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4月17日

这是一个文字泛滥的年代,由于上网的人都可以写blog,所以,人们的文字宣泄欲得到了大大的满足。80年代的那些诗人和文学青年一定特别羡慕这个年代,因为无论写的多差,都会有人看。只要略有可读之处,就会有人追捧,至少,可以朋友间互捧。

 

我不善写文字,可是由于也算读过不少文学书和诗词歌赋,文字的好坏,我是分辨得出来的。李卫公(http://www.luanxiang.org)推荐我上牛博网,让我看到了一片新天地。

 

这片新天地里最耀眼的明星,无疑是冯唐。冯唐学的是和文学无关的事情,从事的工作也与文学毫无关系,可是,他的文字,那种铿锵和一气呵成,傲视当今中国文坛。我个人比较喜欢华丽而一气呵成的文字,例如《滕王阁序》。读冯唐的时候,往往会有相近的感觉。

 

《北京北京》的故事很自我。除了文字的快感外,书里面那种放浪形骸的不在乎,我也是特别喜欢的。书里面的性爱描写,并非如《寻秦记》那样为了吸引眼球,只是为了说明,这件事情和吃饭睡觉一样正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幻想方式,特定性需求,等等。这书太自我,状态性太强,所以成不了伟大的小说,只是,会有很多人喜欢,骨子里的喜欢。

地址:http://www.bullog.cn/blogs/fengtang/Default.aspx

《北京北京》,从1到20,已经连载完了。他的其他文章,也都值得一读。

2007年04月16日

虽然最后选择去了别的公司,我还是那么喜欢奇虎。我在奇虎经历了两轮面试,一共和五位奇虎的员工谈过,其中四位是技术。作为一个程序员,能和那些优秀的程序员交流,也是一种荣幸。

第一轮的面试,huyi和一个又高又帅的程序员面试我。惯常的问题,讲讲最近作过的比较好的项目。我把最近做的it.donews.com拿出来讲。huyi一次又一次的问我,想一想,这样做有什么优点和不足?关于Mysql数据库的集群,他不停深入的问我,包括策略方面和灾难恢复方面。huyi很内敛,看不出来他对我是否满意。涉及的东西很多,有程序开发思想,编码习惯,测试,等等。直到最后,我谈到windows的集群是灾难恢复集群,linux的集群可以采用多种策略,听他轻轻嘀咕,可以。然后开始问我工资的情况,我意识到,我离奇虎很近了。

这个时候才让我做题,我精神集中了一个多小时,全力表现。在以为差不多搞定的时候,还要做笔试,不免有些失落,答得也并不好。过了一会,huyi和liu zhengxing 出现了。这次是liu zhengxing(以下用L代替)唱主角,和我谈一些较抽象的技术,不拘泥于技术细节。虽然部分归咎于我当时太累了,表现不好,我还是不能否认,他看人很准,在他面前,我根本不能耍什么花枪。他的气质极好,那份淡定和从容,让人能感觉到经历过很多事情。慢慢的我了解到,他以前是在雅虎中国的,很明显,是跟随周鸿祎来到奇虎的。有这样的强人作为忠诚下属,可以想象周鸿祎的个人魅力。L的有些话,让我印象特别深刻,可能也会对我以后的工作有很大的影响。他很理解我不愿意在原来公司呆下去的原因,但是他也没有一味的说奇虎好,而是很客观的说,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优缺点,每个员工都会感到自己的公司有一些问题,关键在于自己。

大约一个星期后,接到复试的电话,然后又一次来到奇虎。先是一位Mr. Qiao面试。他也是某个技术部门的主管,也是谈比较抽象的技术,从各个方面了解我的情况。说到《Code Complete》这本书,他说Steve Mcconnell是他的偶像之一,我说,我的偶像是图灵。然后谈到编译原理,他问我是否还记得有限自动机,可惜我已经画不出来那东西了。他还谈到奇虎有很强的QA团队和网络安全团队,整个的开发流程极其正规。

原来并没有安排人事和我谈,但是Mr. Qiao考虑到我来一次也不容易,于是请人事mm来和我谈。人事mm很职业,也很漂亮。她从人事角度问了我很多问题,可能主要是从心理上和工作态度上进行考察。在结束前,还带我参观了奇虎整个办公室,包括食堂(三餐免费)和健身房。

我在奇虎还看到了不少plmm(number>5),这也是在以前的公司没有过的。我接触到的奇虎员工,个个素质都很高,也很职业,可能是不少人有外企经历的缘故。

很遗憾的是,最后我选择了去另外一家公司,可是我还是不能忘记奇虎那强大的技术环境。我只能祝福奇虎继续强大,有机会还能和那么多优秀的程序员共事。

2007年04月07日

前几天我和哥哥说,我想研究高加索地区的地图了。他问何故,我说,看了《静静的顿河》,想研究顿河哥萨克的活动范围,另外,让人心碎的斯大林格勒战役,也发生在那里。他说,那很简单呀,玩《钢铁雄心2》,用德国攻一次苏联,基本上就都明白了。

这个游戏还是我推荐给他的,是一个二战战略类的游戏,但是我只是用德国把法国和波兰打下来,就不玩了。他玩得还比较好,把莫斯科和斯大林格勒都打下来了。再想想我玩过的其他游戏,几乎都是上手很喜欢,但都不会太下功夫去玩。

《文明三》也是一部伟大的作品,我也很喜欢,只能打第二级的难度。我有一个朋友,绝对的游戏骨灰级玩家,玩每个游戏都是最高难度开始玩的。《文明三》可以打好几个最高难度。我和他一起玩《魔兽世界》,他在服务器里面被很多玩得很好的人公认为对牧师职业理解最好的人。而我呢,玩着最偷懒职业,猎人,曾经有一段时间,整天在铁炉堡无所事事。后来被他拉着去raid,因为猎人在raid中比较轻松,所以就那么混了几个月的装备。

一个玩游戏都爱偷懒的人,你还能指望他什么?

2007年04月06日

这个题目太大了,其实我只是想讲自己的一点小事情。

 

我是一个从小爱玩电子游戏的人。小时候经常跑到游戏厅去,那时候的游戏厅,空气混浊,我呼吸道原来

就不好,有一次我妈妈从游戏厅中将我叫出来,说我双颊绯红,喘着粗气,仿佛快要死过去了。后来到了

5年级,父母终于给我买了游戏机,于是我可以经常在家玩了。可惜那时候游戏卡带太贵,要100多元一盒

,所以我只有少量的几盒,偶尔过年什么的,会添置(有一次居然是母亲为了哄我哥哥拔牙而买了一盒)

。初中的时候,狂迷《霸王的大陆》,一个经典的三国游戏。我的眼睛,既不是看书,也不是学习而弄坏

的,只是因为有一个暑假天天玩《霸王的大陆》而变得近视的。

 

高二开始出现了电脑游戏,我又一次迷上了它。我的手比较慢,而且那时候没有太多的钱玩,所以,我不

怎么喜欢玩红警,我喜欢玩fifa98。那时候还在电脑房(以后晋升为网吧)玩《金庸群侠传》,可惜资质

太差,玩了很多个小时也没有太多的进展。多年之后,我又去把这个4m的游戏找到,照着攻略通了关,算

是圆了多年前的梦想。高三的时候,我一直玩《帝国时代》,玩得也极其一般,但放学后经常会去网吧玩

一会儿。

 

上大学后,终于有了足够的时间玩游戏,但那时候,注意力更多的集中在网络了,只会挑一些特别经典的

玩。玩《星际争霸》,是因为同宿舍有个同学玩得特别好,天天晚上听他说,自然也就会了。我还是喜欢

玩一些单机的游戏,尤其是rpg,有攻略,没有输赢。《天之痕》和《云和山的彼端》是两款完全超越《

仙剑》的游戏,让我玩得如痴如醉。我还玩一个外人看着很无聊的游戏,《冠军足球经理》。玩了好几个

版本,那时候对欧洲足球转会市场和规则特别清楚,不过后来也越来越懒,都让助理教练打比赛了。

唯一玩过的网络游戏,《魔兽世界》,占据了我05年中期到06年初,大半年的时间,另有文章。

http://blog.donews.com/bonycamel/archive/2006/05/24/882636.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