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8月06日

    几个礼拜了,如今穿着10厘米的高跟鞋追公车都没问题。代价就是:脚面,脚底以及脚趾头都磨出了不同程度的泡泡。不过也是值得的,穿高跟鞋的女孩子都是迷人的。

    大狮猫 ,你一定要给我帅帅的安全回来哦!

    it’s not fun at all!!! I don’t care how big it is growing!!! You just don’t know how disgusting it is!!! Stop it!!!

2006年07月22日

      第一次这么热。来加拿大这么久,第一次洗冷水澡,可是洗完了就立马出汗了。房间里的风扇已经开到最大,可是出来的风还是热的。这么热,怎么办怎么办,今晚裸睡吧。

2006年07月19日

    我今晚没有看书,都是你做的好事!!!我以后再也不相信你的话了!!!

2006年07月17日

      所有的同事都在排队,原来是在更换新的员工ID。 接着还要抽血。负责抽血的,竟然是Dayna那个只有三岁的女儿。快要轮到我了。好紧张。忽然,我的电话响了。哦,原来是在做梦啊。不对,电话还在响。看了看来电显示,是他。我究竟是不是在做梦啊?迷迷糊糊的接了,然后大狮猫就在那头噼里啪啦的叫我快点起床看书。我跟他讲我梦见抽血了。他没理我,还是一个劲的叫我快点起床。这个时候大概清醒了一半了。挂掉电话挣扎着起了床。一边刷牙一边甜甜的回味着那个电话。我想,如果我再不好好读书好好考试的话,就真的枉费了大狮猫的一片苦心了。

2006年07月16日

    在北京的时候就决定了回来要把眼睛给做掉,旅行的时候近视眼实在是太麻烦了,以致情绪也会受到影响。今天去做了pre-exam, 定好了27号就去做手术。只要短短的10分钟,我就可以一劳永逸。尽管以后会有再度近视的机会,不过医生说也不会像我现在这么深。这样就行了。只要可以摘掉这个跟了我10多年的眼镜,我什么都愿意。

2006年07月15日

        那天收拾东西竟然翻出了暨大的校章。原来自己当初把它也带过来了。我想,我会爱暨大一辈子的。

2006年07月12日

    今天早上验血,本来以为很轻松,结果却很彪悍。出门前忘记了喝水,大狮猫电话里叫我一定要喝,可是沿路都找不到卖水的地方。之前医生交待过不能吃东西,所以肚子也在叫了。验血已经不是第一次。看着那个护士找来找去都找不到我血管的时候我就在那里狂笑。不知道帮我验血对于他们来说会不会是很大难度的挑战。终于,她在我左手臂那里找到了一小段比较好的地方。以前抽血也是抽那里的,我一点意外都没有。刚开始的时候很顺利。哪知道抽完两管之后,那个血从针管那里喷了出来,吓了护士一跳,原因就是我的拳头一直是握着的。不得已又插了第二针,可是这时候血怎么都出不来了。那个护士没有办法,然后我的右手臂那里怎么也找不到血管,最后只好试手了。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看见有血流出来,可是只有那么一点点。不知道是不是手背那里没什么肉,而且那个护士把针头插得很深还转来转去的,弄得我好痛好痛,不得不叫停。这个时候感觉开始有点不对路了,轻飘飘的,头变得越来越重,还冒冷汗。护士见我这样就叫我深呼吸。我拼命的深呼吸,却不是很管用。于是她就带我到旁边的房间去躺一下。就那么几步路,还没走完,然后,我眼前一黑,真的是什么都黑了,我一头撞到了墙上,幸好旁边有张椅子,就顺势坐了下去。大概有2,3分钟的样子吧,我知道自己意识还是很清醒的,但是眼睛怎么睁都睁不开。后来应该是强行被护士叫醒了,到床上躺好,我竟然一下子睡过去了,还睡了一个多小时。醒来的时候,护士问我感觉如何,还要不要再试一次。我说没问题啊。于是就换了另外一个号称是那里技术最好的护士来帮我。比较好的地方都已经扎过针了,她只好在左手臂那里找地方了。拍了好久,她说终于都找到一点了,针扎进去,依然是没血出来。从来没有试过抽血抽得这么不顺利的,不知道是护士技术差还是我贫血。。。。。。礼拜四还要把余下的4管抽完,可是现在伤口那么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