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06日
百万首页出来了,一顿闹腾,据说已经超过100个。有好事者说百万首页是WEB 2.0的标志,个性化的社会造就个性化的网络,以个人为中心嘛。百万首页的传播也借助了WEB 2.0家族的兄长–博客–之手,你博我博,博出2.0的精彩天地。种种迹象表明WEB 2.0来了,跟着来的还有百万首页。
 
本人跟着起哄:对啊对啊,WEB 2.0来了,“革WEB 1.0的命,太可恶!太可恨!便是我,也要投降WEB 2.0了。”可是怎么表示我也WEB 2.0了呢?总不能跟着喊几句口号吧,那样即使革命成功,也算不得大功臣。这时候师爷过来耳语:我们不是做了一个百万首页吗?虽然说这不是2.0的大少爷,可总还是二爷(第一次听人这么称呼WEB 2.0,虽然有点耳熟,跟二奶不会有什么关系吧?)栽培过的人,俗话说,宰相门前七品官,我们不能小瞧人家不是。
 
于是挑了最好的位置,划了一片良田,分成10000块给百万首页打理。府里人忙上忙下,把CSS、HTML、ASP、JSP都取出来洗刷一遍。改朝换代了嘛,虽然人物依旧,衣服名号却要变一下,于是各自新做了一套行头。HTML跟ASP多年的相好,这次终于有了结果,很快生下XML;CSS的堂兄RSS也终于回家了,据说他现在是二爷朝中重臣,官拜宰相;JSP同样没有闲着,这小子真没有看出来,一直偷偷修炼的JSP神功,其内功路数跟java同出一门。二爷讲了,今后大家要齐心协力,跟着博客大哥好好干,这样就能得到民心。
 
百万首页还真争气,短短几天就有数以百万计的人来投奔。无论出身贵贱,无论先朝是否犯过错,都一一接纳了–虽说2.0的新政比1.0强过百倍,人口数量永远是第一位的,不然怎么有伟人说“人多好办事”呢。正好yahoo中国公司重新开张,大行搜索之道,给了百万首页头把交椅坐着。google挺强硬,说年轻人要多历练一下,于是百万首页一步一个脚印,没有几天也到了第二。
 
这个过程中,有些跟着起哄的,就像差不多100年前的阿Q一样,也想浑水摸鱼捞点好处,都被TrackBack、SNS、tag几员大将火眼金睛识破。也有伪装得很好的,差点就蒙混过关,最后还是倒在WIKI大人的刀下,看来光有匹夫之勇还是不够,WIKI儒帅风范千岁!
2005年11月22日

 更多精彩内容,由此进入>>SHOW出格  

主题:你们为什么非要觉得百万首页是骗子?

百万首页欺骗了什么?有没有被骗的人上告含冤?怎么一个个都开口闭口骗子,一个个都救世主一样的预言百万首页一定会死掉?

你们不过看到一个首页可能价值百万,似乎只是几分钟可以做出来的事情。而人家农民一辈子也挣不到几万块,就武断的认为这是欺骗。那你们用来说教的电脑既不能吃,又不能取暖,当作排气扇功率还不够,凭什么就要几千块?

google有什么?一个几K大的首页,文字加起来没有一百个字,人家股票已经400美元了。人家google提供的只是搜索服务,你想买导弹就查询一下“导弹”,厂家、技术资料、价格都出来了;你想查初恋情人的下落,输入名字出来一大堆,慢慢地核对去吧。

当然,现在google还有其他服务,什么地图群组、新闻图片,你怎么就知道百万首页没有?做百万首页的是很多,而且大多数都是简单的抄袭,幻想着从此一本万利做亿万富翁。但是也有很多有想法的人,我们有创新,我们有新的卖点。

我们不认为一百万很多,即使全部卖掉,也不过一百万而已;即使我们不劳而获了一百万,也是我们自己努力骗来的,谁如果眼红尽可自己做一个。

你们说某某百万首页作假,请拿出确切的证据来,别只是停留在推论上。当然,中国人的“莫须有”本领是任何民族都望尘莫及的。即使是我们鄙视的日本人,他们不管是发起九一八还是卢沟桥事变,都会制造一个理由。你们呢?宁可坐在椅子上面耍嘴皮子,也不愿意主动帮助某个百万首页作假,然后像日本人一样贼喊捉贼。

各位,即使某某百万首页作假了,那也只能代表某某百万首页,你们凭什么就认为“洪桐县里无好人”?就认为“天下乌鸦一般黑”?上下五千年,南北几千里,多少次“宁可错杀三千”?无限制的扩大矛盾,誓把斗争做到坚决、彻底,我们吃过这样的亏还少吗?

毛主席说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所以他利用假期深入农村进行了调查,正是因为这些经历,他老人家才会知道中国人最需要的是什么,才能认识到工农联盟的重要性,最终用“农村包围城市”缔造出新中国。现在,劳烦各位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们(对不起,我没有歧视的意思,但是绝大多数看官都是他妈的大学生),对百万首页好好的进行一番调查研究再来指责,不要我问你们为什么百万首页会死的时候又哑口无言?!
ok?
understand?
yes or no?

2005年11月21日

百万首页www.bt100w.com)诞生以来,进行了大大小小的创新,在此不一一罗列。仔细想想这些创新,都是从管理上考虑的,也就是“向管理要效益”,只是在现有技术水平的基础上进行的改造。

现在,我们的百万首页潜心为用户着想,推出具有革命性的技术,让一个格子=一个首页。

访问我们的首页,鼠标停留在已经售出的格子上,就会发现悬停的不再是只有几十个字的文字介绍了,而是一个图文并茂的页面–你的迷你门户。如果客户对你的迷你门户有兴趣,可以将鼠标移动到上面看个清楚。看了之后再有更进一步的需求,就可以点击上面的链接直接到达你的网站。

跟悬停文字相比,迷你门户有很多优势。

首先,文字所表达的意思非常有限。虽然可以用诱人的语言来吸引“读者”,但是我们总不能无中生有的堆叠“天仙妹妹”、“超女”吧。文字总应该跟你的网站有关系才行,这样就限制了你的思路,很难将访问者留下来。而迷你门户就是你的网站,可以图文并茂的展现出来,图片的冲击力、更多文字的介绍是留下访问者的利器。
其次,迷你门户丰富了百万首页的内容。以往造访百万首页的人只能看到满目的图标和文字,如果需要深入了解必须一个一个大点击,等着新的浏览器窗口慢慢打开。迷你门户根本性的解决了这个问题,只要根据你的网站内容制作一个迷你门户,访问者在访问百万首页的时候就基本上能够对你的网站有了全面的了解。
第三,给访问者节约了时间。百万首页的出现就是在互联网信息大量膨胀的情况下,通过类似索引的分类方式,让访问者了解各个方面最优秀的网站。现在,通过迷你门户,访问者可以最方便的知道某个格子所链接到的网站是什么内容,由此有选择性的访问。
第四,你,百万首页的入住者,可以更多的发布自己的信息。迷你门户实际上是一个载入页面,直接链接到你提交的地址,一经审核,你就可以经常性的更新你的迷你门户,访问者将会在百万首页看到你更新的页面。

说了这么多好处,也要提醒一下,迷你门户不适宜的人群:希望单纯通过访问者的好奇心来骗取点击的,不会制作自己的迷你门户的,试图放置色情、反动等等不良信息的……
一句话,我们希望你们和本站一样,踏踏实实的做好自己的网站,让效果来说话。

最后提醒一下,请你一定保证自己的服务器稳定运行,因为我们的迷你门户是直接载入你自己网站上的页面。

题目所指的是美国域名注册商,也许这个范围大了点,但是文中所述的的确是在美国的域名注册商。

事情从我公司的域名说起,因为某些原因,这个域名没有续费,7月底的时候发现并着手处理。按说域名注册的事情很简单,也已经接触好几年了,以为小事一桩。没想到的是,以往的注册都是正常注册,想好一个域名再去whois数据库查询,被别人注册了就换个名字继续查询,直到注册成功。这次还是whois查询,结果当然是没有被人抢注,心中窃喜,赶紧登录帐号开始注册,还没有等笑容消失,马上就迎头一棒:不能注册,域名状态是:REDEMPTIONPERIOD(赎回期)。这个名词第一次看到,赶紧查找资料、联络客服,得知域名到期之后有30天的保留期,这30天是可以正常续费的。保留期之后又是30天,域名就进入赎回期,这个时候要续费的话需要支付1200元的赎金(具体金额因注册商不同而不同,并且任何人都可以注册),赎回期满还有5天PENDINGDELETE,5天后准时删除。我想这个域名的含义虽然不错,但是一直都没有人注册,那么现在也不会有人抢注,况且只有两天就赎回期满,前后不过一个星期的时间花上一千多赎金不合算,所以最终决定等域名删除再重新注册。

在这几天的间隙里,关注了一下域名方面不熟悉的知识,发现这是一个很活跃的市场,域名作为不可再生资源,因其唯一性和先注先得原则,吸引了不少人注册域名卖钱。这些专门做域名交易的人还给了域名一个专用名词:玉米,简称米,经常说自己手中有好米出售云云。而且有专门的公司抢注玉米,其中以pool.com和ecom.com这些北美公司最出名,他们的抢注成功率为80%甚至99%,如果自己抢注的成功率几乎为0。pool.com还提供了最近“掉下”的玉米查询功能,可以具体查询到某一天,把这个时间换算成北京时间,域名删除一般在次日凌晨2点到4点30。

通过查询得知我的域名将在北京时间8月4日凌晨准时掉下,但是有可能提前多达一天。8月3日凌晨,我守候到凌晨4点还没有掉下,4日凌晨继续守候,一直到天亮还是没有掉下!白天向刚刚认识的玉米虫咨询,好几个人都告知肯定被抢注了,不过因为数据库没有刷新。想想查询的结果仍然是PENDINGDELETE,也就心存侥幸。到了下午再次查询,赫然发现域名已经注册,域名注册商captoldomains,联系的网站是capdom.com。访问capdom.com,页面非常简单,只有两个链接,一个是whois search,一个是contact us。打开contact us,出来一个提交联系信息的表格。不用联系也知道,域名到了美国人手里,如果对方需要的话,那就基本上不可能要回,至少是没有那样的财力;如果对方只是抢注公司,是美国玉米虫,那么就只有出血了。事已至此,着急也没用了,先弄清楚再说,到底对方是抢注?还是只不过是暂时保留?一般域名注册之后会有详细的联系信息,但是这个只有注册商信息,所以还是期待没有真正被注册,只是一种自己还不了解的域名处理过程。同时也做了最坏的打算,那就是和美国人谈判,不过不能着急,否则对方就漫天要价了。

接下来的一天半,我不断的验证和咨询,得知不少人的域名也在最近被capdom抢注了,几乎可以肯定这个公司就是专门抢注域名的。并且通过查询capdom的DNS服务器所属,追查到真正的幕后黑手,一家冠冕堂皇的域名注册商:dotreg.com。dotreg和capdom的地址完全一样,在dotreg的主页上,提供的十多个网站服务功能链接中,其中一个是domwish:domain back-ordering,We will monitor your dream-domains for just 1 DRY per domain per year. For each domain will keep a list of applicants, and if the domain becomes available and we are able to register it, we will assign it to the first applicant in the list who has at least 4 available DRYs in his account. Those 4 DRYs will be charged for the first year of registration of the domain.
到这时,我已经完全确认dotreg作为域名注册商在域名注册之外的另一项业务:抢注。要说利用技术提供抢注服务无可厚非,我们不能指责什么,最多是个合法不合理的活计。但是在后面的进一步了解以及最终确认的过程中,不由得让我怒火中烧。

前面已经提到我的这个域名虽然含义不错,但是在我注册之前一直没有被人注册过,网站的PR值也为0,要真是有人盯上了,早在赎回期就应该被抢注的。所以,我不相信capdom真有客户盯上了我的域名,而应该是一种恶意行为。最开始我怀疑是在相关网站查询域名的删除日期而泄漏了自己的目的,因为有玉米虫指责过pool.com,说在该网站查询过的域名被记录并抢注。我也怀疑这些美国公司对所有的到期域名都下手,并且续费一年,然后拿出来拍卖,毕竟一个域名的注册费只要几美元,对于他们这些域名注册商可能更低。按照10%的域名拍卖或者赎回(这可是真正的赎回了),而拍卖的价格一般都会上百美元甚至更高,这样的生意大家都会想做吧。

不过这两个怀疑很快被另外一种真相所掩盖,我对当天刚到期删除的域名进行查询,发现几乎所有的域名都被注册了,哪怕是20个字母、看起来也没有任何含义的域名。注册域名的也都是那么几个相同的公司,其中之一就是capdom.com。根据域名买卖的行情,先前的第二种怀疑也基本排除,如果真有公司这么做,那基本上是包赔不赚的。由此,我开始重新思考,突然想起有文章提及有些域名不过被人头脑发热抢注,然后再免费删除期内删除。这个免费删除期在不同的注册商哪里有所区别,从72小时到96小时不等。稍做分析,我认为capdom.com应该是96小时。

现在,我需要做的是证明capdom.com会在96小时之后删除全部或者部分抢注的域名。经过努力,找到了一家提供5天前被删除域名名单的网站。按照名单一个一个的查询,结果越来越让人感到惊喜,这些域名只有少数被注册,大多都没有被人注册,注册率只有2%左右。这和先前查询所有都被注册的情况大大相反,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一个结果,我先前96小时删除的判断基本成立,个人推断8月8日凌晨我的域名肯定重新被删除,现在只需要用事实来证明。

有了这些过程,我也变得自信起来,8月8日凌晨安静的呼呼大睡,上午到了公司也不着急查询,先处理几件事情然后在10点左右查询,网页欢快的刷新,域名后面跟上一串文字:你所查询的域名还没有注册。我的域名果然被capdom.com删除了,经过我的注册又重新回到自己的怀抱。

如果不明就里的人看到域名被抢注,马上联系capdom,那不是要被狠狠的宰一刀吗?如果他们不是具有在美国的地利优势,如何可以抢注到域名?这对于美国之外的人们是完全不公平的,美国不是讲民主讲平等吗?如果他们只是想先注先得,然后拍卖手中的好域名,那么大可自己动脑筋想点好的域名注册了等着买家找上门。如此抢注完全是寄生,是对他人知识的掠夺,美国不是叫嚣copyright吗?

经过这件事情,我只想说一句:美国鬼子,我很讨厌你。

回网友:
国内的侠客要仿效那不是容易的,美国天然的地理优势使得其本土之外无人有竞争力。交换机基本上能够达到线性交换,但路由器却是一个天然瓶颈,加上或许存在的信息过滤系统,国内几乎不可能在第一时间注册。当然,有人会说国内侠客可以在美国本土建服务器,只怕现在未必没有人这么做。国内某些玉米大鄂也成立了类似的注册公司,并有专门的网站提供玉米查询和back-order,但在他们的网站上公开告示:通过他们网站back-order的成功率是40%,通过pool.com等国外网站的成功率超过80%,乃至99%。成功率背后的区别就是价格的区别,从几十人民币到几十几百dollar。传说中,pool.com除了地利之外,还有人和的优势,注册局的技术人员早已经是座上客。

本人和玉米打交道差不多6年,这是第一次关注抢注及其背后的事情,不过稍微用了点心思,也就不到两天,便至少搞清楚了某些表面上的东西。想想自己天生愚钝,却似乎是第一个发现这个问题的人,在相关的多个玉米专业群里咨询的时候,也没有人回应我的好学。或许高人都大隐于市了,不屑于来揭露,又或许这本身和他们的利益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

国内玉米注册商的主页上,一般都是提供一个文本输入框,然后跟上若干个后缀,默认选取.com、.cn之外,还可以根据个人需求复选多个。而国外的注册商提供的后缀选择多是下拉菜单,也就是只能一次查询一个。不知道是国内的保护意识更强,还是什么别的原因。

另外,在前面所说的dotreg.com的下拉菜单,十余个后缀里面有四个和cn相关,不知道是中国的经济发展,导致相关玉米被追捧,还是中国人自己喜欢做抢注这种事情?当然,我们也可以怀疑大侠早就盯上了这个生意,dotreg.com就是华人开的?

2005年11月18日

早上在donews看到一篇文章,说web推广的黄金时代要来了。文中提到超级女声借助传统媒体的成功,而网络推广可以用更少的成本来造就网络新星——天仙妹妹。由不得搜索了一下“天仙妹妹”——一大堆天仙妹妹堆叠出google搜索到的首页。有人在多个知名博客申请了博客,但是这些页面除了天仙妹妹这样的关键词就什么也没有,还没有能够看清楚就直接跳转到一个手机铃声网站。而我们天仙妹妹的照片却一张也没有找到,彻底的碰到了网络垃圾。

这当然是作弊,但是google能够封人家的站点吗?不能。从别的站点跳转过来,不能证明是该手机站点干的。如果google封了人家,那以后我们就可以用这种方法去陷害别人了,嘿嘿。

再用同样的关键词在baidu和yahoo搜索了一下,这次还好,看样子只有google被强奸,也许google长得太漂亮了吧,谁要他们家随便一张纸就400美元呢?

2005年11月17日

上周一个客户给我电话,非常紧急的说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给他们发了一份文件,说他们的域名没有注册云云。没有能够看到文件,电话里说不太清楚,加上客户本身不懂行,于是决定找个时间去一趟。下午刚上班,客户那边的老总亲自打电话过来,这下我大概清楚了怎么回事,当时就告诉他那是骗子,不用理会。放下电话,还是对这种传说已久的事情发生了兴趣,决定马上过去看看这份文件,下面就让我来描述一下这份文件,并进行逐一点评。

文件是一份传真件,原始大小应该是B5,最上面两行用至少一号的大字写着“急件”和“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授权湖南注册机构文件”。正标题是“网络电子标识驳回通知”,正文称:经我注册机构工作人员查询数据库资料核实,发现下面的网络标识(通用网址)与你单位一致或雷同,为防止恶意抢注,我中心通知贵单位云云。后面列出一个通用网址,申请单位和联系人都是陌生的,注册时间为5年。再之后,列出4点,告知如果不提出异议,就要被人抢注,而通用网址是非常重要的。同时,还列出了中国通用网址交易平台的网站和湖南注册机构查询网站,称详细流程请联系CNNIC授权湖南地区唯一注册机构某某公司。文件的最后,提供了联系方式及抢注案例,案例列出5个湖南知名的品牌,其指向被他人注册并使用。

回头通观全文,正文使用的是黑体,似乎这种字体能够给人庄重肃穆的感觉。只是收件单位、收件人和当事通用网址为手写,其中收件人为我客户单位的法人某总,某总的姓音倒是没错,不过字错了。

拿着这份急件,我试着按照上面的电话联系湖南机构的张主任,详细询问了“我公司通用网址”的相关时宜,得知肇事者是一家专门从事抢注的公司,并纠正了该传真件不清楚而导致我错误认知的该公司域名。事后访问该公司网站,多次拨打所留的手机都被莫名挂断,少有的几句交谈中感觉对方的不安,看样子该抢注公司经常遭到质询。之后我问询张主任:我公司并不是什么知名企业,况且所注册的通用网址不过是一个泛指,其他城市也都可以注册,怎么你们就知道联系我们呢?是否有一个数据库能够查询,并经常的对省内企业进行保护?张主任支吾了事。转到正题,我表示要注册“属于我公司”的通用网址,不知道应该怎么付款。张主任说通用网址最低注册期限是5年,每年500元,共计2500元。针对我表示“一般域名都可以一年一年注册”的异议,张主任答复这个必须一次注册5年,同时告诉我注册申请将在3天后生效,明天是我公司最后的机会。

挂了张主任的电话,我查询了其他注册商,并咨询客服人员,得知通用网址一次注册最多5年,可按年注册。好了,到此我开始怀疑这份文件,并逐一揭示其中的疑惑。

疑惑一:为什么整个文件是打印的,只有收件单位、收件人和当事通用网址是手写的?我是否可以怀疑这根本就是某某公司杜撰出来的文件,针对他们所掌握的公司信息按需填写。如果是这样,我觉得他们的工作没有做好,或者他们还没有给每个业务人员配备电脑,否则完全可以在电脑里面修改嘛,这样整个文件看起来也漂亮。

疑惑二:为什么整个文件没有落款,没有一个相关机构或者公司的印章?CNNIC有些了解,当时他们推出.cn域名的时候,说国内注册国内管理,有诸多好处,只是注册费用却比美国管理的域名高出很多。一家叫做中国万网的域名注册商拥有www.com.cnwww.net.cn这样的超级好米,我大概记得以前这两个域名的注册人叫做毛伟,而毛伟很凑巧的和CNNIC的主任同名同姓,现在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两个域名的详细信息查不到了。

疑惑三:CNNIC的文件怎么列举的都是湖南抢注案例?哦,对不起,这个疑惑应该消除,没看到文件的标题是“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授权湖南注册机构文件”吗?既然已经授权了,那么就可以因地制宜,结合地方特色有针对性的编撰啦。也就是说,这份文件是CNNIC湖南唯一注册机构某某公司的大作。
毛主席教导我们,多问多想,先提出三个疑惑,再来三个设想吧。

设想一:某某公司利用消费者对互联网不了解,误导消费。上次有朋友说某某公司打电话给他们,用一种政府官僚的口气要他们注册通用网址(没想到还有政府官僚口气,我想该另外写一篇文章来论述)。这个朋友对新知识倒是追捧,但是对政府官僚向来不感冒。

设想二,设想三:看样子我还是小学生水平,光会问不会想,才设想了一个就想不下去了。把两个设想合并一起好了,就想想做互联网的怎么不挨骂,怎么学会做人再做事。

   新浪科技讯 11月16日18时,和讯网CEO谢文离职消息突然爆出,新浪科技第一时间独家采访了谢文,他表示希望通过新浪科技发布两点消息:“第一,我确实离职了;第二,关于离职原因,我想说激情不在,也就该退出了。”

   至于是否是因为管理上的分歧出现争端,谢文表示不愿谈太多。他说,“目前来看,我已经不是带领和讯继续发展的最合适人选了,激情已经不在,也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对于下一步的考虑,谢文表示,“现在还没有确切的去向,我可能不象其他人,选择好下一间公司之后,才会考虑离职,我不是那样。”

  “不过眼下最着急的是,我得赶紧去练习练习我的高尔夫了,我的高尔夫打的实在是太差了!”,谢文半开玩笑似的说。

  当问及这次离职跟以往有什么不同时,谢文非常坦然,“没什么不同的,互联网本身是一个多变的产业,不管是对公司,还是对个人,都有很多机会、挑战和选择。”

  在大概半个小时前,谢文结束了一天的工作,给公司全体员工发了一封告别信。(曹增辉)

  谢文个人资料:

  中国人民大学本科毕业,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做研究2年。83年赴美读研究生,92年开始从事投资咨询工作。96年回国,是中公网的2位创始人之一,曾任中公网董事,常务副总。2000年开始探索宽带增值业务的开发与运营。曾任互联网实验室CEO,后任和讯网CEO。
 

名字:黑火
时间:1995年10月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036160660

 

第一阶段(1995年~1997年):

95年刚刚从蒙昧走出来,从大学带着油墨的教材上知道了互联网。就好像计算机的神秘一样,从第一次使用386、486的新鲜里,特别盼望看一看互联网是个什么东西,看看这个上面是不是真的从此就和世界同步了。机会就在这年年底来了,一位关系密切的师兄此时已经是中南工大(湖南CERNET主节点所在地)的讲师,并且正在读本校的博士,我经常能够借助他使用“最高级”的486。某个晚上,我再次找师兄,这次他把我叫到机房尽头的一个房间,里面好多眼睛透过眼镜发出兴奋的光芒。终于厚着脸皮抢到一台机器,却不知如何下手,一个完全不同于单机软件的操作界面,以字符和目录的方式将我带出长沙,带到了武汉,带到北京的SMTH。

之后的95和96年,互联网上面都是以bbs和mud为主。那个时候的mud和今天的网游一样,吸引着包括我在内几乎所有的第一批网民,但是限于条件跟学习的压力,我主要还是逛一下bbs,写字砸砖(嘿嘿,那个时候的砖是用口说的,慢慢的出现字符表示的网络语言)。

96年电信开始对外办理互联网帐号,随着毕业的来临,条件也更加成熟了,于是在97年到长沙电信营业厅开了一个帐号,并拥有了@public.cs.hn.cn的帐号。最初密码还不可以修改,登录也是用telnet的,但是每次黑乎乎的界面出现,听到144 modem卡式小猫嘶叫的时候,总会兴奋不已。

这年下半年还筹划着做自己的bbs,可惜因为找工作而没有能够完成。这个时候的互联网分为163和169,169是不能访问国外站点的。去得最多的是sina前身四通利方(SRSNet), RICHwin也随着windows 95操作系统的出现而大量使用。

这个时期对互联网的接触,开拓了我的眼界,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改变了我的世界观。当时的实用资料并不多,主要还是依靠各种电脑类报纸,而且由于使用的人并不多,使用的东西也不占用什么带宽,站长们也尽力去优化自己的网站和图片,并没有感觉网络速度有多慢。

 

第二阶段(1998年~1999年):

这个阶段我已经在一家系统集成公司工作了,一方面会在出差的时候拨号收取修改的程序、合同等相关邮件,一方面就如我在新浪博客上面说的: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在新浪社区和朋友们谈天说地。那个时候的网络非常纯净,大家真的是在一起“谈人生谈理想”,有人碰到什么事情,只要提出来就会有很多人帮忙解答。

我还记得很多次守着黎明跟远方的朋友谈论长沙,告诉他们长沙的变化。同样在一个黎明将要来临的时候,认识了阿穆,一个音乐的苦行僧,中国第一个NJ,在56K小猫的嚣叫中感受音乐的洗礼,并通过qq点播realplay播放的歌曲。

这时用的邮箱是163广州视窗,个人主页大赛以及和今天的bbs一样的社区都开始出现,第一批个人站长也出现了,高春晖、华军都曾是我们的偶像。
 
这时候的速度已经得到很大的提高,336的猫是最起码的配置,主要都是卖56的猫了。普通内置的不过3-500块,机器人、3COM黑猫白猫是最高级的,价格在千元左右。99年长沙电信大楼上面很大一个广告:ISDN一线通,远远的就能够看见。可惜这种淘汰的技术很快被ADSL取代了,电信的投资估计也打了水漂。

顺便还提一下,我弟弟作为最后一批部属中专分配的毕业生,在校简单的学习了计算机,毕业之后到中山洗衣机厂工作,98年的某一天突然收到一封他发来的电子邮件。当时的感觉特别激动,因为我认为这个弟弟好学,紧紧跟着互联网的步伐,和世界接轨了联网,由此也可以看出当时上网还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第三阶段(2000年~2003年):

这个阶段网吧出现了,街头巷尾都可以看到游戏厅转型的网吧,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的年轻人在里面骂骂咧咧,呼啸于网络之间。小脚特工队的婆婆阿姨们说起某人在网上泡MM,人们见面会相互问询对方的网名(要真用网名到qq上找人,那估计多少姻缘要被错过了)。

随着宽带的接入,包月的方式让家庭和公司都能够畅快的冲浪,我终于在互联网泡沫快要膨胀到最大的时候进入了互联网这个行业。通过与本土两家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的接触,技术、市场的迷雾被一一拨开,我的第一次创业开始了。公司以网上购物为基础,同时提供建站服务,几个静态页面、一个域名加一年的百兆空间虚拟主机就是5000块,如此巨大利润在当时还是依靠价格而取胜的。随着互联网的低迷,公司也迅速的关门了,期间还很不巧的目睹了中国某大门户到处找人低价合作的场景。

也许是我们兄弟的原因,我的父母、舅舅、姨妈、表弟表妹等等几乎所有的家人都上了网,曾经淘汰了书信的电话也迅速的在我家淘汰。尤其是我连学过的俄语都忘记的老父亲,居然短短的一个月完成了电脑操作、字母认知、拼音打字到网络聊天的飞速学习,而这一切都是他自己摸索出来的,我们兄弟并没有在旁边指导过。


第四阶段(2004年~2005年):

对我来说,这个阶段跟第三阶段的最后两年没有太大的区别,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网络的速度,我能够使用比ADSL快若干倍的以太网接入互联网,经常以好几百K乃至1M的速度下载我需要的资料,网络已经变成我的移动硬盘,我的笔记本取消了CD-ROM。

经历了第一次互联网浪潮的洗礼,我也变得更加谨慎,我的目光更多的放在网络基础建设方面。但是互联网已经深深的渗入我的生活、工作和学习,没有网络将寸步难行。随着网上银行的逐步完善,去银行柜台的次数也越来越少。慢慢的,去移动和电信营业厅也有些陌生了。

对于未来,我非常自信的看到中国互联网将会更加良好的发展,我也相信互联网的春天又来了。

2005年11月15日

17209999(偏向百万首页及WEB 2.0的相关技术,盈利模式探讨)
17207777(偏向百万首页自身服务及客户交流)

我们的站长入选了“中国互联网十年见证人”,和carboy、龚少晖一起作为网友代表见证中国互联网发展十年。

张静君女士陈彤先生刘韧先生牛文文先生共同发起,博易AnyP新浪网DoNews中国企业家共同举办的“寻找100位互联网十年见证人”活动,旨在寻找1995年上网并一直活跃于网的广大人民群众,将我们老百姓使用互联网十年中不同阶段的不同感受和背后颇具史学和商业意义的故事展示出来。