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7月16日
大学毕业后的那一年我整理磁盘,由于磁盘空间不够,就把一些在大学期间用到并保留下来的软件什么的刻录在光盘上。
今天我由于要给一个朋友修改一个 Flash 文件上的文字翻了好久终于找到那张光盘,这张光盘里面有Adobe 的Photoshop,Macromedia 公司的三剑客,如今他们果然是同一家了。^_^

一直用程序登录SOHU的passport呢,弄了一个下午还带一晚上,一直以为apache的httpclient在cookie处理上有bug呢,原来是SOHU的passport有判断客户端的类型,如果客户端不是已知的客户端比如IE,那么就报403错误,和没有登录的错误一样,我一直以为是cookie没有传递过去呢,用Winsocket Expert跟踪了一下IE的数据,然后感觉到是不是要在httpcliet上加一个“User-Agent” header,竟然忘了这个喳,加了之后果然搞定,COR。

坐在电脑前2天2夜,
不知道现在是不是白天,
抱着小黄狗,好可爱。

 

  不是“发烧级”,就别干这行

  软件开发这个行业容不得半点放松。有人就用“逆水行舟”来形容程序人的工作现状,这是因为软件的开发,无论是技术的更新、还是发展的速度都是非常快。你一定要不断地充实自己,学习新的技术,才有可能跟得上发展的趋势。有时候,可能有个技术你刚刚才掌握,它就已经落后了;技术要深挖,时间要缩短,每前进一步都必须付出很多的代价。

  也正因为如此,做一个程序人,“激情”是十分重要的。当记者问程序人应具有什么样的精神时,许多人都不约而同地用到了“狂热”这个词。在北大方正集团广州志海软件有限公司工作,本身也是程序人的曹国鹏先生说:“没有对这一行足够的热爱,就很难钻研下去,也就不会有什么发展。不是发烧级,就别干这行!”

  习惯了一个人寂寞

  寂寞并不只是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都不为人所知。作为程序人,编写一个新的程序往往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因此他们的大部份时间都是在计算机前,甚至睡觉时脑海里盘旋的都是一个接一个的程式。程序是他们整个生活的重心。

  写程序时他们“粘”在电脑前,程序写好了他们才“重见天日”,计算机前那一片狭小的区域便是他们全部的天地。因此,他们已习惯了和计算机的交流,甚于和人的交流,这也是为什么大多数程序人性格上都比较内向的原因。

  生活也有无奈

  采访中,记者发现一个很无奈的现象:作为程序人,他们编写出来的产品为公司带来了很大的效益,而他们本身所得到的报酬却并不是很多。大多程序人的待遇,在广州至多只算中上水平。

  虽然现在有的大公司已开始实行提成制度,让产品的销售和程序人的利益挂钩,但是在更多的公司里,程序人都只是拿着他们的那一份固定工资的。曹先生承认这有时会挫伤他们的工作积极性,因为无论你干好干坏,能得到的也只是那么多,而且这似乎也与他们所付出的劳动不符。许多程序人很希望这种现象能得到改变。

  路在何方辛苦的工作、不算高的报酬和为公司创造的效益产生了矛盾,如果说技术入股是解决这种矛盾的一个做法,但更多的程序人是跳出去自立门户,自己来充当管理者。单就写程式来说,曹先生认为一个程序人最骄傲的时候就是一个用户对你说“你的软件做得好”的时候。因此,他认为程序人要做得更好,就必须在做产品时更多地加入自己的思考,而不是像现在那样“只是按照要求写程序”。


我坐在不断旋转的指示灯前,手掌随着身体节奏性地晃动,疯狂的5,舞着双臂,我抓起小狗狂亲吻,我又赢了。


汞可以抑制黑色素……
然后就白癜风,寒……

公司搬家,从17楼搬到23楼,因此下午断网,我头很疼,晚上同事请客,我把自己喝晕了,还是头疼,妈的,头疼怎样才能好?

自从换了个新的工作环境,发现这里的工作环境和气氛远不如先前,也许是还没有挑战出现吧。耐心地等待吧看看吧。不过也许这破网络和这慢的跟老牛一样的电脑是给我挑战吧,怀念那1G的内存和超大的显示器的Linux,还有那优秀的网管和老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