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1月09日

作为一个好赌之人,拉斯韦加斯就是绝对的圣地。最近看了一部PBS的纪录片,颇有意思,记录一二。

拉斯韦加斯本是西部探险路线及后来铁路铺设的交汇点,名字的由来,自然是西班牙相关的(就如San Francisco和Los Angeles)。

幼年的拉斯韦加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随着美国经济的大萧条,拉斯韦加斯也曾萎靡不振。直到距拉斯韦加斯45公里以西的胡佛大坝的兴建才给这座当时并不起眼的城镇带来了新的生机。大坝工地工人周末在山间工地上无所事事,便纷纷来到最近的城镇拉斯韦加斯赌博消遣。

所有美国人都称其为“Sin city(罪恶都市)”,因为在别的州不合法的行为,在拉斯韦加斯都是合法的(赌博,卖淫)。赌博卖淫之存在,皆在于人之天性,而拉斯韦加斯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将其经营得如此成功,却非一般政府或个人所能实现的。

如今的拉斯韦加斯,赌博卖淫不再是唯一的吸引力,漂亮的饭店建筑,舒适的度假酒店,各种美轮美奂的show,价廉物美的自助餐,让你不用花太多钱,就能度过一个愉快的周末。在拉斯韦加斯住店、吃饭、存车等多种服务,都比同类城市要便宜一半以上,饭店主要在赌场上赚游客的钱。赌场之经营原则,是不怕你赢钱,只怕你不玩。其原因,概在于“赌场优势”这一概念,我将另有专文叙述。

2009年01月08日

冬天很冷吗?那就去雅库茨克试试吧。在这个位于俄国西伯利亚纵深处的城市,“有点冷”是指零下50C°,以最快的速度冲向街角的商店也会被冻伤。

在零下五度的时候,寒冷使人神清气爽,戴一顶轻便的帽子和一条围巾就足够保暖。零下20度,鼻孔里的潮气会冻结起来,寒冷的空气迫使你不得不咳嗽。零下35 度,空气会使暴露在外的皮肤很快麻木,冻伤会成为永久的伤害。零下45度,你的眼镜会变得诡异起来:眼镜杆会粘在你的面颊上,如果你想把眼镜取下来,它会把脸上的肉一起撕下。

我知道这些事情是因为我刚到了雅库茨克,友善的当地人提醒我在户外不要戴眼镜。雅库茨克是位于遥远东西伯利亚的城市,有二十万人口,以传统的探险游戏和可以使人信服地声称是地球上最冷的城市而著称。在最寒冷的一月份,平均最高温度为零下40度。今天的气温是零下43 度,整个城市被一层令人窒息的毯子般的冰雾所覆盖,能见度只有10米。穿着毛皮大衣的本地人匆匆走过中心广场,那里装点着的冰冻的圣诞树还是从去年新年留下来的。广场上还有革命家列宁的雕像,他抬起一条手臂指向前方,对彻骨寒冷无动于衷。

两个星期前,雅库茨克上了报纸头条,原因是由于供暖管道爆裂,导致该市阿悌克和玛卡两个邻近村庄的暖气中断了几天,而当时的气温是零下50度。电视台拍摄紧接着发生的“大冷冻”,镜头显示人们在毯子的包裹下抱作一团,围坐在烧木头的烤炉前取暖,看起来着实有点好玩。所以我决定亲自前往雅库茨克,去探明在这个世界上最寒冷的地方人们是怎样设法生存下来,以及他们日常生活的种种。

我很快就发现在本地人的说法里,零下40度的天气被说成“冷但不是很冷。”有人告诉我去年11月特别暖和,因为气温没有降到零下25度以下。我在莫斯科住了四年,气温只有一次降到零下30度,那是在2006年的年初。在莫斯科,水银温度计从不降到一件质地良好而厚实冬大衣不能保护你的程度。所以,在雅库茨克初次出门探险之前,我决定穿上整箱的衣服以御寒。

我从脚上到头顶穿的是:一双棉袜、外套一双保暖袜;一双到脚踝的Gore-Tex牌靴子;一套保暖长内裤;一条牛仔裤;一件保暖内衣(这是一位不放心的家人送的礼物);一件长袖T恤;一件紧身高领羊绒衫;一件羊皮茄克;一件带垫衬和帽子的冬大衣;一双薄羊毛手套(这样我把外层手套脱下拍照的时候,手不会暴露在外);一双用羊毛和保温材料做的手套;一条羊毛围巾;一顶羊毛足球帽。

我像米其林轮胎广告中的人物那样从旅馆房间里走出来,旅馆的工业供暖系统已经使我出了一身汗。我想我已经准备好应付雅库茨克能带给我的一切。我故意跨出旅馆大门,哦,并不是那么怕人。我脸上暴露在外的小小椭圆形肌肤肯定接触了冷空气,但总的来说感觉良好,甚至不无愉悦。只要你穿对了衣物,我想,就不太要紧。

仅仅几分钟之内,冰冻的天气开始强有力地发威。最先遭难的是脸上暴露在外的皮肤,开始感觉到刺痛,然后在变麻木之前感受到尖锐物刺戳般的疼痛。这显然很危险,因为意味着面部皮肤的血液停止了流动。然后寒冷穿透双层手套开始来冻僵我的手指。

羊毛帽子和带垫衬的帽盖也对付不了零下43度的严寒,我的耳朵开始感到刺痛。接下来大腿开始感到寒冷。最后,我发现全身痛得厉害,只能退回到室内。看了一下表,我在室外的时间是13分钟。

在俄国,可以称得上很大、很远和很冷的地方有许多,但是在寒冷方面雅库茨克拔得头筹。哪怕是以西伯利亚的标准来看,它也是极端寒冷。雅库悌亚是这个地区的首府,该地区面积大于一百万平方英里,但是人口少于一百万。这儿很少有大城市,划分成像英国那样大的行政区,每个地区中心仅仅比一个村庄大一点。

本地人说,这里的湖泊和河流多得可以让每个居民分得一份;他们也喜欢炫耀这个地方有元素周期表上的每一种元素。根据当地的传说,造物主在分配财富和资源的时候在全世界飞行,但是当他来到雅库悌亚的时候,他的手被冻僵了,把手里所有的东西都掉下来了。

雅库茨克的遥远也很不一般。它与开莫斯科相隔六个时区,在两个世纪以前,从雅库茨克到莫斯科的旅程要超过三个月的时间。现在,乘坐不太舒服的图波列夫飞机只要6小时,但是来回机票价格高达500英镑,在一个月平均工资只有250英镑的国家,这是一笔巨款了。到雅库茨克没有铁路,其它的选择可以是在不封冻的几个月时间里,沿丽娜河乘船上溯1000英里,或者是走“白骨之路”。

这条路由古拉格岛的囚犯筑就,许多人在筑路过程中牺牲了性命。路程长达1200英里,通往太平洋港口马格丹。这条路只有在冬天河流封冻的时候才能够全部通行。(伊凡.麦克格力高和查理.鲍曼曾在天气较为温和的月份尝试通过,但是没有成功。这件事记载在摩托车探险纪录片“漫长旅途”里)。在这条路上行走的大部分是为遥远村落运送给养的卡车,在两个星期的旅途中,卡车的引擎从不熄火,而且都是搭伴行走。在几乎无人行走的路上抛锚差不多就等于死定了。

在雅库茨克本地,大多数汽车是从日本进口的二手车。很明显,这些日本汽车比拉达和其它传统的俄国汽车更耐寒。本地人一样习惯在离开汽车半个小时的情况下不关闭引擎,有人甚至在上班时整天让引擎开着,以防汽车冻坏,也可以使车里暖和一点。大量的废气排放使城里烟雾沉沉。

俄国人于1630年征服了这个地区,并在雅库茨克建立了小小的行政中心。土著的雅库茨克人属于突厥人的部属,有亚洲人的特征,所说的语言有很多喉音和牛吼般的元音,大多以驯鹿为生。他们没有经过很多抵抗就接受了俄国人的统治。就是在今天,土著的雅库茨克人还占当地人口中的40%,仍流利地使用土著的语言,尽管苏维埃时代的工业化和集体化使得他们中间很少还有人保持着游牧民族的生活方式了。

直到1917年俄国革命,雅库茨克一直是一个不重要的外省前哨地。在19世纪,雅库茨克像其它许多西伯利亚城镇一样被当作持不同政见者的流放地。和这个地方神秘吸引力和丰富自然资源并存的,是监狱的内涵给西伯利亚带来的严酷和悲惨的名声。这样的名声不仅为外国人知晓,也在俄国人中间流传,如一首写于1825年的诗歌所说:“害怕严冬,无边的冰雪,无人来访,这悲惨的地方,这流放者的大监狱。”甚至在今天,当我告诉莫斯科的朋友我将去雅库茨克,他们会朝我目瞪口呆,好像我告诉他们要去月球。

安东.契科夫在他1890年穿越西伯利亚的旅行中,描绘了羁留在此囚犯生活的悲惨图画。“他们失去了曾拥有的所有温暖,”契科夫这样描写他在西西伯利亚遇到的一群人,“他们生活中仅存的东西是伏特加和放荡女人,更多伏特加和更多放荡女人,他们已经不是人而是野兽。”

但是对许多西伯利亚流放者——包括列宁和斯大林——来说,他们在那儿的时间只是一个延长了的读书假期,尽管有点冷。雅库茨克地方报纸编辑弗拉基米尔.菲奥特洛夫说,“那时侯,人们认为把人流放到西伯利亚很残忍。但是当然,在经历了斯大林主义和古拉格之后,流放西伯利亚就显得是非常有人性的事情了。”

菲奥特洛夫喜欢沉思,他留着胡子,是俄罗斯族人。他在雅库茨克市中心的办公室里经营他的报纸,像城里其它建筑一样,办公室供暖很好。这张报纸由持不同政见者创办于1917年二月革命以前,在以后的90年中,已经改了九次名字,反映出了不同的政治气候。

雅库茨克地区隐藏着丰富的黄金和钻石矿藏,为此前苏维埃政府决定把雅库茨克作为地区主要中心。建设先驱起初是古拉格劳改营,后来成千上万志愿者来到这儿定居,他们或是向往冒险,或是受到高工资的诱惑,来到这冰天雪地建设社会主义。大公司阿辽沙垄断了俄罗斯的钻石生产,公司本部就在此地,该公司的粗钻产量占全世界产量的20%。

随着时间推移,雅库茨克已经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城市,有酒店、电影院、歌剧院、大学和披萨外送的服务,甚至还有了一个动物园。我也得知,非常人所能忍受的气温和冬天的迷雾只是当地坚强的居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当下莫斯科和雅库茨克都正在寒冷多雪的冬天。对英国人来说,他们不会把零下的温度挂上“西伯利亚”的标签,冷和更冷的区别似乎界线不是很清楚。但是莫斯科和雅库茨克这两个冰雪罩盖的城市竟然有40度的温差,就像英国最冷的冬天和西班牙南部七月炙热的炎夏相比。

尽管本地人可以不受干扰地忙他们自己的事情,孩子们欢笑着在中心广场玩雪人,我意识到自己必须要一辆暖和的出租车来继续我的探险了。刚才在户外的13分钟使我喘不过气来,咒天发誓般的浑身疼痛,脸上红得好像刚从西班牙阳光海岸回来。回到房间里,我瘫倒在床上缓一口气,过了半个小时身体才感觉恢复正常。最难受的事情发生在15分钟之后,当我双腿回复到正常体温后,从内里发出难忍的痉挛,而全身有一种钝痒的感觉。

本地人自然更擅长对付这样的恶劣气候。19世纪后期的英国旅行家亨利.赖斯德尓在穿越西伯利亚时曾经到过这儿,他说,“可以确信,雅库茨克是地球表面最寒冷的地方,然而本地人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寒冷。温度计的指针掉落到零下闻所未闻的温度,而雅库茨克的女人们光着臂膀,站在露天市场聊天打趣,像在温暖的春天一样开心。”

这些天已经看不见光着的臂膀了,但是本地人知道怎样来对付寒冷。市场上满是顽强的人们,他们兜售着冻鱼、猪肉和马心。妮莎是雅库茨克女人,她每天在鱼市场摊位上站八个小时。她说,“当然是冷,但是也习惯了,人可以习惯任何东西。”我问她,在这么低的气温下,每天站在外面是否会生病,她好像有点迷惑不解,说,“为什么会生病呢?我好得很呢。”

值得一提的是,一项由英国和俄国医生于90年代后期进行的研究发现,在冬天的月份里英国病患人数上升了,而雅库茨克却没有这种情况。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在冬天人们除非绝对必须轻易不到户外去,如果要去的话,也须穿上合适的衣物。

但是,仍然有难以理解的忍受限度问题。在零下50度,工人们仍在建筑工地工作(低于这个温度,金属就会变脆难以加工了),孩子们要到零下55度的气温才不上学。(尽管幼儿园在零下50度的时候就放假了)

几乎毫无例外,女人们从头到脚穿着毛皮,大多数是本地出产的。在这样的天气里,就不要太讲道德和环保了。娜塔莎是雅库茨克居民,她的运动外套是兔皮的,漂亮的帽子是北极狐皮的,帽子两边各有一条下垂的狐狸尾巴,顶端处打了一个结,看上去像两条辫子。她说,“我在电视上看到,欧洲有那么些神经病说穿毛皮不好,因为他们热爱动物。他们应该到西伯利亚来住两个月试试,看他们是不是还会为动物操心。在这儿穿毛皮是求生存,没有别的东西更比毛皮能保暖了。”

一件像样一点的毛皮大衣可以值几百到几千英镑,但似乎可以算是一种很好的投资,也是一种可以使用多年的衣物。本地版本的“凡愣克”也很流行,这是一种传统的俄国毛皮靴子,在整个俄国都很普遍。在这里“凡愣克”是用驯鹿皮做的,女式的毛皮靴子上常用彩色的小金属片来装饰。

在这样的条件下,传统的雅库食物总是物尽其用。在19世纪,赖斯德尓写道,“新娘向她的未婚夫献上喜爱的食物,那是水煮马头和马肉香肠。”日常的炊厨生活就更难引人食欲了,“他们用杉树、枞树和松树的里层树皮煮粥或烤面包,先将树皮切成小块,和牛奶以及干鱼混在一起。”

现在的食物要比以前的味道好一点了,尽管马肉仍是餐馆菜单上的主菜。在雅库茨克做一匹马一点也不好玩,在极度寒冷中长大到可以被屠宰,然后做成“薄片马驹排”或者“美味生马肝片”。

其它美味食物有卤汁鹿肉和半冰冻的生河鱼片。后者是一种雅库式的寿司,味道鲜美,可以做成很好的拼盘,在喝下一口伏特加后是很好的小食。而在喝下几口伏特加以后,小马驹片的味道似乎也不那么坏了。

瓦西里.伊尔拉里诺夫是当地大学雅库语言和文化系的负责人,我问他气候在当地民间风俗中起到怎样的作用。他说,“雅库人对自己周围的世界和大自然极为崇敬,因为他们知道自然的力量是多么强大,但是寒冷本身对我们的传统影响不大。不管怎样,这儿的寒冷因为没有风而并不可怕,在零下40度的时候我还是喜欢走着去上班。我喜欢这儿的天气,但是我想我住不惯有风的地方。”

以前当过记者的本地博客写手波乐.博加若夫说,“对我们来说,冬天像是工作日,而夏天则是周末。”但是夏天好像还不如冬天——短暂而湿热,有两三个星期气温高达30到35度。没有一栋房屋内装有空调,空中成群的蚊子飞舞。传说(也许不是真的)讲到有驯鹿因为空中的昆虫稠密到不能呼吸的地步而死去。

短暂的夏天也是人们作出巨大努力为冬天到来做好准备的时光。丽娜河在雅库茨克的河床宽度超过10英里,上下几百英里没有一座桥梁,所以河对面的村庄必须储备物资,以备在丽娜河已经断航,而冰封又没有厚到足以通行的时候使用。暖气管道需要检修,如果管道坏了,像年前在阿悌克和玛卡那两个村庄发生的那样,就会有送命的危险。整个雅库茨克地区都要经受严酷的寒冬,沿着“白骨之路” 下行几百英里就到了奥米雅空,是知名的“冷极”,就是在这里记录到了有人居住地区的最低温度——零下71.2度。

报纸编辑菲德若夫说,“在冷战年代,我们曾经这样开玩笑:如果西方想消灭我们,他们不需要扔原子弹,只要把暖气关上几个小时就可以了。”

这样的气候条件对建筑来说也是一场噩梦。雅库茨克是世界上建设在永久冻土上最大的城市——土壤在全年都保持冰冻。雅库茨克永久冻土研究所研究员马克.沙特斯说,“永久冻土带占地球陆地面积的15%,而占俄国国土面积的65%。其它国家都避免把城市建在永久冻土带上。”

不管地上温度是零上35度还是零下35度,在地下4米的地方,温度全年都是零下8度。沙特斯带我参观了研究所的地下实验室,他说,“地表上的温度每小时都在变化,但是在这里温度变化只有经过数百年上千年才能观察得到。”

在地坑里,冰晶在天花上结成了完美的几何块状。我很快就明白了为什么在永久冻土带上建筑房屋很困难。土壤是沙土和冰的混合体,像混凝土一样坚硬。但是边缘上的冰比较容易融化,留下粉末状的沙土。如果建筑物在这种条件下建造起来,从房屋中散发出的热量会使冰融化,从而毁坏基础的稳定性。

就是这个原因,雅库茨克的每一幢房屋都建造在地下的桩基上,桩基的深度会根据建筑物的大小而变化。沙特斯说,就是一桩小小的别墅,桩基就需要6到8米的深度,而像发电厂那样的大型建筑,桩基可以深入到地下25米。

有些西方学者认为把像雅库茨克这样的城市建立在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带,是很荒谬的一件事。布鲁金斯学会的克利夫.盖迪说,“假如你把西伯利亚与阿拉斯加以及加拿大北部的一些地方相比,那里一样有自然资源,但是没有过多的人口。”2003年,盖迪与人合写了一本名为“西伯利亚的诅咒”的书,书中提出俄国的辽阔疆土事实上是一个弱点,没有什么可以值得骄傲的地方。他说,“整个体制由于缺乏效率而步履蹒跚。俄国有石油财富,理论上可以使任何地方变得可以住人,问题是怎样把钱用得更加聪明一点。”

据这本书的作者估计,单单向西伯利亚城镇运送应急燃料一项每年就得花去3.5亿英镑。在这种自然条件下,与其在西伯利亚建立功能齐全的城市,还不如用飞机把人员运送进去来开采石油、天然气、镍矿石、黄金和钻石。如果苏联能够根据市场而不是宏大的意识形态来运作,像雅库茨克这样的城市永远没有建立的可能。今天的俄国实施一系列的项目来保持和恢复西伯利亚城市,盖迪指责俄国是19世纪意识形态的受害者,认为“除非有居民在那儿,否则你就没有占有领土。”、

但是大多数雅库茨克居民并不打算在近期迁居到任何地方——他们也不想去。对雅库族的人来说,这儿世世代代是他们的家乡,而那些苏维埃时代为金钱和冒险而来的移民也扎下了根。雅库悌亚日报的菲奥特洛夫说,“住在这儿固然很困难,但是人们在这儿出生,这儿是我们的家乡,你还能怎样呢?”

在机场,我们必须步行走向飞机,并在停机坪上呆上10分钟才能登机,我最后感受了雅库茨克的空气。当飞机在结冰的跑到上滑行准备起飞时,飞行员报告说莫斯科此时的温度是零下4度。我邻座的西伯利亚壮汉喝了一下彩,又喝了一口他带上飞机的威士忌说,“我们飞向炎热的热带啦!”

© 所有文章原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译文版权由译者所有。转载请注明译者和出处。合作请联系:beichen@yeeyan.com

2009年01月04日

在凋谢的当代中国文坛,出现了阿乙和阿丁两朵奇葩,我不由感激地想,谢谢god,我不用钻故纸堆,也不用受“资本主义腐蚀”了。

阿乙和阿丁的文风,时异时同,我和火炬在一开始,总琢磨他俩究竟是不是一个人。时间长了,还是能区分出他俩的差异的。

阿乙出身警察,所以小说着重叙事。与贾璋珂的电影有几分相似,不管你是否有那样的经历,不管你是否相信,他写的,就是在“伟大祖国”的某个角落默默发生的事情。最近的小说《小人》《巴赫》,莫不如是。

阿丁以前是个医生(麻醉师?),所以他的东西,更挠人心扉。读他的小说,常常会在耳边泛起交响曲,越来越响,直至头晕目眩,心脏也如被他的手术刀剖开,拉出丝丝琴弦,开始演奏。《腐蚀动物》如能出版,如能拍成电影,由20年前的葛优来演,何尝不是又一次嘎纳折桂?

新年伊始,祝愿他俩今年能写出更好的作品,不要被我党盯上,被折腾。

2008年12月29日

四一发了一篇《别他妈吹牛逼你悼念饭岛爱》,写得颇为有趣,下面有一个评论,却更真切。

 

我对饭岛爱是真有感情的,我看的第一部AV就是流传较广的《绝版饭岛爱》,那时候我刚上大学。片子开头是一个中年猥琐男扮演记者采访她,饭岛爱趴在床上懒洋洋的说:最近一直没有男朋友,得不到滋润,心情好郁闷哦。然后那傻逼中年猥琐男假装开导,最后就把裤子脱了。看到傻逼中年发胖猥琐男掏出那根薄码短阳跟美丽的古铜色肌肤的饭岛爱……刚上大一纯洁的我心都碎了!!!我操他妈的中年阳痿发胖猥琐男!!!

后来看过很多毛片,但基本上都是花了半个小时下载,快进30秒看完,立马删除。我对任何一个女优都没什么感情,也记不住名字,更不明白为什么很多人对武藤兰这种粗俗孟浪的女优感兴趣。除了香山圣多看过几眼之外,别的都忘了。但这部饭岛爱的AV整整大学四年不曾删过。毕业后,电脑搬回了家,为防止爹妈看见,用软件加密了,兀自不放心,又隐藏在N 层文件夹下面。我寻思我爸妈虽然都懂点电脑,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C:\WINDOWS\system32\%SystemDrive% \Documents and Settings\wanderlust\Application Data\Microsoft\SystemCertificates\My\Certificates下面把一个隐藏加密的文件找出来吧。后来每年过年回家还偷偷看一眼,每次我都寻思要不要让我弟弟也观摩一下,后来想想,还是等他中学毕业了再给他吧。去年家里买了个新电脑,我特意把硬盘拆下来保存了起来。这块硬盘就在我家的地下室静静的躺着,里面存着的,除了几十G的mp3,就只有这部饭岛爱的AV。

我迄今不能忘怀第一次看到饭岛爱那部AV的情景,那个冬天暖洋洋的阳光洒在空荡荡的宿舍里,我脸热的像烤红薯,头上简直都在冒蒸气,手心都是汗,裤裆那里就别说了,一块板砖放上去也掉不下来。真是震撼啊,之前18年的人生,真的没有看过这样的东西。现在偶尔再看毛片,唉,你要有什么生理反应,你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饭岛爱真的是一个不幸的女人,也很不容易。被父亲轻视,被男人欺骗,就这样度过了36年。看到她死的新闻,我就想起了那部《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跟她有着几乎同样的命运轨迹,亲情爱情都没有给过她多少慰藉,最后凄惨的死去了。在那部绝版饭岛爱里,我能看到她眉宇间轻微的抗拒和厌恶,后来她好像就没再拍过 AV。

谨以此回帖纪念大久保松惠小姐,她唤起了我对美好女性的向往——这绝非装逼。如果有来生,祝她幸福健康。

2008年11月21日

“我买的房子,产权证都办在别人名下,我还得反过来给他交房租?!搞不好他不经过我同意,还把我的房子抵押了贷款!”就在一年以前,7月14日,郑州已发生了近期屡发的“停运”。一张匿名告示开始出现在市内一些加气站——《给的哥的姐的一封信》。“众所周知:几十万元购台出租车,您又能拿出什么证明,说明这是您的私有财产?所以我们该觉醒了!……定于7月30日至8月3日为集体休息日,(不驾车)……”令主管部门始料未及的是:7月30日上午开始,出租车运营真的陷入了停顿。当时媒体报道:“街头到处是焦急等待出租车的市民和游客”。温家宝总理曾亲自过问。“7·30”之前,不满的气氛已经酝酿已久。 1990年代,同国内其他城市一样,郑州市的大街上遍布黄色“面的”,车主个体运营,有车就能上街载客,没有什么准入门槛。

1996年,随着更新“面的”的进程,郑州市开始了出租车经营权的有偿使用,采取协议招标的形式,客管处代表政府与各出租车公司签订“出租汽车经营权有偿出让协议”,每个经营权6万元,期限10年。

据《郑州市客运出租车营运状况调查报告》显示,对经营权有偿使用年限,只有38.8%的司机表示同意;对于经营权有偿使用费,87.1%的司机认为较高。

此后的现实是:经营权只卖给出租车公司,不卖给个人。司机反映说自己是实际投资人,客管处调查时,一些公司称:“我们不是一次性转让,是分3次转让的,没有违反规定。”后来客管处拿出一个指导性的合同样本,要求公司与司机签约必须到客管处备份。就有出租车公司造起了“阴阳合同”。

银河公司在现实中的运作方式是:司机缴齐6万元,公司称其中1万元是押金,因而司机没有全额购买经营权使用权,只能每月缴纳275元的租金,时限为60个月,即所谓的“5+1政策”。也就是说:司机即使出了6万元钱,也买不来10年经营权的使用权。

有司机比喻说:“相当于你把房子买了,他把门买了,然后他把着门收钱。”同样是与银河公司签约,记者看到版本不同、字体不一的十几种合同,多为《承包合同》或《租赁合同》。一份当时典型的合同这样约定:“甲方拥有对乙方营运车辆的管理权、经营权之所有权、转让权、抵押权、车辆财产权、车辆经营权之使用权”。

急于挣钱谋生的司机,很多连看都没看一眼条文内容,签了名字就急急出去拉活。甚至很多条款中涉及押金、罚款等具体数目的约定,在司机签字时还是空白,公司后来再填写上去。“老实一点的(司机)押金就多,厉害一点的就能少交点押金。”司机们没白没黑地在路上拉活,回头一算,自己都吓了一跳:投入18万至20万元进一个公司,干到8年车子报废,搞不好还要赔钱。司机宋利民,在辛苦一年后得知:自己出了近20万元,每月缴纳服务费、经营权租金,竟然还倒欠了公司近 2万元钱!

不仅如此,一份银河公司与司机个人之间的“贷款合同”是这样约定的:“余款部分6万元为乙方贷款金额”,“每月还贷的利息按月息8.3‰计算,逾期缴纳按每逾期一日加收50元滞纳金,到期不还者,月息上浮1倍”。

最关键的在于,所有证照文书上的权属主体,一度都是公司,而不是司机个人。

在运管处“59号文件”要求明确营运证件署名后,各公司将车辆行驶证和运营权证发给司机办理过户。大河公司的一位司机这才发现:在2004年2月,出租车经营权就已经被抵押给了交通银行;而在2002年12月,车辆被抵押给同一金融机构。2007年,昌达公司司机在验车时才得知:32部出租车已被公司抵押。金河公司的车辆在车管所莫名其妙地被扣,司机这才得知:车辆已被质押。所涉车辆多达100台。“我买的房子,产权证都办在别人名下,我还得反过来给他交房租?!搞不好他不经过我同意,还把我的房子抵押了贷款!”一位老司机这样概括自己的境遇。

2008年10月08日

        剃发易服是民族文化的一种交流形式,不能上纲上线。
  —-掴掌是和阎崇年的一种交流形式,不能上纲上线。

  文字狱有它的历史局限性,虽然制约了一定的思想灵性,但起码维持了社会稳定。
  —-掴阎崇年掌虽然有它的历史局限性,但是制约了阎老狗放毒,起码维持了舆论稳定。

  屠杀有一定的局限性,开创了杀人的不好习气,但是有助于维护思想稳定。
  —-掴阎崇年掌有一定的局限性,开创了打人的不好习气,但是有助于维护舆论稳定。

  清军入关更多的是促进了民族融合,其中造成的某些局部的破坏是不可避免的。
  —-掴阎崇年掌更多的是促进了学术交流,其中造成的某些身体部件局部的破坏是不可避免的。

  禁海策和闭关令是有明显的进步意义的,因为这维持了意识形态的稳定。
  —-掴阎崇年掌是有明显的进步意义的,因为这维护了正确的历史观价值观。

2008年09月16日

马建:亮出你的舌苔或空空荡荡 

http://bbs.tongji.net/thread-575333-1-1.html

2008年08月21日

http://cache.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1412329.shtml

2008年07月23日

我们是受虐的一代人,从小看到的,听到的,课本上学到的,有多少是优秀的文学作品和文艺作品?

《xx的扁担》那样的课文进语文课本,能对孩子的中文能力有什么提高?骈文原本也是用来献媚和舔屁眼

的,可王勃喝人家一顿酒,就能写出来《滕王阁序》这样不朽的作品。

我们的舔屁眼的下作作品是这样的:
1.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
2.你们要做的是以主人的身份使这种动人的气氛保持下去,避免横生枝节

最近,耳边充斥着“xx欢迎你”。每个人是否欢迎他人,自有判断,需要您,伟大的D,来唱出我们的心

声吗?伟大的希腊体育竞技会,让老六的《读库》不能出版,让很多收破烂的没有收入(因为他们不能用黄标车把破烂运出去),有人关心过他们吗?

日你妈x的xxx。

2008年07月14日

我是一个文学青年,一个文字很差的文学青年。

十岁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很懂得欣赏文学,十六岁的时候我明白了我这辈子是写不出来自己满意的文字了。可是,这并不妨碍我去阅读和喜欢一些文字。

《腐食动物》是一部有力度的小说。小说的职责之一就是通过叙述,来冲击人的心灵。所以,力度是小说很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是让小说不朽的最重要元素。陀思妥耶夫斯基很有力度,卡夫卡很有力度,加缪很有力度。《呼啸山庄》比《简爱》更有生命力的原因,是因为狂野的男主人公希斯克力夫。

《腐食动物》写的是小人物的事情,我对其主题的理解是,世人皆蝼蚁。主人公丁冬,第2主人公老刘头,都是卑微的活着的小人物。《腐食动物》最成功之处,是把小人物的思想,尊严,无奈,苟活,都抖落出来了。仗义每多屠狗辈,同样的,屠狗辈的智慧与深邃的思想,也未必输给那些“精英”。

《腐食动物》的文字,在不停的挠着你的心。几十年间的怪现象,偶尔就会蹦出来。被武斗的舅舅和舅妈,没有出 路,最后就想到行贿,说是祖宗留了个宝贝。夜晚,舅舅将宝贝洗濯干净,用被子包严实,扔到红卫兵床上了。这个宝贝是舅妈。那一幕,耳边仿佛有交响乐在激荡,一次又一次的冲向高潮。

那个兴奋地向人们解释诗, 解释嫪毐怎么读的历史老师,他的死,同样惊心动魄。小说不带色彩的白描,让人寒意四起。可是,生活还要继续,他的老婆,只能利用自己的身体继续。

这样的天才之作,命运可以预料。《腐食动物》成绩斐然,统计如下:《收获》四审被枪毙,两家出版社表示了兴趣,前一家被老板枪毙,说不知卖给谁,后一家出版社审稿半年,最终被枪毙,理由是极度不健康,与主旋律和主流价值观极度悖离。

如果众位老爷们希望一千年后的中国文学史,不要太惨淡,那么,就多一些《腐食动物》,少一些《寄小读者》,《荔枝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