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读阿乙的新作《吞食趾甲的人》,忽然明白了,为什么他与阿丁的文字如此吸引人。他们就是中国的卡夫卡,亨利米勒,甚至是陀思妥耶夫斯基啊!

很多人都喜爱读西方小说,我也不例外。可是无论翻译水平如何高超,如何信达雅,毕竟隔着一层翻译。当有人深悟西方小说之灵魂与技巧,再用他们的天才之笔写下地道的中国文字,中国事情,即使成就不是最高,对于我们中国读者来说,其精神之愉悦,也不会比读《变形记》等国外一流小说差。

阿乙与阿丁小说文字的洗练和驾驭能力,足以在现今的汉语写作者中进入佼佼者的行列。他们的文字才能和小说技巧都已经从西方一流作家中汲取了足够多的营养。与其说他们的小说阅读的快感来源于逼真的灰暗,不如说来源于对人性的穿透与关怀。虽然当今浮躁的社会廉价阅读更有市场,然后当“纯文学”到了一定的水准后,自然还有忠实的读者。

读过一个阿乙朋友写的评论,他对阿乙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认为他不该把自己局限于中国的加缪。其实作为一个阅读量极大的作家,不可能完全局限于一个风格中,尤其是他们天才的文字,即使土壤不是很好,自然会发展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欣闻阿丁的《腐食动物》在起点连载了,希望,网络能给纯文学再次带来一片热土。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