋友的看法, 虽然不喜欢不合适了, 但是仍然在一起, 并且装出一如既往的甜蜜恩爱的样子, 这才是最最煞笔的事情。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 我和相恋三年多的reika分手了。

这次回北京, 由于和另外一个女生在一起和与丽香熟识的我的同学朋友们见面吃饭, 很好的体验了一下千夫所指的感觉。 但是呼吸感觉比以前畅快多了, 虽然我的那么多朋友中间只有我的小弟一号能理解我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