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6月17日

二话企业
二话企业是大话企业的改良品种,没有大话企业的暴光爱好。
二话不说就干,干到那说那,是二话企业的典型特征。
二话企业,是由笑话干部和听话群众组成的企业。
在.com里流行的一个人事经理的笑话:
一个财务人员请求辞职,人事经理按惯例去挽留,并寻找为什么要离开。财务人员的理由是,我是学税法的,咱们公司没有营业额,我没什么事干。人事经理满脸兴奋地说,这不是问题,你说的是二期融资吧,快到了,总裁说,已经签约了!
一个听话的群众亲临笑话的时候,是决不会笑的,通用的表情是将双眼努力睁大,坚持到酸楚的泪水涌出。
二话企业,有二个人总在说话,
一个人叫领导,简称,乙。
另一个人叫规章制度,简称,甲。
两个人每年都会为中秋节发不发月饼的细节讨论一次。
甲说中秋节是团圆的意思,发月饼能在心理上感动大家团聚在一起,过幸福的生活。
乙说没问题,但一定要统计清楚人数,临时工就算了,另外,部门经理以上干部买双黄的。
二话企业,在Internet上注册的域名都是中、英对照,特别是英文,需要脑筋急转弯,才能理解,有时还有借鉴知名大话企业的类似网名,。
比如FW365,是房屋天天有的意思,跟FM365的For Money Every Day类似。
比如21DNN,中文名称是千龙网,
21DNN=21+Digital+News+Net=21世纪的数字化新闻网络;
千形容其多,龙,意在网络新闻如神龙见首不见尾,变幻莫测,千龙网者,无数条腾飞在数字时空中的龙,中国龙!
比Sino这种直译中国的,要更具有中国特色。
二话企业最近比较烦的二话不是炳叔说的,
二板上市至少要到明年5月,是中国证监委的口气;
要不就倒闭,要不就向大话企业投降,是知本家的态度;
Nastaq上市之前,谁不是二话企业的员工呢?
说的都是听Manager传达的,从本月起出租车费每人只报销128元,加班必须提前3天经过GM的批准,否则不能领取加班费。

2005年06月16日

海淀法院后遗症
炳叔吃了官司,成了被告的关键证人,一个月去了海淀法院4趟,官司没有最后宣判,但炳叔的海淀法院后遗症已经留下了。
第一个症状是沉默,能说相声的嘴,被含义单纯的眼神替代了,我知道的都说了。
第二个毛病是签字恐惧症,连替同事签收一下快件都不敢,怕负责任。
第三个问题是右手大拇指总翘着,随时准备按手印的姿势。
炳叔一个当CEO的姐姐,正在试图卖她的e-coffee-girl.com.cn 给Sina、tom、China中的一个,好使自己能摆脱半年前招聘的一帮高薪清华Computer Fan,退网还店,雇几个职高的小男孩,照顾“驿舍咖啡馆”的客人,挣滴滴香浓的现钱。
为了增加卖出的筹码,炳叔被临时聘为CFO,参加谈判。
第一天,CEO姐姐强调了e-coffee-girl.com.cn域名的价值,e代表电子商务,Coffee体现休闲和白领,girl迎合了某些人的心理,并详细讲解了发展历史。
1995年5月一个卖咖啡的小女孩,创立了e-coffee-girl的实体—-驿站咖啡屋,注册资金700万元里拉。
1996年9月一位爱喝咖啡的绅士高兴发现中国也有了咖啡!于是不仅给了一笔预付10年的咖啡钱入股,还把名字改成了“驿舍”,就是驿站咖啡屋的简称。
1998年6月22日,这天,黄道吉日,驿舍有了自己的英文名字,e-coffee-girl,纪念创业的一个卖咖啡的小女孩。
1998年11月7日,e-coffee-girl触了网,辞退了职业高中的15名侍者,开始寻找Internet生活之路。
这么多年来,我们卖出的咖啡和我们的顾客,都已经有了后代,我们的知名度覆盖率是爸爸妈妈和儿子女儿各占50%,价值5000万美元。
下面请我们的CFO做e-coffee-girl的30年按揭财务分析报告。
第一天,炳叔一直沉默,CEO姐姐怎么掐大腿使眼色踢脚丫,也还是不说,只用一双眼盯着别人,因为炳叔什么真相也不知道。
第二天,CEO姐姐带着炳叔在百盛后面的“驿舍”同有意向的董事长私下咖啡商谈,您给我们带O的2000万人民币,e-coffee-girl你就领走。
我们的CFO把合同都带来了,签字吧!
第二天,炳叔哆嗦了24小时,昨天因为不说话误事,被灌了10杯老猎头壮胆,把笔绑在右手上,以克服海淀法院的后遗症–签字恐惧感,幸好是董事长也不愿意签,炳叔没当场犯病。
第三天,CEO姐姐哭得天花乱坠,炳叔,要不咱一分钱都不要了,只要有人肯当e-coffee-girl的爹娘!
第三天,炳叔一见红模子印台,自动就按上了手印,在e-coffee-girl的卖身契上当了家,等明白过来自己卖了友,当场晕死。
醒来的时候,发现在颐和园的湖上龙舟,一船人在CEO姐姐的率领属下狂歌暴饮XO,炳叔磕头道歉请原谅,只到第八个清醒的人告诉自己,虽然e-coffee-girl没卖出钱去,可欠的12076万元的债务也免了,咱无债一身轻,您老是大功臣啊!
炳叔大悲后大喜,又晕死过去了。
第四天,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儿子,替你爸给你艳芳阿姨发个e-mail,问问这3天的劳务费什么时候给?

2005年06月15日

上什么别上梁山

没错,有时候女人比男人好混啊,李师师当了皇帝的小蜜,连反贼宋江的忙,都能随便帮上,说招安就招了。

不过,也有的男人比女人好看啊,谢霆锋和浪子燕青不分Handsome高下吧,据传,王菲大姐大已经Baby上了,DNA未检测,谁是Father不详。

当然,绝大多数男人,工作男人,经常处于好混和好看状态之外,上不上梁山之间。

上梁山,造反!====愤怒,我辞职!====为什么,都难?====不干,合适吗?

30以下的,动不动就爱上梁山,

30以上的,基本上不想上梁山,

本质的区别不是脾气,是时间,

年轻不怕上梁山,可以稍后招安,或者单干。

三十明白上梁山,知道早晚招安,或者单干。

SO,

上不上粱山,实际上是单不单干的工作抉择,与工作中上下级之间意见不和,互相不能理解,无关。

领导一定比我难,

炳叔一向如此认识,因为读过N遍《水浒》,最喜欢的是,武松,想打虎打虎,想杀潘金莲,就绝不见美色手软!

而武松的历任领导的下场呢,岂止一个难!

武松的家庭领导,长兄,武大郎,被情敌毒打,老婆毒死了,惨+怨+恨。

武松的单位领导,

董事长,晁盖,被一个村干部手下的保镖队长,史文恭,一箭射杀(箭上还是有毒),郁闷+壮志未酬

CEO,宋江,投降了,还被毒死(明知到酒,酒是毒的,还自己主动喝了),算自杀+不算公伤!

其他,GM、CFO、VP、Director、Manager,的下场?

看过《水浒》的都知道,120回的书,最好只看80回,留下英雄活着,的幸福一瞬间。

上什么别上梁山

上MBA学管理去,学会理解+卧薪尝胆。

海底捞月
    东风是个股东,花钱的股东,靠自己的红色身份,拿干股花闲钱。
南风是个总经理,国营报纸的幕后总经理,一心想改报纸的尺寸,希望广告客户在缩小的尺寸上付原来的价钱做广告。
西风是个董事长,中外合资的CEO,醉心于管理的分寸感,凡事都三思而后思。
北风是炳叔,.com退休干部。
工作终于到了周末黄昏后,股东、总经理、董事长、退休干部凑成了一桌麻将,唏呖哗啦,消遣生活,
股东的牌风是一路小屁,走向胜利,仨混也敢只断一门,挣16块完事。
总经理是坚定的大牌路线,一圈不和,和就是一圈儿别人都是长工,沾着128以上。
董事长要的是境界,牌要漂亮,从不点炮,自己和高兴,不和也高兴,玩的是听双豪华七小素的心跳感觉。
炳叔一向是“马志涛”型的选手,就是码牌、掷色子、掏钱的“码掷掏”,仗着享受输到200以上可以扎着不给钱的优惠政策,当的是牌架子,玩的是乐。
四个人本周都不顺心。
炳叔是官司缠身,当得是被告证人,义正词严控诉的是对方,咱只能问啥答啥。
董事长的分寸感被上级和属下同时当成是软弱无能,一边乱摊派任务,要求实现“职业特工队”般的营业额和利润,一边是把生活和自我当先,工作垫底,结婚怀孕一个个按计划进行,工作却只保证时间。
总经理的长处是拓展业务,特别是谈女客户,一次了断,保证有生意,可偏偏上任半年了,净被内部员工不断的谈话占满了时间,说自己的苦啊累啊不容易啊,你不听就是官僚主义,你听就陷进无穷的个人矛盾中,前天为了录用一个哥们的小舅子,其实是真才实学,却被谣言成“小舅总经理”!
股东烦的是干股招人嫉恨,老有人试图让你退休,把干股的位置让出来,这不,甚至想出了体检的高招,利用你的血压高,逼你病退。
四个5天没成就感和快乐感的人,不约而同想在麻坛转运进财,一致同意今天的比赛为正式本比赛,一把一结,多大都给钱!
炳叔的优惠政策自然也取消了。
长期帮闲的炳叔那抵挡得住翻脸无情的枪炮,自然是输。
四圈儿底了,炳叔坐北见背,一直没和牌,已经输了1500大元了,自己是最后一庄,手里是断三门素七对,满手的万牌只听一张七万。
牌桌上的规矩,最后一张牌叫海底捞月,为的是形容此时和牌的难度,象海底捞月一样简直是梦想的奇迹。
海底捞月是加一番的。
炳叔暗暗计算了一下,2、4、8的规矩,一和4、断一门8、断两门16、断三门32、七小64、素的128、自提256,庄是512,海捞就是1024!,三个人3072,马上就能咸鱼翻身!
捞!
炳叔海底捞月,捞上一个六条,是混!
和了,虽然素的一番没了,还是一人512,这四圈算是炳叔白打了,拉个大抽屉,没输没赢。
东、南、西风盯着炳叔捞上的六条,长叹一声,结帐散去。
那一夜,炳叔做了个梦,自己的工作丢了,董事长、总经理、股东却都转了运。

2005年06月14日

看什么别看样子

有些人的样子,西装、衬衫、太太、四环内的房子、切诺基的车子、副总裁的头衔、职业经理人的花环,

你看了可以很羡慕,但人家不一定很幸福很美,起码,本周。

上周下岗,

以辞职的名义,为斗争的原因,

扔下未完的事业,抛弃挖来的兄弟,

再联系曾经一起《互联网新经济》论坛上,同台嘉宾,前排就坐的,周总鸿祎、王总志东、苏总启强、张总宝全,说什么?

说什么,都避免不了找份新工作的嫌疑,

说什么,心理也不能平等了。

你的样子,是你的工作岗位,把你打扮成的样子,

你的样子的命运,自然,也只是,你的工作岗位,为你制订的下场。

那个公司不斗争呢?有目标的公司,需要执行,任何执行力,需要管理,管理就是分配权力,涉及分配的地方,不可能100%公平,不公平,就只能斗争。

(竞争是比较文明的管理术语,博客不适合使用)

离开的,是失败者,在这家公司,永远是。

留下的,是胜利者,在这家公司,暂时是。

看什么别看样子,

特别是自己看自己,要真凭实据。

下岗,重新开始,我们不需要勇气,和机遇,

那不过是另一个样子,而已。

你还是你老婆的你,抓紧生个儿子,才是人生正道。

一条在三环路上挣扎的鱼

 一条在三环路上挣扎的鱼,能活多久?
炳叔看到它的时候,出租车为了躲避它鲜活的躯体,点了脚急刹车,带了把轮。
一长串的车呼啸而过,鱼挣扎着。
谁会停下车来救它?
鱼挣扎在大钟寺附近,应该是被送往市场的途中挣扎出来的。
如果它顺利地到达大钟寺,并被正常地批发出去,它依然会死。
但被清蒸皖鱼之前,它可以糊里糊涂地幸福着,游着,呼吸着,同其它的鱼沟通,直到被打蒙、刮鳞、刨肚、漂洗。
三环路上挣扎的鱼,清醒地痛苦着,在逐渐热的阳光下,一秒一秒地体味死亡,一种自由的死亡。
鱼是炳叔爱吃的,但不可能为了一条在三环路上挣扎的鱼,冒迟到的危险。
早上的三环是上班一族的三环,迟到这个问题,是经济问题。
而迟到一次罚款10元引起的一般经济问题,存在变成失业的严重经济问题,甚至影响到社会治安。
为了一条鱼,经济的车轮是不会停下的。
一个在Internet上商务的消费者,能是什么?
你点了鼠标买一包方便面创造的经济价值,同你在利客隆抄一包方便面带来的利润价值,在康师傅看来,是一模一样的。
你吃起来也是一样的方便面,差别在于不同的人为你服务了。
你是个消费者的时候,是你正在为消费付钱的时候,这时客户是上帝。
利客隆会很在乎你今后是否还去利客隆,是否说他们的好坏话,因为利客隆在你家旁边开的店,不现实随意搬家,更不现实靠你天津来的亲戚,实现利润稳定增长。
Ekelong.com.cn不怕,全北京的人都是我的客户,你消费完了以后,你的价值在商家看来不过是一条在三环路上挣扎的鱼,不会为了你的喜怒唉乐停止他们的电子商务脚步,有得是下一条鱼。
因为下一次的广告也许会在大钟寺,内容是买100送50。
你唯一能感到欣慰的是,你可以在Ekelong.com.cn的客户数据库里留下你的E-mail和用户注册表,任时间的风吹过,你依然数字化永存。

2005年06月13日

梦什么别梦豪宅

张宝全,Have a 梦,梦到别人好莱坞DVD的今天,就是他自己EVD的明天,明天,不行,就后天,后天不行,就大后天,反正有那么一天。

某记者(Sohu IT记者训练营,6/12活动,参加者之男性代表),参观完,张宝全,的豪宅,柿子林会馆,

在昌平,十三陵水库,附近,占地300多亩,

室内,室外都有游泳池,

什么钢琴啦,台球啦,乒乓球啦,攀岩啦,小松鼠啦,缅淀乌龟啦,能养的爱好,都养了。

私人湿地上除了芦苇,还养了8只黑天鹅(疑似,未经动物专家鉴定),

您要是想细细品味,山地自行车车、电瓶车、奥索卡的帐蓬、吊床,您都随便。

SO,某记者,Have a 梦 too,张宝全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明天,不行,就后天,后天不行,就大后天,反正我们不用未来这个词,

“未来”,那是教育幼儿园小朋友的,专用幼稚词。

一群,IT记者们,除了Nastaq相关周边的企业公关稿费矿泉水等名片外,还有什么“未来”?

张宝全的金典集团要不是一不小心,EVD了,能公关咱们IT?

老边饺子就酒说WAP
目前WAP有三大利好消息:
NO2,国产的WAP手机终于TCL和中兴了,北京讯通赛博的Browser也WAP了。
NO1,是中国电信已经计划10月开始,在浙江配阿尔卡特;辽宁配华为;天津配北电;福建配诺基亚;广东配爱立信;上海配西门子;北京配摩托罗拉,以竞争配对的模式,开始GPRS网的建设。
NO0,是中国电信的涨价议程进入论秒倒计时,有线和无线的话费正向一致靠拢,无线上网的价格不再是瓶颈。
国产化手机的民族角度、GPRS的速度、中国电信的态度,足有些冷却的信心热起来,WAP下去。
于是,曾经WAP策划过几张PowerPoint片子的炳叔,周日中午,在小月河畔的老边饺子馆,被51WAP聘为过渡市场总监,为51WAP的全面市场拓展制订计划。
有美林证券的投资,可以分公司的股票,二板上市的国内承包券商是深圳……啊,让炳叔就着老边饺子喝了4瓶啤酒,晕呼呼回家睡了。
醒来以后,炳叔的记忆中不太确认自己答应了没有,本着宁可信财不信灾的原则,为51WAP制订了一份WAP市场部工作汇报制度,作为过渡市场总监的第一把火。
51WAP市场部工作报告制度(过渡稿)
一、 目的:
为使公司管理层及时掌握WAP项目的市场运作情况,适时有效地对每次市场活动进行合理的绩效考核,并使每位员工明确自己的任务和目标,特制定本制度。
二、 参考格式
报告应简明扼要,主要应由以下两部分组成:
    1、上周工作总结。
        (1)上周任务完成情况。
        (2)上周重点工作完成情况(对照前期制订的周重点工作计划)。
        (3)未完成预定工作目标的原因及下一步对策
    2、下周重点工作计划(建议用表格形式列出,可参考附表)。
       (1)、项目发展方向及战略实施计划;
       (2)、发展客户与潜在客户的沟通、访问会晤的日程安排;
       (3)、人员结构的合理安排以及短缺人员的招聘工作;
       (4)、对下属员工的岗位培训及个人发展;
       (5)、明确下属每一个员工的职责、指标和工作目标;
       (6)、制定本部门适用的工作方法及管理制度;
       (7)、与公司其它部门的协作。
三、 程序
员工向市场总监提交本人的工作报告,同时E-mail给公司WAP常务副总经理一份,由市场总监将各人存在的工作问题或需要其它部门协助的问题汇总整理后,及时转发WAP周一办公例会成员。
四、 时限
    每周五下班前,员工须将本周的工作报告上交市场总监。
五、 评注与沟通
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市场总监应及时对下属的工作报告进行简要批注,给予必要的指导和帮助。
如有必要,于周一举行的WAP办公例会上一同解决遗留问题。讨论结果及批注后的工作报告应复印一份返回报告提交者,原件由专人留档备查。
六、 本规定自公布之日起执行,与办公例会制度相互呼应,并在执行中不断补充与完善。
炳叔在第二天早上9:05的时候收到了51WAP的回复:
Sorry Bingshu,
your rules is same as our CEO’s Regulation that had been done in yesterday.
So you are fired today.
51WAP

2005年06月10日

掉什么别掉头发

特别是漂亮女人,

如果非掉,也别掉在别人的衬衫里。

男人掉头发,俗称:“谢顶”,那是奉献过智慧的表现,

比如,葛优、陈佩斯,干脆光头,娱乐大家伙,

还有,律师们,不掉头发,人家都不爱请你,因为,都没掉头发!你,新来的吧,没接过案子吧?

头发,其实,人人掉,天天掉,

长在头上的时候,可以用来发型消费,发型审美,发型比酷,

特别是,一头飘逸的长发,披肩,再加上青春无敌或者明星闪光的脸,广告价值连城!是各种洗发水厂家的上上最爱。

可惜,头发一掉,就从青丝缠绵,掉价成垃圾污染。

“耳鬓厮磨”,多好的成语啊,想一想,其中的温柔春色无边,

忽然,有一根痴情的头发,轻轻地,从她的耳边,滑进,他,的,衬衫。

他,他,他,一回家,

老婆关心地说:“亲爱的,今天会议怎么提前结束了?瞧,你这一头汗,赶快冲个澡!”

老婆习惯成自然,帮,他,脱下衬衫,

那根痴情的头发,

成了他,愚蠢的,证据,

接下来,

垃圾连续剧的观众们,就不用等我写了,该发生的,你们难道不知道吗?

谁在鸣?谁在听!
1690万网民中的一部分,也许只有一个e-mail的人的声音,在Internet上制造的一股一股的正义言论,在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到底能起多大作用?
人大代表们在线吗?
政府官员们上聊天室吗?
在PV和GC压迫下的.com社会新闻中,如果不是“强奸”,如果不是“精神病”,如果不是“轮奸”这样的字眼,炳叔是不会注意到在广州发生的,一位湖南少妇的悲剧的。
Internet可以在第一时间传播了张健登上海滩的成功,却只能在读过《南方周末》之后,讨论我们该怎么办?
没有自己采访权利的Internet,充其量是新闻交流中心,够不上舆论,谈不上监督。
锦上添花,马后炮,其实是Internet新闻天天的痛苦,是网站CEO们无法挣脱的困境。
不过,在虚幻的时候,灾难和悲剧更能使我们有真实的感受。
当你在国贸大厦五星级写字楼里,通过1个月费用上万的专线,在17寸彩显上,读到《发生在增城康宁医院的惨剧》,先生们女士们,是没有勇气假设,那如果是我的爱人或我!
Internet是那么冷冷地一页一页滚屏,你无力回天,只能敲敲键盘,在虚拟的法庭上,以良心的法官,宣判,他们通通死刑!
Internet上的愤怒,是遥远的,无法实现的,理想的,甚至幼稚的,但是真的,人的!
比较一下《北京晚报》讨论北京又撞死人的小公共汽车要不要取缔,要不要清出四环?Internet上关于广州公安机关悲剧的议论,是那样超越了地域,那样直接触及了事件的本质:
下意识的腐败普遍存在。
管小公共汽车的公司,管公司的局儿们,都关心奥迪是否降价去了。
悲剧发生的时候,我们都有不在现场的证明。
一万分之一概率被发现的错误,应该看到它的偶然性。
炳叔的百姓身份,也就网上跟帖了,明知,谁鸣谁放都可以,没人听,没有权的人听,在中国就只能是一阵阵,不知,为谁而鸣的丧钟了。
还是要说:
“Internet上还有没有听百姓说话的地方官?”
“市长们请在去工体之前,也上上网,去一个为百姓家言的网站”
因为,能说,已经是平衡了自己的良心,
因为,能说之后,才可能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