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2月08日

插老说他劝人莫去自杀,就用围棋中的“保留变化”说,今天有人来和我说他公司的事情,抱怨领导不公,自己干活多还要多承担责任,种种。

我的建议是,你可以用一下“试应手”。我问之,是不是你不重要,领导才如此对你苛刻,他说,我们部门的工作几乎都是我做的,如果我不做工作,那么领导的每周简报就没有内容了。

那么,领导既然如此对你,你为什么还要认真工作,还要忍气吞声?我所谓的试应手,就是和他吵一架,或者不好好工作一段时间,看领导是什么反应。

如果你真的那么重要,则领导断无请你走人之理。他就不得不接招,要不好言安抚,或者胡萝卜加大棒一起上。如果你不是你想象的那么重要,领导原本就欲除之而后快,那你就等着拿补偿金,欢欢喜喜过年吧。年后工作机会众多,想来以你的工作能力,你也不会失业太久。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无非就是博弈,要下好这个棋,不可能永远手软,也不可能招招强硬。管他是是非非,都淡然一笑,在死之前,冷笑一声,老子都经历过了,也不白活一遭,仅此而已。

2007年02月07日

今天早上为了追赶公交车,猛跑了几百米,虽然追上了,但是简直要喘不过来气了,甚是羞愧,这就是曾经10米速度和1500米速度都很快的我?

大部分朋友都知道,我打了很多年的篮球。从高中开始,我在球场上最得意的,就是速度。我的绝对速度并不快,但是快攻打得非常多,而且从来没有人追上过我。原因?应该是比别人早启动0.1秒造成的,10多米的距离,根本追不上。

虽然这个行为给我的膝盖造成了无法磨灭的损伤,可是我不后悔,因为它带给我的荣耀,成就感和虚荣心的满足,远远超过伤痛。

我最后一次风华正茂,大约发生在04年,也就是我刚到网校的第一年。那时候我在网校属于年轻一代,老总也比较喜欢我,我勇往直前,做很多的工作,也不怕犯错误。记得那年夏天的公司内部足球赛,我的速度和头球给所有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包办了我们队的两个入球,虽然我们队以2:3惜败,但是那天晚上,对方球队的队长,主动来给我敬酒。

可惜,工作时间长了,冲劲已经没有了,只剩下了小心翼翼和唯唯诺诺。年轻,这个词离我越来越远,我多想扔下一切,回到母校,和我以前的同学一起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