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5月29日

一般人不知道小今是谁,但如果03年还在mop游荡的人,应该记得145(ayawawa)和一大堆人的论战。其中讨伐檄文写得最漂亮的,当属“上大D楼101”(?存疑,记不清楚了,一般我们简称他为上大)。此ID来源于那段时间的某全国著名的偷拍事件,不细表。

 

此人2003年毕业于同济大学桥梁专业(据说是同济大学最牛逼的专业),因为非典的缘故,起初找工作遇到了一些困难,颇为惆怅,后来回到杭州,进了某桥梁设计院,从事本行。他的文章自信写实,斗争檄文冷静而逻辑性极强,让痛恨145的人拍手称快,145一派人将其视为眼中钉。

 

小今和我有很多共同的爱好,都喜欢捷克队,都喜欢罗西基,都喜欢当年的尤他爵士和斯托克顿。我难以望其项背的是他的才气。他年纪比我小,所以总是尊称我为“飞哥”,我不清楚自己是否有让他钦佩的地方。

 

我们的生活没有交集,也没有见过面,近两年在msn上都很少聊天。可我心底,一直把他看作我的好兄弟。有一个国庆,因为前后请了年假,所以久未上线。我国庆去了杭州玩,所以在msn上和他说,我前几日在杭州;他说,我久未见你上线,正在纳闷,看你上了msn,正想和你攀谈。淡淡的几句话,牵挂之情,了然其中。

 

他现在也写blog,http://superpavement.spaces.live.com/?owner=1  有些文章,还是那么才气逼人。

2007年05月08日

自从我信佛以来,戾气减少了很多,心境趋于平和,然而,每当想起一个人,还是恨不能“活拨其皮,生

啖其肉”。

那是高中时候的一段往事。高中时,学校里面有几大美女,其中排名第一的,姑且称她为Y。当时有一个

成绩很好但人品为人诟病的H,据说追过她,但是遭到其拒绝,我们无不心中称快,觉得Y颇有眼光。98年

4月份,我高二,正是《泰坦尼克》在中国公映的时刻,我虽然好几年没去电影院了,也约了同学一起去

看。看完电影出来,看到我的好友K和Y走在一起,原来K经过一段时间的“秘密活动”,已经追到了Y。我

当然为他感到高兴。

不幸也慢慢降临了,H因为妒嫉,所以去向班主任告发K和Y的恋情。高三放学的时候,我经常看到Y的班主

任在和Y谈话,Y总是在那里默默地流泪,让人痛心。可以想象,那时候她承受了父母,老师,同学多少的

压力。高三上学期的期末,数学会考,全年级唯一没有及格的人,就是Y。到下学期,她就退学了,据说

她已经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大家都感到很可惜。

紧接着高考,读大学,有一次我遇到K。他说Y在一个幼儿园里面当老师,也变胖了,日子过得不错。他想和Y继续,但是Y不愿意。“毕竟,她的生活恢复正常了”,他说。

可没过多久,噩耗传来了,Y自杀了。K说,虽然他见到尸体的时候已经是化过妆的,他还是觉得和平时很不一样。这句话让我脑中常常浮现一些可怕的东西。

在这件事情上,很多人都要负责,然而,绝大多数人是因为自己的道德理念而行动的,只有H,完全是因为自私和无耻。听说他考上了复旦的新闻系,毕业后,去了四大会计师事务所。我在Y去世后,心中就暗暗立下誓言,以后无论在什么场合看到H,我都要不顾一切的把他猛揍;如果他死得比我早,我一定去把他的坟刨了。H,你等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