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6月03日

广州乃至全国一天到晚嚷嚷着禁烟神马的,就是不见成效。

为毛?怕影响税收呗,装个样子罢了。你直接不让卖烟,还怕烟民起义啊?

当然了,直接禁卖可能会有副作用,有米国《禁酒令》的前车之鉴嘛。

但是再想想,国产奶粉咋卖不出去?

掺假啦!

所以呀,政府多鼓励一下商家卖假烟,工商不罚,公安不抓,这香烟保证和国产奶粉一样没人敢买。

这可是我亲身经历得出来的体验。

上半年因为干活跑腿的原因,经常得在一些老城区跑客户。

工作内容不值一提,无聊。

但意外收获有一个,烟瘾减轻不少。

原因很简单,在那些鸟地方,居然就买不到一包真烟。别的牌子我不知道,我只抽五叶神。在那一带身上没烟了只能熬着,真要手痒去买,甭管是士多还是超市买的,拆开一闻就知道上当了。

就这样,熬着熬着,烟瘾减轻了,毕竟尼古丁的戒断反应还是普通人可以忍受的。

要是全广州都学习这种只卖假烟不卖真烟的精神,烟瘾早就戒掉了。

只是,工作恐怕就更烦了。

没事儿干,上网随便找点片看。

翻到部《Ironclad》(铁甲衣),拿《大宪章》说事,和《罗宾汉》之类一样,继续鄙视约翰王。国王当到这份上也够悲催的,死多少年了还得在电影屏幕中继续被人骂。

片子一般,据说剧组差钱。

从镜头中就看得出来,守城的兵一个排不到,连个投石机都是临时赶制的。攻城一边全是丹麦请来的斧头帮。混战一圈后斧头帮的老大还被人给砍了。

砍斧头帮老大的就是主角,一个不想在圣殿骑士团混了的家伙。老套路,赶在剧终前打赢了架,泡上了妞。

这部片唯一留下比较深刻印象的是幽默的字幕,就是下面这幅截图:

在商量对付国王时,主角对着大伙飙拉丁文,按照一般字幕翻译的惯例,或者是按照上下文给点解释,或者不翻译,直接了当写上“拉丁文”之类。

配字幕的这位牛人却在字幕中来了一句“说外国话,大伙儿都惊呆了”。

可能平时也是看不惯满口跑洋文的二鬼子吧,我瞎猜的。

2012年05月26日

《豪斯医生》终于收工了!

前几天看完最后一集和特别集之后,感觉精神有点空虚,毕竟是追了五六年的剧了。

今年的工作异乎寻常的让人厌烦,好几个月都懒得访问自己的blog了,现在爱看的几部剧集都收工了,这个夏天不好过啊。

《豪斯医生》最后一集末尾的插曲是Enjoy Yourself。好吧,不去想这么多,这个周末,暂且enjoy myself吧。

这首歌的原唱MP3还真他M的难找,google一圈都是收费网站。只好上emule慢慢下了几个小时才下完2M多的文件。

Louis Prima & Keely Smith – Enjoy Yourself (It’s Later Than You Think)
You’re gonna take that two-week trip
No matter come what may.
But every year you put it off
you just can’t get away.
Next year, for sure, you’ll hit the road,
You’ll really get around;
But how far can you travel
When you’re six feet underground?

Enjoy yourself, it’s later than you think.
Enjoy yourself, while you’re still in the pink.
The years go by, as quickly a as wink.
Enjoy yourself, Enjoy yourself
It’s later than you think.

You never go to nightclubs and
You just don’t can dance
You don’t have time for silly things,
Like moonlight and romance
You only think of dollar bills that needly in a stag
But when you kiss a dollar bill
It doesn’t kiss you back

Enjoy yourself, it’s later than you think.
Enjoy yourself, while you’re still in the pink.
The years go by, as quickly as wink.
Enjoy yourself, Enjoy yourself
It’s later than you think.

Lou love the sun, very much
You like it even it
You want a gugutsel
You’re afraid it’ll break your teeth
You always think you made by off more than
You can chew
Don’t be afraid you won’t have teeth
When you reach 92.

Enjoy yourself, it’s later than you think.
Enjoy yourself, while you’re still in the pink.
The years go by, as quickly as wink.
Enjoy yourself, Enjoy yourself
It’s later than you think.

Enjoy yourself!
Don’t be a fool!

2012年04月01日

上周末背着丫头逛街,顺便逛逛几家电器卖场,让丫头玩玩商家摆出来的平板样机。

玩了一圈,要回家了。

从国美出来的时候,无意中发现摆在柜台上得Acer A500标价只有1999元。记得前几天在卓越上看到还是2699的,一下子便宜这么多吗?

原先是想等Xoom降下来的,看来也不可能降到2000以下。

问了问卖场伙计这价格是样机的还是新机。

伙计说要进新型号了,所以A500清货,是新机的价格。

试了试样机觉得挺合口味的,反正一直都想弄部平板玩玩,头脑一热当场都买了一台。

玩了一个星期,每天装这装那的,刷了几次固件,最后还是恢复官方3.2.1版本,配了皮套,又找了一副USB键盘敲字,种种折腾。

丫头现在也不玩捕鱼达人了,天天和Tom猫和Ben狗聊天玩。不过按照老婆的规定,每次只能给丫头玩10分钟,说这玩意用久了影响小孩视力。

不管科学依据怎样吧,这个规定的确很好。看着小家伙的手指头把屏幕戳得咚咚响,就算是便宜平板也会有点心疼。

暂时先不忙着刷ICS,据说Acer到了4月中旬自然会升级A500的,等升级后再去玩Root吧。

2012年01月20日

闲来无事,看了几则新闻:

《内地游客在香港地铁进食引发争执事件》
《内地父亲称被香港医院歧视大打出手引热议》
《曾荫权:主动打击无预约非本地孕妇闯关入境》
《内地孕妇赴香港产子遭游行》

很为大陆内地的人民和香港人民感到骄傲。

内地人花钱自费去香港去学习提高个人素质

香港人很热情的帮内地人矫正坏习惯,对内地人看得比自己乡下亲戚还要亲。

看得我都热泪盈眶了。

广州离香港也不远,但我从来没有打算去。

装13在那儿都能学,不用再去进修了。

快放假了,和公司领导讨论来年工作安排。

不知怎么就扯到薪水方面去了。

领导说前两月我休假不愿去外地分公司,老板不高兴,所以他帮我申请加工资没加成。

我很感谢领导。

我干活是为了养家糊口,身体不行了自然要休养。老板不开心也能理解,但我不能为了让他开心就不顾老婆孩子。

领导还在帮我想加薪的办法,建议我把原先不愿意揽的一个项目接下来,这样好申请加薪。

我突然感觉有点不公平了,另外有个同事,什么特别的事情都没做,只是将竞争对手要挖他的事放风出来,老板就立马给他加薪。

我前阵出差也有点业绩,但为什么非得继续证明自己才能加?

领导也不高兴了,说这是市场价值决定的,那谁谁怎么不来挖你?

于是告诉他这几年都有谁来打过我的主意,我没搭理也不是什么忠心,不过是不想离开广州而已。

没听我说起过?我只是觉得在公司讲这个很无聊罢了,假清高的毛病改不掉。

爱信不信吧,就当是我编故事好了。

还是很高兴今天又学到一点理论知识:员工价值不在于能力或对公司贡献,而是由市场价值决定。

看来应该学点经济常识啊,不要只顾打杂。

几年春节没回过老家了,不参加春运,对一个流动人口来说,是很无组织无纪律的事情。

所以今年想回去看看。

前几天打电话试一下能不能订到票,没想到居然一打就通,一订就有。

跑去火车站取票,居然也是立等可取。

靠,春运第一幕改剧本了?

十年来买票时间最短的一回,总感觉假得很。

回家登陆12306查查到底是不是票源充足。

继续居然。。。

居然一次性登录进去,没发生网上流传的极难登录的事情。

我订的那趟车居然没票了,离电话订票才两个多小时而已。

不过好运气可能到头了。

刚才看了看天气网,我回去那天,北方可能有雪,这也是多年参加春季运动会第一次冒雪回去。

看来真TMD到了2012,什么都是反着来的。

2011年12月23日

今天冬至,难得早点下班,北京二号线却不让进人了,干脆点根烟出去遛弯,一路逛回酒店,晚上的北京,街道真冷清

逛了一个多小时才逛回酒店,却找不到房卡。只好又跑下楼找伙计领了张新的,开门一看,原来早上走的时候忘记带了。

进屋了上网看新闻,知道今天坐不成地铁的原因了,偏偏今天倒霉跑去复兴门坐车,正赶上了。

—————————————

中广网北京12月22日消息(记者李文蕊)记者刚刚从北京地铁了解到,今天(22日)晚上18点11分至19点12分,北京地铁1号线五棵松至万寿路区间信号发生故障,致使途径该区域的上下行列车采取站间闭塞方式运行,运行模式降低后列车通过能力下降,间隔加大。一号线临近车站部分列车晚点。

此间北京地铁公司迅速采取应急措施,二号线复兴门站采取限流措施,放慢换乘速度。

2011年12月01日

七八月太忙太累,还得到处出差,从九月份开始,回家歇了两个月,十一月才上班。

上了没几天,又跑来北京出差。白天干活,晚上加班。

从来没来过北京,甚至都没想过来北京。对东西南北完全没概念。

周末为了买剃须膏,到处找超市,居然从酒店走出去好几里路也看不到一家超市,烦乱之中钻进地铁站,看了半天地图,最后选定去王府井碰碰运气,总算找到一家屈臣氏买到了。

不过,看地图时发现自己住的西直门到天安门很方便,坐几站地铁就能到。突然想起来既然都到北京了,干脆去看看升旗好了。

第二天睡到八点半才醒,不要说看升旗,上班都差点迟到。

第三天起了个早床,六点出门,从天安门西地铁站出来,黑乎乎的看不清楚方向,凭感觉往前乱走,看到一群三三两两站得跟雕像似的武警,就知道自己没走错路了。

拐了个大弯到广场西侧,过了安检后便进入广场,那儿人多往那儿走。果然便看到天安门城楼和广场上的旗杆。

当天升旗时间是7:14,我到的时候是6:30,广场靠近城楼的方向已经站了三四排的人了,被一排栏杆隔着,栏杆另一侧站着几个表情严肃的武警战士。

我还在愁人多的时候,还听到旁边聊天的人说今天人怎么这么少。

本来挑了个好位置,前面人个头都不高,还正好对着旗杆。但过了一会儿,被一群“小红帽”给挤开了,不知道是哪儿来的旅游团,个个嗓门大的惊人,旁若无人的挤来挤去,忽一下又散开了,可能是去找更佳的位置。

等了大半个小时,天色已经放亮了,终于看到国旗班整整齐齐的从城门中列队行进到广场,挤在前面的人刷一下全部举起相机手机,把我挡着什么都看不见了。无奈只好也举起手机让它代我观看升旗。

奏响三次义勇军进行曲后,五星红旗升到旗杆顶端,人们开始热烈的鼓掌。远远的看着国旗班又列队整齐的回到天安门城楼内。

看升旗的人群还聚集了好一会才散开。

一看手机时间,才七点半,这么早去上班就太对不起先烈们为咱争取的八小时工作制了。

便在广场上闲逛,看人家放风筝玩。周围几支旅行团的人们带着各自颜色的小帽子,排着队在广场上跟着导游走来走去,好像在搞大阅兵一样。真想对他们大喊一声: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

人民英雄纪念碑被栏杆围着,没法走近细看小时课本中介绍的浮雕和碑文。想偷翻过去看,突然看到居然还有个小武警正笔直的站在纪念碑下方,只好作罢了。

刚打消这个念头,就看到一个老太太为了抄近路,钻过栏杆,颤巍巍的往另一侧跑,后面追着一个黑大衣。老太太跑了没两步就被武警拦住给劝回去了,老太太一脸讪笑往回走,黑大衣跟在后面好像在说什么。

估计家里老头子和老娘应该起床了,便打了个电话过去告诉他们我在天安门闲逛呢。老娘是老党员了,马上就问有没有去毛主席纪念堂。便告诉她正在等纪念堂开门呢。

挂电话后看看时间,快八点了,便赶紧过去毛主席纪念堂瞻仰一下,多年的夙愿了。

纪念堂门外已经排了好长的队伍,刚去排队,便被一个黑大衣拦住,叫先去把背包存了。

花了10块钱存完包,队伍又长了好多,早知道看完升国旗就该去存包的。

排了三十多分钟队才进入纪念堂,里面灯光很暗,气氛凝重,刚刚排队时还在闲聊的几个游人马上就安静了下来。献了一枝花后匆匆瞻仰了一下毛主席的遗容,老人家躺在水晶棺内神情安详,仿佛正在睡觉一样。

这里不让多逗留,马上就跟着前面队伍出去了。

从纪念堂出来,已经8:40多了,赶紧取了背包往地铁站赶,不过还是迟了10分钟才到上班的地方。

忍着瞌睡开了一天会,晚上回酒店倒床上便睡着了。

还得在北京呆一段时间,等周末有空再去到处看看吧。

2011年09月23日

晚上似乎有些感冒,周身不自在,于是中断学习计划,看些闲书。

看的是丰子恺的随笔集,其中一篇《记音乐研究会中所见之二》里面引用了一首英文小诗:

What is in your heart let no one know;

When your friend becomes your foe,

Then will the world your secret know.

很浅显,我的半吊子E文水平也能看明白。

但是,“知道”某个道理和“懂”某个道理是两码事。

所以我也并不很清楚我到底看懂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