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5月24日

    2005年的下半年,一直在玩这个游戏。按照女朋友的回忆,我和她的吵架,大部分是因为这个游戏。来芝加哥之后,因为宾馆网速和时间的原因,一直不能参加raid活动,我的装备也由服务器最好的猎人,沦为平庸。偶尔上去打钱,但已经彻底感到无聊了。
    有一天,我实在无聊,于是问一个和我做了大半年生意(游戏中)的朋友,要不要买我的号,他说他已经买了很多号了,便宜就买。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以不可思议的低价卖给了他。告诉他密码的一刹那,我愣住了,就这样把自己大半年的心血卖掉了?

    后来告诉了女友,连她都觉得不可思议和不舍得,说想起那时候在铁炉堡扔雪球玩,还是挺有意思的。而且,我也不能再“打点“我的生意了。下面是两篇以前写过的文章,全当留作纪念。

我对装备的态度【作者:bonycamel】


每次看到出了一个好装备,都会有人吵架,越看越烦,我就想说说自己对装备的态度,当然,肯定有很多人是不能认同的。

我从开始练级的时候是没什么装备概念的,不怕大家笑话,我50级才学的长柄,60了一段时间后,才学的斧子,所以错过了很多装备。印象比较深的是去stsm,连续出密林战斧和斩骨手斧,因为没学斧子,我也不知道那就该是猎人拿的,都放弃了。

我加入神秘空间后,因为副本去的比较多,人品(运气)也比较好,所以套装衣服,裤子都早早到手,大约有5件驭兽了,但头,肩膀,手套,一直没有去刷,通令
出的骨膜护肩用到现在,石像鬼手套也是前两天刚换的。我也不知道厄运是爆击猎人的好地方,只是有一次和会里的人去杀王子,连续获得了密林头盔和扭木腰带。
就觉得仿佛捡到了宝。

我刚加入风中的时候,觉得自己的装备看起来最寒碜的就是手套,于是和天空,恩斯,拳脚相约,出了手套就给我。可怜的是,就见过一次,而且那时候负分了,天
空也没有,我就坚决让他拿了。他后来不停的m我,说觉得还是应该我拿,然则那东西本就应该他拿,况且,即使别人拿错,只要不是恶意的,我也不会计较的。

我离开神秘,雷震九天是很失望的。他也相信我不是为了混装备来风中的,并希望我积累一些经验,就会神秘帮助发展。但我的命运,似乎是从那天拿到黑龙肉开始
改变的……那天死的人太多,水水队长分配不能分到恩斯和天空,当时我也说我不要,因为我刚攒够40分,想可以开始拿巨兽了(短视啊,脸红),听说猎人史诗
任务很难,我才不想去尝试呢。但很多人马上m我,叫我拿,这也是很让我感动的,看来我来的日子虽然短,人缘还是不错的。也是从那时起,我就明白我在wow
是和风中紧密相连的了,不能再离开了。第2天顺利拿到叶子,花了一个星期把任务做了,大大提升了自己的技术和对猎人的理解。接下来的日子可以用峰回路转来
形容,因为那时候猎人少,天空和恩斯的装备也差不多了,他们就几乎都让我拿,还有两件t2,头和腿,他们因为都有t1了,所以也都让给了我拿,我就成了负
分大户,直到最近bwl赶上几次fd,才变成了正分。

装备在wow中,其实是面子。真正要做个好的dps或者治疗,一两件装备根本影响不了什么,主要靠自己的水平和努力程度。我想用自己的亲身体会告诉大家,
只要在风中好好参加活动,平时多和会里的会员交流,互相帮助,装备总是会有的。我记得第一次和恩斯聊天,我们两人就不约而同的表达了这个观点。

纵观全文,仿佛什么都没讲,让大家见笑了。

 
写写在wow中帮助过我的人【作者:bonycamel】


从5月初开始玩wow,虽然投入的时间不少,但一直在精神上不是很投入,对好多东西不是很计较,研究的也不多,所以可能是‘8月份才60的。

众所周知,老2是我的同事,他练的是最受欢迎的牧师,所以我的大部分副本机会,都是他给我创造的。在这里,我想写得不是他,而是那些在游戏中邂逅,认识的朋友。

印象最深的是“影族爆米花”,她到60后用的是“影族气球”,我想会里有些人可能对她有印象吧。那时为了深水炸弹的事情,她和会里的官员吵架,后来影族集
体退会。我和她是在20多级的时候认识的,30级时一起去了黑暗深渊。印象最深的是在40级,我没钱买马,老2也是个穷鬼,她得知后,倾囊相助,让我拥有
了自己的第一匹马。后来因为放假等事情,她上的也越来越少,我加入风中后,她一直游说我去“影族风险投资公司”,但我不看好那个公会,而且对深水炸弹的行
为毕竟是有些鄙夷的。我拿到史诗弓时给她看,她并没有为我感到高兴,可能是对风中的积怨太深。直到有一天,收到她的信,说自己不玩了。我感到很失落,可能
别的玩过其他网游的人觉得很正常,但wow毕竟是我玩的第一个,可能也是唯一一个网游。

另一个现在还在,就是“好运常在”。我是在51级在西瘟疫遇到他的。那时我的级别刚够到西瘟疫,不小心add了怪,被一群亡灵追杀,他骑马经过,帮我杀死
了那些怪,还给我做了很多面包和水。后来和他的联系就很多,他经常给我免费副魔,并给了我很多其他帮助,让我有信心向60进发。第一次去3大副本,也是他
帮我说服其他人带56级的我去的stsm,拿到了我的第一件套装,驭兽者护腕。后来有一段时间看不到他,以为他不玩了。但在最近他加入了我们公会,而且是
本人,我真的感到很高兴。

我在60之前,从不打怪,做任务也很懒散,所以升级非常慢。到了56,老2早就60了,加入风中开始mc之旅了。我在去了stsm的第二天,遇到了兰九
(本服务器某个著名的女生),改变了我在wow世界的态度。那天晚上,我继续在西瘟疫游荡,看到有人说组通灵,我就说能带我去吗?加入后,里面有兰九。因
为表现尚可,而且和她聊了几句,忽然她说,我挺喜欢你的,你加入我们公会吧。我虽然觉得受宠若惊,但当时刚换公会,马上换,感觉不好,所以不答应。她马上
嗔怒道,我要主动加你,是多大的面子,你还不答应?我想,反正新加入的那个公会看着也不行,那就加吧。就此加入了第一个像样的公会,神秘空间。在神秘的日
子一直很快乐,雷震九天,逍遥,特兰奇亚,狼等官员和主力都对我照顾有加,几乎天天副本,我很快升到了60。然而,公会的矛盾也越来越突出,没有足够的人
下mc,新加进来的人无论水平还是人品都不一定让人放心,以前大家庭式的温暖没有了。终于,在一次10人stsm灭团n次后(平时都是5人刷的,而且带一
两个非主力都可以),我退公会了。

那时候风中已经推倒了mc老9,老2也一直在叫我来风中,说缺猎人。我来后,逐渐能够参加mc活动了,然后是刷火抗,过rag,直到现在已经见到黑龙王子了。

在风中有喜有悲,也不多说了,免得又起争执:)

发这些只是为了怀念,这大半年的日子,工作,生活都平平淡淡,但wow给了我们绚烂!

2006年05月23日

今日下午要帮韩磊办件事,坐车去中国矿大北京校区。下了车刚走几步,就有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大
爷和我说话。通常我是不理会的,因为我认为这些一般都是骗钱之类的。不过看着不象,于是放缓脚步听他说什么。他说他要去北京西站,问我怎么走。又说儿子病
了,过来看他,现在回家,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了,打算爬火车回去。肚子非常饿,希望我能买点东西给他吃。他不要钱的,他不是向我要钱。(原话如此,比较没有
条理性,而且说的方言我也有点听不懂。)我迟疑了一下,说好吧。于是环顾四周,看有没有什么小店,打算买个面包之类的给他。看到有一个“上海老城隍庙小
吃”,我知道这里面肯定有包子的,便问他,给你买几个包子好吗?他说好,于是我就去买了,嘱咐服务员把包子给他,就去中国矿大了。他连声道谢,也没提任何
钱的事情。

我走在路上,觉得挺心酸的,这就是中国的纯朴的农民!!他手里一分钱都没有,怎么到西站,怎么回去(爬车我倒是相信的,而且觉
得完全可行)?路上饿了怎么办?于是打定主意,等会再看到他一定要给他个十块二十块的让他在路上买点吃的。办完事,回到公交车站坐车,果然在路边看到他,
刚从一个店里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矿泉水瓶子,里面灌了茶水。他说他向那店里要的,并又一次千恩万谢,说要走去西站坐车了。说着就向我告别,还说我的恩情永
世难忘(汗!)。我叫住他,打开钱包,一看只有50和100的,于是对他说,我给你些钱吧,不过先要去换开钱,你拿了50的也不好坐车。他不好意思的说,
不用,走到了火车站,爬上了车就能回去了,家在山东,也不是太远。我说,你跟着我,然后去了一家小饭店,把钱换开了,自己留了几块钱坐车,把剩下的40多
块钱都给了他。我总觉得自己做的还不够,没帮他一起去找去西站的车,更没有给他买回去的车票,但看他的样子,应该能回去。祝福他安全到家!

    本人体壮如牛,一般人皆以为我身体健康之至,然则吾从生人至今,经历过几次生死关头,小病亦不断,呜呼哀哉!
    我出生六个小时,就受到感染,于是送去急救。血管太小,不能插针,只能插在头上。吾之天才与精神异常,盖源于此乎?幼年好动,父母以为是多动症,送去检查。然则智商过高,非多动症之症状。于是又被认为是梵高之流的人物,怕脱离群众甚远,于是装平庸,结果真的变得很平庸了。
    小学一二年级有哮喘,三年级欲加入篮球队,遭到父母奶奶的强烈反对。可是因为有一个同名同姓的同学也在篮球队,我的同学还以为是我,于是拉上我一起去训练。由是开始了打篮球的生涯。五年级时不小心摔断了手臂,有了一次“刻骨铭心”的疼痛的记忆。
    初中居然没有什么大病,高一上学期,在篮球场上踢足球,却把半颗门牙摔断。高中时,鼻炎已经有症状,但并未在意。大一时,掏耳朵用力过大,造成急性中耳炎。打了好多天针才痊愈,我的飞来横祸还真多,怎么没有飞来横财?
    大
三时经历了最大的一场灾难——鼻息肉手术。各级专家皆认为我是癌症,因为症状不同一般,我居然满不在乎。可是化验结果偏偏没问题,于是做普通的手术,然后
出院。其间所受之痛苦,不堪回首!后来我查原因,可能是吃了几片退烧药所致,上面写着“鼻炎患者慎服,有较强之副作用”。

到大家都在写回忆2003,虽然也很想写,可是这一年的变化实在太大,有些事情简直不敢纪录,所以就写写曾经的生活中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篮球。

现在来了北京后没有了合适的篮球伙伴,而且积累的膝伤有点开始爆发,以后可能不太会打篮球了。我的“篮球生涯”,差不多走到了尽头,在这个时候记录一下,也是必要的。

我是从小学三年级开始篮球训练的,学校里的校队,还比较正规,记得是在乒乓台上拍篮球,还有对着墙拍,都是训练球性的,打下了不错的基础。有生以来
第一场篮球赛是在三年级的时候,我们班对别的班,那时我不算班里最强的,但最后的比分6-2(仿佛足球似的),我得了4分,还算一个不错的开始。

小学大概只训练了一年,后来就不再去参加训练,不过平时玩的还是比较多的。初中时,学校不重视这个,所以也没多少提高。但我中午时常去家旁边的小学玩篮球,练习一下篮下技术,后来证明这个对我还是很有用的。

从高一开始,由于学校有篮球的传统,我又一次开始疯狂打篮球。那时候进校队就是大部分男孩子的梦想,篮球场上的人总是很满,我虽然小学时就打过,但
学校里最高水平的,一般是初中就是那个学校的,毕竟有过三年比较正规的训练。有一个我小学时候的同学S,就是其中之一,高一时就是校队的主力。他和我一个
班,另外还有一个初中和我同一个学校的,称他为L吧,我们构成了班队的主体。从一开始,我的灵气就体现得很充分,投篮很准,进攻能力很强。L由于以前没什
么基础,所以球性不怎么样,但他的防守,应该说也是天赋吧,防守篮板,盖帽非常强。我和他是最好的搭档。其实到高一下学期校队正式备战比赛时,我和L已经
有进校队的实力,已经比大部分替补球员强,但由于教练比较保守,我们还是没能在高一时就加入。暑假时,37度的高温对我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我们几乎每天
都打很长时间的篮球,还会训练自己的基本技能。

到了高二,我和L顺利进入校队。一开始,教练对我很欣赏,比赛的时候,通常在上半场一半时间让我上场,接着我就不会下场,比有些主力的上场时间还
多,我对此也很满意。这又一次体现了他的保守,他不会让我当主力,虽然我每场比赛得分都是最多的。记得打的第一次市比赛是在1998年5月29日,不是比
赛让我难忘,而是第一次见到了一个对我很重要的女孩子http://blog.codelphi.com/bonycamel/gallery/image/27.aspx,她也很喜欢看我打篮球,虽然,她一直只是我的普通朋友。高二时的决赛,我们拿了第二名,上半场时靠我的努力,以平局结束,但下半场,我连续犯规,只能下场,而对方实力的确比我们强,最后输了四分。

高三顺利升级为主力,但我不成熟的作风,让教练对我越来越不信任。市比赛的预选赛上,上半场我一分未得,还犯规了三次,都是比较无谓的。我们和一支
比我们差很多的队伍,在上半场打成平手。我在休息了几分钟后,对教练说,我调整好心态了,可以上场了。上场后,果然连进了几个球,拉开了和对方的差距,拿
下了比赛。不过那以后,教练对我更不信任,做了一个很让人惊讶的决定。我们市里的比赛有规定,可以把自己小组里的别的学校的球员招入自己球队,参加决赛阶
段的比赛。我们往年从来不干这个“丢自己脸”的事情,可那一年,招入了一个市里比较有名的球员,也是打小前锋的,很明显的就是对我这个位置的不放心。决赛
阶段的比赛,不仅让我打替补,甚至第六人也打不上,宁愿派上一些很差的高一高二的小弟弟。我在小组赛三场比赛中,起着无足轻重的作用。当时我非常的郁闷。
不过教练到了半决赛,就要和妻子去旅游了(比赛是在7月举行的,他为了我们的比赛,好几年没和妻子去学校组织的旅游活动了)。另外一个体育老师担任教练,
半决赛前他问我要不要首发,我说我习惯当第六人了,没关系。开赛后很不顺利,打不开局面,于是派上了我。我上场后,由于对手不很强,所以很轻松的得了不少
分,获得了胜利。决赛是去年的老对手,我们获得了增强(我和L在高二时其实就比另外两个主力强),对方实力有所减弱,所以我们发誓报仇。没想到的是,对方
的中锋得到了苏州知名教练的培训,已经比我们强很多了,我们最强的防守队员L,也很难防住他,最后不得不五次犯满下场。我发挥得还可以,但获胜的关键是我
们的队长,就是和我小学及高中的同班同学S,超水平发挥,终于拿下了比赛,我的高中篮球生涯,有了一个完满的句号!

我高中时打小前锋,投篮很准,每场球得很多分。这一方面是天赋,另一方面,我在三年中,都很认真的训练。尤其是高三,别的高三的球员都不去参加校队
训练,但我还是常要去,认真的练习投篮和组织进攻。虽然影响了学习,不过既然发生了,就不该后悔:)我的另一大特色是快攻,那时候由于L的超强防守,我的
防守任务就很轻,对方一投篮,我就开始准备前插,加上速度和技术不错,所以从来没有人能追上我。三步上篮也比较标准,就是晴子教樱木的“把球轻轻的放进
去”。我的不足就是心态上不够成熟,发挥有时不太稳定。所以教练到后来改变对我的看法,我虽然有点不服,但还是要承认这一点,而且我还是感激他的,他让我
获得了比较正规的训练。

进大学了,由于我高考的失败有很大一部分原因要归结于篮球。所以我一开始不想打篮球,平时也打得不多,可正式的比赛还是要去的。大一时军训后,系里就组织新生篮球赛http://blog.codelphi.com/bonycamel/gallery/image/20.aspx
我获得了“得分王”,奖到了一支钢笔,我把它送给了上文提到的那个女孩子,因为她是最支持我打篮球的人。我还被系队的队长看中,邀请加入了系队。这对大一
的学生来说,是比较难得的。可是由于我当时任班长,杂事很多,有点不想去打校比赛了。队服拿到手,看到是熟悉的9号(我这六年,只穿过9号),很是感动
(虽然他是无心的),还是去打了。这一年拿到了五名,应该是比较失望的,我们通常的目标是前四。

我以前是打小前锋的,但大学里班中打篮球的都是180以上的,没有人打后卫,我的组织能力尚可,而且经验最丰富,于是担起了组织后卫这个最重要的角
色。到了大二,新任的队长也还是对我比较信任的,我成为了主力组织后卫。我们队一路过关斩将,杀入四强。同在本部的物理系,却战绩很差,他们系的队长,主
力组织后卫,无奈的对我说,看来现在你才是“本部第一组织后卫”了,由此我经常自称这个封号,哈哈。但在半决赛的时候,我们的对手是历年的冠军,都是二级
运动员,队长认为对方篮板能力很强,我们需要加强,就去找了两个弹跳很好的人,让我打替补。我虽然不满,但也答应了。上半场士气高昂,竟然打成了平手。下
半场我问队长我能上了吗?他说再等一会儿,我就头也不回的走了。最后我们还是输了那场球,第二天的三四名决赛,我也没去。最后拿了第四名。其实如果我在的
话,我们很有可能会胜对方。虽然过了一段时间后,队长承认半决赛时不该把那两人叫过来,使我们队伍没有了攻击力。但我的举动太不成熟了,现在想来,还是很
愧疚的,而且失去了获得第三名的机会。

大三时我顺利当上了队长,因为能力和资历能跟我平等的,只有一个人,别人说他是弱智,我当然就是唯一合适的人选啦。小组赛第一场意外输掉了,我们失
去了进前四的机会(小组第一参加1-4名的争夺,小组第二参加5-8名的争夺,以此类推)。不过最后一场第五名的争夺,是我整个篮球生涯最成功的一场球。
对手是基础医学系,以前就是苏州医学院校队的班底,实力很强,队伍的组织很好。我们大学的时候,没有正规的训练,没有教练,是队长负责制的。不过在赛前,
我们就考察好了对方的各个位置的实力,对重点人员安排好了人盯防;也制订了比较好的战术。比赛中我们一直领先,但幅度很小,也有被追平的几次,非常惊险。
最后时刻,对方采取全场紧逼,从落后六分追到落后二分,但最终,我们保持了胜果。总结胜利原因,对方的内线很强,但两个后卫,个子都比较矮,没什么攻击
力,不象我这么高,还有很强的得分能力,我还盖了他们几个帽(我打这么多年也没盖过几个)。

大四时,按说我应该卸任队长,但下面的一届人,太没有出息,我指定的队长,打了一场,看到我们大四的几个会来帮他们打,就不来了,搞得好几次都差点
缺人。所以我基本还算是队长,呵呵。那一年的比赛也没当回事。不过我从大三开始,不象以前那样平时不打球了,也开始和同学一起打球了。但我的脾气不好,看
到水平比较差的人,如果素质也比较差,就会骂他们。我常不明白,我平时还算比较有修养的,但为什么在篮球场上,却控制不住自己?于是我在篮球场上名声也不
算太好,只有几个最强的人是最尊重我的,因为我的传球实在太好太稳定了,能大大提高他们的得分效率。我对整个比赛的驾驭能力,也是他们敬佩的。另外,我有
很强的得分能力,现在却退居幕后,大部分是给他们无私的传球,也是很受他们推崇的http://blog.codelphi.com/bonycamel/gallery/image/23.aspx

大学结束了,我的篮球生涯也差不多结束了。可是我怀念校园,也怀念和他们在一起的日子。由于大部分同学都留在苏州,我们常常会在周末回学校打球。这
时候,我的心已经是平静的,已不再那么争强好胜,能和他们一起打球,就是最大的快乐。谁知几个月后,这样的机会就没有了——我来到了北京。写下这些东西,
只是为了纪念自己的青春,不知为什么,已经泪流满面!

    来北京不知不觉已经快一年了,要描述我的心情,最常用的应该是“恍如隔世”。小学,中学,大学,在我的头脑中,仿佛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每
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人听到《童年》,都会比较有感触吧,那完全是自己小学生活的描述。我对这首歌还有一个特别的印象——我的两个好朋友谈恋爱,那
个女孩子喜欢唱这首歌,从初三开始,八年的感情,却也走到了尽头。我旁观了他们的悲欢离合,可是现在想来,是否在一起,也不那么重要,小时候在乎的事情,
长大后却可能一文不值。

    以前做过一个梦,一直想把他写下来,却没有机会。我梦见小时候下雨,奶奶给我送伞的情景。梦中感触良多,回忆着奶
奶慈祥的面容,自己却远离家乡,一年都看不到她几次。奶奶日渐衰老,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看不到了。我在外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在她眼里,永远只是个想着橱柜
里有没有零食的孩子。于是在梦中大哭,以至哭醒……

    这个梦是刚来北京没多久做的,可能是想家太甚的缘故。我每次看《天堂电影院》的最后部分,总会想起这个梦。男主人公离开小镇多年,成了一个大导演,却丢失了自己的爱情。每个男人真的要丢开自己看重的东西,去追求所谓的成功吗?

    不过,我回不去了。

    看了这个强文,对现代黑帮有了很多想法,所以想写出来,大家讨论一下。
    首 先,老大的女人真的碰不得吗?我看也未必。《甜蜜蜜》里面,张曼玉成了豹哥的女人,但豹哥一眼就看出张曼玉和黎明的旧情。后来豹哥出事,要去台湾跑路,张 曼玉去见的时候,他豪气万千的说,回去洗个澡,明天大街上到处都是男人,个个比我好。这才是黑帮老大洒脱的风范!所以虽然他粗鄙,张曼玉其实对他还是很有 感情的,可能比对黎明的,少不了多少。
    我们再来看一个极端的例子,《教父》。老教父是个非常重家庭的人,对妻子有很深的感情。很难想象这个妻子如果红杏出墙,老教父会如何报复。但是,这个是他的结发夫妻,对待她,教父是一个成熟负责的好男人,是一个没有黑社会气息的人,所以正常情况来说,她如何会红杏出墙呢?
中 国的黑帮老大,个个吃喝嫖赌,我想如老教父那样重情谊,有味道的男人不多吧。而且,一般来说,黑帮老大,就是如那个文中的人一样,一般有一定的产业,已经 成为小城里面的显赫人物。自己也具备和政府及其他公司打交道的能力,那么,我们作为职业经理人,能给黑帮带来什么别的帮助呢?
    黑帮老大一般都是靠 双拳起家,义气为重,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他们没有文化,所以有时很重视有文化的人。但文中的主人公,虽然明显是上过大学的,但从其见识谈吐来看,和没文化 的人无异。我已经说过,老大是见过世面的人,也会巩固和扩大自己的产业,所以,我们更多的,应该是作为独立咨询顾问,对老大的思想进行提升,以及策划如何 迅速做大做强。
    第一步,肯定是看《教父》,先给他树立一个遥不可及的光辉榜样。让他永远保持进取心和谦卑的心。
    接着,给他看《美国往事》、《枪火》、《盗火线》、《甜蜜蜜》、《疤面煞星》等大量和黑帮相关的影片,以正反面的例子,巩固和确认黑帮中的潜规则,避免犯低级错误。
    在看过那么多优秀的电影后,老大的思想境界应该已经和以前打打杀杀或是只知道在娱乐城打麻将找小姐有了很大的不同,我们就可以进一步发展了。我是做网站的,所以我会给他讲企业信息化,别的人可能有不同的想法,而且这涉及到实际的东西了,我就不多说了。
    总之,现代黑帮面临着国际化和信息化的大趋势,只有努力求变,与时俱进,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很多人都看过《教父》的书或电影,尤其是电影,被绝大多数人认为是历史上最伟大的电影。我想从教父被枪击后三个人(圣提诺,汤姆,迈克)的不同表现,探讨一下他们的不同领导风格和能力。
    首先,我想说,他们三个人都有当黑帮老大的能力。大部分人都不喜欢圣提诺,觉得他太火爆,而且教父被枪击就是由他引起的。这一点上,可以看出他智力上的欠缺,他自始至终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如果没有这样特殊的情形和强劲的对手,通常情况来说,他跟着老教父耳濡目染,也有处理日常事务和一般危机的能力,还是可以胜任的。但是,这类黑社会老大,通常不会善终,因为头脑容易发热,不冷静,随时可能失手。
    刚才说了些题外话,我们回过头来分析三人的表现。圣提诺第一反应就是杀人,并且已经动手了,还大量雇佣了枪手,取得了表面上的优势。但这个优势,就如1944年的阿登反击,没有战略上的优势。汤姆由于和索隆索谈过,完全明白杀教父只是business,索隆索是因为发现汤姆和圣提诺愿意做毒品生意,才下手的。所以一再提醒圣提诺,这只是business,不要带入私人感情。我们不能说汤姆对教父感情浅,也不能说他胆小怕死,因为他是受过教育的人,而且是学法律的,他忠于教父,而且明白,忠于教父就是要对整个家族负责。和谈在一定意义上能够避免整个家族的危机。他就是如此冷静的人,但是,太冷静了,作为黑帮高层,思想就有局限性,可以保持少受损失,但减少了战略成果的获得。
    在圣提诺逐渐被汤姆说服,开始冷静下来的时候,一个伟大人物——迈克——横空出世了。他在第一次介入家族事务(也是被动的,一开始只是探望父亲)时,就表现出了极高的嗅觉和处理能力。他对警官的挑衅,并不是一时冲动,而是为了拖延时间,从这时起,他的天生黑帮老大的性格,一览无余。人性是很复杂的,他也上过大学,还当过兵,为国家服务过。他一直努力在抵制参与家族事务,可是,他生来就是黑帮的天才领袖,怎能浪费这样的才能?我已经说过了,圣提诺注定是要死于非命,二哥又愚蠢,汤姆限于血统原因,不能当老大,所以,迈克迟早是要成为老大的,这是命中注定的。
    当圣提诺冷静下来的时候,迈克抛出了他深思熟虑的方案:枪杀索隆索和警官。这是一般人都没有想过的,可是当他说完后,所有人都意识到,这是绝佳的一招。这让我想起了围棋,常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一般人都会按照“常识”下棋,忽略了最佳的点,但有人灵光闪现下出来后,所有懂棋的人都会由衷赞叹和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这就是一般领导人和天才领导人的区别。当然,仅有好主意是不够的,还要去部署每个步骤和实施。他们家族有很得力的大小头目(相当于中下级军官),保证了这一方案的成功。
    以后迈克还有很多出彩的演出,别人都认为他太冷血,但不这样,家族能够良好生存吗?这种冷血,和职场中的表现职业,我个人认为是一致的,只是付出的代价不同。

 

2006年05月18日

蔚蓝书店预订

China-pub预订


算是做个广告吧。


2006年05月16日

如图:

    每天都会去Keso的blog,其实我对google,baidu也不甚有兴趣,有时候,甚至觉得他的网摘更有意思。其中的文章都是他认为值得一读的,有很多的反面文章。所谓反面,只是反对keso,反对google而已。
    在我的印象中,Keso从来没有对于别人的反对意见作过明确的答复,只是,把他们的文字都收录进来,让我们都能看到。不得不说,如果没有Keso的网摘,这些文章,我,或者大多数其他人,是看不到的。
    我将Keso的这个举动,理解为40岁男人的宽容。霍炬一向对Keso的文章很推崇,常常和我说,40岁的思想和30岁的思想,绝对不一样。岁月的沉淀,比什么都重要。
    如果某人正好是40岁,那么他生于1966年,想想他经历了些什么!小学的时候,xx结束。然后是改革开放,经历了80年代初的喇叭裤,霹雳舞和文学青年。接着是那场惊心动魄的变故。他们那个年纪的人,上大专的就是佼佼者。90年代,是他们逐渐走向成功的年代。看了那么多,能不对某些事情淡然吗?
    在大部分人眼里,我还只是个小孩子,然而看着刚毕业的学生的那股向上的激情,我不得不承认,我已经不再年轻。回想去年浪费了大半年时间打wow,真是惭愧。但今年,一下子会经历两个大变化,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实现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理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